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94章裝的最高境界(月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九三章裝x的最高境界

    「他竟然來了!」葉雯感覺到震驚。

    葉雯猜測丁浩可能是天生廢材,所以就估計丁浩不敢來,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廝竟然優哉游哉地就來了。

    「這是留給我的位置吧?」丁浩也不客氣,直接就在葉雯和晗瑛之間坐下。

    他這一坐,引來很多男弟子嫉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我們這些天才都不能坐在那,竟然讓一個廢材坐了!」

    「可惡!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!小白臉!」

    丁浩耳朵里聽見這些,不以為然。能吃軟飯,說明哥們是偶像派的,羨慕死你們!

    又有人道,「靠女人生活!你們知道吧?上次他的積分已經被擠出十萬人榜了,最後是商家大小姐接濟他!據說他被商家大小姐包養了!」

    丁浩一聽大怒,心說誰這麼討厭,胡說八道。說我沒事兒,你說到商雲,老子跟你沒完!

    回頭一看,正是唐州曲風。

    這廝當初被丁浩撞下山崖,一直心中記恨。曲風發現丁浩看著他,他更加得意,「超一品廢材,什麼玩意兒!」

    「你說什麼?」晗瑛嘴快想要跟他理論,丁浩道,「算了,我丁浩一向做人浩浩蕩蕩浩然正氣,有時候被小人污衊,也是難免,不必計較。」

    晗瑛聽了,回頭欽佩道,「丁浩師兄,我就佩服你這種胸懷大度的偉男子大丈夫!」

    丁浩心情不錯,哈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葉雯道,「丁浩師兄,我以為你今天不敢來了呢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我行事堂堂正正、光明磊落,為什麼不敢?」

    葉雯無話可說,點頭道,「你說的也是。」

    那邊柴世子兄妹倆看見丁浩,兩人都氣得半死。

    柴碧月怒道,「我說丁浩,你要不要臉,你一個廢材不早點來,讓大家等那麼久!你有沒有時間觀念?」

    丁浩回敬她一個白眼,「我讓你等我了?」

    這廝氣人一流,一句話氣得柴碧月幾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丁浩,你這是什麼話?不能因為你沒有讓我們等,你就可以遲到早退!這裡幾百個人在等你,每個人一分鐘加起來就是多少分鐘?你賠得起嗎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柴高陽,我上次就跟你說,不到最後不要裝逼!現在幾位副院長都沒說我遲到早退,你胡說什麼?」

    他們在下邊唧唧歪歪,副院長們才沒心思管那些。

    閔正元開口道,「諸位都到齊了,今天我們上課,給大家講的是精神力的修鍊和發展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都是新弟子,大家先天的時候,更注重地是氣海,是煉化原丹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仙師境界,精神力開始變得重要起來。

    閔正元道,「精神力,又叫神識,是我們每個人的意志!神識和智商不一樣,獸類沒有智商可也有神識!神識的作用非常重要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閔正元一抬手,拿出一柄飛劍,就看見飛劍浮在半空之中,然後隨著他心念的控制,飛劍來回盤旋飛舞,好像在半空之中跳舞一樣,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「閔副院長的驅物術果然好厲害!」

    下邊有弟子暗自嘀咕,閔正元能把飛劍操縱得這麼好,顯然驅物術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。

    閔正元開口道,「有人說我驅物術練得好,其實我要告訴大家的是,驅物術就是第一個精神力法術!驅物術修鍊地好壞,一個最重要的方面,就是精神力強不強!其實從某個角度來說,精神力比靈力還重要!你們看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閔正元的飛劍越飛越遠,從眾人頭頂穿過,眼看要到大殿門口,突然看見這把飛劍無力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「請那位弟子幫我拿回來。」閔正元指了一下某一個弟子,然後開口道,「大家知道這是為什麼?」

    眾人道,「是精神力不夠了!」

    閔正元道,「不錯!這就是精神力不夠,我的精神力,只能讓它飛行兩百米!可是有的強者,可以讓它飛行五百米,甚至千米!而上界真正的強者,可以讓它飛行千里!千里之外,取人首級!」

    大家都吸了一口涼氣,「如果千里之外取人首級,那就是目力所不及啊!眼睛都看不見,如何知道誰是誰,會不會殺錯人呢?」

    又有人道,「這倒也是啊!」

    閔正元哈哈笑道,「諸位,你們成為仙師以後,要減少使用眼睛,要知道眼睛會騙我們,可是神識不會!千里之外,取人首級,當然此人的神識也可以釋放千里,千里之內,所有的一點細微的變化,都逃不過他的神識,又何必擔心殺錯人呢?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!」

    晗瑛越聽越覺得有理,越聽越興奮,心說如果神識放出千里,千里之遙,了如指掌,這是什麼感覺呢!

    就在她不經意扭回頭,卻發現某人正趴在小桌上昏昏欲睡呢。

    「丁浩師兄!你怎麼能這樣,閔副院長講得這麼生動,這麼重要的知識,你怎麼能錯過?」

    「啊?」丁浩才不要聽,九奴的見識要比他們高出幾萬倍!

    閔正元所說,丁浩早就用於實戰了!

    和王根強對戰的那一場,他閉上雙眼,全憑精神力感知四周,這種控制入微的精神力,在場副院長們都做不到!

    柴高陽見丁浩這樣,譏諷道,「死豬不怕開水燙!」

    丁浩頓時怒道,「柴高陽,我招你惹你了?」

    上邊閔正元正需要兩個弟子上台,聽到那邊的聲音,抬手一指道,「柴高陽丁浩,你們吵什麼?都給我上來!」

    柴高陽和丁浩兩人都站起來,走上台。

    此刻,閔正元心念一動,然後張開手,只見他的手心有一個七彩色的圓形光球,正在不停地盤旋轉動,七色斑斕,忽快忽慢,很是神奇。

    看著下邊弟子一片驚嘆聲,閔正元微微一笑,這手心小球竟然在緩緩變化,最後變成一個七彩色的小人。

    「嘩!」下邊人等何曾見過這種精妙的法術,都是驚呼起來。

    閔正元這才開口道,「柴高陽丁浩,你們可否說說我手中抓著的是什麼?」

    其實他這個問題很簡單,只要放出神識一掃,就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「我先說!我先來!」柴高陽搶先開口。

    「那你說。」閔正元微笑道。

    柴高陽淡淡一笑道,「從我們雙眼來看,這是一個小球,然後又變成一個小人,很是離奇。不過如果我們用精神力一掃,就會發現,閔副院長手中只有一塊玉符片,其他什麼都沒有!閔副院長這是要告訴我們,眼睛會騙我們,可是神識不會!」

    閔正元含笑點頭,柴高陽說出他的意圖。

    不遠處,孫長老和古長老站在那裡。

    古長老點頭道,「孫長老,你可是收了一個好弟子啊!這柴高陽不但資質優秀,而且為人又聰明好學,不錯。」

    孫長老含笑點頭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閔正元又問丁浩,「丁浩,你看見了什麼?」

    這個例子的意義已經被柴高陽說出,因此閔正元只要丁浩回答一個一模一樣的答案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丁浩開口就道,「我看見你手中有一個小人。」

    下邊所有弟子都哄堂大笑,人家柴世子都說出這件事的關鍵,這丁浩真是蠢,猜不透師尊的意圖!

    孫長老對丁浩本來就不爽,譏笑道,「閔正元這個弟子可真是活脫脫的敗類一個!」

    古長老也嘆道,「當初還以為他是一個天才,可沒想到,唉!」

    閔正元也沒想到丁浩這樣說,只好又道,「那你用神識看看,我手裡有什麼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那就是一塊刻著陣法的玉符片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鬆了一口氣,暗道自己的弟子還算不是很傻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又道,「那你手裡就是一個小人和一個玉符片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聽了差點暈倒,心說你能不能不要糾結這個小人?

    柴高陽哈哈大笑,「丁浩,你傻不傻?閔副院長手中只有這個玉符片!沒有什麼小人!小人是陣法和閔副院長的精神力組合而成,是沒有的東西!」

    丁浩正色道,「不對!我明明看見這個小人,你怎麼能說沒有,難道你瞎了不成?」

    他的話再次引起鬨堂大笑,「丁浩這個蠢貨,他不但經脈受損,就連腦子也受損了嘛?這就是你們舞州的天才?」

    晗瑛等舞州人羞臊地都抬不起頭。

    孫長老和古長老也在那哈哈大笑,「這個丁浩,真是太好笑了,這個活寶,真是丟人現眼!」

    柴高陽心說再讓你丟丟人!他又問道,「丁浩,難道眼睛看到的就是存在的東西嘛?」

    丁浩回敬道,「那眼睛看到明明存在,你還能說不存在嗎?」

    柴高陽怒道,「你真是沒理瞎犟!我跟你說了,這是閔副院長的神識在玉符片的陣法之中構成,簡而言之,這個小人就是閔副院長的一些神識!僅此而已!空無一物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知道這是我師尊的神識!可是我們必須承認它的存在,而不能說什麼都沒有!」

    柴高陽哈哈大笑,「跟你這個蠢貨我真是說不清了!這幻象一樣的東西,招之即來揮之即去,它就是空無一物,就是什麼都沒有!」

    站在所有人的嘲笑的目光中,丁浩淡淡一笑,抱著胳膊道,「君子戰場就是院正大人龐大的神識投射,學府上下十幾萬人在裡邊戰鬥和通訊,你可以當作空無一物,什麼都沒有嘛?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說出,所有的笑聲嘎然而止,大殿里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晚上還有!大家月票多來點!饅頭答應的就會做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