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64章意圖謀反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六三章意圖謀反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前前後後一共落下九道雷霆,全部都被孫長老給擋了!這些雷霆雖然算不上毀天滅地,可是尤其是到了最後,實在是強橫!

    孫長老都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可是沒辦法,紫霞樓是學府的重要建築,其中還有不少天才弟子,他不擋誰擋呢?九劫之後,孫長老的白髮燒了一半,白衣上滿是黑灰,臉孔都布滿了煙熏火燎之色。

    孫長老那個鬱悶啊,心中不斷在罵:混賬妖孽,你渡劫也不找一個好地方,來到學府之中,要本座幫你擋劫,真是可惡!等本座找到你,一定將你扒皮抽筋,才解心頭之恨!

    九劫以後,孫長老又是一聲暴喝,「妖孽,你給我出來!」

    紫霞樓之中當時有三百多名修鍊者,此刻全部被請了出來。孫長老發怒,哪怕你是修鍊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,也被請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三百多名修鍊者聚集在紫霞台的廣場上,然後孫長老帶著八位副院長進入每個修鍊室,一一查找,尋找那渡劫的畜生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從頭到尾找了一遍,也沒找到任何的妖獸。

    「奇怪,沒有見到任何的妖獸,也沒見到有妖獸從樓中走出。」閔正元等八位副院長都是一副尷尬模樣。

    一隻妖獸在學府渡劫,孫長老憑空幫它擋了九道雷電,而學府人等竟然連對方人也沒找到,這實在是太丟臉了。

    孫長老冷笑道,「沒關係!既然是妖獸,那麼它的修鍊方法和使用的靈力,應該和正常人不一樣!我只要借用天意之力,就能感受到它剛才是在哪個房間渡劫!」

    「不錯,孫長老果然高明!」

    天意乃是上界九祖布下,威力驚人,它能清楚地監測出妖魔鬼道和各種妖物,因此妖獸都不敢進入天意之中。所以只要用天意的力量一檢測,哪裡殘留的靈力會被天意排斥,那就是哪一間靜室,到時候就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丁浩此刻也被趕了出來,站在三百人之中的一個角落。他並不想引起別人注意,可是還是被別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丁浩吧。」一個白白凈凈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,此人是外門執法堂的一名教習,正負責看管他們這三百人。

    「舞州丁浩。」丁浩不知此人深淺,點頭一亮腰牌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也是一亮腰牌,口中道,「執法堂柳生!」

    看見這個腰牌,丁浩頓時知道,此人恐怕來著不善。

    柳生雙目陰冷地看著丁浩,一字一句道,「小心點!壞事做多了會有報應的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一笑,「你這話說的,我無比的贊同。柳生教習,我想要跟你說的,也是這一句,不過我還要多奉勸一句。」丁浩說完,臉色也是一厲,一字一句道,「柳全就是前車之鑒!」

    其實柳全就是柳生的哥哥,兩人都在外門執法堂擔任教習,柳全黑臉,柳生白臉,兩人都是落雪公子的人。他們在外門執法堂權力很大,外門弟子都怕他們。

    柳生聽他提起柳全,心中更恨,咬牙切齒道,「我會報仇的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一聲,然後突然大聲喊道,「諸位道友聽清楚了,剛才柳生教習說了,他要為他哥哥柳全報仇!」

    在場的幾百個人都是有些地位的外門高手,旁邊還有不少的執法堂的弟子。聽他這一喊,都把臉轉了過來,甚至連外門執法堂的堂主都走了過來,喝問道,「何事滋擾,沒看見那邊正忙著?」

    柳生本來就是想要威脅一下丁浩,沒想到這小子不怕把事情鬧大,居然還把堂主給驚動了。他惡人先告狀道,「堂主,是這小子無事生非,侮辱我執法堂弟子。」

    堂主臉色一冷,看向丁浩道,「可有此事?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在場幾百名道友作證,我何曾無事生非,倒是這位柳生教習主動跑過來跟我說,要給他哥哥柳全報仇!」

    「那你也不能大聲喧嘩,無事生非!」堂主頗有偏袒柳生的意思,開口冷道,「剛入門的弟子,就要有做弟子的覺悟!才鍊氣一層,便狂妄不羈!柳生教習和兄長兄弟情深,難免說兩句慪氣的話,你便無事生非,滋擾大家,哼,若有下次,責罰不怠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大怒,知道你屁股歪,你也不能歪成這樣吧?明明是柳生無事生非,反而現在變成老子犯錯,還要責罰?

    只見柳生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,當下丁浩抱著胳膊,冷笑道,「這位堂主,你說的不錯,柳生教習兄弟情深,說些氣話也是難免。可是他說的不是氣話,而是說要給他哥哥柳全報仇!」

    執法堂堂主正是管理所有外門弟子,執法之人,權力很大,沒想到丁浩當眾公然頂撞他,他有些惱火,陰沉道,「說了又如何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這堂主怕是要做到頭了!」丁浩冷笑道,「大家都知道,柳全是因為徇私舞弊、為所欲為,被學院院正給擊破氣海,廢去修為!柳生要給他報仇,難道也想要擊破院正大人的氣海,廢去院正大人的修為?他可是此意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堂主頓時臉色一呆,他沒想到這句話裡邊竟然還有如此高深的含義。

    在場其中有些弟子曾經被執法堂欺負過,又或者不是落雪公子的派系的人,當下紛紛開口道,「不錯,柳生教習正是這個意思!他這是反抗院正,意圖謀反!」

    謀反,這個罪名太大。

    柳生頓時嚇得臉色蒼白,他隨便說說的話,沒想到竟然變成這個意思,給他一個膽子,也不敢去對抗院正大人。

    「沒有,堂主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柳生連忙解釋。

    丁浩又開口道,「不是這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?那你要給柳全報仇是什麼意思,打破他氣海的又不是別人,更不是我,你分明就是怨恨院正大人,意圖謀反!」

    「沒有,我真的沒有。」柳生感覺有嘴說不清了。

    堂主也是無話可說,很顯然,這個姓丁的不容易對付。而且這小子不怕把事兒鬧大,等會兒八名副院長走出來,如果這傢伙再鬧起來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裡,堂主也慫了,只好開口道,「這個……丁浩師弟的話很有道理,不過我相信柳生教習是一時失言,好了,柳生你給丁浩師弟道個歉吧。」

    「讓我道歉?」柳生感覺無法相信,讓他一個執法堂教習給一個剛剛進門才幾天的新弟子當眾道歉?他的臉面,執法堂的臉面,全部都丟盡了!執法堂在外門,是很牛逼的,怎麼能當眾給新生道歉?

    堂主見他發楞,怒吼一聲,「我說話,你沒聽見嘛?道歉!」

    柳生沒辦法,只好對著丁浩道,「對不起,我剛才失言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掏掏耳朵,大聲道,「你說什麼,我耳朵不好,沒有聽見,大點聲。」

    周圍很多被執法堂欺負給弟子全部都哈哈大笑起來,柳生臉色血紅,心中恨死了丁浩,可也只能低頭大聲說道,「對不起,我剛才失言了!」

    丁浩這回才聽見了,又大聲問道,「那你還想不想謀反?想不想報仇?」

    柳生恨不得殺了丁浩,低著頭道,「不想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那院正大人處理你哥哥柳全是不是理所應當,柳全這個混賬是不是該死呢?」

    柳生這輩子也沒受過這種羞辱,心中怒極,抬頭瞪眼道,「丁浩,你不要欺人太甚!」

    丁浩對著堂主道,「你看!他還是想要對抗院正大人!」

    堂主也是眉頭大皺,心說這個姓丁的還真是很難對付,是個狠人,看來以後還是少招惹才是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厲聲道,「柳生!你是不是想要滾出學府了,竟然對抗院正大人的判決,你再這樣,我都不想管你了!」

    柳生此刻只有忍氣吞聲,對著丁浩又道,「丁浩師弟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,柳全他該死,太該死了!院正大人廢去他修為,完全合理,我雙手支持!」

    柳生說這些話,心裡在吐血。

    丁浩冷哼一聲,「你早點說嘛,非要老子費口舌,以後給我小心點!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突然一道綠色的流光從遠處飛來。這道綠色的流光浮在紫霞樓的上空,竟然好像是一團綠色的液體,然後這綠色的飛進樓中,開始在孫長老的控制之下,一間間地檢查修鍊室。

    丁浩心中一凝,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,萬一真的查到大黃的氣息,那他恐怕就要瞬間成為整個九州學府的公敵!

    旁邊有弟子道,「應該是請來了天意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不錯,天意力量完全排斥妖魔鬼道的力量。只要天意的力量一照射,什麼妖魔鬼道立即現形,就連它們曾經出現過的地方,也可以查到,這次恐怕有人要倒霉了。」

    就在此刻,孫長老帶著天意的力量,來到了丁浩所租的修鍊室。其實孫長老從閉關之處出來的時候,隱約能感覺到獸劫目標的大概位置,好像就在這附近。

    孫長老雖然沒說,可是心裡知道這裡嫌疑最重,進入之前,他開口問道,「這裡是何人租用?」

    那管理的師姐跟在後邊,小心翼翼看著手中的表格道,「是新晉弟子,丁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