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68章新生典禮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六七章新生典禮

    第三件事,是九奴的事情,那就是煉製暗符!

    到時候大妖翻身,禁制裂開,就可以打入事先煉好的暗符。

    雖然這件事由九奴全權負責,不過九奴現在的精神力很虛弱,隨時可能再度進入休眠狀態!

    「因此,你幫我購買一些提升精神力的天材地寶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提升精神力的天材地寶,非商家商號的神元果莫屬,那你需要多少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先買五十顆來。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不客氣。」丁浩一陣肉疼。

    神元果十塊靈石一顆,五十顆就是五百靈石!

    九奴道,「怎麼,這就心疼了?修鍊本來就是非常消耗的事情,有投資才有收穫!五十顆才是起步,煉製暗符控制整個禁制,你以為那麼容易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好了好了,我懂得,你就安心等著好了。」

    三件事,安排妥當。

    剛好丁浩、九奴和大黃,每人一件,倒是公平合理。

    丁浩租用了紫霞樓的修鍊室三天,轉眼時間,三天已經過去。

    第四天,丁浩的腰牌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是接引堂發來通知,讓我去外門大殿參加新生典禮。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那你去吧,我繼續在這裡修鍊,這裡的紫霞中含有的靈氣太強了,修鍊起來真舒服。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不行。不急在這一時,萬一我去參加典禮的時候,孫長老衝進修鍊室,你想躲都沒有地方躲!別忘了這裡是九州世界正道最高的所在,孫長老要是發現你這隻草狗竟然在這裡修鍊,一定會扒皮抽筋燒狗肉吃!」

    大黃被他嚇得狗臉發白,站起來道,「那我還是去吸星石中。」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主人,你做的沒錯,修鍊之路危險重重,一定要謹慎,陷阱和危險太多了,大大咧咧的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!」

    丁浩收了大黃,又在修鍊之中檢查了一番,這才整理衣服,走出紫霞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屆新生典禮,都是備受矚目的。

    今年的新生典禮,更加的隆重,因為今天剛巧是外門弟子每月一次集體吃靈米飯的日子。

    學府外門弟子,每月可以吃一次靈米飯,十萬人全部走出洞府,外門大殿之中,一眼望去,全部都是盤腿坐著的弟子,每人面前一張小桌子。

    在大殿正前方,有一個高出地面的平台,那就是主席台。

    丁浩走近外門大殿,就有接引堂的弟子安排道,「丁浩,新生,主席台就座。」

    也只有他們這些新生需要安排,那些老生則是自己尋找座位,各自座位就在腰牌上顯示,自己找去就是,雖然是十萬人一起吃飯,可是也不會有任何的混亂。

    丁浩走向主席台的時候,就看見一個有著紫色短捲髮的年輕男子走上了主席台。

    「飄零公子好帥!」

    「據說飄零公子很快就要進入閉關,衝擊鍊氣八層!」

    「唐元昊走了以後,四大公子現在都加緊了修鍊,大概是想要分一個勝負。」

    「唉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據說上界給的名額越來越少,最早鍊氣六層就可以上界了。後來變成七層,現在不到八層都沒有機會上界!」

    「你們看,後邊跟著的不是柴世子柴高陽嘛?真是沒想到,他這麼快就投靠了飄零公子!」

    丁浩聽著耳邊的議論,發現柴高陽果然跟在飄零公子身後。

    飄零公子後邊,上台的是落雪公子。

    落雪公子是唐家人,有著一頭如雪白髮,據說是因為修鍊造成。他的資質和他的白髮一樣怪異,超一品仙根,加上天生道體,是四大公子之中可以和飄零公子一拼的強者。

    後邊春花公子是秦州絕世天才,秦皇知人善用,收春花公子為乾兒子,從一開始就對其進行投資,現在也是一位人物。

    春花公子後邊跟著的本屆天才人物更多,好幾個州的第一名都跟著他,丁浩看見了商雲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都不吃驚,讓丁浩有些詫異的是,四大公子之中的秋月公子竟然是個女人!

    「看來所謂公子,只是說明他在學府之中的地位,和性別無關。」

    不少女天才都跟在秋月公子身後,其中有雲州葉雯,還有舞州的晗瑛等人。

    秋月公子帶著人走上台,一片鶯鶯燕燕,不少男弟子都看的口中流出口水,有些實力的都開始尋找自己進攻的目標。

    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是投靠了四大公子。

    「你們看,唐州唐鵬程!他竟然不是和落雪公子一起上台!這說明了什麼?」

    「看來外間傳說唐家內部不和的消息並不是空穴來風,唐鵬程自恃資質優異,竟然想要脫離落雪公子自開一系!」

    「難道他想成為第五公子?」

    「這也不是不可能。唐鵬程最近風頭很勁,進入學府十天沒到,已經成為新生之中的領軍人物。」

    「為還聽說,他昨天在君子戰場越級挑戰,戰勝了鍊氣二層的錢無敵!」

    「真假的,錢無敵堪稱二層強者,在君子戰場霸佔鍊氣二層強者的地位已經很久了!竟然被鍊氣一層的擊敗!唐鵬程,真是太強了!你們看那場戰鬥沒?」

    丁浩聽著耳邊的唧唧歪歪,他並不想參加這些幫派。

    他的秘密太多了,所以他不適合和很多人混在一起,而且他的個性也這樣,不會廣交朋友,真正能成為他的朋友,都是經過血火洗禮的!

    當丁浩走上主席台,下邊一眾嘩然。

    那嘩然之聲,要比四大公子造成的影響更大!

    不過這次,說的話好像都不是那麼好聽。

    「嘿嘿嘿,快看!那就是舞州第一天才丁浩!」

    「什麼天才,不是說他廢了嘛?」

    「哈哈,超一品廢材!自以為了不起,去修鍊什麼先天至尊,想要嘩眾取寵,還九象突破,最後落得這種下場!真是自作自受!」

    「就是就是!別人都沒修鍊先天至尊,偏他去修鍊!他這是自找的!自作孽不可活!」

    「他以為修鍊一個先天至尊就會得到學府的重視,可是誰知道毀掉了自己的經脈,要我說這個人真是活該他倒霉!」

    丁浩聽得耳朵里都要出繭子,站在高台上雙目一掃。

    修鍊者們記憶力都很驚人,他這目光一掃,已經將這些怪話牢騷的人記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丁浩的座位旁邊就是商雲的座位,很巧。

    坐下以後,商雲看看他,目光怪異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怎麼,商大小姐聽說我成為廢材以後,也決定另眼相看了?」

    商雲一挑短髮,掩嘴笑道,「說實話,看到你之前,我是有這種想法。不過看到你之後,我發現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為什麼?難道我臉上寫著字?」

    商雲道,「是啊,你臉上分明寫著沒事兩個字。」

    丁浩左右看看,又道,「為什麼他們看不出來?」

    商雲道,「因為一個商人是最敏感的嘛!」

    「也對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這時候葉雯和晗瑛走了過來,她們本來不是一個州的人,可是都跟了秋月公子陣營,因此熟識。

    她們兩人臉上都寫著擔心,葉雯問道,「丁浩,到底什麼情況?我聽到你的消息,真是急死了。」

    晗瑛也記著丁浩的救命之恩,焦急道,「是啊!你是我們舞州的驕傲,舞州第一天才,你可不能倒!你如果倒了,我們舞州弟子,更加的被人看不起!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正色道,「晗瑛,你錯了!要想別人看得起,首先自己要看得起自己!我從你的話語里,感覺到你對自己的極度不自信!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,別人怎麼看得起你?我倒不倒,跟你有什麼關係,你這種狀態,永遠被人看不起!」

    晗瑛來好心關心丁浩,卻沒想到被丁浩板著臉教訓了一頓,頓時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葉雯也很尷尬,不知道說什麼。

    商雲笑道,「丁浩是為了你好,他說的沒錯,修鍊之路,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!多對自己說我能,我可以做到!而不是指望別人!雖然他口氣有點重,不過我相信,如果不是真的朋友,他不會對你這樣說。」

    晗瑛點點頭,臉色堅定起來,「我知道了!舞州的榮譽不但靠你,也要我們每一個舞州弟子努力,去拿回來!」

    正在這時候,白天蒼和柴高陽一起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見葉雯在和丁浩說話,柴高陽滿臉不高興,開口冷道,「小雯,這種沒有修鍊價值的廢材,至於你那麼關心嘛?」

    葉雯不悅道,「柴世子,這裡不是雲州,我和誰交朋友也要你管?」葉雯早就不悅柴家的做法,到了學府以後,反抗地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柴高陽怒道,「葉雯你不要過河拆橋!你的凝冰道體隔三岔五就發作,要不是我柴家幫你,你怎麼能走到這一步?現在進了學府翅膀硬了是不是?讓你跟我一起投靠飄零公子,你都不願意!你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葉雯把手裡的一包東西塞進丁浩手中,拉著晗瑛道,「我們走!」

    看見葉雯給丁浩東西,柴高陽臉色更加地難看。

    白天蒼怪聲笑道,「超一品廢材,你還真是夠廢材的,竟然淪落到靠女人生活的份上,丁浩你要不要臉?」

    面對他們的冷嘲熱諷,丁浩並沒有發怒,而是淡淡笑道,「是啊,我就是小白臉又怎麼樣,嫉妒嘛?吃醋嘛?要不要我再來點過火的?」

    柴高陽臉色更黑,冷道,「丁浩,你真是死性不改,你等著吧,很快你就會哭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