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28章梅龜白松養脈湯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二七章梅龜白松養脈湯

    秦如海能這麼快進入鍊氣三層,來自周皇方面的大量的丹藥是一個方面,而另一個更重要的方面,是那位神秘黑衣人提供給他的修鍊秘法!

    這種修鍊功法,是上界所有,而且在上界也是比較隱秘,要不然秦如海哪有這麼快?

    秦如海活了這麼大,第一次感覺到萬眾矚目,也有些飄飄然。

    其實「龍傲天」就是他秦如海,這個消息是他自己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會象天生廢材那樣,都出那麼大名了,還隱姓埋名,傻啊?

    讓別人知道自己是「龍傲天」,好處是大大的。除了走到哪裡都會讓人羨慕,有一種心理上的滿足外;還可以得到很多實際的好處!

    「哼,你們這些通過會試進入學府外門的九州天才,全部都是狗屁!層層篩選,最後選出來九州的九百名天才,哈哈,真是搞笑!讓我一個學府童子,第一個進入鍊氣三,你們還有什麼臉?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秦如海不由得又開始練習起驅物術。

    學府外門,最最重要的法術,莫過於驅物術。

    就算是必學的神識外放,相比起來,也沒有驅物術重要!

    有了驅物術,才可以御使飛劍;才可以使用各種靈器;才可以使用御空靈劍;才可以殺人於百步之外……

    所以要想殺人,要想變得更強,要想飛行,驅物術是非學不可的。

    秦如海也是一樣的想法,眼前他就是一條光明大道,他要趕緊修鍊驅物術,然後就可以離開學府,斬殺一名妖魔鬼道回來,就可以進入內門衝擊鍊氣四了!

    「鍊氣四,可是一個關鍵。」

    修鍊驅物術,剛開始並不是使用的飛劍,而是一種玉符片。所謂驅物術,並不是所有的物品都可以驅動,必須是有靈性的物品。

    這種玉符片,就是專門用來練習驅物術的。

    秦如海沒修鍊一會,他就是眉頭一皺,放下玉符片,然後抬手對著洞府門外方向一招手。隨後,一點淡金色的光點飛進來,秦如海抬手一抓,心念向里一探,頓時有所明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出關了。」

    秦如海眉頭一皺,他並沒有忘記神秘黑衣人給他的任務,不過他自己沒空,因此他派了兩個小弟在紫霞台附近盯著。

    「竟然還是鍊氣一層,看來他已經完全跟我沒法兒比了。」秦如海不由得失笑。仙路崎嶇,仙運莫測,現實真的比故事書里記載的還要狗血。這個曾經當眾打敗他,讓他悲痛欲絕,讓他成為眾人笑柄的天才丁浩,竟然現在變成如此的垃圾!

    「要不是那黑衣人想要他身上的什麼妖藤,我才不會關注這種早晚滾蛋的小人物!」秦如海不由得目中射出傲然之氣。

    現在他,鴻運大開,未來不可限量,本屆超越唐鵬程的天才!他連提一下「丁浩」這兩字,他都覺得浪費了老子尊貴的口水;想一下「丁浩」這個人,他都覺得浪費自己高貴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「你們繼續盯著。」秦如海發回一封傳訊符,然後他抬手在面前的玉符片上一掃,就看見那玉符片跟隨他的手掌動作飛舞起來,如同一隻彩蝶,翻飛不定。

    丁浩並不是自己要出關的,而是被閔正元叫出來的。

    雖然閔正元並沒有發現丁浩有勾結妖魔鬼道的證據,不過他還是挺擔心,生怕丁浩走上邪路,說起來,他也算是嘔心瀝血,終於花費了一個多月,配製一種珍貴葯湯。

    跟閔正元一起來的,還有閔清秋。

    「師尊,清秋師姐,快來裡邊坐。」丁浩把大黃和吸星石收起來,打開修鍊室的門。

    「恩。」閔正元進來以後,拿出一隻巴掌大小的玉瓶,遞給丁浩道,「這是我翻閱了很多古老的典籍,利用我們本界所有的一些珍稀藥材,熬制出來的梅龜白松養脈湯,你快喝下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沒想到閔正元急急匆匆是來這個事兒,要說起來,閔正元真的對他不錯,他接過玉瓶,打開以後,裡邊頓時一股悠長的葯香傳來。

    不過話可以亂說,東西不能亂吃。

    雖然閔正元好心,可是丁浩自己根本沒把經脈受損當一回事兒。如果萬一吃了不對的東西,那可是要害死人的!

    所以他猶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閔清秋連忙道,「快喝啊!這可是我爹連續一個月啥也沒幹,整天泡在書堆里才找到的藥方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裡,雖然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讓他先拿藥方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可是丁浩還是一仰頭,把這瓶子湯給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九奴擊掌道,「哎呀,你這小子,如果吃錯東西怎麼辦?眼看就到了控制禁制的關鍵時刻,你吃錯藥,整個計劃都完蛋了!」

    丁浩卻是也有些真性情,他相信閔正元不會害他,也不會拿不明不白的東西來隨便給他喝。如果他再要什麼藥方,那真是要冷了別人的心。

    閔正元見他喝下去,關切道,「快打坐,將藥力散發出來,用靈力來迴流動經脈。」

    丁浩當即坐下,開始打坐,用靈力在經脈之中遊走。

    讓丁浩驚喜的是,當這些葯湯喝下去以後,頓時就完全的揮發。胃裡剩下的全部都是水,藥力全部都擴散到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當他的靈力帶著這些藥力在經脈之中流動,竟然清楚感覺到,自己的經脈有一種很涼爽的感覺。

    「真的有效!」

    丁浩真的有些震驚了,要說功夫不負有心人,竟然真的給閔正元找到了療養經脈的法子。

    一會以後,丁浩睜開眼,目中都是驚喜。

    「有效沒?」閔正元連忙抓住他的手,隨即喜色滿臉,大笑道,「好好好,果然有了一些效果,雖然這些藥材畢竟都是我下界之物,療傷效果還是有些慢,可是只要有效,咱們多多喝多煉,十次不夠,就喝二十次!總會修復的!」

    閔清秋卻是俏臉又有隱憂,「可是次數多了,我怕……」

    閔正元擺手示意女兒不用說,「丁浩這樣的天才,是我九州百萬年來唯一的超一品成長型變異仙根,我就算花費一些,算得了什麼?畢竟他是我的親傳弟子!」

    丁浩心裡隱約知道,這一碗湯藥,恐怕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「師尊,其實您不要操心的……」丁浩感覺有些語塞。

    閔正元道,「沒事沒事,其他你不用操心了,我一定會幫你把經脈治療好的。」說著,他的精神力繼續向丁浩的氣海前行。

    一看丁浩的氣海,他的眉頭再次緊鎖起來,「靈力喪失地這麼快!」

    丁浩的靈力九煉已經修鍊到六煉,氣海之中的靈力,看上去只剩五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閔正元哪裡知道丁浩現在的靈力,每一滴都重達萬斤!

    等到九煉之後,每一滴都重達30萬斤!一滴萬鈞!

    閔正元不知道,他只是看數量,一看數量很少,他眉頭大皺。當即他站起來,又道,「丁浩你放心,為師既然有辦法治療你的經脈,就有辦法治療你的氣海,你完全別泄氣!」

    閔清秋還要跟丁浩聊幾句,卻聽閔正元道,「走,清秋幫我回去查書籍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對著丁浩苦笑一下,跟著閔正元風風火火地離開。

    看著他們父女離開,丁浩真的有一句話卡在喉嚨里,幾乎就差不多說出真相。可是如果說起來,那麼這些功法又要怎麼交代?一個謊言就需要更多的謊言來圓滿,不如不說。

    見到丁浩感動,九奴冷哼道,「真是沒事找事,等以後去了上界,我分分鐘醫好你!」

    丁浩嘆道,「這份情義,不知道何日能還?」

    九奴冷道,「還不是想為了他正道多培養人才,主人你日後可是要做魔尊,一統仙界,碾壓正道群仙的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凝,淡淡道,「我的路,我自己走,誰都別想控制我!」九奴見他臉色,也不敢再說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出關了,他也沒有繼續修鍊,而是開口問道,「九奴,你的暗符煉製地怎麼樣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已經準備好了,只等陣玉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大黃,你有幾朵血泉了?」

    大黃懊惱道,「才五朵,我把十萬年血參都吃光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也差不多了,你想要一下修鍊到九等變異妖獸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!這要慢慢來,還需要你的血泉使用和穩固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看來是這樣,到了五朵血泉以後,就完全不能提升了,看來我真的需要去歷練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安慰它道,「差不多了,夠用就行,欲速則不達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現在萬事俱備,只欠張子毅的陣玉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進君子戰場,給他發一個傳訊,看看他怎麼樣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隨即盤腿坐下,放出入門靈器,進入君子戰場。

    「舞州丁浩,你的戰績52勝2負,積2890分。」

    「你有24萬封傳訊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到傳訊的數字,差點沒暈倒當場,這才兩個月沒進入君子戰場,竟然積累了怎麼多的傳訊,這實在是太恐怖了,看也看不完啊。

    「隨便拿一封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隨便取來一封,是一名外門弟子發來,「天生廢材,你快出現吧!我向九祖祈禱你出現,龍傲天實在是太囂張了。」

    再看一封,「天生廢材,難道你真的要讓龍傲天搶了風頭嘛?」

    「龍傲天他那天當眾說,你和唐鵬程都是怕他才不敢出現的!」

    丁浩看得莫名其妙,「龍傲天,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今天五更,這是第二更!感謝一下大家的打賞,感謝自由的魚一直對我的支持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