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50章丁浩回舞州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四九章丁浩回舞州

    魔氣暗涌和吸星魔訣的配合,可以大規模地吸取靈力。

    這樣雖然不錯,可是丁浩並沒有繼續吸。

    他只是嘗試了一下。

    畢竟,這些都是一些老鼠,靈力又少又噁心。丁浩總不能淪落到去吸老鼠,因此試驗了一下,就停止吸星魔訣,讓黑**火,燒死這些可惡的老鼠。

    沒一會,通道里滿是惡臭!

    「剛才吸了這一點,差點突破,幾乎就進入鍊氣四層了!」

    丁浩錯愕之間,眼前突然有黑暗的畫面閃過,彷彿他也變成了一隻老鼠,心胸之中有一股鬱氣,他想要開口嗷叫。

    「這是怎麼一回事兒!」丁浩大驚。

    「主人,別擔心,這是正常的。」

    聽九奴一說,丁浩想起什麼,問道,「難道這就是妖獸靈力之中含有的妖獸神識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九奴道,「你上次說吸收妖獸靈力,我就告訴你會有副作用。這就是副作用。眼下,這些不過是一些低劣的小老鼠,就能短暫的影響你的精神力。你可以想想,如果吸收的是強大的妖獸,又或者修為遠超過你的妖獸,到時候你吸入的靈力之中可能就有很多強大的意志!」

    「那我會變成妖獸嗎?」丁浩吃驚。

    「這倒不會,不過可能會短暫發狂,獸性大發那種。」

    「哦,這樣。」丁浩鬆了一口氣,看來以後妖獸的靈力,還是慎吸。

    九奴又嘿嘿笑道,「其實這種副作用並不一定是壞事兒,這些妖獸的神識會催動你隱藏的力量,當你狂暴起來,你的攻擊力會如同妖獸一般,不過等你清醒,就不太會記得自己做了什麼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最好生死攸關的時候,讓我吸一隻強大的妖獸,那麼說不定可以扭轉局面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沒錯,就是這個意思。」

    這個時候,金耳鼠王已經被咬得奄奄一息了,這個傢伙最後還是沒有能逃走,大黃死死咬住了它。

    「去!」丁浩口吐一字真言,一拍靈寶囊,頓時一道白光飛出。白光如練,從金耳鼠王脖子上掃過,頓時鮮血噴涌,白光又返回丁浩的靈寶囊。

    金耳鼠王被這一劍砍下腦袋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大黃這才跑過來,問道,「我這一戰,打得怎麼樣?」說起來,這是大黃真正面對妖獸,進行的第一場獨自戰鬥。

    丁浩不忍心打擊它,撇撇嘴道,「還是讓九奴說吧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好吧,壞人都是我來做,大黃你給我坐下。」

    把大黃收進吸星石空間,丁浩沒閑著。他取出一隻收納葫蘆,把眼前的大量靈米都裝起來。這些都是最優質的靈米,九州世界很多人類都吃不到,竟然都堆積到鼠窩裡來了。

    把靈米都收了以後,丁浩注意到石室角落的一些花花草草,其中大部分沒用,不過丁浩竟然發現一株益壽延年樹。

    益壽延年樹,這種樹算得上是一種非常稀有的准上品靈木了。其長大以後,樹上會結出一顆顆的豆子。這些豆子成熟以後,剝皮去籽,可以用來煉製益壽延年丹,此丹吃了有增加壽元的功效。

    九州世界沒有病痛,酷愛修鍊,人人長壽,不過也有壽元限制。

    沒有覺醒的凡人最少只有三百年壽元,先天強者可以達到五百到千年,進入鍊氣期會增加到不少,活個一千多年,兩千年都是常事兒。

    不過再多,那就要有機緣了。

    比如得到上界靈丹,強大的壽丹,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,那就可以活很久。

    當然了,有一點是明確的,絕對沒有永生不死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有成仙才能永生不死,重塑仙體,壽宮永恆,享受無盡的壽元。下界之人,哪怕是仙煉大世界的至強者,也是會死的!

    益壽延年丹,吃一顆可以增加百年的壽元。再吃,效果減弱,吃個三五顆,就徹底無效了。也正是這益壽延年樹的果實有如此奇效,所以非常的強手,在九州世界,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丁浩很是稀罕。

    不過九奴並不當一回事兒,增加個百年壽元,到了仙煉大世界,這不算個事兒。還有一個,這樹才是一顆幼苗,等它長大,開花結果,怕是要二十年之後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這樣,丁浩還是將其挖出,連泥土暫時放在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隨後,丁浩又是一番尋找,竟然又找到一條人可以直接走出去的通道,丁浩從此出山。

    大黃坐在吸星石中,正在被九奴訓斥。

    「錯誤之一,不夠狠,你要咬它的要害,要狠;錯誤二,不夠凶,你一出場就要放出無邊的妖氣,將其震懾,讓其恐懼;錯誤三,不夠狡猾。很多妖獸放出最後一擊法術是很強的,你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它放出?你要撲上去,在它放出之前,弄死它;錯誤四,你居然不懂得保護自己!殺死對手固然重要,保護自己更重要,你看看你這種身體,竟然還在最後被石刺刺傷,簡直是愚蠢!」

    大黃被說得狗臉尷尬,不過它無可反駁,九奴句句都說到重點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總而言之就是沒有戰鬥經驗,畢竟才是你第一場戰鬥。你要多戰鬥,等回頭去了域外,你獨自活動,任務是每天咬死十隻妖獸!」

    「十隻妖獸!」大黃伸伸舌頭。

    丁浩從山中走出,剛好遇到找過來的種田仙師一群人。

    柳仙師拍拍胸口道,「哎呦,丁天才你沒事就好。如果你這樣的天才,在我們這裡有一個三長兩短,我們以後怎麼面對學府?要被人罵死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沒有什麼,一隻老鼠頭子而已,分分鐘就殺掉了。」

    柳仙師驚呆,「這麼快就殺了鼠王?真的假的?」

    其他人道,「是遇到了4等變異的白眉鼠王吧?4等變異要好殺一些,丁天才你實力驚人,這麼快殺死白眉鼠王,不錯不錯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哪種鼠王,你們幫我看看。」丁浩一抬手,把鼠王的腦袋扔了出來。

    鼠王腦袋落地,金燦燦的耳朵,清清楚楚,種田仙師全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怎麼可能!」

    「這是6等變異的金耳鼠王啊!」

    「6等變異的妖獸!它很可能自帶妖獸法術!」

    「最關鍵速度還這麼快,一轉眼,就把金耳鼠王給殺了!丁浩天才,你是不是鍊氣三層啊,就算是鍊氣中期的內門弟子也做不到哇?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也不多說,又把收納葫蘆遞給柳仙師,「這裡是三眼鬼鼠偷的靈米,數量驚人,給你們拿了交賬,我就先回舞州去了。」

    他在靈植區盤桓了將近一天,也差不多了。天色傍晚,他就準備前往舞州。

    臨行,種田仙師們又是多方挽留。他解決了金耳鼠王,種田仙師們不知道多麼感謝,柳仙師他們又給丁浩塞了不少的頂級靈茶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徐元琨帶著鐵蹄八十騎來了。

    原來丁浩剛到靈植區時,就有人跑去天意之中,給舞州發傳訊。

    舞州凌雲霄聽說丁浩回來了,大喜。立即派出鐵蹄八十騎,隆重迎接丁浩回鄉。

    徐元琨等人都是丁浩的老友,此刻見面,其樂融融。才幾個月沒見,看見丁浩竟然達到了鍊氣三層巔峰,眾人全部都是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「到底是我舞州第一天才!」

    「進入學府半年沒到,竟然就有了這種修為!天才,天才!」

    「這是我舞州大幸,舞州大興!」

    鐵蹄八十騎的小將們,全部都是喜笑顏開,他們和丁浩關係不賴,以前經常一起喝茶吃肉,丁浩還給他們分過靈石。

    進入天意之中,就不好使用御空靈劍飛行了,丁浩坐在獸車上。

    徐元琨騎馬跟隨,又道,「前段時間有消息傳來,說你是超一品廢材,在學府之中受人排擠,幾乎要被掃地出門……哎呀,你可不知道,我們那個急呀,凌城主也到處求方問葯,可是我們這種修為,又能找到什麼方子,干著急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到這些,心中升起濃濃暖意。他在學府之中打拚,舞州這邊始終還惦記著他,這是家鄉的味道,這才是家鄉的人!

    有一個地方,只有離開了才覺得它的溫暖;有一個地方,離得越遠在你心裡就越重。

    這就是家鄉!

    暮色之中,紅雲漫天,一隊車馬緩緩走進天意系統之中,奔向舞州城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趕往舞州城的時候,一隊鐵甲兵衛,手握森冷寒光的兵器,在一位穿著金色鎧甲的威嚴男子的帶領下,開進城中。而在這威嚴男子前邊騎馬的,是一位有著五綹長須的白髮老者!

    老者正是唐家商號的大掌柜唐空明,而跟隨在後邊的,金色鎧甲男子,正是唐皇麾下的天雄大將軍,鍊氣六層強者!至於他們後邊的那些鐵甲兵衛,赫然就是唐皇麾下最精銳的,羽林衛!

    這些人並不是唐家商號夥計那麼簡單,羽林衛全部都是殺人如麻的殺人機器,舞州的鐵蹄八十騎只能給他們拎鞋!

    唐空明騎馬,傲然走進城中。

    天雄問道,「要不要先去唐家商號休息?」

    唐空明冷哼道,「休息什麼,立即去舞州城主府傳話!哼,唐皇命令,從這個月開始,舞州賦稅增加三成,這種消息要及時通知凌雲霄,讓他趕緊準備才是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