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32章妖牛動九州驚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三一章妖牛動九州驚

    九州世界,正是黑夜。

    小世界的黑夜白晝,來自於上界恩賜。雷霆雨露,俱是天賜,天黑天夜,也都是隨著上邊的世界而改變。

    暗夜之中,學府山上卻是華燈一片。

    因為最新公布的「登天之戰」,造成了多少內外門弟子,徹夜無眠,作著各種準備。

    而在學府山的另一側,靜寂黑暗的山谷之中,卻是幽深無邊。

    學府山從半山腰以上才開始利用,而在山腰以下,則是一片荒莽的群山,茂密的森林,百萬年來,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百萬年的樹木,生長地尺寸,那是相當的驚人。

    下方的密林之中,時不時地就會傳出一股悠長的獸鳴之聲,鳴聲回蕩,更顯山谷的幽深。

    鏡頭來到半山腰的紫霞台。

    紫霞台上紫霞樓,這對著山谷的半邊樓的最下方,有一個人影,正在不斷地忙碌,他就好像靈活地狸貓一樣,來回從山崖爬下,然後將一塊塊的玉片,貼在光滑的石上。

    丁浩從張子毅那裡買來了100塊陣玉,不過布陣只需要99塊,多餘的一片,用來防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「九奴,反魔懾魂陣已經布置完畢。」丁浩用心念和九奴在交流。

    「你試驗一下,看看能不能點亮。」

    九奴剛說完,大黃道,「我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大黃已經站在山崖邊,只見這隻狗好像人一樣的盤腿坐下,然後它的兩條前臂來回交叉作出一個動作。

    「亮了。」

    只見那99塊玉片,在大黃的指揮之下,全部發出盈動的白光。然後大黃的雙爪又是一動,這些陣玉竟然聽話的來回晃動起來,整齊劃一地指向某個方向。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九奴出聲笑道,「還別說,大黃頗有點大陣之主的意味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今天晚上的大陣,就讓它來控制。我去禁制那裡守著。」

    大黃想到上次的事情,還有點心有餘悸,「特么的,妖藤那傢伙不老實,這次不會再來一次吧?」

    九奴道:「放心吧,我已經給它增加了一層禁制,它連伸縮的能力都沒有了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一條血色小蛇一樣的妖藤,被扔出了吸星石。

    這次九奴可給它動真格的了,全身都打滿了禁制。禁制符文就好像是無數條枷鎖,把它牢牢鎖住,它連挪動一下的能力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「這傢伙,你再動?」大黃用爪子使勁拍了拍碧玉金絲,這傢伙根本一動不能動,大黃狗臉這才露出笑容,「小子,這回老實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先放回吸星石,這傢伙太邪性了,一股子血腥氣。」

    被九奴用妖獸真血煉製以後,碧玉金絲全身,血腥氣四溢,血腥之中,還有凶氣洶湧,如果有其他人路過,恐怕隔著很遠就能感受到這股血腥魔氣。

    「嘿嘿,這算什麼,等會通過我的大陣,反射下去的凶氣,那才叫滔天!上古凶藤,碧玉金絲,你以為是鬧著玩。」九奴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還要挖坑呢,等下。」

    撬開地面上的磚石,丁浩繼續向下挖。

    之前曾經挖過一條地洞,不過後來被丁浩填平了。這次再挖,感覺也好挖很多,丁浩花費了一個時辰,這才把地道重新打通。

    這次他更有經驗,把地道挖得筆直通暢,這樣他更容易出入。

    午夜時分,一切準備工作,終於全部完成。

    地洞之中,看著面前億萬附文形成的巨大光幕,丁浩嘆道,「我這算不算是挖九州學府的牆角?」

    九奴嘎嘎笑道,「誰叫他牆角不牢,不挖白不挖,我魔道中人,行事那有那麼多禁忌?等到這內門禁制被我們掌控,我們想讓誰出來,就讓誰出來;想讓誰進去,就讓誰進去!無形之中,你成為了學府山之主!主人,是不是很興奮呢?」

    「算了吧,我只要偷吸裡邊的靈木靈力就夠了。」丁浩雖然如此說,可是心裡感覺到還是很興奮,誰能想到,他一個小小的鍊氣一層的新弟子,竟然能控制內門光幕?

    「時間差不多了吧?」地道外傳來大黃的問話。

    「可以開始了。」九奴開口又道,「此刻正是紫金妖牛獸睡得最香的時刻,嚇唬這種蠢貨是最好的,大黃你還記得上次驚動它的角度吧?陣玉轉動的角度不要太大,否則碧玉金絲上邊反射出來的凶氣太強了,恐怕被人發現。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放心吧,我會把陣玉的方向大概調整好,然後再放入妖藤。」

    和大黃溝通好,九奴又道,「主人。等會裂縫出現只是一瞬間,機會稍縱即逝,我會看好時機!而你要做的,就是在我扔出暗符的瞬間,你接過暗符,然後打入其縫隙。」

    「好像我這個難度很高啊。」丁浩雖然兩世為人,可是今天這樣的時刻,也不由得有些緊張,手心出汗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你一定可以做到的,你在先天的時候就開始修鍊凝神化氣法,而且你的精神力又非常強大,要捕捉那個瞬間,對你來說,並不難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希望如此。」

    黑暗之中,龐大如同深淵的巨大山谷的一側,紫霞台就好像山谷中的一片靈芝一樣的微小,而在紫霞台角落,修鍊室窗口盤膝坐在的大黃,小的就好像一個芝麻。

    「給我轉!」大黃雙爪一分,山崖上的99塊陣玉頓時好像雷達陣一樣的旋轉,「應該就是這個方位。」大黃手爪一停,這才叼著碧玉金絲走過去,然後它鬆開嘴,把碧玉金絲投入反射大陣之中。

    大黃做完這一切,又走回來,盤腿坐下,開口罵道,「特么的,感覺還有點小緊張。」

    雖然緊張,可是大黃定了定神,最後還是雙爪做出幾個手訣,然後口中吐出一字真言,「開!」

    隨著這一聲,就看見99塊陣玉一下就亮起來,如果從遠處看,這裡亮起一片綠朦朦的光霧。然後下一秒,光霧就被紅色的血霧所充斥,那種感覺,就好像紅色的墨水遞進了清水之中,光霧很快就變了色。

    九奴說的沒錯,這一刻,凶氣滔天,血光四溢,一股強大無比的邪性魔氣就匯聚在陣玉控制的範圍中央,碧玉金絲身上的血腥氣息,瞬間被放大上萬倍,然後猛地就照射了下去!

    山谷底部,數顆百萬年巨木,上邊正盤踞著一條全身閃著鱗光的巨蟒。鱗光蟒,在這山谷之中是很強的一種妖獸,一般的鍊氣中期的仙師遇到它,也只有逃走的份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山谷更是黑暗,不過鱗光蟒的雙目卻可以清楚地尋找獵物。很快,它就看見了,在不遠處一顆小樹枝幹上小巧松鼠獸,雖然這傢伙很小巧,不過味道很不錯。

    鱗光蟒扭動龐大的身體,無聲無息。

    就在它想要發動它的雷霆一擊之時,突然從上空一道血光照射而來!這道血光所到之處,凶氣滔天,血焰兇猛,其中含有的凶性,可以嚇退一切!

    當這道血光照射下來,這顆通天巨樹的一側,瞬間就開始發生變異和枯死。這種枯死並非是血氣形成,而是因為巨樹的這一側,被嚇死了!

    鱗光蟒也沒有倖免,它的身體全部都籠罩在凶光之中,只是幾息的工夫,它就已經嚇死當場。嘩啦一聲,龐大的巨蟒從樹榦上翻倒。

    不遠處樹榦上的松鼠獸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嚇得一頭鑽進樹榦之中。

    「不好,方向還是有點偏。」大黃兩條前爪緩慢地移動,尋找那個恰好的角度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上次就是在這附近,怎麼這次找不到位置了?」大黃轉動了一會,沒找到目標,頓時心中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可就在它焦急萬分的時候,突然山谷之中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。

    「吼!」

    這一聲,地動山搖,從山谷之中一下涌了上來。音波就好像是無形的潮水,被山谷放大無數倍,這一聲巨吼,怕是九州世界都聽見了。

    「尼瑪。」大黃都被嚇得全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後邊傳來九奴的喊聲,「有用了,繼續,嚇死它,它馬上就要動了!」

    「好!」大黃手中的法訣連動,繼續用凶光來回掃動附近。

    紫金妖牛獸自從上次被嚇了一回,心中一直后怕,對它來說,碧玉金絲太恐怖了,絕對是一場惡夢!可是現在惡夢又來了,還一下狂暴了許多倍!

    「吼吼吼!」

    聽著山谷之中傳來讓人驚恐的呼吼聲,靈雲殿里的幾位副院長全部都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秦副院長臉色驚道,「莫非上界的危急情況,已經引起了九州小世界的連鎖反應?」

    閔正元連忙道,「在沒有查清以前,大家還是不要亂猜為好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稱是,也有人道,「下邊鎮壓的妖獸,當年九祖就沒有能收伏,一直都放在下邊,時間日久,恐怕為禍!」

    閔正元卻道,「可是正是因為有了它,我們學府山才有如此濃厚的靈氣和上佳的修鍊環境,這隻妖獸,功不可沒啊。」

    正在大家議論的時候,學府山整個都晃動起來。

    「不好!此獸如果掙破鎮壓,這可怎麼辦?」所有人的臉色一下都白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某個地洞之中,丁某人卻是無恥地笑了。

    「就在此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