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19章有錢的丁師弟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一八章有錢的丁師弟

    「神通起名!」

    丁浩這才想起,剛才那一式神通,是該有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「這是你的第一式神通。雖然這種入門級神通,在我看來實在是不值一提。可是畢竟是你在鍊氣一層領悟的,理應起一個響亮的名字。」九奴開口道,「我看不如這樣,就叫破天魔槍!又或者槍魔霸天!再或者魔尊第一槍!」

    九奴果然是做過魔尊奴僕的,開口閉口都是帶「魔」的,三句不離本行。

    丁浩差點沒暈倒。心說起這種名字,我以後還能用嗎?當下連忙道,「你起的名字不好,而且這一擊,並不一定非要用槍才能發出!」

    這一擊,是識海引起氣海共振,然後發出。

    用任何武器都可以發出,並不一定非要槍,因此丁浩想要起一個更有意義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當時唐鵬程那明王之怒,那一劍如同天空壓下,如同巨山傾倒!我將其擊破,便是一槍破山!」

    「因此,我決定把這一式神通,取名,開山!」

    開山。

    一槍開山,雷霆萬鈞!丁浩自己都感覺這個名字不錯。

    當丁浩確定以後,九奴嘆道,「厲害!主人就是主人!取個名字都是如此的霸道,好!太好了!開山,這名字起的好!主人你簡直是文治武功,無所不強,你是絕對的全才,就算去了仙界,你也是一位全才魔尊,眾仙都要臣服,九奴佩服的五體投地!」

    丁浩被人一吹捧,心情大好,立即給唐鵬程回通道,「這一式神通,名叫開山!」

    「好名字,那我修鍊了。」唐鵬程回應了一句,立即開始他的新一輪修鍊。

    雖然唐鵬程失敗了,可是他還是受益的。這一戰,他不但做到了人劍合一,而且還開發出仙根技能,已經是大賺特賺了!

    至於丁浩,這一戰過後,並沒有閑著。

    他立即給內門張子毅師兄發信,「師兄,五十塊陣玉可曾雕刻好?在下積分已經準備好了!」

    說起來,張子毅師兄也真是痴迷陣玉,竟然連天生廢材和唐鵬程的戰鬥都沒看,甚至連天生廢材都不知道是誰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如果換一個別人,恐怕就會從丁浩的君子戰場勝負數字上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丁浩發出傳訊以後,第二天,張子毅師兄就在君子戰場等他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個陣玉需要大量的本錢,張子毅師兄能一下收到一半的貨款,他也非常的開心。

    「丁浩師弟,你真是爽快人!五十塊陣玉已經完全刻好,等會你就可以來內門門口來拿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師兄並不是失信的人,丁浩開了一個不讓別人觀看的戰場,輸了1500分給張子毅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一點都不缺積分。

    之前就儲蓄了三千多分,唐鵬程又輸給他一千分,現在轉給張子毅一千五百分,那就是毛毛雨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的戰績是52勝2負,積2890分。

    這樣的積分,如果給其他的新弟子知道,恐怕要嚇死!

    「丁師弟,我現在就去內門門口,你速來。」張子毅說完,連忙退出了君子戰場。

    內門某間洞府之中,一個穿著青色布衫的年輕人,收拾收拾東西,將五十塊雕刻好的陣玉放進一隻小型的儲物囊,又把儲物囊放進靈寶囊,然後這才意氣風發走出洞府。

    和風輕擺,仙雲飄渺,張子毅心情不錯,剛走出來沒多久,前邊有一個穿著湖綠衫子的窈窕少女從另一側走過來。

    來人是閔清秋,她已經從父親那裡聽說了丁浩的情況,今天就準備出門安慰一下丁浩,剛巧碰到張子毅。

    張子毅沒注意到閔清秋,人逢喜事精神爽,他昂首闊步地走。

    背後傳來閔清秋的聲音,「張師兄,好久不見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回頭一看,「是清秋師妹啊,你進入鍊氣四層了呀,可喜可賀!」

    閔正元是學者型的仙師,張子毅研究陣玉經常都要去請教閔正元,因此和閔清秋倒是熟識。

    閔清秋笑道,「師兄客氣了,你最近忙著做什麼?」

    張子毅道,「我還是忙著雕刻陣玉,最近接到一筆大生意!外門有一位小師弟需要數量不小的陣玉,哈哈哈,我最近很忙啊!」

    陣玉這種東西一般沒什麼人用,閔清秋的老娘曾經不止一次說張子毅是才不正用,瞎耽誤時間。

    見張子毅開心的樣子,閔清秋不由得奇道,「外門師弟要陣玉幹什麼,莫非要布大陣?」

    「對呀!」張子毅也是一愣,他從來沒想過這一點。現在回頭一想,那位小師弟好像才鍊氣一層,他要這麼多陣玉幹什麼?

    不過張子毅想法簡單,笑道,「應當是幫別人買的吧,那小師弟自己恐怕也拿不出幾千積分。」

    「幾千積分!」閔清秋臉色震驚。幾千積分可不是小數目,想不到張子毅師兄竟然接到這樣的大生意,她忙又道,「那真是祝賀張師兄,這次要大賺一筆了!」

    張子毅哈哈大笑道,「不客氣不客氣,要說那位丁師弟可真是爽快人。」說到這裡,他又問道,「師妹你也去外門?」

    得到閔清秋的回答,他哈哈大笑,「那剛好,我幫你引薦一下這位丁師弟!」

    「那好。」

    要說閔清秋也挺納悶,心說這一屆姓丁的可真不少啊。

    丁在九州並不是大姓,不多。

    她這次去外門,就是去找丁浩,沒想到張子毅又提到一個丁師弟。

    閔清秋並沒有把丁浩和這個丁師弟聯繫起來。畢竟,從她父親和周圍人的口中,丁浩這段日子並不是很如意,天才變成了廢材,日子過得緊巴巴,甚至還差點因為積分不夠被趕出學府;而張子毅口中的丁師弟,卻是揮金如土,幾千積分的陣玉,說買就買了。

    因此,這兩個「小丁丁」也完全無法重合。

    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內門門口,這裡立著禁制光幕,門口有內門執法堂的人守衛,外門之人不給進入。

    丁浩正等在這裡,讓他沒想到的是,閔清秋和張子毅一起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不好。」丁浩心說真是無巧不成書,早不見到閔清秋,偏偏這個時候見到。

    他想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,只好上前笑道,「閔師姐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也是一愣,她萬萬沒想到丁浩就在內門大門口「巧遇」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她還是沒有把丁浩和「丁師弟」聯繫起來,她只是有些好奇丁浩的精神狀態。

    因此從閔正元和周圍人的口中,丁浩已經完了,想必精神狀態很差,落魄潦倒,不忍一睹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見面,閔清秋卻是感覺到,丁浩的精神面貌相當地輕鬆,狀態太好了!

    要知道,閔清秋擁有的是精神力仙根,一品幽冥玉!對人的精神力感應很強!

    不過閔清秋再一想,丁浩一直是一個樂觀的人。

    當初在舞州,丁浩他快到16歲都沒有覺醒仙根,他不一樣是很鎮定的?這個年輕人,可真是一個豁達樂觀的人呀!

    想到這裡,閔清秋點頭微笑,「丁浩,上次在舞州一別,就說要在學府相見。本來還說讓你去內門找我,可是沒想到我一直都閉關衝擊第四層,直到現在才能跟你相見,實在是抱歉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閔師姐,我們修鍊之人何必在意一些細節?理當以修鍊為重,見面遲早的事兒,師弟在這裡恭祝師姐榮升鍊氣中期。」

    他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,閔清秋對他一直感覺都不錯,因此也想要幫助他一下。當下閔清秋一拉丁浩到旁邊,低聲道,「我聽說你積分方面有些困難,我這裡還有幾百分,等會兒去君子戰場,都轉給你。」

    丁浩暈死,心說我這裡積分多得很,我怎麼可能要你積分。

    他連忙推辭道,「師姐,你幾百分也是辛辛苦苦賺來的,你自己還要用,不用不用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還以為他不好意思,低聲又道,「丁浩,你剛才也說了,大家都是修鍊之人何必那麼在意細節?理當以修鍊為主!你現在剛好缺少積分,我給你,沒關係!你不說,我不說,沒人知道。」

    丁浩倒是真的感謝閔清秋好意,不但送積分,還照顧到自己的面子,把自己拉到一旁說話。可關鍵是,他真的不需要呀。

    而且,他還不好直說。

    「閔師姐,我真的不需要,等需要的時候,我再找你怎麼樣?」

    閔清秋秀眉一蹙道,「糊塗!等你需要的時候,接引堂的人都找上門了,到時候哪裡來得及?」

    丁浩真是哭笑不得,他君子戰場的積分多得很,可是又不能明說。正在他左右為難,那邊張子毅師兄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張子毅本來想要把丁浩介紹給閔清秋認識,可是沒想到人家本來就很熟。因此張子毅就站在旁邊等這兩人寒暄,不過這兩人寒暄沒完沒了,張子毅心說我還要回去雕刻剩餘的陣玉呢,你們把我扔在一旁,這算怎麼回事兒?

    當下,張子毅開口喚道,「閔師妹,你們能不能等下寒暄,讓我跟丁浩師弟說兩句?」

    閔清秋這才想起張子毅,奇道,「你不是在等外門丁師弟嘛?」

    張子毅差點暈倒,「閔師妹,你怎麼說話顛三倒四的,這不就是丁師弟嘛?」

    閔清秋這回也是一副要暈倒的樣子,吐血道,「丁師弟就是丁浩啊!」

    抱歉,這幾天出差用手機碼字多,大拇指疼,打字費勁,所以這章拖到現在。今天兩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