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69章拓拔的遺願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六八章拓拔的遺願!

    「拓拔老闆你……」丁浩獃獃看著拓拔野,沒想到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拓拔老闆嘆道,「上界妖孽說的沒錯,這件事有上界高層參與,我們管不了!繼續糾纏下去,否則你也要倒霉!」

    說完他慘然一笑,躺在白沙一樣的海灘上,面向天空,自言自語道,「我活了這麼多年,最讓我後悔的事,就是當初作為人之皇,整日只知窮奢極欲,讓不少人遭受磨難,為九州人痛恨!這次雖然沒成功,可是為了九州而死,我也算死得其所!」

    他張開手臂,好像要擁抱天空,感慨道,「從人皇到酒館老闆,從正道到魔道,我唯一的遺憾,就是沒有見到滾草蝶飛上天空!」

    丁浩勸道,「拓拔老闆,你不要放棄!只要堅持下去,就有機會。」

    「沒用了,被這一擊,我壽元已盡。」拓拔野一張口,吐出一塊帶血的石塊,「這就是壽石,我送給你,不過你千萬不要使用它。它把我給害死了!當初我得到壽石,就以為自己可以借壽,萬壽無疆,就不知道珍惜時間,不懂努力修鍊,等我真心想要修鍊,已經遲了。隨著我多次使用壽石,我現在的資質已經一塌糊塗,我活著也等於死了!這下好,我終於解脫了!」

    「原來得到壽石還有這樣後果!」丁浩這才知道,壽石雖然珍貴,可是得到壽石對一個修士來說,也並不是好事!

    得到壽石以後,就會感覺到自己壽元很長,就會疏於修鍊,就會攻於心計,就會千方百計想要跟人借壽。

    最後結果就是壽元很長,可是資質卻越來越差!

    「這是我給你最後的禮物!」拓拔野又把酒葫蘆拿出來,遞到丁浩的手上,他注視丁浩道,「丁浩,你可要好好活下去,代替我,看一看,滾草蝶是不是能真的飛上天空。」

    南風吹白沙,碧海如青霞。白沙海海風拂動,拓拔野就這樣死了。

    丁浩把他埋在白沙海旁邊山崖上,並沒有立任何的墓碑,雖然他曾經尊貴為人之皇,不過此刻他已經洗凈鉛華,不需要那些虛名,只想靜靜地躺在那裡,看著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拓拔野的墳墓旁,打開酒葫蘆,使勁喝了一口其中的花妖酒,火辣辣地直衝心肺,嗆地他眼圈都有點紅。

    「拓拔老闆,我一定會好好活下去,如果見到滾草蝶飛上天空,我會告訴你。」丁浩說著,把剩下的酒都灑在墓前。

    拓拔野的酒葫蘆里沒有多少酒了,不過這酒葫蘆是個好東西,可以收納液體,其中空間驚人。

    他的壽石也是一個寶物,丁浩雖然用不上,可是九奴卻是開口道,「壽石乃化外之寶,如果將其吞噬,吸星石可以增加功能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怎麼吞噬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用你的吸星仙根!你的吸星仙根和吸星石,有著莫大的聯繫!用你的吸星仙根吞噬壽石,就可以對吸星石有效!」

    「那就吞吞看。」丁浩的吸星仙根,一直都沒有使用,丁浩也不知道有什麼用。

    當下,丁浩放出黑色的氣旋仙根,然後將壽石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壽石被吸星仙根吸入其中,消失不見,丁浩的身體,並沒有任何的異樣。

    不過九奴卻是喊了起來,「成了!」

    丁浩把心念放入吸星石,就看見吸星石空間之中多了一塊石碑,上邊刻著一行銘文,「壽碑。已用16年零153天,剩餘壽元1529年零72天。」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丁浩吃驚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是你的壽碑,你的壽元都在上邊寫著,這是你壽命的長度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1529年我就要死了?」丁浩吃驚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個並不是固定的,如果重傷一次,壽元就會減少;如果你修為提升,或者服下靈丹妙藥,這個數字也會增加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頭道,「總之這個東西就是提醒我還可以活多久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錯,這就是一個附加的功能吧,真正讓人開心的是,吸星石有了提升,它可以在你的控制下飛行!九州學府登天之戰的第一名,據說是三品靈器的飛行靈器,和吸星石比起來,簡直是一分錢不值!吸星石乃是魔尊舍利,它變成飛行靈器,這個小世界還有什麼可以跟它比,你進來,試試看!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進入吸星石中,隨後在九奴的教導之下,控制吸星石飛行。

    要控制吸星石飛行,丁浩就必須在識海之中留下吸星石的烙印,丁浩煉化了吸星石之中的壽碑,就在識海留下了吸星石的烙印。

    壽碑已經成為吸星石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它的烙印,就是吸星石的烙印。當然,也只是一部分功能的烙印,丁浩想要打開吸星石所有的功能,還早得很!

    丁浩發現,就在吸星石烙印印在自己識海之中時,嗜血玉劍的烙印消失了。

    很顯然,嗜血玉劍已經被別人煉化了。

    「不管它,先飛一圈!」丁浩控制著吸星石,在天空任意地飛行。

    吸星石很快就看到了六翅蜈蚣蟒,這傢伙還在海面上吃秦如海的屍體,丁浩直接將其收入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「快點,不夠快!再快!」

    小小戒指一樣大小的吸星石,在天空飛行速度遠超御空靈劍,簡直比子彈還要快。上天入海,無所不能,從海面上掠過,擦出四濺的浪花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白沙海上一聲暴喝。

    「丁浩小兒,何在!」

    海面一側飛來一架古色古香的戰車,華蓋戰車,二品飛行靈器!

    華蓋戰車上,七色華蓋來回翻動,一個身材偉岸的男子站在其下。他手握長槍,卓然而李,獨立戰車上,如同天神下凡!他雙目炯炯,帶著睥睨天下的氣勢,站在懸在白沙海上空,開口如同天音雷鳴。

    在他身後的下方,白沙海旁邊,是成千上萬的鐵甲戰士,人人手中拿著森寒的刀劍長矛,從遠處看,一片寒光閃爍,半邊天都被照亮。

    身材偉岸的男子站在戰車上,朗聲喝道,「丁浩小兒!你給我出來!你多次挑戰我唐家,藐視我的權威,奪走唐州至寶霸王槍,想不到你這個小畜牲,竟然還有膽來到白沙海興風作浪!你淹死我唐州百姓無數,罪行不可赦免,你拿命來!」

    原來唐皇正愁沒有辦法對付丁浩,就有人傳信到皇宮裡,說丁浩正在白沙海附近。

    剛好白沙海附近波浪滔天,淹死不少唐州漁民,唐皇剛好有了借口。

    「丁浩小畜牲,他這次必死!」

    丁浩是九州學府重點弟子,唐皇不好輕易出手。可是現在不一樣了,你丁浩害死我無數百姓,我自然有了殺你的理由!

    唐皇臨行前,又打聽了一下丁浩的修為。

    「鍊氣五層,哼,我有鍊氣七層的修為,我還有戰士十萬名,我要布下十萬人陣!磨也要磨死你!」

    有了這個打算,唐皇帶著麾下精兵強將,直奔白沙海。

    到了白沙海,唐皇還特意挑了一個位置。要知道,白沙海一半在天意之中,丁浩在天意之中無敵,因此唐皇選了天意之外的一處。

    為了擊殺丁浩,他也算是機關算盡。

    不過他哪裡想到,丁浩根本就不按規矩出牌,本尊都沒出現。

    丁浩躲在吸星石中,冷哼道,「唐皇,鍊氣七層,你算是什麼東西?你真的以為你是凡間的帝皇嘛?在這個修鍊者的世界,什麼皇帝都是扯淡,只有實力才最重要!」

    他立即命令道,「給我撞過去!」

    吸星石聽令,化成一道寒光,劃破長空,飛行的速度遠超一般的飛劍!

    砰地一下,直接撞在唐皇的胸口,在吸星石的強大撞擊力量下,唐皇根本反應地能力都沒有,胸口就被撞出一個大洞。

    可憐唐皇作為九州三皇,就這樣死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「給我進來!」丁浩在他臨死前,又把他收入吸星石中。

    唐皇重創,突然又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區域,臉色驚慌,「小畜牲,你不能殺我!否則九州學府不會放過你!我唐家上界祖宗不會放過你!要不這樣,你放我出去,我發誓不再追究你!」

    「你現在還想追究我?」丁浩臉色陰沉,猛地伸手按在他的胸口,「鍊氣七層,不錯,剛好成為我的飼料!」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給我吸!」

    唐州的十萬將士站在白沙海邊,此刻都是莫名其妙,自己的皇帝剛開口說了一句話,突然人沒了!無人的華蓋戰車,嘩啦一聲落在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十萬將士都是議論紛紛,心說陛下這是使用的什麼強大功法,瞬間消失,果然陛下就是陛下。

    其中有諂媚的大臣呼喊道,「唐皇神功,陛下萬歲!」

    十萬帶甲,全部放聲高呼,「唐皇神功,陛下萬歲!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萬眾歡呼之中,一具屍體從半空中轟然砸落,直接砸在十萬人陣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臉色大變,湊過來一看,只見唐皇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,胸口有一個大洞,臉色發黑,全身皮膚都開始發黑腐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