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07章唐皇太子壓軸戲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零六章唐皇太子壓軸戲

    50顆神元果到手,丁浩回到修鍊室,剛好大黃也醒了。

    「大黃,這次修鍊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特么的,太爽了!這裡的靈力很強,我已經激發了第二道血泉。」

    「那太好了!」丁浩對大黃取得的成果也很開心,他笑道,「等你這隻草狗開啟九道血泉,到時候氣海完全被激活,就連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了!」

    大黃狗臉笑成了一朵花,「主人,你說的太誇張了,我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這時候九奴道,「大黃你現在缺少的是實戰經驗,等你修鍊到五道血泉以後,就可以去學府山下邊的森林裡獨自歷練一段時間了。」

    「啊,我才不要離開主人。」大黃耳朵頓時耷拉下來。

    丁浩摸摸它的狗頭道,「小鷹總是要離開母親的懷抱,獨自飛翔的嘛。」

    大黃懊惱道,「我又不是鷹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你是草狗。」

    大黃汪汪叫了兩聲,表達憤怒。

    「好了,別鬧了,我有一個想法。」九奴笑笑,開口說道,「剛才聽他們說什麼白雲落九天,讓我隱隱約約能猜到學府山下鎮壓的大妖是什麼,所以我想簡單地測試一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驚道,「你能猜到下邊鎮壓的大妖是什麼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沒有什麼可奇怪,可以飼養碧玉金絲的大妖就那幾種,通過面前的紫煙和落下的白雲,我大概就能猜到。不過是不是我心中那一種,我現在還不能證實。因此我想要在幾天以後測試一下。」說到這裡,九奴點頭道,「到時候,有了張子毅的五十張陣玉,加上大黃的妖獸真血,我先來一個敲山震虎!」

    丁浩好奇又問道,「到底是什麼妖?」

    九奴卻是賣了一個關子,笑道,「現在還沒有證實,我就不說了,總之如果是我猜測的那一種,那主人你可有福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樣就是最好!」丁浩也很興奮,不過他還有點擔憂,「只是我們的動作,會不會被院正大人發現?」

    「不會。」九奴確定道,「這個院正大人有點意思,我懷疑他本尊並不在本界,留在這個小世界的只是他一個幻影。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一個幻影就可以管理這個小世界,那他的本尊該有多強?」

    九奴笑道,「強一點是好事,他越是強者就越是眼光高,因此就算是發現你可能有一些寶物,也不會產生覬覦之心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這倒也是。」院正大人的級別越高,對於下邊的這些小弟子手中的一些寶物,根本是嗤之以鼻,怎麼可能想要爭搶?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這個世界本來也不是什麼傳承世界,就是一個養殖妖藤的小世界,裡邊不可能有什麼太大的仙緣。所以他很清楚,這裡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秘密和寶物,也就不會動貪念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這個吸星石是自己從地球帶過來,完全不可能被院正大人知道。

    「總之我們小心一點,盡量不要讓院正大人知道吸星石的珍貴,那就是最好了,到了實在必要的時候,我會把吸星石偽裝成一個空間寶物。」九奴道,「空間寶物雖然珍貴,可是院正大人這種級別,又是正道大能,應該不會硬搶你的空間寶物。總之,我們還是要把握分寸,盡量小心從事,等日後去了仙煉大世界,就百無禁忌了。」

    「恩,小心駛得萬年船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院正大人很麻痹,可是如果真的讓院正大人知道這是仙界魔尊舍利,恐怕就算他是正人君子,也會產生什麼念頭。

    九奴說完,又吩咐道,「大黃,你繼續修鍊,爭取修鍊出第三道血泉。另外丁浩,你就好好準備和唐鵬程的戰鬥,我也要靜養一下,你比賽的時候,就不幫你了,你可以吧?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笑道,「強者恆強,唐鵬程越強,我自己才能爆發更多的實力!我巴不得他越強越好!你就放心吧,我對付他,有必勝之心!」

    「那就好!」

    三人分工完成,各自行動,丁浩並沒有修鍊,還是繼續觀察唐鵬程的戰鬥。

    和丁浩的停戰修養不一樣,唐鵬程是用不斷的戰鬥,來提升自己的氣勢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近乎自虐的方式,要知道,君子戰場的戰鬥是需要消耗精神力的!唐鵬程第一天打了15場,第二天打了17場,第三天更是打了創紀錄的21場!

    這簡直是一個恐怖的速度,就算是內門的弟子,也很難說一天在君子戰場打21場!這要消耗多少的精神力?唐鵬程的精神力又有多強?

    而且第三天的第21場,他還選擇了一個特彆強的對手!

    擂主:雲州任一倫,君子戰場中級弟子。修為:鍊氣三層。戰績:559勝53負。

    挑戰者:唐州唐鵬程,君子戰場普通弟子。修為:鍊氣二層。戰績:80勝0負。

    本場賭注,300分。

    這一場比賽,把整個內外門都震動了,觀戰者竟然突破了7萬大關!當初天生廢材對繆濤一戰,創下的記錄不過是6萬多人,唐鵬程再次打破了記錄!

    「唐鵬程真的是瘋了,他在一天連續戰鬥20場的情況下,又挑戰外門前十之一的任一倫!他真的要打破天生廢材的神話嘛?」

    「瘋了瘋了,如果唐鵬程能夠擊敗任一倫,那樣的話,就算是天生廢材恐怕也會自愧不如!」

    「不錯,從外門前十最新的排名來說,雲州戰俑門任一倫絕對排在繆濤上邊!」

    「唐鵬程,好強!」

    「本屆的新人王,非唐鵬程莫屬!你們注意到沒有,這幾天天生廢材都沒有音訊了,他會不會明天不敢迎戰?」

    「我看關鍵,還要看見唐鵬程這一場能不能勝。」

    每個人都在議論著這件事,唐鵬程經過這三天的50場戰鬥,已經成功得到自己想要的信心和氣勢,也成為了輿論關注的焦點。不知何時,他已經成為所有弟子們口中的主角,而天生廢材已經淪為配角。

    此刻,丁浩也在觀戰者之中,觀看這一場比賽,「唐鵬程,至今50戰,你都沒有使用武器,看來你真的是很強!」

    「師弟,這幾天你的風頭很勁嘛,我就猜到你會來我這裡。」任一倫師兄是一個瘦瘦高高有一個大鼻子的年輕人,他淡淡微笑,站在一把御空靈劍上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個中型戰場,方圓五里地,四周有鬼火忽明忽暗,好像是墓地一般。

    唐鵬程站在地面上,抬起頭,有稜角的臉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,「任師兄你真是好聰明,這個戰場不會是你專門開著等我吧?」

    任一倫哈哈大笑,「唐師弟你猜對了!我這個戰場就是為你而開!你連戰三天,就是想要凝聚自己的氣勢,想要在明天對付天生廢材時,有一往無前的氣勢和信心!可是這個時候的你,就需要一場盛大的壓軸戲,把你的氣勢推向最高!因此我刻意擺下戰場,成全你!」

    唐鵬程臉色一凝,心說這學府之中果然是人才濟濟,自己心中所想,竟然被這任一倫完全猜中!

    「謝過師兄成全。」

    「你先別急著謝我,雖然我成全你,可是你要過我這一關,也不是那麼容易!」任一倫臉色陰陰笑道,「知道我為什麼選擇這個墓地的戰場嗎?就是要你知道,這裡是你的墓地!你們這些新人,一個個不好好修鍊,不知所謂,紛紛來挑戰老弟子立威,我任一倫今天就站出來,好好殺殺你們的銳氣!今天如果你敗了,就不要去挑戰什麼天生廢材,把挑戰的機會讓給我,我要把你們兩個一一擊敗!老弟子,也要有老弟子的尊嚴!」

    「好!」外邊觀戰的老弟子們一片歡呼。

    雖然天生廢材和唐鵬程開創了新弟子的英雄情結,可是從情理上來說,外門更多的是往屆的老弟子們,已經有很多老弟子們不服,想要殺殺這些新人的銳氣了!

    唐鵬程臉色依然毫無變化,他的微笑充滿自信,他的嘴角含著的是對對手的輕蔑,「選擇墳墓戰場,看來你真是明智,你這是自掘墳墓!」

    「你找死!」

    任一倫怒吼一聲,兩人的戰鬥終於開始。

    「給我出來!」任一倫和前邊的對手一樣,還是一拍靈寶囊,不過這次他放出的是三點寒芒。

    三把飛劍!一個仙師同時使用的飛劍越多,也是能顯示其精神力的強大!而且,三把飛劍的配合也是同樣的重要,你就算是精神力再強,三把飛劍如果不能配合默契,那隻會越多越亂!

    看見三把飛劍斬來,唐鵬程臉上一樣的輕蔑,「師兄,你和之前的戰鬥一樣地給我送武器來的嘛?」

    之前的戰鬥,唐鵬程都沒有使用武器,他要麼空手斬落對方,要不就是空手入白刃,搶奪對方的飛劍,以至於後來他的對手,都不敢使用飛劍。

    唐鵬程也有了飛劍殺手的美名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,唐鵬程還能故伎重演,搶奪任一倫的飛劍嗎?

    「想搶我的飛劍,你可以試試!」麻桿一樣的任一倫冷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