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54章一人,足矣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五三章一人,足矣!

    舞州的天氣,愁雲慘淡。

    昨天還披紅挂彩的丁家大門,今天掛滿了白色的牌匾。九州世界沒有送花圈的說法,死人都是送白匾,上邊題字「節哀順變」、「駕鶴西遊」、「轉世輪迴」等等。

    丁浩作為喪家主人,這一天並沒有出門,就在家中盡孝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意志並不是原來那個丁浩,可是畢竟他的身體還是來自丁家,最後給丁家祖宗盡一下孝道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又傳來一聲,「唐家商號送來悼念白匾!」

    「唐家商號也送來白匾?」正在大廳之中的凌雲霄和丁浩都頗有些意外,凌雲霄道,「莫非唐家想要藉此機會和你化解干戈?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。」丁浩站起來,心說老子不把霸王槍還給他們,唐家都不會和自己交好,「出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唐家前來送匾額的,並沒有大人物,而是一些小夥計。

    白匾上蒙著白布,一對白匾抬到了丁家大門外,就準備抬進門。

    丁浩和凌雲霄走出來,丁浩道,「慢著,唐家商號送來的白匾,先給我看看再進門。」

    周圍有不少舞州人看熱鬧,就有人暗自嘀咕,人家唐家好心好意送來悼念匾額,你丁浩就算和唐家有過節,也不至於這樣吧。

    丁浩才不管旁人議論,揮手示意丁家的管家。老管家走過去,掀開白布,在場人等全部都臉色一呆。

    只見第一塊白匾上,分明寫著,「死金丹,裂木塑,大快人心!」

    剛才還嘀咕丁浩斤斤計較的人,此刻全部都閉上了嘴。大家都心中大罵,這唐家商號太缺德了,這哪裡是來悼念,這簡直是不要臉的挑釁。

    凌雲霄先是一愣,隨即大怒,指著送匾來的唐傢伙計,怒吼道,「混賬,丁家治喪,你們卻送來這種白匾!好好好,你們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們,來人!把他們給我拿下!」

    那些唐傢伙計都嚇得面無人色,領頭的一個夥計撲通跪下,哭道,「城主大人,我們也不知道裡邊是這個字啊!我們都是舞州人,在唐家商號謀一份差事而已!大人饒命!丁浩天才饒命!」

    眼看小將走上來,丁浩揮手制止。

    他倒並沒有多生氣,這種噁心人的小技倆,丁浩根本不買賬。

    「算了算了,這些人也不易。」丁浩說完,又對管家道,「把第二塊匾額也給我打開看看。」

    第二塊白布掀開,裡邊也有十個字,「活畜牲,丁不浩,一門死絕!」

    凌雲霄氣得跳腳,大罵道,「唐家混賬!太混賬了!可惡,可惡!唐空明這個老東西,他不想在唐州混了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森,這種小技倆很是噁心人,不過這剛好是給他丁浩送來借口!自己剛好好好懲治一下唐家!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臉色陰沉道,「在場的諸位舞州父老鄉親,你們也看見了,這就是唐家商號的所作所為!這種低劣行徑,為人所不齒,下作卑劣,這種商號,我們舞州人絕對不能讓他繼續存在下去!」

    凌雲霄畢竟是城主,還要受唐皇節制,因此從官方不好有所作為。可是丁浩不怕,他發動大家,砸爛唐家商號,唐皇也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在場舞州人,也都是義憤填膺,這唐家商號太缺德了,哪有給人家送這種喪匾的?

    「走,去砸了它!唐家商號,太下作了!」

    丁浩帶著一眾人等衝進唐家商號,一番打砸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唐家商號早就有所準備,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了,所有唐家人也都撤走了!當丁浩衝進唐空明的住處,桌上放了一個字條。

    「小畜牲丁浩,我等已撤去邊界村,有膽就來!」

    凌雲霄等人也跟著進來。

    徐元琨抱拳道,「城主,我這就帶著鐵蹄八十騎趕往邊界村,截住他們!唐家商號,做事太過分,已經激起民憤!」

    凌雲霄卻是眉頭一皺,「冷靜!這件事我看他們大有陰謀,恐怕就算你趕到邊界村,他們已經進入域外了。」

    「陰謀?」徐元琨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丁浩冷哼道,「無非就是引蛇出洞的計策。在天意之中,他們拿我沒有辦法,因此就用兩塊牌匾來激怒我,想我一昏頭,衝出天意系統,然後他們就可以在域外將我圍殺!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徐元琨臉色震驚,「這些人果然惡毒狡詐!」

    凌雲霄點頭道,「丁浩你的猜測沒有錯,既然我們已經識破他們的陰謀,就不要理會他們了!我今天就宣布,查封唐家商號,禁止他們在舞州經營!」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搖頭道,「既然他們設下毒計,那我就將計就計!想要圍殺我,他們真是打錯了算盤!在舞州我還不好輕易動他們,可是去了域外,我剛好可以放開手腳!」

    「什麼?你還是要追出去?」凌雲霄震驚,連忙勸道,「丁浩,你可別衝動!你雖然這段時間修鍊很快,半年已經到了鍊氣三層。可是你別忘了,唐空明已經是鍊氣四層了!而且,還有天雄大將軍,他可是鍊氣六層初期了!這還不是最恐怖的,最恐怖的是羽林衛,別看他們單兵的實力很低,可是組成天都鎖神陣以後,鍊氣後期都逃不出他們的手心!」

    徐元琨也勸道,「是呀!他們實力太強了,我們舞州根本不是對手,雖然我們鐵蹄八十騎組成陣法也不錯,但是和天都鎖神陣比起來,我們鐵蹄八十騎根本衝進去就是死……」

    徐元琨他們誤會了,還以為丁浩要帶著他們一起殺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卻是搖搖頭,「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,你們不用去了!凌城主,你們幫我丁家繼續操辦後事即可,殺人這種小事,我一人足矣。唐家,你們一直針對我,也到了我給你們重重一擊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身影一閃,就奔出唐家商號,口中喝道,「凌城主,借你角馬一用。」

    聽著外邊噠噠而去的馬蹄聲,凌雲霄和徐元琨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「丁浩他瘋了嘛?他才是鍊氣三層,他竟然就要一個人對抗唐家那麼多人!唐空明、天雄大將軍、羽林衛,還有唐家說不定還有增援……」凌雲霄驚得幾乎一屁股坐在地上,要知道,對手的這些力量,就算是聚舞州之力,也難以抗衡,可是丁浩竟然一個人去了。

    「真是少年麻木啊!你們速度追上去,無論如何,將他給我攔住!若是不行……就出去幫他一把。」凌雲霄命令下到最後,也是咬牙了,丁浩是舞州未來的希望,豁出鐵蹄八十騎也要拼一把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徐元琨連忙衝出去,帶著鐵蹄八十騎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邊界村。

    天意系統交界之處,丁浩已經來過這裡幾次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第一次來到這裡,第一次見到劉雲坤師兄使用飛劍,第一次殺人,丁浩真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曾經的小小少年,緊張的眼神,躲在黑色的披風之中,生怕被別人盯上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覺之中,他已經強大如斯。

    「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出邊界村!域外,危險之地,獸險妖險人心更險!不過我已經足夠強大,誰要想在域外殺我,別忘了帶上你們的性命!」

    域外青山如黛,小雨迷濛,丁浩騎著白色的角馬,緩緩走出邊界村的分界。

    傲然回頭看著後方,這個時候,徐元琨他們也馬不停蹄地追來。

    「留步!」徐元琨連忙大聲道,「丁浩,且慢!你聽我分析形勢!」

    丁浩擺擺手,「你們回去吧,不管是誰來,也阻擋不了我的決心!唐空明他們今天,必死!」

    徐元琨知道丁浩的意志,不可阻擋。於是他也咬牙道,「要不這樣,帶上我們,我們去跟他們拼了!」

    「不用。」丁浩這番出去,各種手段都需要使用,帶著這些人反而麻煩。隨即他翻身下馬,站在域外的小雨中,拍拍馬屁股讓其走回去。

    再接著,他一拍靈寶囊放出御空靈劍,踏劍而行,化成一道劍光,消失在迷濛的小雨之中。

    駕劍飛行,徐元琨等人哪有這個手段,就算是想要跟著丁浩,那也做不到,域外那麼大,他們根本找不到。

    一名小將問道,「徐將軍,我們怎麼辦?」

    徐元琨嘆道,「或許,丁浩天才真的已經足夠強大了!我們這些人,已經完全跟不上他的腳步,算了,我們就不去拖累他,就在邊界村等消息吧。」

    徐元琨回過頭來,就看見遠處村中有一道灰色的鳥雀身影,衝上半空,直撲域外的細雨之中。

    「混賬!是什麼人?」徐元琨怒吼道,「這人肯定是給外邊的唐家人報信,立即給我抓來砍死!」

    他猜測的沒錯,這道鳥雀身影,正是給唐空明等人報信的。

    域外山林之中某處,細雨蒙蒙,草色朦朧,草亭之中,站著六十多個身影。

    這些,就是唐家準備用來阻擊丁浩的力量!

    唐空明帶著三名手下好手,天雄大將軍帶著六十四名羽林衛,就準備在這裡,擊殺丁浩。

    唐空明白髮白須在風雨之中翻飛,他從鳥雀腳上取下密信,冷笑道,「狂妄無知的小輩,竟然一個人就殺了出來,本來還以為鐵蹄八十騎要費些手腳,現在看來這個小畜牲比我想象之中還要蠢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