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99章曲師弟,願賭服輸。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九八章曲師弟,願賭服輸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他不是已經廢了嘛?」看著丁浩控制著玉符片越飛越遠,曲風的臉已經全綠了。

    剛才他飛了12米,他很滿意,他知道自己畢竟不是葉雯柴高陽那種頂級天才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竟然也飛出十幾米,而且還越來越遠!

    當丁浩控制著玉符片超越15米,整個練功房之中都沸騰了!

    超一品廢材丁浩,本來大家都不看好他,可是他竟然輕輕鬆鬆超越15米!

    而且,這還沒有結束。

    「16,17,18……」

    看著玉符片越飛越遠,曲風終於感覺到了恐懼。

    如果超過20米,他就輸了,他就要接受丁浩的一拳!

    「千萬不要超過20米。」唐州曲風目中射出驚懼之色,這一刻,對後悔兩個字的理解,恐怕沒有人比他深刻。

    「19米了!」曲風目中已經全是驚恐。

    他怕了!

    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,就在玉符片飛到19米半的時候,就看見玉符片已經在半空之中,晃晃悠悠來回搖擺。

    「還有機會!」曲風頓時狂喜。

    他的喜悅並不是空高興,玉符片開始變得艱難,變得緩慢。就好像暴風之中的小舟,隨時可能都會翻船。

    甚至,玉符片開始慢慢墜落,接近地面只有一寸之遙。

    而此刻,距離20米,還有不少的距離……

    曲風目中一閃,臉上閃過猙獰,吼道,「丁浩,縱然你英才如斯,可是我們既然已經訂下約定!不到20米,你就是輸!哪怕距離20米還差一絲一毫,你也是輸!你的完美氣海,我要定了!」

    當他吼出這一句,四周的不少舞州的弟子都開口道,「你敢!丁浩飛出20米,就是頂級天才,你如果這樣做學府會處罰你的!」

    曲風森冷笑道,「學府處罰,就處罰!我和丁浩有深仇大恨,寧可受處罰,我也要破他氣海!」

    眾人都目光看向丁浩,目中都流出惋惜,沒想到丁浩如此能力,最後還是要被打破氣海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曲風說完這些,就看見那晃晃悠悠幾乎要落地的玉符片,竟然又緩緩抬頭,飛到正常高度,然後直奔20米而去……

    丁浩控制玉符片顯得得心應手,他回頭對曲風笑笑,「跟你開個玩笑,是不是很有喜感呢?」

    「什麼?剛才他是故意的!」曲風的臉瞬間又白了,剛才的猖狂勁完全消失,眼看玉符片就要過20米,他一邊後退一邊道,「丁浩,其實我也是開玩笑。」

    丁浩知道他要跑,因此玉符片過了20米以後,他就立即收回心念,然後一翻身站起來。

    「不要,丁浩,你聽我說……」曲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尿了。他不斷後退,想要躲在別人後邊,不過他剛才太囂張太讓人討厭了,他走到哪裡,別人就躲開到哪裡,沒有人幫他!

    「丁浩,咱們能不能換個方式,或者打臉,打手,打哪裡都可以……」看著丁浩越走越近,曲風已經步步後退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王培元已經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成功突破20米,非常天才,可是學府並不願看見一個天才毀了另一個天才。因此秦副院長讓王培元進來阻止這場鬧劇。

    王培元進來以後,發現丁浩已經非常接近曲風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給我住手!」王培元這一聲就好像一擊炸雷,所有的練功房裡弟子,此刻耳朵都嗡嗡響,全部都懵了。

    王培元想要震懵丁浩,解救曲風。

    可是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丁浩沒懵,曲風倒是懵了,連逃走都也不會了。

    「曲風,這一拳,我要定了!」丁浩身影根本不會被影響,一步走到曲風面前,拎起他的衣領。

    「混賬!」王培元暴怒,心說你小子太過分了,當著我的面打破弟子的氣海?你置我於何地?

    想到這裡,王培元心中怒極,一拍腰間靈寶囊,喝道,「去!」

    嚓!

    靈寶囊之中立即飛出一把一品飛劍,流光一般,沖向丁浩!

    王培元倒是沒想殺了丁浩,就是想要嚇嚇丁浩。可是丁浩才不懼他,大手在虛空一抓,就抓出一把滿是鏽蝕的斷鐵劍。

    「滾!」丁浩冷哼一聲,半截鐵劍直接砍在飛劍上。

    別看那飛劍兇猛,寒光閃爍。可是被丁浩的銹鐵劍一砸,那傢伙就跟玩具一樣,鐺地一聲飛上半空,直接彈飛。

    王培元暴怒,吼道,「丁浩,你敢!」

    不過他還沒說完,丁浩已經收回嗜血玉劍,然後對著曲風微微一笑,「曲師弟,願賭服輸,你想打破我的氣海,我就會打破你的氣海,非常的公平!」

    「不!」

    曲風眼珠子全部突出來,大聲喊道,「不要!」

    轟!丁浩還是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在他的腹部……曲風頓時痛苦地喊了一聲,然後一股靈力,從他的身體之中爆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混賬!你,你,你……」王培元終究慢了一步,此刻氣得無話可說。隨即又暴喝道,「來人,幫我把這不尊長輩,打傷同門的小畜牲抓起來!」

    「慢!」就在這時候,幾位副院長都走了進來,閔正元走在最前邊,開口喝止王培元。

    王培元道,「閔副院長,這丁浩實在太過分!我這樣阻止,他竟然還是下了毒手!太惡劣了!當眾行兇,喪心病狂!」

    丁浩拿出一塊玉柬道,「我沒有當眾行兇,這是我和曲風的賭博,大家心甘情願,都發下誓言,還有諸位弟子作證。」

    「對,我們都聽見了。」周圍的弟子此刻才有點醒悟過來,丁浩剛才的舉動實在太讓他們震驚了。

    打爆曲風的氣海就不說了,可是丁浩竟然打飛了王培元的飛劍!要知道,王培元是鍊氣四層!就算丁浩手中的嗜血玉劍非常了得,可是換其他的弟子,就算是拿著嗜血玉劍,也不可能打飛王培元的飛劍!

    之所以讓幾位副院長和長老走進來,也是因為丁浩這一擊!

    王培元又道,「這種賭博本來就是不允許,你……」

    他話還沒說完,就被他的頂頭上司秦副院長推開到一旁。秦副院長和顏悅色對丁浩說道,「學府規定,賭鬥必須要君子戰場,你們這種賭鬥是被禁止的!念在你初次,以後可不行了!」

    王培元聽見這話,差點暈死,沒想到一向嚴厲的秦副院長,今天竟然對丁浩這麼好說話。

    丁浩抱拳道,「謝謝師尊,謝謝秦副院長,我不知道這些,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。」

    王培元心說,胡說八道,你說謊用點心行不行?學府規則每個人都印在腦海深處,你怎麼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過秦副院長他們可並不在乎這些。

    丁浩剛才飛出20米,精神力很強,而且他又是火屬性仙根。最讓人震驚的是,丁浩剛才一擊劈開王培元的飛劍,這和天生廢材挑開飛劍如出一轍!

    所以大家都已經認定丁浩是天生廢材。

    和天生廢材比起來,曲風真的不算個事兒。如果丁浩是天生廢材,那麼別說打爆曲風的氣海,就是當場殺了曲風,幾位副院長也不會太過計較!

    「丁浩,你過來一下。」閔正元對著丁浩招招手,然後幾位副院長帶著丁浩走到遠處。

    丁浩跟著他們走過去,閔正元開口道,「丁浩,你剛才一劍砍飛王堂主的飛劍,你是怎麼做到的?」

    丁浩抓抓頭,笑道,「師尊,你知道我這個人有點小脾氣,脾氣上來就忍不住。剛才飛劍過來,我也沒太注意,就條件反射的隨手擋了一下,沒多想。」

    眾人幾乎暈倒,心說你隨手擋一下,就能把人家鍊氣四層的飛劍給打飛!如果你用點心來擋,那鍊氣後期也不是你對手哇!

    秦副院長忍不住又開口道,「丁浩,你老實說,你是不是天生廢材?」

    丁浩愕然,尷尬道,「秦副院長,哪有你這樣說話的。我在舞州是超一品仙根,怎麼會是天生廢材?雖然我現在受點傷,可也不能說天生廢材呀。」

    秦副院長暈倒,又道,「丁浩,我沒說你是天生廢材,我問你是不是天生廢材!」秦副院長太激動了,說話都說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丁浩疑道,「我本來就不是天生廢材呀。」

    古長老走出來,示意大家別說話,然後他開口道,「丁浩,你不要裝糊塗了。我們說的是君子戰場之中的天生廢材,我們現在懷疑你就是他!」

    「哦,他啊。」丁浩這才「恍然大悟」,隨即又道,「諸位前輩,我丁浩是一個經脈受損的超一品廢材,能不能提升修為還很難說,怎麼可能是那麼風光的人呢?」

    「怎麼不可能?」古長老嘿嘿一笑,然後拿出一張玉符片遞過來,「那你當著我們的面,控制這玉符片飛行,看看你能飛多遠。別壓制精神力,壓制了我也能知道。」

    看著諸位長老和副院長「陰險」的笑容,丁浩終於明白道,「哦,你們是想要在今天測試找出天生廢材。」

    古長老遞過玉符片道,「別廢話了,小子,快飛!飛不到50米,我就治你打傷同門之罪!」

    「50米!」在場的幾位副院長聽到這句話也都醉了,古長老就這麼看好丁浩,他真的能飛到50米?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,還有幾票就150了,今天能不能加更呀: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