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87章小胖子的狂歡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八六章小胖子的狂歡

    「丁浩被趕出學府了!」爆炸性的新聞瞬間在學府之中傳開。

    「剛好天生廢材突然消失了,我們去看看丁浩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沒想到,丁浩才入門一個月就被趕出了學府!」

    「這傢伙也創了離開學府速度的記錄了,看來他已經是破罐子破摔了!」

    外門不少弟子,尤其是本屆的新弟子,聽到這個消息,都走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入門一個月就被送出學府,史無前例!相比之下,同樣是本屆新弟子,天生廢材萬人矚目、唐鵬程越來越強,連劉明坤這種角色,都進入了鍊氣二層,可是丁浩卻要被趕出學府!

    「誰叫他,沒有積分還常駐紫霞樓,自作自受!活該!」

    眾人議論之中,丁浩走出紫霞樓。

    紫霞台後,紫色雲彩盤旋,雲蒸霞蔚。一顆造型如同虯龍般的巨松下,柴高陽穿著黃衫,頭頂上有著龍角裝飾,貴氣十足,站在他好像是小龍子一樣的尊貴。

    看見柴高陽站在外邊,丁浩伸了個懶腰,走過去道,「喲,這不是柴世子嘛?這麼巧?」

    柴高陽冷笑道,「丁浩,你越來越不長進了!什麼巧,我來送你的,你看不出來嗎?」

    丁浩吃了一驚道,「來送我呀?送我幹嘛,我沒說要走啊?」

    「哼!」柴高陽看見丁浩的落魄樣,連寒暄的心思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直接甩出一塊令牌,遞給丁浩道,「丁浩,別扯淡了,認清現實吧!廢物就是廢物,雖然你曾經很強,可是你已經廢了!你已經沒有和我一爭高下的資格!當然了,我並沒有落井下石的意思,至於以前的事情,我不想跟你這種小人物計較了,我是來送令牌的!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令牌,愕然道,「這是什麼令牌?」

    柴高陽負手看天,傲然道,「這是我柴家令牌,你離開學府以後,拿著這塊令牌去柴家,我父親會給你安排一份體面的工作。」說到這裡,柴高陽又教訓道,「記住,以後做人呢,不要太高調,不是人人都像我這麼好心!」

    說完,他不耐煩地擺擺手,「好了,你走吧。」

    敢情柴高陽是見丁浩可憐,來賞他一口飯吃,順便彰顯一下他柴世子的大度。

    不過很遺憾,丁浩並沒有買他的帳。

    丁浩看了看令牌,可是卻又塞進柴世子的腰帶里,一邊塞一邊說道,「謝謝你柴世子的好意,不過這塊令牌你還是留給別人吧!因為我丁浩,今天還不想離開學府!拜託你下次裝逼呢,要到最後一刻再裝,裝早了的話,很可能被別人當作笑柄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拍拍他的臉道,「人不是太壞,就是傻叉了一點。」

    柴世子被這傢伙弄得幾乎要吐血,心說今天到底是誰要出學府?他看著丁浩的背影喊道,「喂,你到底什麼意思?丁浩,難道你還沒有認清現實嗎?你已經廢了,而且被趕出學府,你醒醒吧!」

    這個時候,閔正元也趕了過來,臉色焦急道,「等等,你們等等,丁浩不能走。」

    外門接引堂和執法堂堂主都來了,接引堂堂主是飄零公子的人,執法堂是落雪公子的人,都不待見丁浩。

    兩名堂主道,「閔副院長,下了十萬人榜就得離開,這是規矩!閔副院長,我們也有職責,如果丁浩留下,那就是對其他弟子的不公平!」

    閔正元被他們嗆得無話可說,連忙道,「你們能不能緩著點,我現在就去找院正大人。」

    兩位堂主道,「我們已經緩了很久了,不能沒完沒了吧?那邊新入門的弟子還在等著洞府呢,對不起閔副院長,我們不能再拖了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急死了,不過丁浩卻是過去一禮道,「師尊大人,你暫且等待,不用擔心,他們趕不走我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急道,「不是他們趕走你,是學府規矩!學府規矩不可違,哎呀,這可怎麼辦才好?」

    丁浩笑笑又道,「學府規矩也趕不走我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大搖大擺地走向十萬人榜。

    等著的新弟子是一個小胖子,丁浩走過去道,「就是你剛入門把我擠下十萬人榜了?」

    小胖子倒是聽說過丁浩,心說沒想到我竟然把舞州第一天才給擠下榜,我真是很榮幸!當下這廝有些得意,笑道,「見過丁浩師兄,真是沒想到呢!丁師兄一路好走,哈哈,希望以後學府弟子不要說我是踩著丁天才上位的,這就讓人尷尬了。」

    「尷尬嘛?我看你笑得很開心呢,踩著舞州第一天才上位是不是很開心?」丁浩要死不死地笑笑,把戊戌乙的洞府牌遞給他,道,「開心不夠,還要狂歡,拿去狂歡吧。」

    小胖子拿著洞府牌,得意洋洋地去外門接引大殿。

    這時候,就有人把準備好的文書遞過來。

    這文書就跟畢業證書一個意思,證明在九州學府修鍊過,回去好找到安生立命之處!

    不過丁浩拿過證書看看,然後又遞迴去道,「慢著,我還沒有準備走。」

    接引堂堂主冷笑道,「這不是你說了算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說了不算,可是腰牌說了算!我腰牌上還有積分!我不是最後一名,憑什麼把我擠出十萬人榜?」

    「你腰牌上還有積分?」接引堂堂主驚愕。

    要知道,腰牌上還有積分也是正常的。比如說君子戰場的得分,又比如說任務堂或者百寶堂暫時沒上帳的積分,這些都可以最後拿出來使用的!

    「好吧,那你去再照一次,我看看你還有多少積分!」

    負140分實在是懸殊太大了,前一名是負一百分,丁浩至少要有40分,才能把對方pk下去。所以接引堂堂主冷笑,你丁浩從來沒出來接過任務,我就不信你一個廢材會有40分!

    丁浩也沒說什麼,走到五色光旁邊,隨意地拿出腰牌中光柱上一照。

    「什麼!」所有人都驚呆了,丁浩的名字竟然一下跳到了倒數15位,正10分!

    也就是說,丁浩在轉眼之間,多了150分!

    千萬不要小看150分,這個數字對絕大多數外門弟子來說,是一個天文數字!

    可是丁浩竟然在轉眼之間,就多了150分!

    「你既然腰牌上有積分,為什麼不早說?」接引堂堂主怒道。

    丁浩白眼道,「你們凶神惡煞地,我被你們嚇到了。」

    既然丁浩又回到十萬人榜,排最後的一名老弟子倒霉了,很快被人帶出洞府。

    這個老弟子的洞府位置不錯,就在山崖邊,可以吸收到大量山崖下邊升騰上來的靈氣。

    丁浩拿過洞府牌,對著兩位堂主一招手,「二位,謝謝啦!」說完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兩位堂主這才知道,為什麼丁浩一開始沒說,他的目的就是想要把戊戌乙那個洞府轉手!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們來來回回忙了半天,等於全在幫丁浩的忙。

    「可惡!這傢伙太狡猾了!竟然被他利用了!」兩位堂主也只有咬牙切齒的份。

    閔正元見到丁浩回來,也不知道怎麼說了。自己的這個徒弟,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,表面上一副不著調的樣子,可是行事總是出人意表,逢凶化吉,自己是白白為他擔心了一回。

    「既然留下了,就好好修鍊,爭取早點進入鍊氣二層!」閔正元拍拍丁浩,啥也不說了。

    丁浩走回去,看見柴世子還站在紫霞樓前,上前道,「柴世子,你怎麼還不走,還要我請你進去修鍊嗎?要不,你把你那塊牌子給我,以後說不定我會去你家做一份體面的工作!」

    柴世子臉色發紅,自己本來想要來得瑟一下,可是沒想到真的裝成了傻叉。人家丁浩根本成竹在胸,不會被趕出學府,自己巴巴地趕來,枉做小人。

    他紅著臉道,「丁浩,你也別太開心!你現在排在倒數,你還是有隨時被趕出去的可能!」

    丁浩已經走過他的身邊,突然回頭道,「是嗎?那就是我不如你了,我們再來打一場怎麼樣,看看我這個倒數十幾厲害,還是你厲害?」

    想到當天那場戰鬥,柴高陽始終犯怵,一下就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冷哼道,「你不是我的對手,回去好好修鍊吧,柴老三!」丁浩說完,四周響起一陣鬨笑聲。

    「你又叫我柴老三!」柴高陽臉色抓狂,心說自己這外號要在九州學府出名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一個小胖子也終於來到了戊戌乙洞府前邊。

    雖然他聽說丁浩最後還是沒走掉,不過不管怎麼樣他是踩著丁浩天才的腦門走進來的,因此他頗有些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「戊戌乙洞府,這學府之中的洞府果然是外觀華美,內部實用,是美觀與實用的雙結合,好!」

    小胖子走進洞府之中,一眼就看見小葯園裡靈藥凋敝的樣子,他臉色有些吃驚道,「怎麼這裡靈力變幻如此的厲害,草藥都生長地半死不生?」

    沒一會,他又走進修鍊靜室,吃驚地看著那個破洞,「怎麼可能,學府之中的陣法竟然有如此破洞,是我眼花了嘛?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有人喊,「煉爆了!」隨即咚地一聲巨響,一股狂暴的火焰靈力從陣法大洞中猛地衝過來……

    靈力咆哮過後,小胖子滿臉煙火色,一雙眸子滿是震驚,「我算是明白了,原來這就是狂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