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78章商海入門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七七章商海入門

    丁浩兩次戰勝陳思勇,算是把陳思勇給打服了。

    兩場戰鬥,凈賺150分!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,就有點雞肋了。

    「下邊最高的懸賞賭鬥,也不過就是25分。」丁浩皺眉,他吃了兩頓肉,再讓他去啃骨頭,他就有點不願意了。

    「不著急,反正距離給張子毅定金還有三天,再等等。」丁浩從君子戰場之中收回心神。

    將君子戰場的入門靈器給收起,他的身影一動,來到了吸星石空間。

    「怎麼不打了?」九奴有點意猶未盡,對於這種戰鬥他有些手癢,甚至他還在考慮,要不要用自己的精神力冒充丁浩,進去好好玩一場。

    「現在沒有合適的賭鬥。」丁浩盤腿坐下,道,「我現在總覺得自己的攻擊手段還是很欠缺,雖然有了九疊火龍拳和紫霞雷電閃兩種武技,可是我沒有用於武器的武技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倒也是,不過我這裡也沒有什麼武技,事實上紫霞雷電閃也是我臨時想出來的,使用起來還有漏洞!真正的一門經過檢驗的武技,不是那麼容易產生的!我的精神力很大一部分還在封印之中,如果我的精神力全部都解放開來,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武技都有!」

    九奴的精神力和記憶被封印在吸星石之中,尤其是有關武技的內容,他並沒有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如果這樣的話,那我去學府的傳功堂找找合適的武技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去傳功堂找武技修鍊也是可以的,不過我感覺這些下界武技,學了純粹是浪費時間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可是我現在沒有合適的目標吸星,又不練武技,我還有什麼可做的呢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要做的當然有!你可以修鍊法術啊,還有,之前我讓大黃去修鍊血泉之道,那時候我就已經開始考慮,給你一門功法!讓你的氣海變得更加強大!」

    丁浩驚喜道,「可是雙氣海?」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雙氣海目前還不方便,到時候要活吸天才的氣海,在學府之中是無法做到的。我要教給你的是,這是我的前主人裂天魔尊開創的裂天煉魔真訣!修鍊這種真訣以後,可以將你的靈力變成真魔氣,最後達到靈力真液、一滴萬鈞的效果!到時候,哪怕你是鍊氣一層,也可以挑戰鍊氣中期的強者!」

    「靈力真液,一滴萬鈞!」丁浩聽得目中發亮,如果煉成這種效果,那自己的氣海得有多重?其中的靈力含量,又是多麼的恐怖。

    「可是在學府之中修鍊真魔氣,恐怕不太合適。」丁浩想想還是搖搖頭。

    不但是因為學府之中怕人發現,而且丁浩並不想一頭走上成為大魔頭的道路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靈力煉魔,這確實很容易被發現。不過我可以將裂天煉魔真訣給你看,你不一定非要將靈力煉成真魔氣,你可以借鑒其中的煉化方法,將靈力煉成一種更強的靈力,我們可以將其稱作真靈力!」

    「真靈力!」丁浩點頭,如果是單純的凝練靈力,這就不違背他的原則,還是可以修鍊的。

    很快,九奴放出一點智慧之光,丁浩將其抓在手心,然後按在自己的腦海。

    「好強大的功法!」丁浩得到這智慧之光,全身就是一震,一股濃厚的靈力從他的身體爆開,甚至他的精神力都為之一震,然後好像雲層一樣,又凝聚起來。

    「這是魔尊所創功法,因此你第一次打開,難免會有些反應。」九奴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「竟然觀看一下功法,就會產生如此的震動。」丁浩心中咋舌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還不是仙界魔訣,只是一種小小的凝練真魔氣的方法。若是仙界魔訣,其本身就具有靈性,若是修為不夠的人打開,瞬間就會被其吞噬,以血養訣!」

    「果然很強,我先參詳參詳。」

    丁浩閉上眼,開始參詳裂天煉魔真訣,他越看越是心驚。

    這煉魔真訣確實是非同凡響,一般的修鍊者,將靈力煉化,納入氣海,這便是完成任務。可是煉魔真訣不一樣,它竟然是將氣海之水,再次凝練!先後凝練九次,到達巔峰!

    到那個時候,一滴靈液,便有萬鈞之重,其中含有的靈力數量,達到別人的數十倍!換句話說,就是同樣的氣海大小,可是丁浩的靈力卻是別人的幾十倍!

    「厲害,太厲害了!」丁浩花費了很長時間,將其重頭至尾觀看一番,覺得這裂天煉魔真訣完全可以修鍊。

    因為其煉魔和鍊氣,是分開的!

    等丁浩睜開眼睛,已經是整整兩天過去了,這裂天煉魔真訣太長,太深奧了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怎麼樣,可以煉吧?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這裂天魔尊果然是驚天大能,竟然能想出這種凝練方法!太驚人了!而且這分成前後兩部,一部是凝練靈力之法,一部煉化真魔氣之法,我只要煉第一部,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點點頭,又道,「不過主人,我還是希望你把後部也煉了。你要知道,我以後很多的功法和武技,都是需要真魔氣的!你如果不煉後半部,恐怕那些魔道修鍊功法,就用不上了!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你說的我也想過了,我並不是那種因循守舊的衛道士!只要對我的實力有所提升,真魔氣也可以修鍊,不過那要等到我開闢第二氣海,然後用那個氣海修鍊真魔氣!」

    聽了丁浩的說法,九奴大驚失色道,「主人,你簡直是我心中的偶像,指路的明燈!你怎麼想到的?你的想法真是太完美了!雙氣海,一邊修鍊正道靈力,一邊修鍊真魔力,正魔同修!到時候主人你就是正魔兩道之尊,一統仙門,永享仙福!主人,九奴佩服,萬分佩服!」

    丁浩開心笑道,「好了好了,你不用拍我馬屁,轉眼兩天過去了,我還缺200分,明天就要給張子毅定金了。」

    就在丁浩沒有進入君子戰場的兩天之中,整個學府外門已經傳遍了。

    「一名本屆新弟子,竟然一槍擊破鍊氣二層的擂台霸主陳思勇!」

    「這名匿名叫做天生廢材的新弟子,他到底是什麼人?他為什麼要匿名戰鬥?他又為什麼叫做天生廢材呢?」

    「真是搞不清,難道是本屆新生之中的翹楚唐鵬程?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,如果是唐鵬程,他不可能給自己起名叫天生廢材!」

    「那天舞州丁浩和柴高陽的戰鬥也很驚艷,莫非是丁浩?」

    「那就更不可能了,丁浩在學府被人叫做超一品廢材,他在舞州家鄉的時候卻是一等一的天才,因此他不會給自己起名叫天生廢材!」

    「那到底是誰呢?」

    接引大殿之中,議論紛紛,一名身材高大,面孔憨厚的壯漢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在下舞州商海,上午才突破進入鍊氣期,剛剛從一人橋走過來,敢問入門可在這裡?」

    商海他們一個個的進入鍊氣期,可沒有人會給他們引導和講解,過了一人橋,那位守衛師兄就讓他自己進入外門尋找接引大殿。

    接引大殿之中辦事的是一位女弟子。

    女弟子扔給他一個靈寶囊,然後對著旁邊正在議論的幾個人道,「嗨嗨嗨,早晨就開始談論天生廢材了,耳朵都生繭子了,快帶這位商師弟去十萬人榜挂名。」

    三個年輕男弟子,都是鍊氣二層的修為,走過來一招手,「跟我們來。」

    這三人在前邊走,還在不斷地談論天生廢材。

    商海聽得莫名其妙,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,偶爾也能聽到他們提到丁浩兩個字。

    來到十萬人榜下邊,商海的名字一掃,頓時就最後一名給淘汰了。

    被淘汰的人倒也自覺,自己就帶著鋪蓋卷離開。他自行去接引大殿出具證書,離開九州學府,走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。

    這名離開的人,臨走的時候,就把自己洞府的令牌給了商海。

    商海在等待之中,眼睛一掃十萬人榜,頓時大驚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,丁浩大哥的名字怎麼在這裡?」

    商海看見丁浩的名字落在倒數幾個,眼珠子差點沒掉地上。剛才他聽那三個老弟子頻頻談論丁浩,心中還在想,丁浩大哥果然厲害,這才幾天就已經出名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一看十萬人榜,丁浩的積分才10分,倒數十二個。

    那三個正在談論的年輕老弟子也發現了這一點,一個道,「你看看,看看,你居然還猜天生廢材是丁浩?你都混成這樣了!」

    「唉,丁浩也是自作自受!雖然他戰勝了柴世子,可是他最後還是要完蛋,經脈受損,豈是那麼容易治好?」

    「可是就算是經脈受損,他的積分也不會這麼少呀!怎麼才10分?」

    「你們沒聽說嘛?分配給他的是戊戌乙的修鍊室,他根本無法修鍊,所以長期包下了紫霞樓的一間修鍊室,積分消耗起來當然快!」

    「他一個新生就去包紫霞樓修鍊室,他是瘋了嘛?真是敗家子!」

    聽著他們對丁浩議論紛紛,商海更是莫名其妙,問道,「幾位師兄,你們都在說什麼?」

    三名弟子中的一人道,「這位師弟,以後你自然就知道了,總之你不能跟丁浩學,丁浩絕不是天生廢材!」

    商海瞪眼道,「廢話!丁浩本來就不是天生廢材,他是我舞州一等一的天才!」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拍拍他道,「商師弟,別激動,學府外門弟子不知道多少人希望自己是天生廢材呢!」

    「希望自己是天生廢材?」商海越聽越暈,感覺這些人說話真是無法理解,顛三倒四,難道學府中人都是神經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