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76章怎麼老是手滑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七五章怎麼老是手滑

    賭鬥,並不是賭博。

    只有戰鬥雙方,互相押上積分,然後對戰,贏者得到全部積分。

    丁浩把腰牌里剩餘的60積分之中的50都押到君子戰場以後,他只剩10分,在十萬人榜上,已經處於墊底位置了。

    他押上50積分以後,君子之音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「是直接挑戰,還是匿名挑戰?」

    「還可以匿名挑戰?」丁浩臉上再次驚喜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丁浩如果贏了陳思勇,那陳思勇連是誰拿走他積分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「可以,匿名挑戰。」

    「請建立匿名名稱。」

    「還要建立匿名名稱。」丁浩大概能明白,就是一個假名字,他想想開口道,「就叫天生廢材。」

    「請選擇武器。」

    丁浩的第一場戰鬥,並不是很順利。因為他又要匿名,又要選擇武器,等他忙完這些,人家青州陳思勇已經找到對手了。

    「什麼,已經找到對手了。」丁浩心中鬱悶,本來想要賺這50積分,可是沒想到被別人賺去了。他又道,「他們的戰場可以圍觀不,我想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可以圍觀。」

    當丁浩進入觀戰以後,發現周圍觀戰的人還是很多的。這些觀戰的人有的是真實名字進入,還有的是和他一樣匿名進入。

    他發現匿名進入的,就會看不清對方的臉和表情。

    和陳思勇對戰的是一個煉體者,陳思勇也是一個煉體者。兩人都是壯漢,在能夠使用飛劍殺敵之前,煉體者在戰鬥中還是具有一定優勢的,這也是陳思勇敢於用50積分尋找對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當然,也正是因為50積分的戰鬥在鍊氣二層很少,所以圍觀者也很多!

    戰鬥一開始,對面的煉體者就發動了猛烈的進攻。不過陳思勇果然很有實力,沉著應對,大約七八分鐘以後,對手就開始由強轉弱了。

    丁浩耳邊聽見不少的觀戰者都在議論。

    「陳思勇的實力果然驚人,在鍊氣二層的階段,煉體者果然很有優勢,他現在應該算是同階無敵了!」

    「不錯,陳思勇師兄確實很厲害,君子戰場的戰績就很能說明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他可以稱作鍊氣二層的最強者!」

    「那不一定,真正的鍊氣二層的強者都去挑戰鍊氣三層了,你們懂不懂?」

    聽著耳邊的呱噪,丁浩大概也能明白君子戰場的一些規矩。比如說看戰績了解對手的實力,又或者修為低可以主動挑戰修為高,而修為高不可以主動挑戰修為低等等。

    九奴也在觀看,他開口道,「如果這一場是你,你贏定了!這個煉體者雖然很強,可是你完全可以用強大的精神力,提升速度來戰勝他!」

    丁浩開口道,「可是我現在倒是有了新的想法。雖然我現在匿名參戰,可是只要我使用九疊火龍拳,對方就會認出我是丁浩!那樣一來,可能給我帶來一些麻煩。」

    丁浩雖然想要賺取大量的積分,可是他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這小子一向都是喜歡低調行事,他不喜歡做猛虎,更想要做毒蛇,雖然他這條毒蛇每次都太顯眼,可是他還是想要盡量隱藏於暗處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個簡單,我前一段時間就開始琢磨了,你現在只有一種武技不行,因此我幫你簡單創設了一套武技,非常適合你,可以發揮你精神力超強的優勢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武技,說來聽聽。」

    「這是一種使用精神力,還可以提升攻擊速度的武技,現在看來,也非常地適合君子戰場。」

    九奴當年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,開創的武技,也絕對非凡。丁浩從君子戰場出來,進入吸星石之中,從血雲里飛出一顆智慧之光,丁浩一抬手,將其按入自己的眉心。

    「很不錯的武技!」丁浩觀看以後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這套新武技不但威力要比九疊火龍拳強大,而且更適合君子戰場。更加讓人開心的是,這套武技和之前的九疊火龍拳沒有任何的相似之處,也就是說,他如果匿名以後使用這套武技,將不會有人會懷疑到他丁浩!

    「這套武技有名字沒有?」丁浩又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將其命名為閃電大魔王拳!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沒撲倒在地,九奴果然是魔尊之奴,隨便創設一套拳法都是帶著大魔王字眼的。

    「怎麼,這名字有什麼不妥?」九奴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「沒有不妥。」丁浩道,「不過這名字太霸氣了,我怕把對手嚇到,咱們還是改一下,叫紫霞雷電閃。」

    「好!主人果然文韜武略天下第一!這個名字既能突破紫霞台這一創設地點,又能揭示此功的特點性能,好好好,主人你比我強太多了!」

    丁浩汗顏,心說這名字我隨便想的好不好?看來九奴原先的魔尊主人也是一個喜歡挺好話的傢伙,要不然也不會有九奴這種馬屁精。

    得到了紫霞雷電閃,丁浩簡單操練一下,事實上這個武技還是很簡單的,主要就是利用精神力的優勢,進行高速移動,同時快速調用氣海靈力,然後對對方發動勢如雷電一般的打擊。

    等丁浩重新進入君子戰場,青州陳思勇已經快要獲得勝利了。

    「青州陳思勇,勝!戰績:60勝13敗。」

    「賭鬥積分,50分,轉入陳思勇名下。」

    「戰場關閉。」

    「這傢伙又贏了50點!」丁浩臉上露出羨慕之色,這種賺取積分的方法,太快了,如果自己能這樣,350點積分很快就能搞定!

    「再看看其他的賭鬥。」丁浩又翻看了一下其他的賭鬥,不過積分懸賞都很低,最高的才25分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君子之音再次響起,「青州陳思勇再次懸賞戰鬥,賭注50積分,鍊氣二層及以下可以挑戰。」

    「挑戰他!」丁浩想也沒想,立即就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丁浩的身影已經站在了小型君子戰場之中,這是一個四周都是暗夜一般的擂台戰場,在擂台四角點著四盞冥火,看上去陰森森的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很多觀戰者也都涌了進來。

    陳思勇的戰績,儼然成為戰場之中鍊氣二層的最強者,所以來觀戰的人真是不少。

    擂主:青州陳思勇,君子戰場下級弟子。修為:鍊氣二層。戰績:60勝13負。

    挑戰者:匿名天生廢材,君子戰場普通弟子。修為:鍊氣一層。戰績:1勝0負。

    看見這樣的信息,在場的觀戰者全部都暈死了。

    「搞什麼,1勝0負?新進入學府的本屆弟子么?才鍊氣一層就挑戰陳思勇?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!」

    「切,我看這個小子是不是瘋了?新進入學府的弟子,他有幾個積分,竟然就來玩50積分的場子?」

    「還是越級挑戰?我真是醉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看他的名字,哈哈,天生廢材,我看是天生蠢材,笑死個人。」

    實際上青州陳思勇自己也是有點暈,他在君子戰場的73場戰鬥,有勝有負,可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對手。

    「小子,你是不是進錯戰場了?看在你是新晉弟子的份上,我就不刺激你了,你叫一聲師兄,認輸出去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師兄可以叫,不過叫我出去,還要看看師兄你有沒有那個本事?」

    陳思勇一手拿著一把劈山長刀,一手拿著一面門板巨盾,開口大笑道,「小東西,你很狂嘛?我算是看出來了,你肯定是這批新弟子之中的佼佼者,是不是會試取得了一點成績就目中無人了?我告訴你,學府師兄們可不是吃素的,今天陳師兄就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陳思勇掄起手中巨盾,別看他身材高大,可是動作起來快地好像一陣狂風。

    「陳師兄果然厲害,畢竟是狂風狼的仙根!」

    「我賭那個新人小子一招落敗!」

    「一招,絕對一招,新人真是不知死活!」

    陳思勇的動作敏捷,轉眼就一陣風地來到丁浩的面前,就看見他身影突然從狂風之中顯露,然後大吼一聲,「死!」

    話音之中,劈山長刀,刀光一現,當頭對著丁浩劈落!

    「這小子完了!」

    「純粹來送分的!我怎麼沒遇到這樣的蠢貨?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以為戰鬥結束的時候,他們突然發現眼前人影一閃,「天生廢材」竟然出現在了擂台的另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而讓人無語的是,陳思勇手中的劈山長刀卻是落在的「天生廢材」手中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你們看清楚沒?」

    「沒看清楚,天生廢材太快了!」

    「你們說是天生廢材剛才奪走了陳師兄的劈山長刀?不可能吧。」

    陳思勇自己也是有點懵,心說剛才我不是一刀劈過去的嘛?怎麼轉眼刀沒了?

    丁浩卻是嘿嘿一笑,把刀送過去,「師兄,你手滑了吧,下次抓緊一點。」

    「手滑了嘛?」陳思勇接過刀,心裡更懵,從來沒遇到過這種對手,拿走自己的刀居然還又送回來。好吧,送回來就送回來吧,那就再戰!

    陳思勇這次更加的兇猛,整個就是一陣狂風,猛地席捲向對面的「天生廢材」!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陳師兄再次暴喝一聲,手中劈山長刀就要出手,不過他刀還沒出手,就感覺手中一動。

    刀又沒了!他心中大怒,你小子戲弄我是不是,我要用巨盾碾壓你!

    不過下一息,他手中一輕,盾也沒了!

    後邊響起那個討厭的聲音,「陳師兄,你今天怎麼老是手滑。」

    下午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