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35章生死之戰(盟主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三四章生死之戰

    「你們大家都聽見了,這是他自己說的!」

    白天蒼大聲嚷嚷,生怕丁浩不承認。他又道,「諸位師弟師妹,你們可都聽清楚了!本來我今天來,只要他給我磕頭認錯,也就算了。可是他還是自己找死,還要挑戰我,到時候你們可別說我白天蒼以大欺小!」

    這傢伙用心很陰險,就是想要把聲勢造出去,到時候就算是他殺了丁浩,別人也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遠處,柴世子兄妹和楚秦等人走過。

    上次楚秦和丁浩打賭,誰輸了就跪在對方修鍊處彈琴一夜,不過後來妖牛咆哮,楚秦這小子逃了,一直沒兌現承諾。

    因此柴碧月和楚秦都沒臉站在丁浩面前,不過他們遠遠地還是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楚秦臉色陰森道,「姓丁的小畜牲,真是不知道死活!他以為自己突破了一級,就天下無敵了,竟然挑戰鍊氣四層巔峰的白天蒼前輩!」

    柴碧月也道,「這小子狂妄之極,早晚死在自己手上!我看他這次在劫難逃!」

    其實他們很想去觀戰,看著狂妄的丁浩被白天蒼弄死,這樣楚秦就不用去給丁浩磕頭彈琴了。

    不過柴高陽卻是沒有這個心思,擺手道,「現在哪有這個心思管這些,登天之戰是你們上界的唯一機會!我現在達到了鍊氣三層,我可以離開學府山,這次我會回去搜刮很大一批的財物來,到時候我們好好修鍊,衝擊前一百名額!我不在的時候,你們不要亂來,好好修鍊!」

    「我們知道了。」柴碧月很恨地看了丁浩一眼,跟著柴高陽離開。

    此刻,葉雯和晗瑛正在苦勸丁浩。

    「丁浩大哥,你別這麼任性,這次不是君子戰場的戰鬥,也不是柴高陽!他是內門弟子白天蒼,他現在是鍊氣四層巔峰,你根本不是對手!」

    「丁師兄,你就聽我們一句勸!你跟他之間境界相差太大了,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!」

    葉雯和晗瑛都急死了,總不能看著丁浩去送死。

    商海也道,「丁浩大哥,以前我都相信你,可是這次,真的不行!差太多了!你才進入鍊氣二層,他都已經快要鍊氣五層了,一個是鍊氣初期,一個是鍊氣中期,絕對不行,這真的是送死!」

    丁浩淡淡道,「你們就放心吧,我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。」

    聽他這樣說,葉雯等人都急死了。鍊氣二層去挑戰人家鍊氣四層巔峰,你還說有把握,你瘋了嘛?

    飄零公子嘴角浮起輕笑,走過來把一塊符片塞在丁浩手中,「小子,這是我費盡千幸萬苦幫你弄來的去礦區的令牌,你可以選擇不去,那麼以後就老實點做孫子。」

    商雲怒道,「飄零,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助人為樂。」飄零公子說完,哈哈一笑,帶著手下走向礦區方向。

    白天蒼回頭對著丁浩伸出小指,「丁廢材,你敢來么?」

    丁浩根本沒有猶豫,拿著令牌直接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現在他是鍊氣二層巔峰,白天蒼是鍊氣四層巔峰,大家相差也就是整兩層。別忘了,丁浩他可是修鍊過靈力九煉,現在沒有九煉,靈力也有六煉,實力數倍與同級者,和白天蒼不是沒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手中還有九州世界的頂級武器,霸王槍!

    說起來戰力,絲毫不遜色於白天蒼。

    就算是這樣,丁浩手中還有一張底牌。那就是臨時突破!

    他現在已經是鍊氣二層巔峰,距離鍊氣三層只有最後一步!他已經準備了不少的靈石,如果到時候,還不是白天蒼的對手,他就突破到鍊氣三,實力更上一層樓!不信干不死白天蒼。

    可是這些葉雯他們不知道,看著丁浩「冒失無知地去送死」,他們都有點急了。

    晗瑛急道,「哎呀,這可怎麼辦?」

    商海道,「要不你趕緊去找閔副院長吧。」

    晗瑛道,「就怕來不及了呀!」

    葉雯心中焦急,一時也不知道怎麼樣挽回丁浩,脫口就喊道,「丁浩,你回來!你上次跟我說的雙修的事兒,我答應你!」

    商雲商海和晗瑛,全部都呆在當場。在場圍觀者眾多,聽到這一句,不少外門弟子差點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「雙修的事兒?」那些男弟子全部都跌破眼鏡,要知道葉雯是本屆弟子之中最有人氣的美少女,資質又是絕佳,長得又好看,竟然要跟一個廢材雙修。

    「天吶,我沒有聽錯吧!雲州天才美少女要跟舞州超一品廢材雙修?」男弟子們本來還挺同情丁浩,現在看向丁某人都是一副仇視地表情,「想要跟我們的心中女神雙修,你死在白師兄手下才好!」

    丁浩猛地回過頭,沒想到葉雯竟然當眾喊出這一句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學府山的傍晚,天空有紅霞翻動,輕輕的風從紫霞台流向山谷,紫霞翻湧,葉雯的臉紅得好像火燒一樣。

    當眾這樣說,需要不小的勇氣,不過既然說出來了,葉雯索性繼續又道,「你回來,我就答應你!你如果還是要打,那就沒戲了!」

    葉雯說完,臉色通紅,轉身就走,動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那沒動,更遠處,飄零公子和白天蒼也站住了。白天蒼臉上滿是妒忌,開口惡毒罵道,「這小子怎麼不死,小白臉,只知道躲在女人背後,居然還有女人這樣說!完了,弄死他的機會沒有了!」

    附近看熱鬧的,也都是噓唏一聲。

    一邊是下去拚命,一邊是上來抱佳人,傻子都會選擇。

    「大家散了吧,這架打不起來了。」有弟子嘆道。

    商雲商海笑著走過來,商海擠眉弄眼,商雲拍拍丁浩道,「可以啊,不聲不響就私定終身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其實……關鍵是仙根比較匹配……」

    商雲道,「好了,我懂,還不快去追。」

    丁浩卻是沒有動,開口道,「商雲師姐,你知道嘛?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16歲了。」

    商雲愣了一下,不知道丁浩突然說這句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「九州世界的規矩,16歲就是成人了,我已經是一個男人了。」丁浩道,「對男人來說,總有一些事情,不能逃避。這一仗是100天以前已經訂下的,我無法迴避,更何況我還有勝算,我必須要面對!」

    「商雲師姐,葉雯那邊你幫我說一下,我去了。」丁浩說完,轉身繼續走向礦場的方向。

    「什麼,他還要去打!」在場所有人,全部都是呆立當場。

    而商雲卻是挑了一下耳邊的短髮,美眸看著丁浩的背影,越走越遠,越走越低,最後消失在紅霞之中……

    商海愣了一下,問道,「大小姐,怎麼辦?」

    商雲卻是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容,「丁浩,好男兒,我現在相信他可以獲勝了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!」商海震驚,「鍊氣二層戰勝鍊氣四層巔峰,真的可能嘛?」

    其實今天並不是丁浩的生日,而是他來到九州世界整整一年!

    一年前他站在舞州木塑丁家的廂房,一年後他站在了學府山上!天色漸黑,身邊有雲霧飄飛,雖然即將大戰,不過丁浩的心情不錯,一年下來,他收穫的並不只是修為和實力!

    「鍊氣二層?不得下山!」下山的路口上,有幾個內門師兄守在那裡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把飄零公子給的令牌亮了一下,然後很輕鬆地過了關卡。跟隨在後邊,商雲等人都跟了下來,不過商海晗瑛他們,就無法過關了。

    能過關看熱鬧的,都是內門弟子,又或者外門中超過鍊氣三層的弟子。

    「你們說丁浩真的能戰勝白天蒼?我看他信心滿滿的樣子。」不少弟子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不過更多的弟子卻是冷笑道,「聽人勸吃飽飯!丁浩是無知狂妄,你們等著看吧!白天蒼師兄不但修為遠超他,而且他最拿手的就是劍法配合,飛劍和法術配合攻擊,威力驚人!丁浩他有什麼,他只有一張嘴!」

    「說的也是,太狂妄了。」

    礦區之中,有一片空曠的區域,方圓兩百米,四周堆滿了各色大小的岩石。此刻不少聞訊趕來看熱鬧的人,都站在了四周的岩石上,礦區里挖礦的學府童子,也全部都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弟子,看著站在空地中央的兩個人,臉色吃驚道,「那不是丁浩大哥!」

    這個人正是丁浩介紹來做學府童子的樓應釗,樓應釗吃驚道,「丁浩大哥這一仗好像不容易打啊。」

    天色漸黑,白天蒼踏在一把御空靈劍上,他已經放出了兩把飛劍,飛劍帶著一黃一白兩道光影,圍著他的身體盤旋不定,他站在離地面一米多的空中,冷聲笑道,「丁浩,沒想到你真的敢下來,真是不知死活,還記得我那天說的話嘛?大家要立下生死狀!你如果不敢立,現在跪下給我磕頭,叫三聲白爺爺,就可以滾了!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鋪滿碎石的地面上,冷笑一聲,「你們不就是擔心打死我了會承擔責任嘛?生死狀……」說完,他抬手取出一塊玉柬,放在眉心,錄下一段意識,然後扔給擔任公證的飄零公子。

    「好好好,你還真的夠種!」白天蒼也立下生死狀,扔給飄零公子。

    飄零公子舉起兩塊玉柬,開口道,「我已經查驗,這是他們自願對戰,立下生死狀,生死之戰,結局如何,與人無尤!現在,開始!」

    盟主加更,感謝狂魔李子的厚賞!非常感謝!李子兄,感謝!今天就四更了,寫不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