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62章魔道傳說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六一章魔道傳說

    滾草蝶,一身黑秋秋,甲殼蟲。

    它們喜歡把地面上的碎草和爛泥,滾動成球!在九州世界它們叫做滾草蝶,可是丁浩看來,這東西就是地球上的屎殼螂。

    滾草蝶和屎殼螂,兩者就是一個東西,唯一不同:滾草蝶顯得好聽一些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拓拔老闆卻是給出了不一樣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屎殼螂?好難聽的名字。」拓拔老闆哧了一聲,又道,「它之所以叫滾草蝶,是因為它終有一天,都會褪去一身的黑色甲殼,化成一隻彩蝶,飛上天空!」

    是這樣!丁浩吃驚道,「真假的?怎麼可能?」他吃驚地看著那些「屎殼螂」,實在看不出,這些醜陋的黑色蟲子,怎麼可以化成美麗的彩蝶,飛上天空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看著這些黑色的蟲子,道,「當然是真的。不過並不是每隻滾草蝶,都能化成彩蝶。那些只知道滾草的滾草蝶,它們永遠都不會破繭成蝶!只有那些爬上食蟲草,沾上食蟲草汁液的滾草蝶,它們越爬越高,爬到食蟲草的頂端,然後才有足夠的力量,掙脫黑色的外殼,飛上天空!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丁浩看著那些使勁往上爬的黑色滾草蝶。

    風雨之後,食蟲草莖幹上出現很多的裂紋,流出粉色的汁液。滾草蝶爬上去,它們黑色的身體上,沾上越來越多的粉色汁液,越爬越高,顏色也越來越鮮艷……

    丁浩突然覺得,這些黑色的滾草蝶並不是那麼醜陋。

    他好笑道,「這些爬上食蟲草的滾草蝶,果然是變得好看多了。」

    「它們不是想讓自己變得好看。」拓拔老闆淡淡一笑,看著天空道,「它們只是想超越平凡。」

    「超越平凡。」丁浩吃驚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又道,「絕大部分的滾草蝶,都在埋頭滾草,不知道自己年復一年,是為了什麼。可是總有一部分的異類,它們不願象祖輩一樣,日復一日地滾動草球。它們有自己的夢想,嚮往天空,它們不甘於平凡,想要展翅翱翔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丁浩看向那些滾草蝶,雙目之中,已經不是當初那麼輕描淡寫。可是他仔細看去,幾乎所有爬上食蟲草的滾草蝶,最後都是難逃一死,全部被食蟲草吃掉。

    「它們真的會成功嘛?」丁浩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「總有成功的。」拓拔老闆點點頭,又道,「你沒有看見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希望它們會成功吧。」丁浩也點點頭,不過他感覺,這事兒有點懸。

    這時候,拓拔老闆站起來,開口笑道,「丁天才,這些日子,我可聽了不少關於你的傳說,你很厲害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著跟他走進酒館中,道,「道聽途說,不足為信。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嘿嘿笑道,「你這修為都要超過我了,看來那些傳聞都是真的。」說完他又道:「你今天來找我,有什麼事情嘛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事情當然有一點,我這裡有一批妖魔鬼道用的物資,想到拓拔老闆你跟那邊很熟悉,如果老闆你需要,我就白送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白送我?」拓拔老闆楞了一下,隨即想到了什麼,嘿嘿笑道,「妖魔鬼道的物資,你也是白來的吧,你還真是會做人情。」很顯然,他已經想到了這些物資很可能是來自唐家商號。

    丁浩也沒否認,笑道,「妖魔鬼道的物資,對我又沒有用處。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反問道,「難道對我有用處嗎?」

    丁浩尷尬,想到拓拔老闆已經改邪歸正了。自己再把妖魔鬼道的物資送給他,這不是噁心人家嘛?

    「那我就賣給端木商號去。」丁浩就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道,「既然來了,坐下,陪我喝一杯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太好了,花妖酒我可是一直惦記著。」

    上次喝花妖酒,還是先天三段,現在他都鍊氣五層了。不過讓他驚異的是,現在喝花妖酒,喝到喉嚨里,還是那麼火辣、凜冽。

    「這酒真是好酒,什麼修為喝了都是一樣給力。」丁浩點頭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笑道,「要不然說我的花妖酒好喝,不管你修為是什麼,喝到嘴裡,都是那麼夠勁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確實如此。」他說完,又問道,「拓拔老闆,為什麼九州世界只有端木家可以正大光明地做妖魔鬼道的生意呢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喝了一口酒,道,「那是你不知道端木家的由來。」他一邊喝,一邊說道,「端木家,原本只是跑域外的貨郎。那個時候,九祖重新下界,他們並沒有找到小世界的世界之鼎,因此用經天緯地**控制九州,又將嗜血妖藤分割。」

    「妖藤分割成兩半,枝幹生芽部分,流傳於世;主根部分,封印在域外某處。用六壬鎖魔陣法,將主根,永久封印,因此九祖委任六位下界最忠心的信徒,讓他們的家族,永遠守在域外,守護那六個封印,只要六壬的血脈任在,嗜血妖藤的主根就會永遠被鎮壓。」

    「端木家就是這個時候出現的。這六個家族都在域外,距離天意系統非常遙遠,要買賣貨物都不方便,因此端木家的老祖宗就組織了一個商隊,定期運送貨物去域外六大家族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到這裡,奇道,「是這樣。那麼端木商號的本意是給六大家族買賣貨物,怎麼到了後來,變成了給妖魔鬼道的買賣貨物了呢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失笑道,「因為那六大家族,都變成了妖魔鬼道了唄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聽到這一句,差點沒就地暈倒。

    九祖當初委任的六大家族,竟然變成了妖魔鬼道!

    「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?」拓拔老闆笑著問。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是有點難以想象,九祖委任自己最忠心的信徒,他們理應是正道的守護者,怎麼都變成妖魔鬼道了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開口道,「人人都只看見結果。可是誰又能知道,這六大家族當初是過得多麼艱難的日子。他們住在域外,不斷有妖獸侵襲;沒有天意的護佑,讓他們的子孫資質一代不如一代;更讓人心寒的是,隨著時間的演變,生活在天意之中的人把他們都當作異類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嘆道,「域外的生活,應當很艱難。天意系統對人類的幫助很大,如果沒有天意系統,真的很難生存下來,就算是覺醒仙根,凝結原丹,也需要天意系統的大力幫助!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看著窗外,「六大家族的後代,一代代的沉淪,日復一日,他們依然守護著那六道封印,可是沒有人獎勵他們,甚至剝奪了他們上界的資格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丁浩若有所思,又道,「所以他們只好去修鍊妖魔鬼道,希望有一天,修鍊到築基,能夠上界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點頭道,「沒錯!這就是域外妖魔鬼道的由來,也正是因此,端木商號一直跟他們做生意。而九州學府也看在他們守護六壬封印的情分上,任由其在域外發展。」

    丁浩已經完全明了,心中很久的疑問總算是解開了。思索一下,他又問道,「靠著自己修鍊上界,何其艱難?真的有修鍊築基,成功上界的?有成功的么?」

    「總有成功的,你沒有看見而已。」拓拔老闆一口喝盡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這句話,剛剛就聽到過一遍。

    丁浩一下就想到了滾草蝶,開口驚道,「九州世界魔道之人,和那些滾草蝶何其相似!總有一部分的人,他們不甘於現在的生活,可是卻又外形醜陋,資質平平。他們想要超越平凡,就只有冒著萬死一生的危險,走上這條不歸之路!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對他的聯想很是滿意,點頭微微一笑,幫他又滿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怪不得魔道之人喜歡看滾草蝶,原來看到滾草蝶就想到了他們自己,他們想要飛上仙煉大世界,也期望滾草蝶可以飛上天空!拓拔老闆,你總是喜歡看滾草蝶爬食蟲草,就是這個原因!我猜得對吧?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卻是搖頭道,「不對!我可沒有你那麼多感悟。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暈倒,本來他以為自己已經一猜就中,可是人家卻說不對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又道,「妖魔鬼道之人喜歡看滾草蝶,是有一個傳說。傳說只要能見到滾草蝶爬上枝頭飛上天空的妖魔鬼道,就可以帶來好運,創造奇迹,突破小世界,飛升仙煉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失笑,竟然還有這種傳說,不過滾草蝶真的能成功嘛?

    一杯喝完,丁浩站起身告辭,突然想到上次拓拔老闆給的花籽仍在,他拿出花籽道,「拓拔老闆,這花籽還給你吧。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道,「留給你做一個紀念吧,花妖部落雖然人人臉上刺青,相貌醜陋,可卻是一個善良溫和的部落。去域外歷練,少殺幾個花妖部落的人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丁浩點點頭,把花籽收起。

    隨即,他離開拓拔小酒館。他出門的時候,就看見一個穿著黑色披風的人,和他擦肩而過,走進小酒館,驚道,「拓拔長老,不好了!」

    丁浩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拓拔老闆。

    「沒事,你忙你的吧。」拓拔老闆對他揮揮手,然後帶著黑衣人走向後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