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49章第一個魔道法術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四八章第一個魔道法術

    「6等變異的金耳鼠王!」大黃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本來,它以為這裡是4等變異的白眉鼠王,可是沒想到,竟然中獎了!三眼鬼鼠,鼠王之中最強的6等變異!

    大黃才開啟了5道血泉,相當於5等變異,因此它猶豫了一下,「自己是不是打得過金耳鼠王呢?」

    不過大黃下一秒,還是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以強勝弱,不是本事;以弱勝強,才最威風!

    大黃跟著丁浩久了,早就隨了丁浩的性格。它的身體隨即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,猛地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對面的金色鼠王的動作更快!

    和大黃比起來,它的年紀要大得多!它的戰鬥經驗,更足!

   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它走過的路要比大黃遠得多!獸類的修鍊,更加的艱難,金耳鼠王能走到今天,不知道經過多少場的戰鬥,經驗豐富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金耳鼠王竟然在大黃撲來之前,側身躲過。大黃撲空摔倒,在地上一個翻滾。

    吱吱。金耳鼠王露出譏諷的笑容,它已經竄到大廳另一個角落,對著大黃伸出小爪子,挑釁地招招手。

    很囂張的動作!

    第一個回合它就明白,這隻大黃狗看上去兇猛,可是戰鬥經驗很弱,只是一個嫩秧子。

    一隻新手而已!金耳鼠王已經有了心思,不但要弄死這隻大黃狗,還要好好調戲它!

    此刻,大廳的牆壁上、地面上,四面八方布滿了小洞。黑森森的小洞,血點一樣的眼睛,所有的三眼鬼鼠都來觀看大廳之中的戰鬥。

    金耳鼠王決定戲弄死這個愚蠢的金毛狗,讓自己的手下嘍啰看看。當然了,它也注意到站在門口的人類,不過它更加沒當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蠢貨!鍊氣三層的人類居然還傻站著。哼,等解決了這條大黃狗,再去弄死這個愚蠢人類。

    「汪!」大黃再次猛地撲上去。

    不錯,它戰鬥經驗不足。

    可是它有一往無前的勇氣!

    不過這次更衰,金耳鼠王再次躲開。不但如此,而且還引著大黃的身體撞在牆上。大黃笨拙的動作,引來其他三眼鬼鼠一片吱吱的譏笑聲。

    「一些鼠輩也來嘲笑我?特么的,我會讓你明白,你只是一隻小老鼠而已。」大黃暴怒,從它身上,強大的妖氣,升騰而起,這些妖氣是來自於他血脈之中的元嬰強者的氣息,讓人震撼。

    「什麼,它竟然是超級強者的後人,有著超級強者的血脈!」元嬰級別實在是太強了,大黃的血脈之中只有一絲元嬰強者的氣息,可還是把這裡所有的鼠輩都震懾了。

    心神震懾,大黃再次猛撲!

    這次它的速度更快,幾乎是轉眼之間,就出現了金耳鼠王的面前,然後一張口,死死咬住金耳鼠王。金耳鼠王毫不退讓,也咧開大嘴,可以看見它血森森的口中,有著一排鋒利的獠牙!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叫聲充斥這個大廳,尖利刺耳,瘋狂不絕,兩隻變異妖獸戰鬥了起來。金耳鼠王身材,有一個成人那麼大,大黃的身材也不小,兩獸撕咬在一起,不斷地旋轉,它們的前爪都在瘋狂地對抓。

    「戰鬥好激烈!」丁浩並沒有去幫忙,如果他出手,幹掉這金耳鼠王分分鐘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黃長期在他的保護下生存,這對大黃沒有好處。從某種角度來說,一隻妖獸成長起來,比一個人成長起來還要難!

    丁浩不可能永遠保護著大黃。

    必須讓它經歷受傷和挫折,它才能強大起來!溫室里的花朵,雖然鮮艷,可是也脆弱。

    大黃必須一個人戰鬥!

    「沒事,大黃只是經驗不足,它的實力足可以碾壓這隻金耳鼠王。」相比之下,九奴看得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大黃有血泉氣海、有相當於人類的氣海容量、有元嬰級妖獸的血脈、還在小世界精華之中浸泡過身體。

    這些,就是大黃的資本!

    果然,一場撕咬之後,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大黃抖了抖身體,金黃色的黃毛雪亮,蓬鬆垂落,全身沒有一點傷痕;可是那隻金耳鼠王,脖子附近卻有一個穿透性的齒痕,它的身體上,也有了不少大黃留下的抓痕。

    「6等變異,也不過如此。」大黃信心大增,狗眼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金耳鼠王有些震驚,它從來沒想過,這個5等變異的黃狗,竟然是這麼的生猛。自己的牙齒,竟然不能咬破它的身體!

    不行,我要先療傷再說。它暗自想道。

    就在溫泉的一側,種著幾株奇花異草,其中有一株表面有著密密麻麻的葉脈的植物,就是一種效果很強的療傷草藥,金耳鼠王飛快地跑過去,咬下幾片葉子,一邊咀嚼,一邊注視大黃的動向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大黃並不屑於偷襲它,而是看著它,狗眼中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怎麼回事?金耳鼠王震驚,因為他發現,它吞下幾片葉子以後,自己傷口還是在流血!以前這樣的傷勢,只要吃一片葉子就好了!

    恐怕是份量不足。金耳鼠王又跑過去,又吃下幾片葉子。可是依然無效,甚至它把這株植物全部都吃完,它的傷口還是無法癒合!

    傷口附近的血液大概都流光了,沒有血液流出,不過傷口無法癒合,只要一動,就有強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丁浩吃驚道,「妖獸真血果然有用!大黃使用了妖牛的真血以後,它給對方造成的傷害,竟然無法復原,太恐怖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,元嬰級別的妖獸真血,你以為是開玩笑?」九奴道,「唯一的辦法,就是金耳鼠王自己用牙齒把這部分的傷口吃掉,然後再吞吃療傷的草藥,那個才會有效果,不過顯然這隻金耳鼠王並不懂這些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它當然不懂,鄉下小老鼠而已。」

    金耳鼠王這個時候已經暴走了,它口中吱吱聲不斷。無法治療的傷勢讓它絕望,困獸猶鬥,往往絕望的野獸和絕望的人不一樣。絕望的人更喜歡等死,可是絕望的野獸,卻喜歡最後瘋狂一把。

    「吱吱吱……」

    金耳鼠王口中發出不一樣的叫聲,不像是吼叫,而是有著一定的節奏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它要使用妖獸法術了。」

    金耳鼠王作為6等變異的妖獸,自身帶有某些方面的法術和技能,這也並不讓人意外。它此刻的鳴叫,更像是在念誦法訣。

    丁浩擔心道,「大黃它還沒有學會任何的法術技能,會不會吃虧?」

    「應該不會。」九奴又道,「主人,我也教你一個法術吧。這是你第一個魔道法術,魔氣暗涌!用這個法術和吸星魔訣配合,會有奇效!主要用來攻擊大量的對手和敵人!你會很開心的!」

    「是嘛,那你說……」

    魔氣暗涌,是一個非常險惡的法術,事先布下,悄無聲息,將自己的魔氣偽裝成空氣之中的靈氣,然後散發出去,無聲無息之中,把附近的空間全部覆蓋。

    丁浩的暗氣海要遠超明氣海的修為,當魔氣無形湧出,所有的三眼鬼鼠都沒有發現。丁浩的魔氣,滲透進整個大廳,然後流進所有的通道,就好像煤氣在偷偷地泄漏一樣,填滿所有的空間,把附近數以萬計的三眼鬼鼠都覆蓋在內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候,金耳鼠王也激發了它的法術。

    吱!它小眼睛射出精光,一聲令下,一隻爪子向前猛的落下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頓時地面上裂開一條巨大的縫隙,這條縫隙直接對著大黃奔來。大黃猛地閃躲一旁,地面裂縫不停的開合,掉落進去會被生生夾死。就在大黃跳到一側以後,突然,從裂縫之中衝出大量的石筍一樣的石刺,這些石刺衝上半空,然後轉身又對著大黃刺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地刺裂縫!」九奴喊道,「這隻金耳鼠王是土屬性的妖獸,因此放出了土屬性的法術!」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隻金耳鼠王非常狡猾。它知道遇上了強者,因此這一擊竟然是虛張聲勢,放出以後,扭頭就逃。

    「特么的,不老實!」大黃大怒,它不顧一切沖了出去,冒著被石刺砸中的風險,躍過地面裂縫,撲向金耳鼠王。

    九奴也在同時喝道,「主人,快激發釋放的魔氣!」

    「知道!」等待已久的丁浩雙目一凝,心中暗念,「無邊的魔氣,湧現吧!」

    轟!無邊的魔火,瞬間點燃!他悄悄放出的魔氣,此刻全部化成黑色的魔火,熊熊燃燒,點燃所有三眼鬼鼠的身體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痛苦掙扎,成千上萬的三眼鬼鼠,此刻全部都倒了大霉。它們的身體沐浴在魔火之中,黑色火焰,將它們包裹!這些都是魔氣化成的火焰,難以撲滅,燒死它們!

    吱!痛苦的尖叫中,三眼鬼鼠們四散奔逃!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動,又是一聲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給我吸!」

    他這一吸,頓時驚喜,感覺到四面八方的靈力,全部從三眼鬼鼠身上吸收了過來,成千上萬的鼠輩身體之中的靈力,都吸入丁浩的氣海。

    「好強!如果這些全部都是敵人,那麼我就可以使用魔氣暗涌和吸星魔訣配合,將他們一次性吸干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