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73章初現端倪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七二章初現端倪

    「竟然說沒空,讓院正大人等著?」

    丁浩這小子太為狂妄,在場的人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院正大人當然不會讓這小子這麼囂張,當下開口道,「都是學府弟子,上界道宗未來的天才,應當互相友愛,互相幫助,這種約戰本來就是違反學府的規矩,以後不要提了。」

    說完,院正大人一揮手,帶著丁浩的身影,全部都消失當場。

    被追趕的唐落雪這才鬆了一口氣,撿回了一條命,其他三大公子,也都是心有餘悸,暗自恨道:恐怕沒有機會殺死這個小子了!

    院正大人和丁浩消失,門外扇形平台上,一眾人等這才起身。

    「你們說院正大人找丁浩說什麼?」眾人竊竊私語,猜測院正大人把丁浩帶走的原因。

    學府內門,後山某處。

    這裡位置尊貴,一般的副院長都不允許進來。

    清泉叮咚,一條白色的水龍,從山石上瀉下,造型婉轉。

    水龍落在下方的石頭池之中,激起片片的白色霧氣,霧氣之中,靈力繚繞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池邊,兩腳都站在白霧之中,好似身處仙境。

    在丁浩前邊的空中,一團雲霧裡,院正大人背對著他,負手而立。

    「院正大人找我有什麼話說?」丁浩昂頭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心中已經有了不少的猜測。白沙海上,當雲層里降下一道雷電,將拓拔野全身都點燃的時候,他和拓拔野心裡都明白,這件事是誰做的。

    調用這個小世界的終極力量,只有院正大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院正大人並沒有廢話,開門見山道,「丁浩,首先你要明白,我今天要跟你說的,是上界道宗的命令,而不是和你商量!九州學府是道宗的附屬,而你又是學府中的弟子,因此你必須無條件地服從道宗的命令!你可明白?」

    丁浩哧了一聲,道,「明白,讓我假裝什麼都沒發現,什麼都沒看見,裝聾作啞。什麼六壬鎖魔大陣被破,嗜血妖藤被放出,九州即將迎來真正的浩劫,這些都是一場夢。」

    院正大人微微點頭表示滿意,開口道,「聰明人總是沒有苦頭吃的。」

    可是他沒想到,丁浩又道,「院正大人,這場不是夢,這是億萬的人命啊!還有我師尊他們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人命又如何,小世界的人命而已!」院正大人口氣對小世界的人命顯然並不當一回事,他開口又道,「至於閔正元我自會安排,這個無須你操心。」

    「小世界的人命也是人命,別忘了高高在上的九祖,當初也是小世界里的賤命!」丁浩針鋒相對,他頓了一下又問道,「就算你安排走了閔正元,那凌雲霄怎麼辦?舞州百姓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丁浩,你有點搞不清你的身份!」

    院正大人有點惱火,轉過身來,頓時一股無形的強大壓力壓在丁浩身上。這種壓力並不是靈力,而是一種精神力壓迫!這種壓迫很難受,比**的壓迫更難受,頭腦之中漲疼,識海被鎮壓地連反抗的意志都無法誕生。

    「要不是因為某些原因,我早就殺了你!我對你的容忍,是有限度的!你真的以為你的資質好到讓我一次次的容忍你?你做得那些魔道手段你當我沒看見?你也太小看我了!」

    院正大人口中森冷,猛地伸出右手,手掌握緊,好像在來回搓捏什麼。

    這一刻丁浩的識海都被擠壓,彷彿隨時都會崩潰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突然,院正大人又猛地一鬆手。

    「好痛!」這一縮一脹,差點沒讓丁浩的識海崩潰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,轟地一下,單膝跪地,抱著腦袋,滿臉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見他痛苦,院正大人這才冷哼道,「這只是小小的懲罰,希望你給我記住!我這個人賞罰分明!道宗正在用人之際,你好好乾,自然有獎勵,背地裡修鍊一點歪門邪道也沒什麼;可是如果你壞我大事,我不會吝嗇對你的懲罰!」

    「你自己想清楚,切勿自誤!」說完,他大手一揮,「去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的身影一閃,直接被扔在了外門紫霞台上。

    轟!丁浩一個跟頭就摔倒在大松樹下。

    附近經過的弟子都嚇了一跳,心說丁浩不是被院正大人好言好語的帶走嘛?怎麼送回來這麼狼狽?

    剛巧賈志達唐紅玉等人經過,一眼就看見丁浩臉色發白,他們頓時內心喜悅,很顯然,院正大人和丁浩的談話並不愉快。

    見到這場景,唐紅玉惡毒笑道,「小畜牲,長點記性,不要太狂妄!別以為院正大人就那麼好說話!」

    秦副院長哈哈笑道,「我還以為院正大人找你什麼事情,原來沒有好事兒,丁浩,做人低調點。」

    唐落雪也走了過來,森冷道,「丁浩,你別以為自己就有什麼了不起!你以為真的憑你的實力擊敗了我們?你就是使用了妖魔鬼道的手段,我跟你說,我跟你沒完,就算是日後上界,我也不會善罷甘休!」

    丁浩爬起來,抹去額頭上疼出來的汗水,對著唐落雪冷笑道,「不要臉的東西,你好意思跟我說話嘛?要不是院正大人,你現在已經是屍體了!」

    唐落雪又道,「哼,院正大人說禁止戰鬥,你有種,我們再去君子戰場打過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你都輸成那樣了,你還要跟我打?真是不要臉,暫且讓你多活幾天,最後的日子你珍惜一點過!」

    飄零公子冷笑道,「今天我們只是有點輕敵,下次你輸定了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飄零公子你也一樣,一直刁難我,這次我會連你一塊兒解決!」

    唐紅玉開口罵道,「小畜牲,休要狂妄,你有種跟我們志達長老打一場,現在他是登天之戰第一名,你敢和他打嘛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丁浩紅口白牙,冷笑道,「你們唐家真是一個比一個不要臉,你的意思是賈志達練氣九層要挑戰我這個鍊氣六層了?」

    高層挑戰低層,在學府一直都被視為卑劣的行為。

    不過賈志達很不要臉,站出來道,「現在登天之戰,取消了挑戰限制,我就挑戰你,就看你敢不敢!」

    丁浩冷哼道,「賈長老,這種虛擬的戰鬥,我已經玩厭了,我很快會讓你後悔的!」

    賈志達哈哈大笑,「你狂妄什麼東西,我等著你讓我後悔!」

    這一眾人等得意洋洋返回內門,後邊閔正元和閔清秋他們走過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沒事吧?院正大人跟你說什麼沒?」閔正元連忙關心道。

    「沒有沒有。」丁浩也不好直說,對著閔正元一抱拳,「見過師尊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點頭道,「沒有就好啊,院正大人代表上界權威,說話總是很有道理的!有空要多多聽從他的教誨,對我們的幫助很大呀!」

    丁浩淡淡一笑,「他說話是很有權威,不過我打定的主意,誰也不能動搖我的決心!」

    這時,葉雯他們走過來,紛紛行禮道,「丁浩師兄你回來就好,想不到你修為一下突破到鍊氣六層,真是可喜可賀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你們的修為也提升了不少,同喜。」說完,丁浩又道,「我還要多謝你們聲援之恩,如果不是你們幫我說話,恐怕我修鍊妖魔鬼道功法的事情,就要被孫長老他們坐實了。」

    路一刀笑道,「哪裡哪裡。孫長老和秦副院長他們都站在那裡,要不是他們先走出來,我也不敢走出來。」

    晗瑛點頭道,「多虧了葉雯,要不是她帶頭,我們哪裡敢,孫長老兇巴巴的!」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,欽佩地看向葉雯,那個時候,敢於當眾走出來幫丁浩說話,需要的不只是勇氣。不過大家的眼神之中又帶著調戲,彷彿這兩人有什麼曖昧似的。

    葉雯倒是爽快抱拳道,「丁浩師兄數次幫我,這點小事算得了什麼?丁浩師兄,謝了!」她最後一個謝了,就是謝謝丁浩的藥粉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藥粉,她並不知道是什麼。不過很顯然,應該相當珍貴,她不可能當眾把這種事情說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不客氣。」

    商雲笑道,「不若這樣,我們一起去靈米堂喝點小酒慶祝一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擺擺手道,「你們去吧。我還要繼續修鍊。」

    他已經決心大幹一場,哪有心思跟他們去喝酒。

    「也好,那大家還是好好修鍊,要不就去登天之戰之中提升自己的排位,據說上界的時間,快了!」閔正元說完,嘆道,「我是沒機會上界了,希望就在你們身上,因此你們一定要加倍的努力,得到上界的名額!」

    閔正元說這句話,貌似他並不知道院正大人已經讓他上界了。

    丁浩心裡有些奇怪,感覺到院正大人對閔正元有些特殊。「難道院正大人沒有對我出手,是因為閔正元師尊?」丁浩心裡突然有了這個奇怪的念頭。

    閔正元安排好大家,又叮囑丁浩道,「徒兒,你現在已經是內門弟子了,憑著腰牌可以隨時進入內門,你的洞府也已經移到內門,為師都幫你辦好了,你可以直接去白雲亭修鍊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師尊。」

    丁浩的修鍊和別人不一樣,紫霞台還是白雲亭對他沒有什麼區別,因此和眾人告辭以後,他還是回到了紫霞樓的修鍊室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