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98章丁浩的獠牙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九七章丁浩的獠牙

    「賭大一點就賭大一點!」曲風氣急敗壞。

    進入學府的第一天,他就被丁浩從門外平台上撞下懸崖,他一直懷恨在心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一直很強勢,那他或許就算了。可是現在丁浩變成了超一品廢材,反而是他最近修鍊得順風順水,要不是這次開大課,他就準備閉關衝擊鍊氣二層了。

    曲風心說,你丁浩就是一個廢材,而我卻是接近鍊氣二層的強者,我會怕你?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道,「你輸了挨我一拳就行。」

    傳功堂的練功房,是學府之中唯一一個可以動用武力的地方,丁浩絕對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「挨一拳?」曲風和四周的弟子全部都震驚了。

    「這賭地可真夠大的……」四周弟子們暗自嘀咕。挨一拳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,這一拳可以打在臉上,更可以打在腹部,還可以打破氣海!

    如果氣海被破,那這輩子也就毀了!

    「哎呀,你們賭什麼,都是同期的弟子,何必呢?」有些女弟子看不下去,開口勸道。

    不過曲風卻是臉色一個陰沉,反問道,「如果是你輸了,那我也可以打你一拳?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當然。」

    「賭了。」曲風瞬間就做出了決定,他生怕丁浩反悔,快速拿出一塊玉柬,然後按在眉心,錄下一段留言,「我唐州曲風和舞州丁浩自願互賭。如果丁浩他玉符片能飛20米,我便讓他打一拳;如果他飛不到20米,我便可以打他一拳。拳擊力量、位置、後果,不作任何限制,輸者心甘情願,與人無尤!」

    曲風心說,尼瑪,這個賭博贏面太大了!

    丁浩能控制玉符片飛20米嘛?絕對不可能!別說他一個經脈受損的廢材,就算是他的天才資質在身,想要做到這一點,都不可能!

    20米!

    哼哼,丁浩你就等著我打破你的氣海吧!曲風心中陰笑,暗道,丁浩的氣海可是百萬年都難得一見的完美氣海!如果我能打破他的氣海,我將是百萬年唯一一個親手打破完美氣海的人!

    賭了!

    接過曲風的玉柬,丁浩也拿起一份玉柬,開始錄製自己的留言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晗瑛連忙走上來,焦急地拉住丁浩道,「丁浩!你幹什麼?你傻了不成?你知道20米是多麼的難以做到嘛?」

    曲風瞪眼道,「晗瑛,這裡不關你的事!是他自己說要賭20米的!」

    晗瑛怒道,「這個賭局本來就不公平!20米,你能飛20米嘛?要賭就賭你和丁浩哪個飛得遠,你敢賭不?」

    曲風道,「你是不是要耍無賴啊?大家都聽見了,丁浩自己說他可以飛20米的!」

    柴碧月連忙跳出來道,「不錯,我證明!丁浩是說他可以飛20米的!」

    晗瑛道,「那也不行。」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不理會,一抬手,將錄好的玉柬扔給曲風。曲風接過來用神識一查,內容跟他一模一樣,點頭冷道,「丁浩,那麼請吧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們倆走進練功房之中,晗瑛焦急萬分地說道,「葉雯,丁師兄他太意氣用事了,你快勸勸他!如果他輸了,曲風肯定要打破他的氣海!」

    葉雯美眸中卻並不是那麼擔心,反而是有些喜意。她開口道,「晗瑛,你放心吧,丁浩師兄自己有數!」

    「葉雯,你也這樣說。」晗瑛跺腳道。

    葉雯微微一笑,又神秘道,「或許丁浩師兄很快會爆出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!」

    葉雯這樣說,是因為她感覺到,丁浩很有可能就是天生廢材!馬上在練功房裡一測試,丁浩的精神力超強,那就幾乎證實了他是天生廢材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葉雯又補充了一句,「晗瑛,到時候你可不要打他哦。」

    而在另一側,柴高陽目光卻有些感慨,「還以為丁浩能親自敗在我手下,想不到,這樣就沒機會了。」

    柴碧月道,「誰叫你剛才不跟他賭,人家都說你怕他呢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他?」柴高陽哧了一句,隨即又道,「我當時很想跟他賭,可是那一刻,我卻是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!所以我猶豫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哥,你是真的怕他了。」柴碧月失望道,「你到底是不是我哥?還不好的預感,你就是怕了!難道你覺得丁浩真的可以控制玉符片飛20米嘛?簡直是開玩笑,我們剛才都試過了,那玉符片飛到20米真的很難!」

    「我也知道按道理來說丁浩做不到,可是……」柴高陽也不知道怎麼說,只好把目光投射向陣法之中,看著丁浩和曲風兩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側,副院長們和長老們並沒有注意到弟子們的爭端。

    他們正在看著手中的記錄牌,同時把目光投射進陣法中。

    秦副院長道,「這是最後一批了,新晉的523名弟子,全部在這,天生廢材就在其中!」

    古長老還是皺著眉頭道,「現在最高的是雲州葉雯24米,可是她是女弟子,又是冰系仙根,可以排除。另一個嫌疑最大的,就是柴高陽……可是我總覺得天生廢材不是柴高陽,天生廢材要更強一點!」

    「是啊,我也這樣覺得。你們看看天生廢材的戰鬥就知道,他理應高出普通天才好幾倍!」

    幾位副院長都是眉頭緊鎖,總覺得把柴高陽定位為天生廢材有點勉強。閔正元卻是說道,「其實我覺得就算是找不到,也沒什麼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或許他得到什麼仙緣,不願意被別人知道。」

    孫長老冷哼道,「難道我們這些長老前輩會搶他的仙緣不成?」說到這裡,他又開口問道,「怎麼記錄牌里沒有舞州丁浩的得分?」

    丁浩和柴高陽兩人是對頭,孫長老心說柴高陽現在是第二了,那麼丁浩呢?丁浩不會是倒數第二吧?

    傳功堂堂主王培元道,「丁浩,他剛進去。」

    孫長老道,「哦哦哦,我看見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把目光投射過去,其實對於這最後一批的一百人,大家已經不太有指望了。因為最後這一批,都是一些土雞瓦狗,各州的廢材!

    天才都喜歡搶先,出風頭。

    所以每次落到最後的,都是各州的廢材。眼下這練功房裡的一百多人,全部都是沒名沒姓的,各位長老們能夠認識的,恐怕也就是丁浩了。

    此刻,陣法之中,這一百人都在煉化玉符片。

    丁浩和曲風緊挨著煉化,沒一會,遠處就有弟子開始他們的測試之旅了。

    「霸州牛心,第一次,6米。」

    「青州海偉蘭,第一次,5米。」

    「唐州錢根猛,第一次,3米。」

    諸位前輩看的眉頭全都皺起來,心說,尼瑪,這也太遜了,一個不如一個,這最後一批的百人,不看也罷!

    孫長老搖頭嘆道,「這些人還不如超一品廢材!」他這樣一說,大家倒是更加關注丁浩,都想要看看丁浩這個廢材,他到底有多廢!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眾人就都看見丁浩和曲風一前一後睜開眼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盤膝而坐,然後每人面前一張玉符片懸浮著。

    曲風道,「你先來我先來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把三次來完了,我再來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曲風放聲大笑,「丁浩,你是怕了吧?不敢了?怕失敗?也罷,我先來!」

    練功房裡邊的一百多名弟子都知道兩人打賭的事情,因此他們自己測試完,就有人圍攏了過來。

    曲風的測試還是不錯的,三次都達到了10米!其中有一次還達到了12米,跟梁靜月並列!

    觀看的某副院長道,「這個弟子叫什麼名字,能達到12米,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天才,怎麼沒聽說過他?」

    傳功堂王培元道,「他是唐州曲風,和丁浩有些私人恩怨,好像剛入門的時候,被丁浩欺負過。」

    「這丁浩……」眾人都是苦笑,這丁浩資質不行,還得罪很多人,真是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王培元又道,「剛才我聽到弟子們談論,說丁浩和曲風打賭,贏了就可以打輸者一拳,可以打任何地方……」

    「胡鬧!」秦副院長管著外門傳功堂,他大怒道,「門內弟子如此惡鬥,你們怎麼不阻止?」

    閔正元也是震驚道,「什麼?丁浩和曲風打賭?不好,曲風都已經飛到12米了,不知道丁浩他能不能……」

    王培元連忙道,「閔副院長,他們不是賭誰飛得遠。而是賭……」王培元都頓了一下,因為他感覺這種賭局真是讓人無法相信,不過他最後還是說道,「是賭丁浩能不能飛到20米。如果丁浩飛不到20米,就算輸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閔正元幾乎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。

    其他幾位前輩高人也都是驚得下巴掉在地上,孫長老目瞪口呆了好一會,才道,「多少米?20米?丁浩能飛20米?」

    王培元吞了一口唾沫,「是,他說他能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他有把握?」

    在場所有的副院長和長老,他們此刻並沒有譏笑。因為他們見識總是要比那些弟子要強很多,從方方面面的情況來看,丁浩不是一個傻子,相反還相當的聰明!

    丁浩他竟然能跟人賭這麼大,說明他至少有一定的把握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震驚的時候,就聽見練功房之中突然傳來一聲暴動一般的喧嘩,「15米!16米!17米!18米!19米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