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55章獨闖天都鎖神陣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五四章獨闖天都鎖神陣!

    煙雨籠罩在域外,青山隱隱,三點劍光穿透雨霧,凌空而來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找來倒是快!」

    三點劍光猛然停下,只見站在前方御空靈劍上的是一個白髮皓首的老者,跟在後邊的兩點劍光,都是青衣男子,竟然也都是鍊氣四層的修為。

    唐空明擔心丁浩找不到他們,因此特意帶著兩個手下,來誘敵。可是飛出來沒多遠,就看見細雨綿綿之中,丁浩手拿玉符片,踏劍飛來。

    當初,丁浩就在唐空明身上種下九奴的血雲,藉助玉符片,很容易就能追蹤到唐家人等的位置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遠遠飛來,唐空明蒼老的雙目之中滿是殺機,「丁浩,你果然天才,鍊氣三層就能使用御空靈劍,不過可惜,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!」

    「不該得罪的人?」丁浩停下遁光,手掌一捏,將玉符片捏碎,今天以後,應該用不上這玉符片了。他開口問道,「你說你是不該得罪的人么?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!」

    唐空明臉色陰鬱,一字一句道,「我當然稱不上不該得罪的人,我指的是,唐,皇!」

    後邊兩人也開口指著丁浩,囂張道,「丁浩,你得罪了唐皇!你早就該死了!現在給你一個機會,交出霸王槍和你的所有寶物,然後跪到唐皇面前,磕頭認罪,說不定唐皇他老人家還能開恩給你一具全屍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我看你們不如先給我磕頭認罪,說不定我還能開恩,給你們一具全屍!」丁浩說完,又哈哈大笑道,「磕頭認罪這種事,你們唐空明大掌柜最有經驗了。」

    「小畜牲,你不要太猖狂!」唐空明前後給丁浩跪了三次,此刻聽這一說,頓時惱羞成怒。他一拍靈寶囊,抬手一指丁浩,「斬!」

    一點光虹,帶著凜冽殺機,瞬間,穿透細雨,殺向丁浩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唐空明身後另外兩名幫手,也是一拍靈寶囊,口中喝道,「給我去!」

    三人站在御空靈劍上,雙手不斷掐動手訣,控制著三把飛劍,從不同的方向攻擊過來。

    細雨迷離,三把飛劍,穿透迷濛水霧,凜冽殺來,寒光閃動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的攻擊,丁浩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拍靈寶囊,隨手一抓,一把黑色的大旗出現。

    「出來吧!」黑色大旗舞動,頓時一隻巨蟒一樣的大蜈蚣爬了出來。大蜈蚣背後有六對翅膀扇動,一雙血色小眼,貪婪地盯著面前的三人。

    獸魂旗之中的獸魂,也是需要進補的,血食陰魂什麼,是它們最好的補品。面前的三位仙師,已經成為六翅蜈蚣蟒眼中的飼料!

    看見這麼一個大東西,三把飛劍頓時停在雨中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後邊兩名仙師見識不夠,看見這麼大一個東西,嚇得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「這是六翅蜈蚣蟒!別害怕,獸魂而已!」唐空明又冷笑道,「丁浩,你身為學府弟子,居然有這種妖魔鬼道的邪惡靈器,看來今天弄死你真是順應天意,為我正道除害!」

    這獸魂旗是從白天蒼手上繳獲,算不上邪道靈器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也不想跟這些人解釋,開口冷道,「你們這些人欺善怕惡,為所欲為,明為商號,實則壞事做盡!你們算什麼正道?」說完,他命令道,「把他們都咬死!」

    六翅蜈蚣蟒得到命令,背後的翅膀抖動,身體好像一條蛇,在空中靈活地遊了過去。看見獵物,它巨大的口器張開,噁心的綠色涎液流出老長,掛在嘴邊,糝人無比。

    「小畜牲,你別猖狂,有種跟我來!」唐空明心裡犯怵。

    他本來就沒想跟丁浩硬拼,看見六翅蜈蚣蟒,他對著自己的飛劍一招手,扭頭就逃。

    兩個手下見大掌柜都逃了,他們跟著逃走。不過他們低估了六翅蜈蚣蟒的飛行速度,這個大傢伙在空中三扭兩扭,巨蟒一樣的身體就出現在他們背後。

    「好快!」唐空明老目暗驚,心說怪不得丁浩敢追出來,原來這六翅蜈蚣蟒端的是如此厲害。

    「你們,抵擋一下。」唐空明命令手下。

    兩名手下猶豫了一下,不過拿人錢財與人消災。他們還是停下飛行,控制飛劍殺向六翅蜈蚣蟒。

    「給我斬!」

    這兩人不過是一品飛劍,當初丁浩用霸王槍都很難擊破六翅蜈蚣蟒,何況他們?

    「吼!」六翅蜈蚣蟒對飛劍視而不見,一聲低吼,百隻爪子在空氣中,無數船槳樣一劃,加速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砰砰!兩把飛劍直接被它的身體震飛。

    「分頭逃!」兩手下臉色蒼白,知道他們根本沒有獲勝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人向左,一人向右。

    向左的青衣人沒飛多遠,就看見前方煙雨之中站著一個少年,踏著御空靈劍,站在樹梢上空。

    「你不是要讓我交出霸王槍,然後跪到唐皇面前,求唐皇給我一具全屍的嘛?」丁浩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,「快來抓我呀,建功立業,成就王侯,就在眼前了。」

    這青衣人咬牙罵道,「小畜牲,唐皇早晚殺你。」說完,他想要從另一個方向逃走。

    「看來你連全屍都不想要了!」丁浩毫不留情,一拍靈寶囊,「給我去!」頓時,從白天蒼手中繳獲的二品靈劍,化成一道凜冽的寒光,追上此人。

    「你敢殺我?」此人怒吼還沒說完,二品靈劍已經從他脖子上繞了一圈,頓時身首異處,從半空摔落。

    「有何不敢?」丁浩冷哼一聲,飛過去,在半空伸手一抓,就從他的屍身上,摘下靈寶囊。隨後,丁浩一抬手,一道黑色的魔氣放了出來,瞬間就將此人的神識抹去,打開靈寶囊。

    此人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,就是一些靈石,一品符咒,丁浩將其收入自己的靈寶囊。剩餘的東西,直接扔掉。

    丁浩飛回來,看見六翅蜈蚣蟒正用兩隻前爪,抱著另外一個唐家仙師的屍身在啃腦袋,看得丁浩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「唐家的人,他們應該很喜歡這個場景。」丁浩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。

    唐空明趁著這會,已經飛得很遠了。轉眼就損失了兩個鍊氣四層的手下,他心疼的要命。鍊氣中期,在唐家商號也是數量不多的精銳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竟然飼養這種血腥邪惡的妖獸,你該死!」唐空明惡毒罵道,「你有種來殺了我,你敢來嘛?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唐空明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。不就是羽林衛提前設下了埋伏,你以為我會怕?我既然一個人敢來,我就有殺光你們的決心和能力!」

    唐空明他們設下的毒計,沒想到丁浩一眼看破,他惡毒看著丁浩,「無知!狂妄!小畜牲,等你來!」

    說完,他一扭身,鑽進了下方的樹林中。

    「好啦,別吃了,幹活了!」

    丁浩一聲招呼,翻身跳上六翅蜈蚣蟒,直接踩在獸背上,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密林之中,一塊空地,細雨如煙,煙鎖草亭。

    天雄大將軍和手下六十四名羽林衛都隱匿著,這是他們布下的天都鎖神陣。這是鍊氣級別之中,最為強大的陣法之一,威力效果,超乎想像!這陣法,來自唐家上界祖宗的手筆,陣旗和陣盤的靈活運用,將陣中的人全部都隱藏!

    只等敵人,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隱匿之中,唐空明低聲罵道,「可惡,沒想到小畜牲這麼精明,猜到我們有埋伏。」

    天雄低沉的聲音傳來,「這小子是夠狡猾,不過可惜他,太張狂!明知我們有埋伏,他還敢過來!簡直是找死!」

    唐空明道,「小心點,他有一隻六翅蜈蚣蟒的獸魂旗!」

    天雄森然笑道,「六翅蜈蚣蟒,算什麼東西?等他進入陣中,就會發現,他見識太短淺了!小小的獸魂旗,我們可以鎖得它動彈不得!小畜牲,勝利的天平不會傾向他那一邊!」

    唐空明這才放心道,「看來這次,小畜牲,在劫難逃了!」「

    正在他們開心冷笑,突然從半空掉下一具無頭屍體,剛好砸在陣法中央。地面上全是堆積雨水,被這一砸,雨水飛濺,鮮血流出,很快就染紅了一片草地。

    這種場景,讓所有埋伏的羽林衛都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立即就收斂了心神,一個小小的丁浩,算是什麼東西?天都鎖神陣,就連鍊氣後期,也可以鎖!他們甚至殺過鍊氣七層的仙師!重創過鍊氣八層的恐怖人物!

    天都鎖神陣,一直是唐家的不傳之秘!

    「我唐皇立於這個世界,數十萬年不倒,那是有原因的!唐家近百萬年的傳承,不是你一個小畜牲可以撼動的!」想到這個,所有的羽林衛全部雙目森寒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六翅蜈蚣蟒的背上,懸在陣法上空,開口道,「羽林衛是吧?我知道都躲在下邊,你們都給我出來!老子不是濫殺無辜之人,你們若是出來求饒,老子還能留你們一條狗命,若是執迷不悟,等老子殺下去,那具屍首就是你們的,前車之鑒!」

    唐空明聽了大怒,跳出隱匿處,「小畜牲,你不要口出狂言,你給我下來!」

    抱歉,第二更有點遲,明天會早點,還有14票就加更了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