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04章白雲落九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零三章白雲落九天

    毫無懸念,九奴這一槍投出,直接就把御空靈劍上的繆濤給打爆了。

    繆濤沒有逃嘛?想逃,但是逃不走。

    那一刻,九奴放出的氣勢實在太強大了,直接鎖定了繆濤,他連逃走的心念都不敢產生!

    直到這一場結束以後好一會,他才緩過勁來。

    不但他,甚至就連外邊的觀戰者都全部感覺到那種氣勢的壓迫,「天生廢材到底是什麼來頭,他真的是鍊氣一層的弟子嘛?他怎麼會有如此磅礴的氣勢?太恐怖了,讓人連逃走的意志都無法產生!」

    「是,如果我遇到天生廢材,恐怕沒出手就嚇尿了!」

    君子之音響起。

    「匿名天生廢材,勝!戰績:46勝1敗。」

    「賭鬥積分,300分,轉入天生廢材名下。」

    「戰場關閉。」

    隨著所有人都被推出戰場,各種傳訊頓時忙碌了起來,大家都在談論這件事,新的外門前十強產生了!

    一個外門前十強的名額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個人,竟然才是鍊氣一層!

    這就顯得很可怕了,鍊氣一層躋身外門前十,這是歷史上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!

    對於本屆的新弟子來說,這是一個值得歡呼的日子。雖然他們並不是天生廢材,可是他們伴隨著天生廢材創造了歷史,至少來說,那些老弟子不敢欺辱他們。

    老弟子尊敬天生廢材的同時,也對他們表示了敬意。

    畢竟,天生廢材就混跡在他們中間,到底是誰,還很難說。

    這一戰過後,在內門的白雲閣外石亭邊。

    石亭邊就是萬丈的深淵,下邊有紫氣圍繞,上邊有瀑布一樣的白色靈泉傾瀉,坐在石亭里,聽聽外邊的靈泉濤音,看看腳下紫氣流韻,堪稱人間一大美事。

    孫長老和古長老正圍著一壺香茗,談論著天生廢材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這天生廢材絕對不是本屆的新弟子!」古長老微微一笑道,「你看他行事做派,非常的老道;再看他各種手段,層出不窮;還有他指點繆濤的套路,就連我們都想不到!」

    孫長老也是點點頭,「不錯,還有他最後放出來的殺氣,應當是歷經過千百次戰鬥才能擁有的!絕對不是一個鍊氣一層的弟子所能擁有。」

    古長老道,「因此看來我們在新弟子之中尋找的方向就已經錯了。」

    孫長老道,「難道我們要在老弟子之中找?可是老弟子全部都達到了鍊氣二層,沒有鍊氣一層的!」

    古長老微微一笑,「難道他不會隱藏修為么?」

    「什麼?隱藏修為!」孫長老震驚,蒼老的雙目瞪大道,「君子戰場之中無法隱藏修為!莫非是外邊進來了妖魔鬼道?」

    古長老道,「如果是妖魔鬼道在君子戰場之中,那麼院正大人會發現的!」

    「是呀。」孫長老感覺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古長老卻是嘿嘿一笑,給孫長老倒上一杯香茗,開口又道,「我在想,會不會是院正大人為了激發大家的修鍊衝動,故意弄出一個明明不存在的人來刺激大家呢?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孫長老恍然大悟,笑道,「老古你說的話有些道理,之前那廢材丁浩說過,君子戰場就是院正大人的精神力投射,那麼他要弄一個天生廢材出來,一個心念就可以!怪不得去詢問院正大人他不說,原來是這個原因。」

    古長老哈哈大笑,「看來我們四處尋找天生廢材,本來就是一件蠢事。」

    孫長老也哈哈笑道,「等會兒我就跟他們幾個副院長說一下,不要再找天生廢材了!如果這是院正大人搞出來的,我們使勁的找,院正大人一定會不快的!」

    「正是,這件事就我們知道就好了,不要知會其他人。」

    「這我當然知道。」

    因為孫長老和古長老兩人的自作聰明,倒是幫助了天生廢材,從這次以後,大家也就不再繼續尋找這個天生廢材到底是誰。

    而在此時此刻,在一朵白雲之中,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卻是睜開了雙眼。

    「有意思,天生廢材到底是誰?丁浩他沒有進入君子戰場,可是他的意志卻在君子戰場,其中一定有一個是假的!」

    「可關鍵的問題是,這個假的,竟然假到連我的精神力都能蒙蔽過去!這件事越來越有意思了!」

    「都說殘劍出,九州亂,現在殘劍已出,不知道亂從何來呢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霞台上紫霞樓,修鍊室之中。

    「怎麼樣,玩得是不是很痛快?」丁浩鄙視了九奴一句。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再來一場才痛快。」

    「把對付唐鵬程那場也給你來怎麼樣?」丁浩無情地抨擊道,「你還是省點力氣吧,好好煉製暗符,不要到關鍵時間你給點掉鏈子!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就放心吧,暗符煉製過半,三件事情之中,應該我完成的最快!」他說完又道,「不過因為這一戰,我損失了不少精神力,你幫我再去買一點神元果來。」

    「要買多少?」丁浩進入吸星石空間一看,頓時目瞪口呆,「你竟然把那麼多神元果都吃光了,你為了這一戰,你花費了我多少靈石啊!你這個敗家子!」

    九奴尷尬道,「我還給你贏了300積分呢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好吧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還有一件事,今天在和繆濤那一戰,為什麼他可以自帶武器進入君子戰場,如果你可以自帶武器,那你就把霸王槍帶進去,到時候還有誰還是你的對手?」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你傻不傻,如果天生廢材帶著霸王槍進去,那豈不是詔告天下,天生廢材就是我丁浩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你不用操心,我說不定有辦法可以將其改頭換面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這樣,那倒是不錯。」丁浩點點頭,又道,「那麼在現實世界,我可以使用霸王槍和嗜血玉劍嘛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嗜血玉劍你可以喂血讓它解禁部分的實力,想要完全控制它,很難,我總覺得它其中有特殊的地方,跟這一界都有很大關係,說不清。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就連你也說不清嘛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個世界很大,很玄妙,很多事情都不是一眼就能看出,如果我居心研究這玩意,應該可以解開其奧秘,不過現在沒有精力。還有霸王槍,你在現實之中暫時無法使用,它其中的器靈很犟,不會那麼輕易服軟,你到了鍊氣後期都無法降服它,只有等我以後有了更強的力量,才能將其屈服。」

    丁浩嘆道,「怪不得商雲跟我說,留在這也是無用。如果沒有你,我想要降服它,看來真的是很難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笑道,「三品大極品的靈器,夠你使用到築基期,哪有這麼容易屈服?你如果實在想要用,可以放在我的血雲之中,血煉它,到時候它是我的奴隸,也就是你的奴僕了。不過遺憾的是,如果那樣一來,它就會變成一件正道不容的血邪靈器,我怕你根本拿不出手!」

    「既然這樣,那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從吸星石之中出來,丁浩讓大黃繼續留在陣中修鍊,他前去尋找商海。

    商海心無旁騖,進入學府以後,一心就是閉關修鍊,因此沒有參加這一次的測試。丁浩來到商海的洞府外,裡邊沒有迴音,他不便打擾,給商海留下一段傳訊,等商海從修鍊之中醒來,立即就會收到。

    從商海的洞府離開,丁浩又來到百寶堂,這裡是出售君子戰場入門靈器的地方,應該有辦法掃描自有武器的。

    「哦,掃描自有武器進入君子戰場使用,完全可以,只要100積分就可以掃描一件武器。」百寶堂的一位大眼師姐很客氣的回答丁浩。

    「100積分。」丁浩心說這價格不低啊。

    大眼師姐倒是認識他,開口笑道,「你就是丁浩師弟吧?我勸你的積分不要亂花,你本來就是經脈受損,現在又有了靈力泄漏,可是沒關係,只要你有積分,就能留在學府之中。只要留下,就有機會!你千萬不要亂花積分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師姐好意,師弟感激不盡。」

    大眼師姐又道,「其實我覺得你花費100積分掃描一件自帶靈器進入君子戰場,這真的不划算!你看我這裡,有一個白雲落九天的機會,一位只要80個積分,對你有用多了!九百年一回的奇景,說不定可以幫助你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什麼白雲落九天,師姐你給我說說。」

    大眼師姐還沒說完,後邊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,「所謂白雲落九天,就是內門的奇景白雲疊嶂會短暫地落入外門,就有一部分外門弟子可以坐上去修鍊打坐,煉化大量的靈力,並且白雲在移動之中,還可以穿越紫霞台前的紫霞煙霧,到時候白雲紫霞,集於一體,很多人都會突破!因此這是所有的新弟子,在爭搶的一個機會!」

    說話的人,正是苦修尼梁靜月。

    梁靜月對丁浩的感覺很複雜,開始有過恨,然後是懼,而現在只有出於本能的同情。

    大眼師姐手裡名額不少,拿出一塊小小的玉牌,從梁靜月腰牌上轉走80積分。

    梁靜月又道,「丁浩,我勸你也去,雖然你靈力泄漏,可是如果能補充一些,這可以讓你多留在學府幾天。唉,你現在追求的,不就是多住幾天學府么?」

    聽著梁靜月口中濃濃的優越感,丁浩卻是笑笑,對大眼師姐道,「那個,還是幫我掃描自帶靈器吧。」

    大眼師姐嘆道,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看著丁浩走向後堂,梁靜月冷道,「誰要管你,死不悔改!」

    大家月票還有木有呀。求月票。順便說下。星期天開始去深圳參加網路作家峰會,為期三天,更新可能不穩定,不過不會斷更,大家請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