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55章門外峰一人橋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五四章門外峰一人橋

    天下九州,學府位於最中央。

    天意梭在天空飛快的飛行,一日萬里,從舞州到達學府,只用小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天意梭上,看著下方的景色飛快的掠過,呼嘯的風在耳邊流動,那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「很爽啊!如果是有一天,可以駕著飛劍,在天空飛行,恐怕會更加的爽!」商海不由得目中露出嚮往。

    其他的弟子也道,「不錯,只要我等努力修鍊,終有一天可以駕著御空靈劍,自由飛翔!」

    天意梭上有一個學府弟子,人稱秦師兄。

    秦師兄聽他們說話,冷笑道,「你們以為駕著飛劍是那麼簡單,告訴你們,進入學府,才是跨進大門!後邊的路,更加難走!隨時可能被遣送回家!」

    商海道,「不可能吧,我們好不容易才考進去,這麼容易就遣送回家?」

    「怎麼不可能,等會到了門外峰就知道了!我告訴你們,很多人入門三年,都沒有正式地進入過學府呢!」秦師兄笑著說了一聲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被秦師兄這一番的話,這一百多名弟子,全部都臉色不是那麼興奮了。可以想象,九州學府之中的競爭,更加的激烈!

    天意梭從舞州上空穿過,從會試山莊上空穿過,從金燦燦的靈植區穿過,小半個時辰以後,就能看見前方遠處一片白色的茫茫霧氣!

    秦師兄這才開口道,「這叫靈霧障,等過了這道霧障,你們就感到學府的好處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處?」丁浩臉色好奇,眾人也都好奇。

    不過那秦師兄笑笑也不說話,就在轉眼,天意梭已經穿透了那一層靈霧障。等過了這一層白色的霧障,眼前一片蒼翠,山峰挺立,奇峰俊秀,峰頂都有雲霧圍繞,亭台水榭,如同天上人間。

    不過秦師兄所說的好處,並不是這些,而是這裡的靈氣!

    過了這一層霧障,丁浩感覺到,那種舒服真的不是用言語可以表達的!全身的每個毛孔都張開了,都彷彿在和空氣之中的靈氣交流,彷彿張口一吸氣,就能吸進大量的靈氣。

    「太爽了!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刻,從人群之中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身上有一圈靈氣蕩漾開,然後一道寶光從她的身體之中,筆直射向天空。

    「晗瑛突破了!」

    這邊話還沒說完,那邊又有人喊道,「我也突破了!」

    「我突破了!」

    這裡的空氣之中靈力太濃厚,進入就在進入的一瞬間,一百個人里竟然有七八個同時進入鍊氣期。每個人都是興奮不已,感覺這是學府送給他們的一個大禮。

    秦師兄卻是見怪不怪,開口道,「突破的人算是過了學府的大門檻,你們中剩下的五成會在三個月之內突破,還有兩成會在一年之內突破,最後還有一成會在三年之內突破,至於最後那兩成,嘿嘿。」

    他並沒有詳細說,不過大家很快就看見了。

    當天意梭停在一座奇峰的山頂亭中,大家可以看見,亭外站著十幾個臉色沮喪的男女。

    秦師兄帶著大家走下天意梭,丁浩注意看了一下,只見小亭中央有一塊大碑,上邊就刻了兩個字,「勤修」。丁浩明白,用這兩個字迎接所有入門的弟子,鼓勵他們勤於修鍊,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等大家走過石碑,丁浩回頭一看,上邊也是兩個字,「認命」!

    「好傢夥,如果勤修還沒有成功,那就認命,果然有點道理。」柴世子回頭看看,故作高深的說道。

    秦師兄道,「這認命兩個字,不但有安慰大家的意思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,就是希望大家安心認命。既然不行就不要修鍊了,不如多生子女,讓他們修鍊!不要鑽進牛角尖,修鍊一些不該修鍊的東西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眾位弟子已經明白,這是學府告誡這些離開的人,不要修鍊妖魔鬼道!

    秦師兄又指著那十幾個臉色沮喪的弟子說道,「門外峰最多只能呆三年,這些人都是三年都不能進入進入鍊氣期,因此他們只有被遣送回家。」

    「三年不能進入鍊氣期,就要被遣送回家!」商海看著那十幾個人,臉色驚懼。

    不但商海,一百多名弟子之中,那些沒有進入鍊氣期的弟子,全部都緊張起來,如果三年還不能進入鍊氣期,他們也要和這些弟子一樣!被遣送回去,該是要被多少人笑話?

    不過商海隨即握緊拳頭道,「這裡是學府的門外,這裡有著濃厚的靈氣,這裡還有定時發放的丹藥!我一定會努力修鍊,不負眾望!如果這樣都進不了鍊氣期,那我也太廢材了。別說三年,一年不能突破,我自己走!」

    在商海的帶動下,不少的舞州弟子也握緊拳頭道,「對,這裡的條件這麼好!我們一定可以進入鍊氣期!」

    門外峰有不少精舍,給沒有到達鍊氣期的弟子們居住。他們即將這這裡修鍊,啥時候進入鍊氣期,他們就可以去主峰學府大門!正式進門,成為外門弟子!

    商海要和丁浩分別了,他點頭道,「丁浩大哥,放心吧,我會儘快去外門找你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別這麼緊張,放鬆點,我相信你能做到!」

    商海的身上背負了太多的壓力,這樣雖然可以壓著他修鍊,不過這種心態對他並沒有好處。因此丁浩讓他放鬆一點,反而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「丁浩大哥,我懂了。」

    隨著這批人被帶走,剩下的,也只剩二十來個了。這二十來個,裡邊有十個是學府童子,這時來了幾位踏著飛劍的男女,開口問道,「去丹房的童子是誰,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去金晨長老洞中的童子何在?」

    「有挖礦仙根的童子到我這兒來。」

    樓應釗連忙對著丁浩抱拳道,「丁浩天才,我去了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等我有機會,會去礦場看你。」他飼養碧玉金絲,需要大量的翠葉玉,因此幫助樓應釗也算是有他個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童子都被帶走,剩下的只有十幾個人了。

    秦師兄道,「諸位師弟,你們都已經是我九州學府正式的外門弟子了,前方就是一人橋,走過去,就到達了我九州學府的大門。」

    所謂的一人橋,其實就是兩根鐵索。

    一根鐵索踩在腳下,一根鐵索抓在手中,然後就沿著這鐵索往前走。白雲幽深,下方是萬丈深淵,前方路的在白雲之中,危險又可怕。

    不知道路通向何方,不知道腳下有多深邃,或許這就是修鍊之路,一個人獨自前行,茫茫沒有彼岸,不知道要有多遠,不知道會有多少危險在前方,唯一能依靠的,只有勇氣!

    柴高陽是大少爺,見到這種情景,猶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丁浩是多疑的性子,這種事就懷疑會不會有人想要害我,因此也沒動聲色。

    倒是杜三少爺杜聞長笑一聲,「欲問仙家何處尋,白雲深處有人家!我杜聞出名的膽小,今天就先磨練一下膽量!」說完,當先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剛才秦師兄的話起了作用,大家都沒有停在功勞簿上,開始打磨自己,杜聞明知自己膽小,卻獨自走在了第一個。

    有了他帶頭,接下來丁浩等人一一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在這鐵索上,真的是相當的危險,有命懸一線的感覺,手中鐵索冰涼,腳下的鐵索在來回晃動,低頭向下看,是看不見底的萬丈深淵,第一次走的人,真的是相當腿軟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是,距離後邊的門外峰越來越遠,有一種完全沒有依靠的感覺!而眼看前方,是白雲茫茫,不知道還有幾千幾萬里才能走到。

    杜聞雖然是想要磨練一下自己走上去,不過走著走著,就越來越怕了,越走越慢,越走越滑。他回頭喚道,「丁浩,你過來,你走到前邊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遠遠地停下,道,「杜聞你這話說的,你走在第一,我怎麼走到你前邊去?」

    杜聞道,「你從我身上爬過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暈死,搖頭道,「杜聞,你別害我,這裡本來就是一人橋,這種高難度動作我做不來。」

    杜聞苦道,「可是我怕,我不敢走。」

    他們前邊一停下,後邊也跟著都停下,大家就好像攀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。這時候,突然有一陣猛烈的風吹來,後邊傳來女人的一聲尖叫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全部都臉色發白,只見掉下去的是苦修尼梁靜月。別看她是修鍊的風影腿,又有堅定的心智,可是她天生恐高,被風這一吹,竟然就嚇得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時候,從下方突然射出一道劍光,一個身影踏劍而來,半空之中接住梁靜月!這道劍光隨後將梁靜月送回門外峰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裡有人在保護,就算是掉下去,也有人負責接。」丁浩心中剛鬆一口氣,卻發現那道劍光又飛返了過來。

    沒一會,劍光落在丁浩面前不遠處,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站在御空靈劍上,用輕蔑的口氣笑道,「我當這次要保護的是誰,原來是丁浩天才,好久不見,聽說你出名了!」

    丁浩冷道,「白天蒼師兄,又見面了。」

    白天蒼抱著胳膊笑道,「哈哈,你走得小心點,如果是你掉下去,我可不一定保證能接住你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張狂大笑,駕著御空靈劍離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