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67章他是人皇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六六章他是人皇!

    白沙海,位於唐州的外圍。

    這片海一半在天意之外,一半在天意之中。南風吹白沙,碧海如青霞。白沙海清澈透底,碧浪萬頃,波瀾壯闊,是唐州人為之驕傲的美麗勝地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飛到這裡時,遠遠就看見海面上,黑煙瀰漫,濃霧滔天,海水掀起數十米高的巨浪,附近的漁民都嚇得逃離一空。丁浩隱約看見,那黑煙之中,一顆巨大的火紅花樹,豎在海中,頂天立地一般。

    「拓拔野,你真是自己找死!我做的事情,也是你可以管?」

    一個黑衣人,站在黑煙之外,手中拿著一桿妖異的黑風大旗,只見萬尊魂幡,黑煙滾滾,一隻只的千尊鬼王厲嘯而出,兇猛地攻向火紅花樹。

    火紅花樹正是拓拔老闆控制的花妖,此刻倒也並沒有落於下乘,冷笑道,「上界妖孽,你以為你是誰?就憑你也想在九州興風作浪,你不配!別說你現在境界掉落在鍊氣期,就算是真的進入築基,我也不懼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那火紅的花妖樹上突然開出一朵艷麗之花,一口吞下一個千尊鬼王。然後,這朵艷麗之花,隨即結出一個黑色的果實!

    這個黑色果實,竟然把千尊鬼王死死的困在其中,讓其根本無法逃出。

    丁浩遠遠看見,手腕一抬,握住霸王槍,開口暴喝一聲,「拓拔老闆,我來助你!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驚道,「丁浩,你怎麼來了?你有沒有去通知九州學府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已經託人通知。」

    他剛說完,在遠處海面上,一道劍光凜冽,上邊站著一個穿著黑紗衣的年輕人,笑道,「是托我通知的么?」

    丁浩回頭一看,沒想到是秦如海。丁浩心中大怒,不過臉上並沒有激動,只是點頭道,「原來如此,秦如海,原來那天樹林外不是巧遇,你是專門去放玉柬的!」

    秦如海哈哈笑道,「你現在明白了?我就是去放玉柬去的,沒想到這麼巧遇到你,虧你還叫我去通知學府,你真是愚蠢啊,蠢貨!」

    丁浩冷道,「不是我蠢,而是我實在想不到,你放出嗜血妖藤,對你又有什麼好處?你難道不知道,放出妖藤,整個九州都是一場浩劫!秦如海,難道你沒有父母爹娘?難道你是畜牲養的?就算是畜牲養的,你也要懂得報恩!你現在這樣,所有人都要死!你到底想要幹什麼?」

    秦如海被罵成畜牲養的,他臉色含怒,幽深道,「丁浩,你別跟我說這些!說這些沒用!這些事情,不是我能左右,也不是你能左右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冷,「秦如海,如果你執意如此,就別管我不問同門之誼!」

    秦如海冷笑道,「丁浩,你和我什麼時候有過同門之誼?我被你從星辰台上打下來,我的尊嚴和榮譽,全部都被你拿走了!從那一天開始,你就是我的仇人!我輸掉的不但是戰鬥,而是我的一切,每個人都笑我是一個蠢貨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本來就是一個蠢貨,現在看來你已經蠢到極點!」

    「丁浩,牙尖嘴利!」秦如海怒吼,「我奉勸你給我老實一點,否則我隨時可以弄死你的狗!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射出寒光,「大黃在哪裡?」

    「在這裡。」秦如海陰冷一笑,一拍腰間的靈寶囊,取出一個帶著鉤子的鐵鏈,隨即他把鉤子伸進海水之中,就拎出一個鐵籠子,大黃赫然在籠子里。

    「主人。」大黃剛要說完,就被秦如海扔進海水中,大黃嗆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「會說話的妖物,很不錯啊。」秦如海陰森森地說道。

    丁浩怒道,「秦如海,你只要敢對它不利,我必殺你!」

    這時上界妖孽黑衣人開口道,「小子,你給我老實點,你的狗會還給你,等會我會和你交易。不過在此之前,先讓我解決掉這個老畜生。」

    拓跋老闆罵道,「你屠殺六族,居心不良,你才是畜牲!你已經犯了九州世界的大忌諱,你必死!」

    「我必死?」黑衣人哈哈大笑,「九州小世界局勢改變了,你們阻擋我才是犯了大忌!」說完,他又道,「拓拔野,你以為用一個假名字別人就不知道嘛?其實你就是天地人三皇之一的人皇!」

    「他就是人皇!」丁浩震驚,想不到拓拔野就是活了近百萬年的人之皇。

    他怎麼會落魄到成為一個小酒店的老闆?

    黑衣人罵道,「你這個沒用的東西,用釀的美酒討到地之皇的歡心,竊取皇位。可你成為人皇以後,每天只知道享樂,喝酒煉酒!九州大亂,民不聊生!就你這種人,也配指責我?」

    黑衣人又道,「你丟掉了九州的皇位以後,才知道發奮圖強!可是已經遲了,你的資質不過如此,你想要修鍊到築基,何其艱難?因此你獨創酒道,埋頭在花妖族培養酒花,想要以酒入道,不過你最後還是失敗了。眼看壽石之中的壽元要盡,你用三皇劍換了唐鵬程的壽,苟延殘喘而已!啊哈哈,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失敗者!」

    這些,都是拓拔野心中的秘密,他是天地人三皇的人皇,這種事就連學府的幾個副院長都不知道!可是這個黑衣人卻是如數家珍,了如指掌!

    拓跋老闆失聲驚呼,「上界妖孽,你,你怎麼知道?」

    黑衣人哈哈大笑道,「明告訴你,我的背後有一個後台大老闆。九州小世界的事情,他心裡清清楚楚,你們有多少的秘密,他也清清楚楚,他想要誰死,就要誰死!」

    聽著黑衣人的話,丁浩也是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「真的沒想到,拓拔老闆竟然就是九州上古的三皇,這樣說來,他竟然能活過近百萬年,他怎麼有這麼長的壽命?」丁浩暗自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黑衣人不是說了,他有壽石。」

    「壽石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壽石也算是大世界一種化外之寶,它最大的作用,可以借壽!借別人的壽命,給自己來活,只要對方心甘情願,就可以借來!」

    「那誰會願意借呢?」丁浩暈死,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嫌自己命長嘛?想要借壽的人多如牛毛,可是願意借給別人的,恐怕萬中無一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也不一定,如果有了足夠的利益,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借的。而且最關鍵的是,被借壽的人,他的壽命雖然縮短,可是他的資質也變得優異!被借走的壽命越多,他的資質就凝練越優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怪不得唐鵬程的資質那麼好,難道和借壽有關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大有可能!唐鵬程擁有三皇劍,資質又如此的優異,恐怕借了不少的壽命給拓拔老闆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又問道,「那如果只要不斷有人借,拓拔老闆就不斷能活下去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錯,理論上是這樣。不過借壽的次數越多,拓拔老闆自己的資質就越爛,他修鍊成功的可能性就越低,最後他會慢慢變成一個廢物,最後還是死路一條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那就是他跟別人借壽命,別人跟他藉資質,大家各取所需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是這個意思,不過被借去壽命的人虧一些,所以他要另外再送上三皇劍。」

    「也不知道唐鵬程還有多少年的壽命。」

    拓拔老闆並沒有否認,沉聲道,「上界妖孽,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不會允許你放出妖藤,你給我死!」

    隨著他這一聲,那株火紅花妖樹一下漲大一倍,衝出萬尊魂幡的包圍。花妖樹的枝幹,如同好多巨人的手臂,開始猛攻四周的千尊魂王!

    「爾敢!」黑衣人臉色大怒,猛地咬破中指,噴出一口血霧。

    千尊魂王在得到血祭以後,黑色的煙霧一下也膨脹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丁浩看見那巨大花妖樹的頂端,站著一個人影。拓拔老闆站在花妖樹頂端,解下腰間的大酒葫蘆,喝了一口其中的酒水,然後對著四周的千尊魂王猛地噴出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這正是拓拔老闆的花妖酒,沒想到這就竟然也可以用來除妖。

    就看見黑衣人的幾尊千尊魂王一下就醉醺醺的,有點找不到北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拓拔老闆雖然修為不如黑衣人,可是這百萬年不是白活的,手段要多出黑衣人很多。黑衣人不是對手!」

    黑衣人臉色陰鬱,此刻他已經是鍊氣九層的實力,隨時都可以大圓滿。而且他又有上界的手段,竟然依然不是拓拔老闆的對手。

    當下,他臉色陰鬱,「拓拔野,既然你找死,那就怪不得我了!我早就說過,我的後邊有大老闆,你干擾我的事,就是干擾我的大老闆!現在,是結束你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說完,他雙手合十,向天禱告,「前輩,現在拓拔野阻我,我無法成事!求你出手!」

    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,竟然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的白雲裂開,而在白雲後邊,有無數的電蛇開始匯聚,這些從四面八方匯聚來的電蛇,最後匯成一道驚人的白色雷電,咔嚓一聲,煌煌擊下!

    在這一擊之下,拓拔老闆的花妖樹被一下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丁浩驚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今天兩更,明天爆發,饅頭去存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