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61章滾草蝶和食蟲草(400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六零章滾草蝶和食蟲草

    丁浩叫住的唐飛,正是上次在舞州城被丁浩打劫過的那個。

    唐飛上次被丁浩打劫,就已經嚇破了膽,這次丁浩一進門開口說話,他就聽出了丁浩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沒敢吭聲,就想渾水摸魚,趕緊逃走。

    想不到丁浩最後把他留下,他嚇得噗通跪下,臉色慘白,磕頭道,「大哥饒命,饒命啊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帶我去總庫房!」

    總庫房就在不遠處,一會就到了。唐飛這種人已經嚇得怕了,丁浩也沒殺他,趕走他以後,進入了庫房。

    庫房之中,各種貨物堆積如山,靈器、靈丹、材料、天材地寶!都是九州世界出產的各種物品,數量驚人,看得人眼花繚亂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丁浩用不上,不過他並不想給唐家留下。

    他打劫唐家商號的一個主要目的,就是從經濟上打擊唐家!拿走這些財物,也是一種打擊!

    丁浩一路走過,所有的物品,全部都收入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走到倉庫的一角,這裡就是他最為感興趣的地方,靈石堆放處。

    這裡放著無數的靈石盒子,每盒一百顆靈石,這裡有四百多個盒子,也就是四萬多的靈石,這在九州世界簡直是一筆巨大的財富!

    四萬靈石,唐皇也不一定能一下拿出這麼多現金!

    丁浩毫不客氣,全部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等丁浩離開之時,整個唐家商號之中已經是一片混亂。那些夥計有的逃走了,有的在搶東西,甚至還有得到消息的其他商號的人開始來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丁浩放下一把大火,從唐家商號的後門離開。

    唐家商號這把大火,燒了幾天幾夜,丁浩給唐皇沉重的一擊,無論是經濟上,還是羽林衛上,都讓唐皇在很多年之內,無法翻身!

    唐州,唐皇宮。

    「陛下,來自唐家商號賀壽的霸王鼎到了。」

    唐皇得到這個消息,臉色陰沉,他已經早早收到了唐家商號覆滅的消息,心中又急又怒,沒想到自己一個帝皇,竟然被一個小小的丁浩欺負到如此的地步。

    「算了,我還是去看看霸王鼎,畢竟這東西是唐雲鶴他們臨死之前給我的禮物,我應當親自去迎接!」

    唐皇為了紀念唐雲鶴等人,決定親自前去迎接這隻霸王鼎。

    當下,儀式分外的隆重,到處彩旗飛揚,一隊獸車緩緩駛來,停在唐皇宮前邊的鮮紅地毯上。

    唐皇帶著嬪妃和臣子,走上來,他開口道,「諸位,唐家商號忠心可表,只是適逢多事之秋,亂臣賊子橫行!現在禮物雖然送到,可是唐雲鶴天雄等人,已經是天人永隔……」

    他一番激勵,讓眾人義憤填膺,對丁浩的恨又增加了一截。

    最後,唐皇莊嚴宣佈道,「現在,打開車廂。」

    車廂打開以後,唐皇和嬪妃臣子們走進車廂,觀賞這一尊鬼斧神工的「霸王鼎」。

    不過大家進入以後,都嗅嗅鼻子,心說這霸王鼎看上去很莊嚴,可是怎麼一股子異味?不過唐皇沒開口,大家也沒敢說,只好屏息跟著唐皇。

    終於,唐皇走到車廂盡頭,這裡有一個桌台,上邊有一塊碧綠色的玉柬。唐皇此刻也是好奇,心說這裡異味好濃,他拿起玉柬,用心念往裡一掃,頓時氣得差點沒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玉柬是丁浩所留,裡邊只有一句話,「唐皇陛下,聽說你生日,本人特在鼎中留下隔夜尿一泡,祝你生日快樂。」

    唐皇的臉一下全黑,手掌一握,把玉柬捏得粉碎,仰頭怒吼道,「丁浩小兒,你欺人太甚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唐皇氣得要死的時候,丁浩已經回到了舞州。

    他沒有在土城現身,這種事情他也不會承認。

    不過從這一天開始,舞州卻是一下發了財一般,多出很多的物資。有了這批物資,舞州的天才可以得到大力培養,到時候舞州的弟子成長起來,凌雲霄就可以對抗唐皇。

    那些不值錢的武器、丹藥、天材地寶,丁浩全部都給了凌雲霄,整整放了幾個屋子,看得凌雲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雖然凌雲霄是一州之主,可是也沒見過這麼多的物資。就算是他當初視為寶物的碧波丹,現在也有了整整一箱!

    這些東西對丁浩無用,索性都留給舞州。

    同時,那株從老鼠窩裡得到的益壽延年樹的幼苗,也種在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凌雲霄感慨道,「丁浩,真的是沒想到,沒想到!我舞州超一品天才,果然了不得!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就知道舞州大興,沒想到來得這麼快!有了這些物資,舞州何愁不興?這都是你的功勞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我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其實舞州興不興,對我沒太大意義。我只是感覺到,你凌雲霄對我不錯,我丁浩這個人,向來就是恩怨分明,這些東西是為了舞州,更多的還是報答凌城主對我丁浩的栽培之恩!」

    凌雲霄又道,「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現在的打算就是更多的提升自己,一定要爭取到上界!」丁浩說完,又看著面前的益壽延年樹笑道,「等我某一天回來,希望看到這棵樹,已經長成大樹,枝繁葉盛,造福一方!」

    凌雲霄擊掌道,「好!」

    舞州的事情辦完,丁浩離開舞州,進入域外。

    這場雨下了兩天兩夜,丁浩走出域外,雨才漸漸停止。回頭看著天意之中的舞州,這裡已經沒有太多他可以留念的東西,丁家人都死光了,凌城主的恩也報的差不多了,他現在可以一心一意地,修鍊、提升!

    「大黃,這幾天你就在域外,尋找捕殺妖獸!給你的任務,是每天十隻妖獸!至少要四等變異以上的!」

    丁浩把大黃放進域外密林之中,讓它在森林之中捕獵,磨練它的能力!有些東西,是永遠都無法教會的,只有讓它自己去感受,去領悟,它才能真正的成長!

    放下大黃以後,丁浩駕著御空靈劍,再次來到了土著城。

    他隔了兩天來到土著城,是有一個事情。

    搜颳了唐家商號的倉庫以後,丁浩發現其中有一批妖魔鬼道的東西以及禁藥之類。這些東西本來丁浩也沒有發現,不過丁浩從吸星石拿出以後,天意立即就發出警報。

    因此這些東西就無法留在舞州,丁浩自己用不上,凌雲霄就建議道,「賣給端木家。端木家是一個老家族,和九州學府有著密切的關係,九州世界也只有他們敢明目張胆地出售妖魔鬼道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這個事情,丁浩一直就沒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九州學府是正道最高的聖地,可是九州學府直屬的端木商號,卻是公然在和妖魔鬼道做生意,難道九州學府就如此的見利忘義?

    丁浩來到土城,這裡雨水剛停不久,滿地橫流的水,就好像一條條的小溪,這座廢墟城市更顯破敗。那邊的唐家商號還在熊熊燃燒,也有不少仙師冒著火進去搶出一些沒燒掉的物品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去端木商號,而是駕著御空靈劍來到城中,拓拔小酒館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並不是喝酒的時候,酒館里沒幾個人。丁浩走下御空靈劍,進入小酒館。

    一個夥計連忙迎上來,問道,「前輩,要點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來找拓拔老闆。」

    夥計連忙道,「老闆就在後院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自己去。」丁浩走進後院。上次遇到危難,拓拔老闆很是義氣,讓丁浩記憶猶新。雖然丁浩沒有用他那顆花籽,可是恩情卻是記下了。

    既然拓拔老闆和妖魔鬼道稔熟,丁浩就想問問拓拔老闆,要不要那些妖魔鬼道的物品。如果他要,就把這些物品送給拓拔老闆,算是報恩。

    酒館後院,是一個小院子,院子周圍放了不少的酒缸,而在院子中央,種著不少的奇花異草,拓拔老闆穿著一身黑白相間的袍子,腰裡掛著一個大酒葫蘆,正在低頭入迷地觀看地面上的草木。

    丁浩好奇地走過去,發現拓拔老闆又在看食蟲草。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,記得上次來拓拔小酒館,拓拔老闆就注視食蟲草一段時間,還說出了「面前只有一條路,你到底上不上」的道理。

    丁浩不由得站定,開口嘆道,「食蟲草還真是不愁吃,不愁喝。下雨的時候,有蟻蟲向上爬,送到它嘴裡。這雨剛停,又有滾草蝶爬上去,送到它嘴裡,下不下雨,它都是最大的贏家。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依然看著地面,點頭道,「對於這些螻蟻小蟲來說,食蟲草就是天,就是君王,食蟲草要吃它們,它們根本無力反抗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下雨的時候,蟻蟲無路可走,最後只好爬上食蟲草送死,這無可厚非。可是現在不下雨了,這些滾草蝶,為什麼還要往食蟲草的莖幹上爬呢?」

    丁浩又分析道,「食蟲草雖然強大,可是你不靠近它,它也吃不到你,對不對?拓拔老闆,你看這些滾草蝶,大部分老老實實地在滾草球,可是卻有少數的一部分不滾草,它們卻是去爬食蟲草,這不是自己找死嘛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微微一笑,終於收回視線,轉過頭來,問道,「你知道它們為什麼叫滾草蝶嘛?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在我老家,這東西叫屎殼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