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84章百日之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八三章百日之戰

    晗瑛說到「天生廢材」,頓時咬牙切齒,「這個粗魯的傢伙,竟敢將本姑娘的衣領拎起來,還威脅說要把我扔下台,我最恨人拎我的衣領了!」

    說到「天生廢材」,立即就引起席上的熱議。

    最近學府之中,議論地最厲害的,恐怕就是這個神秘的傢伙。

    因為丁浩排除了嫌疑,所以大家說話都無所顧忌。有人說要打爆「天生廢材」的蛋,有人說要日穿「天生廢材」,還有人說要把其從擂台上生生挑下……

    丁浩聽得後背生汗,心說你們這些變態!如果現在公布老子就是「天生廢材」,你們會不會把我撕成碎片?

    看見丁浩不說話,葉雯道,「丁師兄,你今天好像蠻沉默的,不開心嘛?」

    你們都要爆我的蛋了,我怎麼開心?丁浩也不好直說,只好道,「不是不開心,是我插不上嘴。我都不知道天生廢材是怎麼一回事兒。」

    眾人點頭,心說經脈的事情就讓丁浩焦頭爛額了,哪有心情去君子戰場。

    商雲道,「我最近也沒太注意,就是老聽說什麼天生廢材,那天我想進去找他的比賽,不過進去過幾次,都沒見到他。」

    葉雯點頭道,「很多人都等著他下一場比賽,只是他和晗瑛那一場以後,就消失無蹤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,「這個天生廢材真的很奇怪。」

    一般喜歡混跡君子戰場的人,幾乎每天都會在裡邊戰鬥。

    象天生廢材這種很強,但是卻又神出鬼沒的人,還真的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商海道,「我看見了他一場,對付晗瑛那場,真的是強!速度太快了!真的不敢相信他才是一個鍊氣一層。」

    晗瑛又道,「我昨天聽說了,好像本屆外門第一人唐鵬程已經下定決心,想要挑戰天生廢材,不知道他們這一場戰鬥,會是怎麼樣的精彩和激烈。」

    「外門第一人唐鵬程?」丁浩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表情,晗瑛臉色一個尷尬。

    丁浩在想要不要和唐鵬程打一場,不過大家以為「外門第一人」幾個字刺激了丁浩。曾幾何時,丁浩也是被人稱作本屆第一人!不過隨著他被證實經脈受損以後,他已經淡出了大家的視線。

    現在本屆最強的,有兩個人。

    現實之中就是唐州唐鵬程,君子戰場就是天生廢材!

    這兩個人已經成為了九州學府新一代弟子之中風頭最勁的天才,所有人心中羨慕的人物!

    至於什麼百萬年唯一的先天至尊,早就被人忘記了,什麼土雞瓦狗,經脈受損成那樣,還有什麼可談的?

    商海想到丁浩在十萬人榜的排名,感慨道,「丁浩大哥如果不是經脈受損,什麼唐鵬程,什麼天生廢材,都只配給他拎鞋!」

    其實商海就是安慰丁浩的話,可是這時候雅座的大門被拉開,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弟子走進來,大聲笑道,「唐鵬程和天生廢材都只配拎鞋的高手,不得了,我白天蒼來見識見識這樣的高手,丁浩,是你嘛?」

    走進來的正是白天蒼。

    今天是秦如海突破,來到外門,飄零公子幫秦如海接風洗塵,來到靈米堂的酒館。誰知他們走在過道上,剛好就聽見商海的這句話。

    可以看見門外,飄零公子等人站在過道上。

    看著白天蒼走進來,商海臉色尷尬,他這句話純屬安慰丁浩,心裡知道並非如此。

    白天蒼見裡邊的人都不說話,他更加的氣焰囂張,瞪著商海道,「剛才那句話是你說的?這位師弟,你叫什麼名字?可知道這句話傳出去要得罪很多人?」

    商海哪見過這種場面,臉色更加地尷尬。

    丁浩站起來道,「唐鵬程和天生廢材兩人給我提鞋都不夠,是我說的,你要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你說的呀。」白天蒼囂張道,「丁浩你要不要臉?你以為你還是本屆第一的天才,你就是一個經脈受損的廢材,超一品廢材!人家唐鵬程是什麼資質,超一品仙根加道體,你怎麼比?還有人家天生廢材,他每場比賽我都有看!你跟他比起來,你連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啊!」

    這時候商雲站起來道,「白天蒼,你囂張什麼?你不就是個鍊氣四層,你有種沖我來啊!唐鵬程和天生廢材跟你很熟嘛?據我所知,他們都拒絕投靠你們飄零公子了吧,哪裡需要你來幫他們打抱不平!」

    白天蒼臉色尷尬,唐鵬程和天生廢材都不鳥飄零公子,這是事實。

    他強自反駁道,「商師姐,我說的不是一回事好嘛?我是看不慣這個過氣的天才,還自尊自貴,自以為了不起,真是讓人噁心!」

    「呸!什麼玩意兒!」說著白天蒼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鄙視丁浩。

    這傢伙太糟踐人,丁浩大怒,「白師兄,你真的噁心我嘛?那我給你一個機會,100天以後,我會挑戰你,不知道你可敢接呢?」

    「丁浩要挑戰白天蒼!」在場所有人都吃驚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飄零公子等人也走了進來,跟著飄零公子的還有之前認識的劉雲坤,以及舞州寒門天才秦如海。秦如海對楚天機只有怨毒,聽說其經脈受損,修為無法寸進,他心裡不知道多開心。

    劉雲坤走過來,勸道,「丁浩師弟,你不要衝動,有些事情不是隨便說說的。」

    白天蒼抱著胳膊,哧道,「我鍊氣四層,你鍊氣一層,你挑戰我,我不接受!不是我害怕,而是你根本沒有挑戰我的資格!你是什麼東西,你以為你隨便挑戰一下,我就會接受嘛?我在君子戰場里,也是一個赫赫有名的人物好吧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所以我和你訂下百日之約!現在我承認和你差距很遠,可是百日之後,我一定會將你打翻在地!」

    「你要把我打翻在地?」白天蒼好像聽見最搞笑的笑話,嘲諷道,「經脈受損,你修為寸進都很艱難!你確定你不是在說笑?」

    「當然!我丁浩從來不跟你這種人說笑!」丁浩臉色一凝,一字一句道,「而且我說的挑戰,並不是君子戰場之中的虛擬戰鬥,而是真刀真槍的來一場!你敢嗎?」

    「真打!」

    商雲和葉雯都吃驚了,連忙拉住丁浩,勸道,「你別意氣用事!他已經鍊氣四層了,要比也在君子戰場比,現實中戰鬥萬一有一個失手怎麼辦。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既然他討厭我,我也很討厭他,不如來一場真正的戰鬥,大家徹底了結一下,就算失手受傷甚至喪命,只怪自己學藝不精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飄零公子嘴角一揚,鼓著掌走過來道,「大家都聽見了吧?丁浩天才果然豪氣,爽快!讓我飄零都心生敬佩。」

    丁浩竟然要跟白天蒼生死之戰,商雲和葉雯等人都急死了,人家白天蒼鍊氣四層,可不是開玩笑的!你這不是找死嘛?

    飄零公子贊了一句丁浩,又話鋒一轉,「不過這裡有一個技術性的問題……學府規定,新弟子不到鍊氣三層都不允許離開學府,既然不能離開學府,就無法私鬥。這樣說來,戰鬥就不可能進行,丁浩天才你是在說笑話嘛?」

    飄零公子後邊跟著的人全部都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臉上卻是一點笑容都沒有,淡淡道,「我既然說百日,百日以後我自然可以離開學府……」

    這時飄零公子後邊又傳來聲音,「是被遣送出學府嘛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我聽說丁浩天才現在在十萬人榜上是排名倒數呢!」

    飄零公子一方的人全部都鬨笑起來,丁浩他們這一邊,則是怒目相視。

    丁浩卻是依然抱著胳膊,看著白天蒼道,「說了半天,看來白師兄都不敢接受挑戰呢,既然沒有這個膽子,那你就給我滾出去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讓我滾出去?」白天蒼用眼球下半部看著丁浩,開口道,「既然你想死,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!100天以後,只要你能離開學府,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離開,我就跟你來一場生死戰!大家立下生死狀!你看可好?」

    葉雯他們連忙拉住丁浩,商雲低聲道,「不要啊,一百天你很難修鍊得超過他!」

    「不是很難,是完全不可能啊!」晗瑛也焦急地看著丁浩,丁浩也救她兩次,她可不想看著丁浩送死。

    「既然人家丁浩天才願意,你們何必多言呢?」飄零公子煽動道,「丁浩天才,我倒是有一個好地方。學府下邊的翠葉玉礦,我想想辦法。到時候,哪怕是你沒到鍊氣三層,我也能想辦法把你送過去。可關鍵是丁浩天才,你敢不敢去?」

    商雲大怒道,「飄零你要不要這麼缺德?你這是讓丁浩送死啊!」

    飄零公子一攤手道,「商師妹,你怎麼能這樣說?是我挑戰丁浩的嘛?是我們提議的嘛?都是丁浩天才他自己說的,我是在幫他實現夢想,我做這麼高尚的事情,商師妹你難道不佩服我嘛?」

    他說完,身後響起一片得意的笑聲。

    丁浩眼神清冷地看著他們,冷哼道,「一百天以後,白天蒼你等著受死吧!」

    白天蒼也冷哼道,「超一品廢材,希望到時候你不要做縮頭烏龜!我們走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