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52章天意化物水(四更求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五一章天意化物水

    當初唐家商號,唐雲鶴和唐空明曾經跪在丁浩面前,對著天意發誓,「以後見到丁浩,立即繞道而行,若是不小心遇見,當下跪行禮。」

    要知道,這些誓言可是對著天意所發,在天意之中完全有用!

    現在看見丁浩,就必須跪下行禮。

    不過這件事已經過去一段時間,眼前還有不少人,讓白髮蒼蒼的唐空明再次給丁浩跪下,他實在是難為情。

    丁浩可不想給他一點面子,見他猶豫,上去先是一個耳光,然後連打帶踢,開口罵道,「你跪不跪,你是不是想要違背天意?」

    唐空明被打,天雄大將軍等人也只有看著。

    天意之中,丁浩無敵,羽林衛只能在旁邊干著急。

    舞州眾人紛紛大笑,唐空明滿臉通紅,一次又一次的恥辱,他恨死丁浩了。如果可以和丁浩同歸於盡,此刻他一定不會猶豫。

    「你跪不跪?」丁浩指著他鼻子,對於這種可惡的對頭,丁浩不會給他留一點臉面。

    當著眾人,唐空明無可奈何,只好第三次給丁浩跪下。

    他目中卻是一片怨毒,「丁浩,你太過分了,我這麼大的歲數,數次被你折辱,你還是不是人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你這麼大的歲數都不知道怎麼做人!我不在舞州,就來欺負舞州,是不是?我告訴你,我就算離開再遠,我也是會回來的!你們姓唐的都給我記清楚了,欺負了舞州,十倍償還,你們回去稟告唐皇,讓他給我小心一點!」

    天雄大將軍跳出來,怒道,「丁浩,你說話注意點!唐空明和你的過節,和唐皇無關,我希望你說話不要亂指責!」

    「和唐皇無關?」丁浩冷著臉,走到他對面,指著他鼻子道,「上次唐皇為了表示對舞州的歉意,將四縣之地划給舞州,到現在劃了沒有?就是地圖上畫了吧?你們唐皇要不要臉,說話不算數,我還是那句話,欺負了舞州,十倍償還,到時候恐怕四十個縣也不夠!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狂妄!」天雄怒道,「各州的區劃,不是你說了算。」

    可能是感覺到留下去只能自取其辱,天雄大將軍直接丟下唐空明,帶著一眾羽林衛灰溜溜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別人都走了,唐空明一個人跪著,更顯孤單。他臉色漲紅,開口道,「丁浩,我跪也跪了,你還要我怎樣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剛才不是囂張得很嘛?若是招惹了你,吃不了兜著走,你好大的威風。」後邊舞州小將們,全部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唐空明老臉上都要出血了,沉聲道,「老朽剛才說話不得當,還請凌城主諒解。」

    凌雲霄道,「說話不得當?唐空明你還真是厲害,我舞州城主府,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動不動用羽林衛來嚇唬人,你真是越老越長進了。」

    唐空明知道自己今天不老實點恐怕走不掉了,只好低頭道,「凌城主,老朽錯了。舞州賦稅一事,我會去稟告唐皇,就算是唐皇催促,我發誓,也會盡量拖延。」

    「拖延?」丁浩冷笑,「你想走,就給我發誓,增加的三成賦稅,你們唐家商號承擔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唐空明臉色大驚,哀求道,「丁浩天才,自從上次以後,我已經被撤除了大掌柜頭銜,現在只是臨時大掌柜,這種事我做不了主啊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管。你不發誓,就別想走。」丁浩索性拖過一張大椅子,然後坐在唐空明面前,喚道,「給我端杯茶來,我倒要看看你能跪多久,要不然我帶著你去廣場上跪著。」

    唐空明心中恨到要吐血,含恨道,「好好好,丁浩,我認你狠!你做人這麼絕,你小心得到報應!」

    在丁浩威逼下,唐空明不但發誓,而且寫下字據,說舞州的多餘三成賦稅,由唐家商號承認,丁浩這才放他離開。

    看著這張字據,凌雲霄哈哈大笑,拉著丁浩坐下,笑道,「還是你厲害,一回來,就幫我解決了這個大難題。」

    大廳之中事情了結,眾多小將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丁浩和凌雲霄聊了一會,終於聊到最近的形勢。

    「丁浩,這次登天之戰有沒有希望?」凌雲霄臉色一黯,開口道,「根據我上界的祖先顯靈,說上邊形勢很不好,本來蔭護道宗的中天仙國國主入魔,滅殺一城,中天仙國瞬間崩潰,魔道和妖道聯軍,大舉入侵,已經逼近九州道宗。」

    雖然學府的副院長們發誓保守秘密,可是別忘了,九州世界有很多人家中都有祖先在上界。發生了危機,這些祖先會把消息傳下來。

    丁浩雖然對上界的形勢有所猜測,可是此刻聽到,還是相當震驚。

    「我感覺到登天之戰,就是最後離開的機會。」丁浩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凌雲霄點頭,「不過我上界祖先又說,也不要盲目慌張,我九祖還是相當強大,只是九祖都去九重天了,因此道宗上層已經達成一致,準備死守,等待九祖回援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丁浩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本來丁浩的猜測是,道宗很可能放棄宗門,逃走。可是現在,九州道宗竟然想要死守。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九祖不在,道宗實力怎麼樣,有沒有死守的希望?道宗的護宗大陣,是不是很強大?」

    凌雲霄搖頭道,「這些我就不知道了,道宗既然決定死守,相信已經有所準備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最好是能死守成功。」

    凌雲霄又道,「不管怎麼樣,總之現在整個九州世界都傳遍了,現在各州物價飛漲,所有人都瘋了一樣,都想要爭奪那一百個上界名額,唐皇突然增加賦稅,也是這個目的,希望多送幾個唐家後人上界。」凌雲霄說完,繼續道,「丁浩,你是我們九州最大的希望,因此你需要什麼,直接說,我們舞州所有的資源,任你取用!」

    丁浩耳邊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跟他要天意化物水!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,開口道,「凌城主,其實靈石丹藥什麼,我都用不上,我想要的只有天意化物水。」

    「天意化物水!」凌雲霄臉色大驚,開口問道,「你怎麼知道有這個東西存在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聽人說的,不過剛好對我有用,說實話,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凌雲霄點點頭,開口道,「那你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兩人一前一後,走出城主府,來到廣場上,讓人沒想到的是,凌雲霄帶著丁浩來到舞仙子的塑像下邊。

    更讓人沒想到的是,凌雲霄抬手取出舞州大印,將大印蓋在舞仙子雕像底座上的某一個地方,雕像底座下邊竟然打開一扇暗門。

    「這塑像之中,竟然別有洞天。」

    丁浩吃驚,走進這塑像之中,竟然不是一個小屋子,而是一片乾涸的沙漠。在沙漠之中,有著大量的陣法禁制,衝天而起的光柱,鱗次櫛比,顏色五顏六色。

    九奴在他耳中道,「這裡是天意系統九大陣眼之一。這裡本來就是一個空間陣法,然後在空間陣法之中,設置了天意系統的陣眼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這樣,空間陣法,好厲害。」丁浩震驚。

    九奴卻是不屑一顧,「以前的裂天魔尊,只用了三顆普通小石子,就能布下一個龐大的空間陣法,那才是天人驚動,眾仙仰望,這算什麼呀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好吧,你是大牛逼,我是見識淺薄。」

    丁浩跟著凌雲霄,走了好一陣,才來到陣眼中間。

    只見這裡,有一道衝天的光柱,直衝天宇,不知道通向何處,景象雄偉,讓人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「就在這裡。」凌雲霄走過去,一指光柱之中,開口道,「如果你說的天意化物水就是這個,那麼你拿走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走到光柱面前,果然看見,在光柱的最下方,懸著一塊晶石,而在晶石下邊,則是懸空浮著很小一團的清澈透明液體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天意化物水?」丁浩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凌雲霄道,「是。此水乃是陣法之中凝聚,從陣法晶石上滴落,每萬年會凝聚一滴,天意系統至今百萬年不足,這裡凝聚了大約數十滴的樣子。」

    「天意系統設下以後開始凝聚,至今不過數十滴。」丁浩心中震驚,這些液體,從年份上來說,那真是至寶啊!

    萬年一滴,幾十萬年,才這幾十滴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也就是幾十萬年的天材地寶,等你去了大世界就會發現寶物更多。這水是天意陣法之中,天意凝聚而成,是天意精華,據說可化萬物,實際上所謂的萬物,也只能說是下界萬物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又問道,「那我如何取用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直接用心念,將其收入吸星石空間。」

    看見丁浩伸手去取,凌雲霄連忙喊道,「不可!此水非常的奇特,可化萬物,九州世界有人想要取用,可是任憑他們用任何材質的物品去裝,都無法將其收納,若是用手去抓,恐怕手就會被化,無法重生。」

    「沒關係。」丁浩微微一笑,把手貼在光柱上,心念一動,面前的天意化物水,消失一空。

    四更了。

    今天冬至,冬至大過年,祝大家過得愉快!另外求點月票,月票好少啊,道友們,給力點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