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20章九奴,你太無恥了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一九章九奴,你太無恥了!

    閔清秋一直都沒把張子毅口中的「丁師弟」和丁浩聯繫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這一刻,才知道丁浩就是「丁師弟」。

    「張師兄,那邊說。」丁浩也是臉色尷尬,跟著張子毅走到另外一邊。

    張子毅從靈寶囊里把小小儲物囊拿出來,開口道,「這裡邊是50塊陣玉,你檢查一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回頭看看閔清秋,尷尬道,「我相信你,不用檢查了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為人實在,臉色一板道,「那怎麼行?丁師弟你太容易相信人了!你這麼老實,在外邊很容易吃虧的!如果我用沒雕刻或者損壞的陣玉矇騙你,那怎麼辦?你一定要拿出來檢查一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吐血,心說大哥,說我老實你是頭一份兒,我這不是怕閔清秋看見嗎?沒辦法,只好從儲物囊里把陣玉拿出來簡單看一下。

    要說這張子毅師兄做事還真的是認真,每一塊陣玉的雕刻,堪稱精美。陣玉上刻滿鏤空的符文,每一個符文不但全對沒錯,而且還很有美感,每一筆每一劃,看上去都是讓人很舒心,而去每個陣玉的邊沿還都經過仔細的打磨。

    「好!」丁浩不懂陣玉的人,都不由得贊了一句。

    九奴在丁浩心念傳音道,「你一定要好好攏絡住這個姓張的小子!日後去大世界甚至去了仙界,你知道一個符文仙人是多麼的吃香?這小子雖然只有三分資質,卻有十分的努力,加上十分的興趣,將來符文一道,必有大成!」

    丁浩回道,「為什麼一定要籠絡他,我自己難道不可以學符文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以後你就會知道,附文分為很多種。有些附文難學,使用頻率又不是很高,你要學當然學習戰鬥附文,這些吃力不討好的陣玉附文,就留給張師兄這種人啦,咱們花點小錢籠絡他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丁浩罵道,「九奴,你可真夠陰險的。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咱們都是魔道,講究效率,喜歡走捷徑,沒有那麼多規矩。」

    「你可真對我脾氣。」

    既然要籠絡,丁浩對張子毅更加的客氣起來,道,「張師兄,我已經檢查完畢,每一塊都非常不錯,已經遠遠超過我的要求!我相信你有一天,一定會成為符文大師,以後大家多親近多親近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也是很開心,心說這丁師弟是大老闆呀,喜道,「你以後還要買陣玉嘛?到時候一定要記得找我!」

    丁浩下次用這玩意還不知道何年何月。話說,要跟這個只認陣玉不認人的傢伙搞好關係,還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他話說得漂亮,「張師兄,以後我肯定需要,到時候都找你買,讓你生意不斷,常做常有!」

    「好!」張子毅大喜,又道,「那我先回去雕刻了,今天的任務還沒有完成,剩下50塊,我會按時交貨的。嘿嘿,這次回去多存點玉符片!」

    「那樣最好,你去忙吧。」丁浩心說,大哥你可別存太多,老子可不想坑你。

    張子毅心情不錯,又回頭和閔清秋打了個招呼,然後自己走進內門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門外就剩丁浩和閔清秋了。

    清風寥寥,丁浩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殺氣,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閔清秋的美眸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,看向丁浩。閔清秋真的是看不懂這小子了,外邊傳說這小子如何潦倒,如何的落魄,幾乎是差點被接引堂趕出學府……

    可是誰知道,自己竟然親眼見證他和張子毅交易幾千積分的陣玉!

    她看得清清楚楚,丁浩抓出一大把的陣玉,價值非凡!

    再想到她剛才要給丁浩轉幾百積分,她感覺到有些臉紅。那種感覺就好像她去接濟窮人,可是人家窮人竟然是個億萬富翁,很丟臉的感覺!

    「丁浩,你可以啊。」閔清秋用一種調戲的口氣,美眸注視丁浩,等著他給一個回答。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閔師姐,其實我就是做一點小生意。你也知道,我的資質廢了,想要多呆在學府一段時間,找到修復的方法。因此我就必須想到賺積分的方法,所以買賣一些陣玉,賺點差價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閔清秋半信半疑,又問道,「那人家不知道跟張子毅師兄買,非要你來轉手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人家不方便出面吧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吃驚道,「買家不會是妖魔鬼道吧?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還真是妖魔鬼道。不過他不能承認,豪氣道,「閔師姐,你知道的,我丁浩就是浩浩蕩蕩浩然正氣,別人會跟妖魔鬼道打交道,我丁浩可不會!」

    閔清秋對丁浩的印象確實非常的好,當下也就相信了,點頭道,「既然這樣,那你小心點,妖魔鬼道無孔不入的!」

    「閔師姐你就放心吧。」

    這樣一來,閔清秋臉上氣色這才好看多了,想到這小子剛才拒絕自己的積分。她臉色又發紅道,「我剛才要轉積分給你,你是不是感覺特好笑?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丁浩臉色一正道,「師姐想要轉積分給我,是對我的深情厚誼,拳拳護花之心,情深意切,情意雋永!丁浩我心中只有感謝!感激!感恩!又怎麼會發笑?師姐你就放心吧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被他說了笑起來,「又是情又是意的,我都被你說的不好意思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咱們這是友情,不是私情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這才拍了一下靈寶囊,從裡邊拿出一塊玉牌道,「這是後天白雲落九天的令牌,我幫你要了一塊。」

    丁浩愕然,這塊令牌對他根本無用。

    不過這時耳邊九奴說道,「讓你去,你就去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一個人能控制大局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就是一個陣法的預演,沒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師姐。」丁浩這才從閔清秋手中接過令牌,然後告辭走回紫霞樓。

    回到修鍊室之中,丁浩身影一閃,進入了吸星石。

    「九奴,這白雲落九天對我沒啥用,你為什麼要我拿了令牌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想了一下,這山下鎮壓的大妖,應該就是我預料中的那個。這面前的紫霞生煙,應該就是它口中吞吐的霧氣。這些霧氣雲集的目的,就是把內門的靈雲吸引下來,所謂的白雲落九天,就是這個原因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這大妖想要把靈雲吸引下來,難道是想要一口吞吃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你果然是聰明,一猜就中!這大妖的本性,就是想要吞吃靈雲,雖然它明知做不到,但是它依然在不停地吞吐紫煙。這些紫煙對弟子有用,學府當然是樂見其成,所以就有了白雲疊嶂和紫霞生煙的異像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聽九奴這一說,大概明白了白雲、紫霞和大妖三者之間的關係。不過他還是不明白,九奴讓自己去參加白雲落九天的修鍊,又有什麼意圖。

    九奴笑道,「主人,你別忘了,這次靈雲落下可非同往日。這次我會嚇唬一下大妖,此妖震動之餘,說不定就會做出不一般的舉動。根據我猜測,它一定會想要強壯自己,以對付妖藤,因此就會努力將白雲向下吸引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那我們在白雲上修鍊,豈不是都要被大妖一起吞吃?」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主人,你太小看學府了。大妖想要吞出靈雲和雲上的弟子,學府怎麼可能允許?到時候一定會祭出陣法,震碎靈雲!並且,救回弟子!」

    「那我呢?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這些靈雲歷經數十萬年凝練,震碎以後其中會有大量的絮狀結晶,你現在就去買一隻收納葫蘆,到時候使勁吸取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這一說,笑道,「讓學府和大妖爭鬥,最後我得到好處,九奴你實在有點太無恥了。」

    「學府凝聚的靈雲多得很,震碎一些無所謂。」九奴說完,又道,「主人你如果不願意做,那大可不去。」

    「我當然要去,反正要震碎,不拿白不拿。」丁浩又問道,「那這些絮狀結晶,對我有什麼用處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些結晶都是靈雲之中的靈雲機蘊,幾十萬年的靈雲機蘊,到了大世界也值點錢。不過我的用處,卻是,日後用來勾引下邊的大妖,總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!」

    「如此甚好,我現在就去買收納葫蘆。」

    收納葫蘆在百寶堂,丁浩只花了兩個積分就買了一隻收納葫蘆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修鍊室,大黃已經醒了,他已經在氣海開啟了三道血泉。丁浩把神識放進大黃的氣海,只見其中三道血泉,如同三泉映月,不斷汩汩翻波,這個氣海都動了起來,看上去景象非凡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大黃,你已經是三等變異的妖獸了,以後你可進不了天意系統了。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沒關係,反正我也不可能回去了。就算主人要回去,那我就呆在吸星石里。」

    九奴點點頭,「那你吐出一滴妖獸真血。」

    大黃全身的血,都可以叫妖獸血。可是妖獸真血,那是心頭精血,很難凝練,不過大黃對丁浩忠心耿耿,張口就吐出一滴妖獸真血,如同紅色凝固的翡翠一般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天,丁浩幫助九奴在這間修鍊室外邊的崖壁上,把五十塊玉符都鑲嵌了上去。做好以後,又用大量的藤蔓枝葉,將其遮蓋。

    而九奴則是忙著把妖獸真血煉化在碧玉金絲的身體上,準備工作完全做好,就等著白雲落九天這個大日子的到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