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86章心迷即成魔(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八五章心迷即成魔

    心悟皆是佛,心迷即成魔。

    所謂魔道,便是醉心成謎之道!六道魔宗,又叫六欲魔宗,分別說的是六大著名魔宗,色道魔宗,便是其中一個非常強大的分支。

    色道魔宗的男女,以色入道,一個女子都有幾個和合對象,這些人叫做護花使者,跟隨女子,隨時就可以歡好交流。

    而此刻,這臉上有著雀斑又有些俏麗的女子,竟然是一個人行動,這就完全是有悖常理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兩名黑衣人明白這些,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「殺道魔宗的二位師兄,聽說你們以殺入道,可就是不知道實力如何呢?」話音之中,從後邊走出三個穿著鮮艷的男子。

    顯然這三人正是女子的護花使者,他們之前一直隱藏著,這個時候才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兩名黑衣人暗自叫苦,其中一個開口笑道,「原來是色道魔宗的道友,哈哈,大家都是六道魔宗,互相友好,就此別過。」

    那三個嘎嘎笑道,「相互友好?我們魔道之人,還有什麼友好之說?兩位殺道師兄,此時此刻,你們還想走嘛!」

    兩個黑衣人知道這次麻煩了,另一個冷哼道,「幾位道友,你們別忘了,這次試煉,可是有著血池聖地的聖女參加!到時候戰鬥起來,若是影響了血池聖女,我怕大家都討不到好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色道三人之中的瘦高個笑道,「血池聖女又如何,我們色道魔宗的少主人已經放出話來,準備破了聖女之身,用她聖女之血,凝練色道魔訣!」

    「那你們真是找死……」殺道魔宗兩人對視一眼,突然向著一側飛速逃離。

    可他們沒想到,身後那個有雀斑的女子卻是動作更快,雙眸之中殺機一閃,抬手一揮,轟,粉紅之霧一下就瀰漫開來。

    黑衣人驚道,「不好!色道毒蟲!」

    兩人連忙屏息斂氣,不過沒走幾步,依然是噗通倒地,他們使勁掙扎扭曲之中,就看見,從他們的口鼻之中,就有粉色的毒蠍毒蟲爬了出來,非常的恐怖。

    這兩人還未死,口中吼道,「死,你們必死!」

    「就憑你們?」雀斑女子咯咯一笑,擺手道,「別跟他們廢話了,解下他們的靈寶囊,拿過來看看有沒有魔血。」

    那三名男子連忙解下兩人的靈寶囊遞了過來。這女子拿過靈寶囊,抹去神識,打開一看,秀眉蹙起,「三個窮鬼。」

    女子說完,眉頭一動,突然扭頭就走。

    三名男子先是一驚,隨後也跟著想要逃走。不過此刻,四周傳來嗡嗡飛劍之中,竟然一下殺出十多把飛劍,將這男女四人全部圍困在池塘邊。

    隨後,從四周樹林之中,走出十多名穿著黑色長披風的男女。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的人!」四人臉色陰沉,互相對視一看,那女子突然咯咯笑道,「我當是誰,原來是血池聖地來的各位前輩。血池一向都是自詡魔道首領,難道要自降身份,對我們這些小門小派動手?」

    正在這時,那名乖巧的黃衣女子走出來,古靈精怪地笑道,「小門小派,我剛才可是聽說,你們色道魔宗的少主人,要破我的身凝練無上色道嘛?」

    三男一女全部都是臉色尷尬,那女子突然喝道,「姚友聖,你還不快向聖女道歉,求得原諒?」

    那瘦瘦高高的男子連忙走出去,跪地道,「聖女息怒,在下色道魔宗姚友聖,剛才純屬胡說八道,願意接受任何處罰,只要放了我的女主人……」

    黃衣少女銀鈴一般笑道,「都說色道魔宗調教男人頗有心得,護花使者可以為了女主人去死,現在看來,還真是確有其事。」少女笑完又道,「那你還不去死?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,一主多男,遇到危險,以身護花。這叫做姚友聖的男子,竟然真的取出一把靈劍,直接抹了脖子自殺當場。

    看見男子屍體倒地,那雀斑女子臉色陰沉,開口道,「將他屍體收起。」

    旁人將姚友聖的屍體收起,雀斑女子才又道,「聖女,既然他已經賠罪,以命相抵,那麼晚我們可以走了吧?」

    不過那黃衣少女卻是古靈精怪地一笑,「我只說要他死,又沒說要原諒你們。你這種護花使者,簡直蠢都蠢死,讓他們一起都死掉好了。」

    雀斑女子頓時臉色大怒,不過眼前實力懸殊,她只有陰沉著臉,開口又道,「那其他兩個護花使者都死了,你就可以原諒我了嘛?」

    黃衣少女信誓旦旦道,「這回我答應你,剩下兩名護花使者死了,我就原諒你!」

    雀斑女子左右看看,無情道,「那你們也死吧。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便是如此規矩,男人想要得到色,便要發誓成為女子的護花使者,若是遇到危險,可以用生命護花!這是不可更改的!眼下時刻,就是到了用生命去護花的地步,想不死也不行!

    兩名男子雖然百般不願,可惜誓言在他們心中形成心魔,而這心魔又在雀斑女子控制之中,因此也就只有自殺。

    當這兩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,只有雀斑女子一人站在池塘邊。

    「聖女,這下你原諒我了吧?」雀斑女子森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「原諒你了。」黃衣女子咯咯笑聲,就好像銀鈴一般,顯得非常的開心。

    雀斑女子感覺到還是很不好,她低沉道,「那我可以走了吧?」

    當下,她就想要逃走,可是黃衣女子卻是皓腕一揮,從她手腕上飛出一個血玉手鐲。那手鐲也不知道是什麼寶物,一下就變得巨大,套在雀斑女子身周,手鐲之中,一片血海茫茫。

    雀斑女子站在血海之中,厲聲高呼,「聖女,你不是說原諒我了?」

    黃衣女子好像惡作劇得逞的小姑娘,拍手得意笑道,「我說原諒你,又沒有說不殺你!你真的好蠢,比那三個護花使者還要蠢!」

    「可惡,我被你耍了!我詛咒你!我恨你!」雀斑女子用了各種飛劍和手段想要逃走,最後都是無用,被煉化成為血海之中的一滴血珠。

    黃衣女子這才開心地把手鐲收回來,戴在皓腕上,道,「我感覺到我的血池又強大了一點呢。」

    這時中年男子走過來,恭敬道,「師祖,我們好像發現了冰蛛的蹤跡。」

    黃衣女子道,「那就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一干人等都走了一個乾淨以後,不遠處的一塊不起眼的石頭一動,一個人影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「這些魔道之人,還真是殺人根本不問理由。」丁浩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他跟著大黃早就到了這裡,發現殺道魔宗兩個人躲藏著,因此他就沒出現,沒想到讓他見到如此這一場魔道的殺人大戲。

    九奴開口道,「修鍊世界,大家都想要向上爬!晶石、寶物、傳承,甚至屍體和血液,都是要爭奪的!不爭不搶,哪有人白送給你?正道在這方面還顯得溫柔一些,魔道則是更加的真實!所以在魔道世界,你要知道,人命根本不值錢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人命當真不值錢。」

    「實力才是硬道理!」九奴又道,「把他們的魂魄都收了,然後花點時間把萬尊魂幡給煉化成功。有了一件五品靈器,在這裡混,也就差不多了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丁浩走過去,拿出黑色的魂幡,用靈力催動,當它變成一尺大小,在幾個死者身上一掃,將這些人的魂魄都收了。

    收了魂魄以後,丁浩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池塘的一角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消失以後,一個長得相當醜陋的中年人走過來,看著地上的屍體,然後有用手抓起地面上的一把泥土,用舌頭舔了一舔,開口道,「血池的味道,應該是聖女的血池。」

    說到聖女,中年醜男雙目中射出邪惡之芒,他露出恐怖的笑容道,「只要弄到聖女,我的內心和身體將會得到相當大的滿足,到時候就能點亮色道的無上大道,從此修鍊再無障礙!而且如果能夠用我色道的魔功,將聖女的身心綁住,到時候我色道魔宗巴結上血池聖地,從此也能號令一方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不由得找到黃衣女子所站的位置,把地上的泥土都舔了一個遍。

    丁浩就在不遠處的吸星石之中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「這人當真是走火入魔了一般。」大黃開口驚愕地說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所謂魔,你們真的不懂!要想成魔,最重要就是沉迷!不管你沉迷於色道,還是沉迷於殺道,又或者琴棋書畫騎獵弓劍,只要你沉迷於一道,那就入魔了,那就是真正的魔!所謂要成仙,先成魔!就是這個道理。你如果不沉迷進去,不將其修鍊到極致,怎麼可能成仙?」

    「看來這個中年醜男真的沉迷於色道。」丁浩點頭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錯,他真的是沉迷了,只要他沿著這條路走下去,不說開創無上大道,就算是沿著色道這條路走下去,也能攀登上高峰。」

    大黃沒想到九奴對此人評價這麼高,搖搖狗頭道,「就因為他去舔美女站過的泥土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是表象。」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那我要成魔,專註於什麼?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主人你資質優良,天性異秉,又繼承了魔尊的傳承,當然是要開闢一條嶄新的無上大道!」

    下午還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