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68章秦如海,死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六七章秦如海,死!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就算是九奴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這天雷一擊,根本不是黑衣人所能發出。

    「這一擊,是小世界的力量!有人調用了小世界的力量!」

    調用了小世界的力量!這絕對是讓人驚心動魄的事情!

    小世界的力量,這個世界上又有幾個人可以動用?

    噗!一道血箭從拓拔老闆口中噴出,這顆花妖樹已經和他的仙根煉化,是他的本命之妖。可是現在本命之妖被毀,拓拔老闆受傷嚴重,口中噴出鮮血,身形直墮下來。

    「拓拔老闆!」丁浩臉色一動,腳踏飛劍,用最快的速度飛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沒飛多遠,就停了下來,在這白沙海上,竟然立著一塊驚天的屏障,丁浩被擋在屏障之外!

    「混賬,這是什麼東西?」丁浩手中的霸王槍揮舞,想要擊破面前的屏障,可卻根本沒有效果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沒用的!你別打了,是土城那個黑衣人出手了!那個黑衣人他對你還有一分留手,不然早就將你殺了,你最好不要激怒他!」

    丁浩怒道,「可是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拓拔老闆死吧。」

    拓拔野並沒有落在白沙海之中,他的身影堪堪落在海面上空。

    「拓拔野,不想死就老實點兒!」黑衣人冷哼一聲,收了萬尊魂幡,轉回身,站在白沙海中央,口中開始吟誦經文。

    這些經文晦澀難懂,複雜深奧,丁浩根本一個字都聽不懂。

    隨著黑衣人的吟誦,海面劇烈地激蕩起來,白沙海的海底傳來驚人的震動,彷彿天崩地裂一般,海水形成幾百米高的水牆,景象恐怖。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沒用的,現在沒用了,嗜血妖藤的主根,就要被放出來。他念得叫做赦身咒,是一種最簡單的用來釋放壬絲的咒語。」

    「不行,不能讓他成功。」丁浩手中霸王槍化成一道驚天黑芒,放出一式神通,「開山!」

    就看見那霸王槍,瞬間變得巨大無比,彷彿橫過天空的一把巨槍!轟地一聲巨響,這一槍扎在無形的屏障上。

    遠處的秦如海,他當初也是親眼見過「天生廢材」和唐鵬程一戰,他看見這一槍,臉色蒼白,驚呼道,「丁浩,你這一式神通……你竟然就是天生廢材!」

    秦如海在君子戰場自號龍傲天,一直都把天生廢材當成自己的榜樣,當成自己想要超過的對手。雖然他放出風來,說天生廢材不如他,可是他從來都沒有膽量真正地給天生廢材發出挑戰信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才知道,竟然丁浩就是天生廢材!他無法戰勝丁浩,也無法戰勝天生廢材,當這兩個身影重合,秦如海知道:丁浩,是自己永遠都無法逾越的高山!

    「丁浩,你和我一屆參加舞州會試,憑什麼你現在這麼強?憑什麼?我不甘心!」秦如海撕心裂肺地吼叫。

    本來,秦如海還有一個職責,那就是幫黑衣人護法。趁著他此刻心神激蕩,拓拔野突然駕著花枝撲了上去,想要偷襲上邊正在念誦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「我的事,你也敢破壞?」九天之上,某個人睜開雙目,抬手向下一點。

    一道電光從白雲之中掉落,眼看拓拔野就要擊中黑衣人之時,電光后發先至,落在拓拔野身上,隨即他全身都被點燃,化成一個火人,哧地一聲,掉在白沙海之中。

    「螳臂當車!」黑衣人用眼角輕蔑地看了一眼拓拔野,然後繼續大聲吟誦。

    終於,在吟誦之中,白沙海的海水裂開成兩半,然後一道金色光柱衝天,光柱筆直,沖開白雲,隨即,又有無數金色雷電一般的絲線,在光柱中湧上天空,最後消失在天空的盡頭。

    九奴感嘆道,「壬絲解開,返回上界,重新回歸壬木之中。封印之祖壬木,多少年不見,想不到還活著。」

    壬絲解開,返回上界,這一界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剋制妖藤。當衝天的金光消失,一截巨大的黑色樹樁從海水下邊緩緩浮出。

    巨大樹樁上,有著一圈圈的血色年輪,帶著無比強烈的血腥之氣,丁浩隔著老遠,都感覺到那血腥之氣驚人壓來!這時候,海水全部都發了瘋一樣的翻湧起來,突然,巨大樹樁速度飛快,直奔向天空的某一處,迅速遁走!

    妖藤主根,終於被釋放。

    黑衣人臉色一喜,「成功了。」說完,他面向丁浩,開口道,「好了,現在是解決你的事情了,要不是那位不讓,我真想把你殺了。」說完,他一揮手,「秦如海,把那隻狗拿過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半空,用心念問道,「九奴,能不能給碧玉金絲的枝芽打上禁制,讓他們無法使用?」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沒用的,碧玉金絲本來就是妖藤之中的妖藤,大世界都是用來作為護宗大妖!當它的枝芽和主根接觸到一起,就會形成一個整天,我的能力打下的禁制,最多害一下他們,不能阻止妖藤的結合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難道就這樣把碧玉金絲給他們?那樣的話,九州世界,就徹底完蛋了!這是最後一道防線!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完了也只有完了,在我看來,這個主意是上界道宗的決定,這是小世界的掌控者的決定!你一個人,根本無法阻擋!在這個小世界之中,他們是天,你只是螻蟻,螻蟻豈能抗天?」

    秦如海拎著大黃飛到黑衣人身後,黑衣人開口道,「丁浩,這隻狗跟你感情很不錯吧,難道你想要看著它死在你的面前?拿出碧玉金絲,我就把這隻狗還給你,大家公平交換!你也看見拓拔野的下場了,你如果還識時務的話,就老老實實地交換。」

    黑衣人說著,用手一指,那裝著大黃的鐵籠子,竟然開始變形,將大黃的身體死死勒住……

    「住手!」丁浩臉色大怒,森然看著黑衣人,「你必死!」

    黑衣人哧道,「少說這些沒用的,你換不換?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沉,只好將妖藤拿出。

    秦如海飛過來,開口道,「丁浩,真的沒想到,你就是天生廢材。我不服,你憑什麼這麼強,等到我們都上界以後,我必定跟你一戰!」

    丁浩把碧玉金絲交給他,冷道,「你還想上界么?」

    秦如海哈哈大笑,「你能不能上去,我還不知道,可是我卻是肯定能上!」

    就在秦如海拿著妖藤想要回去,後邊一道金光從海面上飛來,金光落在黑衣人手中。黑衣人又喊道,「秦如海,跟他把嗜血玉劍也拿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可惡!」丁浩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他剛才還在想,如果實在不行,可以用舞仙子留下的嗜血玉劍,到時候再來一次斬妖藤!可是在黑衣人背後的那位「大老闆」,卻是考慮周到,根本早就想到嗜血玉劍的可能!

    因此他們還要拿走嗜血玉劍,讓丁浩斷絕了斬妖藤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黑衣人又一指鐵籠子,大黃全身都被扭曲變了形,他冷酷問道,「你給不給?」

    「你們不會得逞的!」丁浩一抬手,把嗜血玉劍給拿出來。

    秦如海拿著妖藤和嗜血玉劍飛回去。

    丁浩吼道,「把大黃還給我!」

    黑衣人五指一張,隨即鐵籠子裂開,大黃一下跳出來,跳進下邊海水之中,遊了過來。

    大黃安全了以後,丁浩心念猛地一動,手指掐出法訣,口中暴喝道,「陣法,給我開!」

    原來九奴剛才也沒閑著,在碧玉金絲表面上打下了禁制。現在禁制被丁浩激發,化成一個血色的囚籠,將秦如海鎖在其中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秦如海東西大驚,連忙對黑衣人道,「前輩,救我!」

    黑衣人從他手中拿過碧玉金絲和嗜血玉劍,開口冷笑道,「蠢貨,我本來就是利用你!現在妖藤都已經放出,我已經完全任務,還要你何用?我的大老闆只承諾給我獎勵,助我金丹,可沒說你,哈哈哈。」

    黑衣人哈哈大笑,丟下秦如海,扔出御空靈劍,劃破天空而去。

    「可惡!你回來!」秦如海這下慌了神。

    黑衣人成功耍了他一回,竟然在事成之後,將他放棄!

    「秦如海,我就說你是一個蠢貨!」丁浩臉色一冷,手中掐出一個法訣,包圍著秦如海的黑色禁制頓時消失一空,「我剛才就說你必死,現在給你一個戰勝我的機會,拿出武器吧!」

    「丁浩,我也想和你公平一戰!」秦如海一拍靈寶囊,隨即一把飛劍斬了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,秦如海放出飛劍以後,竟然扭頭就走。

    他心裡清楚,當初他不是丁浩對手,現在丁浩修為比他高,他更加地不是對手!

    「秦如海,你這個沒用的孬種,你去死吧!」丁浩一拍靈寶囊,放出獸魂旗,然後把六翅蜈蚣蟒放了出來,讓六翅蜈蚣蟒去追殺秦如海。

    六翅蜈蚣蟒速度很快,后發先至,很快就追上秦如海。這種手下敗將,修為又不行,丁浩連吸他的興趣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駕著御空靈劍飛下去,這時候,大黃已經把拓拔老闆背了上來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全身被燒得焦黑,奄奄一息,他開口嘆道,「丁浩,九州劫難,已成定局,這件事背後的人站在九天之上,你不要再管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