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56章九州天才齊聚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五五章九州天才齊聚

    和白天蒼說完話,丁浩臉色陰沉。雖然不確定白天蒼是不是真的敢不救他,可是很顯然,他丁浩走在這一人橋上,危險更大!

    「絕對不能掉下去!」丁浩抬起頭道,「杜聞,你走不走?你不走就給我跳下去,反正你也看見了,會有人接住你。」

    杜聞苦道,「可是我還是很怕,前邊鐵索上都結了冰。」

    丁浩從儲物囊拿出一張火球符道,「你走不走,你不走我就把你打下去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杜聞還要說什麼,丁浩已經先扔過來一個火球,火球熊熊從他身邊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「你這人怎麼這樣!」杜聞心中惱火,不過也知道丁浩這小子什麼事都乾的出,小王爺都敢殺,何況是他杜聞?

    沒辦法,他只有繼續向前走,能走一步是一步,總比掉下去好。就算是有人接住他,他還要從頭走不是?

    走進前邊一朵白雲之中,腳下和手中都感覺又滑又冰,兩道鐵索上,全部都結滿了冰霜,杜聞更加小心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白雲之中,丁浩也跟著走進去,一個接一個,都走進白雲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走進白雲之中,也放慢了速度,這裡不但冷滑,而是上下左右都是被雲層覆蓋,根本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。

    大家又走了一會,突然聽到杜聞一聲歡呼。大家還沒來得及開心,又傳來一聲驚呼,把大家的神經又吊緊了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小心翼翼向前走,幾步以後,冰霜就開始慢慢的變薄。丁浩知道要離開雲層了,果然,再走了幾步,眼前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「好大一座高山,巨峰!剛才看見門外峰還以為是什麼高山,來到這裡,才知道門外峰就好像是一根柱子一樣,眼前這才是真正的山峰!」

    出了白雲,前邊的鐵索就不遠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沒有看見杜聞,反而是看見一道劍光從下邊飛走,杜聞這小子最後還是要走第二遍。

    丁浩不知道杜聞發生了什麼,他只知道更加的小心。

    緊跟著丁浩,柴世子也走出了白雲,他也是一聲驚呼。在迷霧之中走了那麼久,此刻有一種撥雲見日的感覺,當然很興奮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突然從下方飛來一大群驚鳥,這些鳥都是小麻雀大小,可色彩斑斕,它們飛過來就沒頭沒臉的往人臉上撞。

    杜聞就是被這些突然出現的鳥所驚,嚇得掉下山谷。丁浩心中早有準備,死死抓住鐵索,閉眼不動。柴世子卻是嚇得腳下一滑,兩隻腳落下。

    不過他好在手抓得緊,然後又剛好叉開腿坐在下邊的一根鐵索中央,丁浩很為他的蛋蛋擔心。也不知道這小子是疼得還是嚇得,此刻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雖然沒掉下去,可是鐵索劇烈的晃動起來,就看見白雲之中,路一刀掉落了出來。

    路一刀掉出白雲,看見前邊的柴世子和丁浩,開聲罵道,「混蛋,你們走路不能小心點!」

    這時候白天蒼再次飛來,把路一刀接住送回門外峰。

    柴世子也沒空理會路一刀,他臉色蒼白,被嚇慘了。穩定了一下心神,才慢慢站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柴老三,要我幫你不?」

    柴世子罵道,「滾!你別想用這種方式羞辱我,我總有一天會超過你!」

    「神經病。」丁浩罵了一句,回頭對著白雲之中喊道,「師兄師姐們小心了,出了白雲別只顧欣賞景色,要注意鳥,別像柴老三那樣摔壞了鳥。」

    白雲之中也不知道傳來誰的笑聲。

    柴高陽罵道,「庸俗,下流。」

    一會以後,丁浩已經站在了一片巨大的山崖上。

    這個山崖就好像是船碼頭,呈扇形,有著九條一人橋,分別是通向九座門外峰!站在這裡,看的清楚,九座門外峰就好像是並排而來的九座山脈,彷彿九龍從遠方奔來,朝拜這座巨大的山峰。

    丁浩從來沒見過如此巨大的山峰,門外峰跟它比起來太渺小了,山上寶光燦燦,在下邊看的人不由得就心生嚮往。

    在這個山崖的面前,就有一座巨大的白玉牌坊,也是非常的巨大,上邊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,「九州學府」!

    這種宏偉,這種氣勢,這種霸氣,丁浩前世今生都沒有見過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來到山崖以後,其他的九道鐵索上也有人不斷地出現走過來。這些都是其他八州的天才弟子,此刻也都通過一人橋,彙集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舞州右側數三條鐵索,就是雲州的天才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邊的,竟然是雲州的美少女葉雯。

    這時候柴高陽還有最後幾步路,看見葉雯,他頓時喊道,「雯雯!別緊張,我們一起走,一起加油!」

    葉雯對他點點頭,然後她看見丁浩已經到了平台,她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柴高陽見到佳人,迫不及待,跌跌撞撞走了幾步,來到平台上,然後就跑向雲州鐵索的位置,大概是想要迎接一下葉雯。

    丁浩向前走了幾步,看見柴高陽跌跌撞撞地跑過去,他倒是不急了,葉雯這樣的女孩子並一定就喜歡這種主動送上門的主。

    他走了幾步,這就走到了旁邊的一處人群中,他也不知道是哪個州的。

    就聽見身邊左側有一個小個子說道,「鵬程,這妞不錯。」

    小個子旁邊是一個相貌堂堂,穿著考究的高大帥男。帥男點點頭,沒說話,他眉頭比較高,顯得目光深邃,臉上很有稜角,顯得非常冷酷。

    小個子討好說道,「那邊是雲州的門外峰吧,雲州果然出好妞。」

    帥男目光如電,道,「是雲州一等一的女天才,葉雯。」

    小個子又猥瑣道,「資質好,身材也好,你看那胸還有屁股,如果把住她的屁股從後邊……嘎嘎嘎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心頭大怒,心說這人太下流了!你說別人我不管,你說葉雯就不行,人家還送我一件內甲呢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身形一動,口中喊道,「讓啊讓!」

    說完胳膊猛地一撞,那小個子本來就站得靠近平台邊沿,被丁浩故意用力一撞,他頓時臉色大驚,跌跌闖闖走了幾步,一頭紮下了山谷,然後遠處一道劍光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山谷中傳來小個子的罵娘聲,「混賬,你怎麼走路的?你等著,老子來收拾你……」

    高大冷酷帥男這才落下雙目,看著面前的這個年輕人,然後第一時間就開口道,「舞州丁浩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看來我很有名。」

    高大帥男很是傲氣,剛才小個子跟他說話,他正眼都不給。不過面對丁浩,他轉過身,一亮自己的腰牌,「相信你聽過我的名字。」

    腰牌上三個字一亮,「唐鵬程」!

    唐州唐鵬程!

    這次九州會試之中真正的天才之一!

    小王爺、柴世子這些人也就是在舞州算得上天才。如果放在九州所有的應屆弟子,他們就算不得什麼,而唐鵬程才是真正的天才,九州弟子之中最頂尖的一批人!

    所以唐鵬程別說在唐州,在整個九州所有的弟子之中,也是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抱著胳膊,「哪個州的,我還真的沒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這邊又走來一個弟子,冷笑道,「這是哪裡的土牛木馬,竟然連唐州三太子唐鵬程都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臉色還是一動不動,開口道,「他不是土牛木馬,他是舞州第一天才丁浩。先天至尊境進入鍊氣期第一人,好好好,你配做我的對手!」

    「丁浩?」走上來的那個弟子,這才開始打量丁浩。要知道,讓唐鵬程這種人說,配做我對手,這種人應該是和唐鵬程一樣高度的存在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認識你了,唐鵬程,唐英羽的兄長。」

    「唐英羽,他算是什麼東西。」唐鵬程臉色依然冷,冷若冰霜。其實唐鵬程心裡有不爽,唐皇竟然把自己的武器給了什麼都不是的唐英羽,最後還被唐英羽弄丟了。

    所以唐鵬程倒是並不恨丁浩,反而有些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唐鵬程說完又道,「丁浩,你資質不錯,應該也有點本事,其實你不一定做我的對手,因為你真的鬥不過我,不如你做我的小弟。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,不為所動道,「為什麼?」

    唐鵬程道,「你看你,你連你的對手都沒弄清,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都不知道,你進入學府之前,都不知道打聽一下自己的對手都有哪些,本屆的強者有哪些,老生之中又有哪些是你對手,這些你全部都不知道!你連我都不認識!這說明什麼,說明你根本沒有任何的底蘊,沒有根基!一個真正的強者,眼光要長遠!我在唐州就關注學府的事情,到了學府就要關心道宗的事情,人沒有遠見,就永遠不會站到最高!」

    唐鵬程說著這些,越說眼光越遙遠,那雙深邃的目光,彷彿要穿透天空,看見另一方天地!

    他說完,淡淡又問道,「丁浩,我的意思你聽懂了沒有?」

    「我沒聽懂,我也不想懂,我只知道唐鵬程天才,你多想了!一個修鍊者,把自己修鍊好就可以,整天想那麼多,會腎虛的!」丁浩說完,冷笑一聲走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