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47章被放棄的九州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四六章被放棄的九州

    雨後的山林之中,分外的清新。

    樹葉上綠葉,翠翠的綠色,嫩得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就在一顆大樹下,一個黑衣人正在低頭觀看。

    看滾草蝶。

    石頭縫隙之中,黑色的滾草蝶在忙碌,滾動草球,重建被風雨損害的家園。不過也有幾隻,不安份的滾草蝶,被食蟲草裂開的莖幹上流出的紫紅色汁液吸引,它們爬上食蟲草,全身都沾滿紫紅色的汁液。

    這些醜陋的滾草蝶,爬到枝頭,開始變得好看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兇猛的食蟲草卻是猛地低下頭,一口將滾草蝶吞吃。

    周而復始,總是有滾草蝶禁不住誘惑,讓貪婪的食蟲草大飽口福。

    黑衣人就好像看呆了一般,直到秦如海跑到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「前輩,我收到消息,說丁浩下山了。」秦如海說完,又邀功說道,「我在天意之中,得到消息,就第一時間趕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黑衣人這才從滾草蝶身上收回視線,開口道,「丁浩這次回來,理應是先回去舞州,衣錦還鄉嘛。」

    秦如海目中含恨,道,「那我們就在半路上截住他,將其擊殺!前輩你得到他的妖藤,我剛好可以報仇!」

    黑衣人點點頭,臉色陰冷,「經過這些日子,我已經恢復到鍊氣九層,活捉丁浩這小子,輕而易舉!只要他落到我的手心,我就不信他不交出妖藤!」

    秦如海喜道,「前輩你果然厲害,加上前輩你的那些上界的手段,弄死這個小畜牲,絕對不困難!」

    這兩人就要準備出發,可是就在此刻,一道金色光點,好像金箭,穿透茂密的森林,靈巧地從樹林的縫隙之中傳過,疾馳而來,最後一點金星,停在黑衣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這是傳訊符?」秦如海臉色大驚,不可置信,「怎麼可能?所有的傳訊符,只能在學府山和天意系統之中運行!這裡是域外之地,傳訊符怎麼能到達這裡?」

    黑衣人鎮定多了,開口道,「不要少見多怪。在上界,有些傳訊符,是不用藉助外力,可以傳訊萬里的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抬手一把抓住傳訊符,用心念一掃裡邊的內容……

    頓時,他臉色震驚!

    傳訊符中內容。

    「九祖外傳:九祖斬妖藤,並未找到九州世界之鼎,遂上界。」

    「數萬年後,九祖俱進入元嬰期,隨後數次重回九州世界。終於以九曲十連環之術,打開小世界大廳第十條通道。」

    如果丁浩和九奴看到這些,肯定要驚得說不出話來。九祖並不是沒有找到世界之鼎,而是找到了,沒有煉化!

    那麼九祖,又有什麼目的呢?

    「九祖見世界之鼎,卻並未煉化。因,九祖乃一方正道豪傑,如煉化此鼎,必根除碧玉金絲妖藤,否則必授人口實。九祖思量,我九州道宗身處正魔險地,不如放棄煉化,封印妖藤,以防萬一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將來道宗有難,則可以讓妖藤死灰復燃。隨即,九祖放棄煉化世界鼎,以經天緯地之大神通,覆蓋九州……」

    這封傳訊很長,黑衣人越看,臉色越蒼白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原來碧玉金絲根本無法帶出九州小世界。」黑衣人幾乎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本想,得到小世界的妖藤碧玉金絲,送去寶木魔宗,投靠對方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才知道,碧玉金絲的妖藤主根,是和這個小世界息息相關的!他根本無法帶走!

    「機關算盡太聰明,難道我這是自誤?」

    黑衣人繼續向下看,這封信看完,臉色終於好看了不少。

    「給我發信之人說:九祖當初棋留後手,留下妖藤,防備不測。不過妖藤乃是凶邪妖物,九祖若是將其留下,必被正道之人指責。」

    「因此九祖就沒有煉化世界之鼎,對外宣稱沒有找到世界之鼎,也無法根除妖藤。然後將妖藤分割。妖藤的主根被鎮壓,妖藤的莖幹部分也被切割到最小!」

    「現在九州道宗遭遇危機,因此道宗某些人準備放棄九州小世界,重新放出妖藤,將其作為護宗妖獸……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黑衣人臉色巨震,「妖藤重新出世,九州世界怕是生靈塗炭?道宗是正道宗門,如果弄一隻護宗妖獸,那豈不是變成魔門?」

    不過,他臉色又是一黯,「我在上界之時就聽說中天仙國國主壽元快盡,因此入魔,中天仙國崩潰,九州道宗怕是獨木難支!」

    「而九州道宗又地處一塊祖脈,他們捨不得離開,唯一的辦法,就只有放出碧玉金絲!反正仙煉大世界,也有正道上門擁有護宗妖獸,甚至還有護宗妖獸皈依正道,道宗竟然是打得這個算盤。」

    秦如海站在旁邊,聽黑衣人說話,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開口問道,「前輩,我們還要不要去劫殺丁浩?」

    「劫殺丁浩?」黑衣人一愣,緩緩搖頭道,「情況變了,不急。」

    秦如海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丁浩,沒想到黑衣人說不急,他鬱悶問道,「為何?」

    黑衣人道,「丁浩手中,只是妖藤的枝幹!我們現在不急著拿,我們現在急的是,打開六壬鎖魔陣,放開妖藤的主根!讓妖藤回到學府山生長……」

    聽這一說,秦如海臉色大驚,「怎麼可能,學府山怎麼可能讓妖藤回去?」

    黑衣人卻是哈哈大笑,「我說可能就可能!給我發信的這位,應該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!有了他的同意,學府山可以為所欲為!」

    秦如海震驚道,「是誰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。」黑衣人臉色一動,開口道,「不過這位卻是許了我一場造化!助我結丹化嬰,都是有可能的!如此也好,想不到我因禍得福,還沒投靠魔宗,卻得到了道宗大人物的賞識!哈哈,好!」

    秦如海也不知道他說什麼,問道,「前輩,那我們現在幹什麼?」

    黑衣人道,「在域外,當年留下六個妖族,分別守護六壬鎖魔陣的六個陣眼,我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殺光六個妖族,打開六個陣眼!釋放妖藤主根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於此同時。

    學府山後山白雲之中,一個模糊的人影卻是睜開眼。

    他臉色不清,雙目之中卻是射出森然之光。

    「九祖當年留下後手,就有放棄九州的念頭!雖然九州是九祖故鄉,可非常時刻,只能如此!」

    「放棄九州世界,並不是將其丟給魔道之人。而是放出妖藤,使其成為我護宗妖獸,保護我九州道宗。殘劍出,九州亂,讓我下定決心,看來天意使然!」

    「妖藤出世,九州小世界,生靈塗炭,走向黑暗,可是卻保衛我道宗的平安,等待九祖回歸!」

    「魔道聯軍氣焰囂張,已經接近我道宗。登天之戰要加快選拔,到時候把最後一批天才送走,就可以完全放出妖藤!」

    「也好,先讓主根回到學府山修養一陣,丁浩手中的莖幹,不急。等到時候,跟他拿了莖幹,妖藤瘋長,很快就能長出小世界,助我抗敵。」

    「至於丁浩此子,倒是個人物。如果沒有猜錯,他手中竟然有空間戒指,還可能有大世界金丹甚至元嬰以上的古老傳承。如果他老實聽話,日後我倒是想要收他做個弟子。可如果他壞我大事,哼哼……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丁浩並不知道,院正大人早就盯上他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,丁浩的行事還算隱秘,所有秘密的事情,都是在吸星石之中所為。

    因此院正大人只以為他擁有空間戒指和金丹或者元嬰級別的傳承,這些東西對其他人來說,非常珍貴。可是,院正大人自己就是大世界很強大的存在,這些東西對他來說都是垃圾,不至於出手。

    丁浩下山,第一件事當然是返回舞州。

    不過他並沒有使用天意梭,而是一路自行返回。

    金燦燦的靈植區,一望無際的金色,又是一片收穫的景象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一道飛劍之光晃晃悠悠。飛到近前,可以看見,站在飛劍上,有一人一狗,正是丁浩和大黃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劍首,來回晃悠,大黃站在劍尾,面如土色,不敢亂動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你的精神力很強,驅物術對你來說很好掌握吧,你不至於御空靈劍都操縱不穩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是啊,我的精神力是足夠了。可是別忘了,我今天剛開始修鍊驅物術好吧?我剛修鍊了一天,能飛起來就不簡單了,別人修鍊幾年驅物術才能駕馭御空靈劍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你是要做一代魔尊的男人,你怎麼跟那些蠢才比呢?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就是,連御空靈劍都駕馭不了,等我修為提升,我來駕馭飛劍,帶著你飛行!」大黃此刻心中幻象的場景是,一條大黃狗穿著拉風的披風,駕著一把飛劍,帶著丁浩……不對,帶著一條漂亮的母狗,在天空自由飛翔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它的美夢沒做完,就被劇烈的晃動驚醒了。

    「幹嘛?幹嘛?」大黃差點被摔下御空靈劍,狗臉發白,趴在靈劍背上。

    原來是丁浩飛到了靈植區的盡頭,那裡是靈植區仙師的住處,以前在這裡認識的幾個種田仙師,看見丁浩都迎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這不是丁浩天才,想不到一段時間沒見,你竟然達到鍊氣三,天才,果然是天才,修鍊速度好快!」種田仙師們目中全部都露出羨慕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