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89章月光化泉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八八章月光化泉

    得到了黃衣少女的命令,血池聖地的人全部都忙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方圓三百里,劃為無人區!所有人畜,一概滅殺!」

    「檢查所有樹木、洞窟、地面以下百米,防止有任何人可能存在!」

    「你們,去山崖上檢查一下,山崖上是重點!」

    血池聖地,威名遠揚,是魔道的一面旗幟!也是魔道之中最為神秘的宗門!至今也沒有多少人知道血池聖地真正的宗門所在,各大宗門說到血池聖地,也都要在心裡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的宗門分為上中下三等!

    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,都有上中下三等不同的宗門。

    血池聖地,絕對是魔道之中最上等宗門之一!

    「將方圓三百里變成無人區」,這並不是一句大話,血池聖地的弟子,見人殺人,見獸殺獸,將附近方圓三百里之內,全部變成無人區,隨後又布下血池聖地的防禦陣法。

    「如此。便萬無一失!」

    只要有任何人進入,就會觸動防禦陣法,血池聖地的守護者,就會全力出擊!

    就在這些人檢查山崖的時候,丁浩躲進了吸星石空間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人都帶著一些靈器,甚至可以測量到地面下邊百米深處,卻是不能發現吸星石的存在。

    「沒有發現,走!」血池聖地的人檢查完畢,離開山崖。

    「六道魔宗各宗弟子聽著,此處方圓三百里,為我血池聖地所划無人區,進入者格殺勿論!」對於血池聖地的霸道,各宗弟子也只敢腹誹,不敢違抗。

    漸漸地,天色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空間裂縫之中,前幾日都沒有月光,到了晚上,真是伸手不見五指!

    不過,這個晚上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當第一縷的月光照射進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一下就清亮起來,樹影朦朧了,鳥獸都發出低沉舒緩的呼鳴,因為月光,一切都變得美好起來。

    山崖下邊的某處,一個黃衣美妙少女,美眸之中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「前一世,我是絕世之天才!」

    「前一世,只可惜我走錯了路,修鍊到化鼎之時,竟然魔鼎有裂痕!導致煉神出錯,一生修為,毀於一旦!」

    「前一世,我痛下決心,封鎖自己的一切,留下遺命,讓周楓和劉佩這兩個我最信任弟子找到我的轉世,重修一世!」

    黃衣美妙少女雙目之中露出了堅定之色,一個修鍊者,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,有一顆堅定的道心,便是走上巔峰的制勝法寶!

    轉世重修,這句話說起來容易,又有幾個人敢去做?

    這其中的風險,不言而喻!

    其中的風險,太多太多!萬一資質變得差到極點,怎麼辦?萬一死了無法超生,怎麼辦?萬一重生以後找不到,怎麼辦?

    太多的風險,所以很多人寧可熬到死,也不會打轉世重修的主意!

    「可是我還是做了,現在這一世,我相當滿意!」

    「這一世,我一定要走到最高!」

    「這一世,我要登上最高的九重天!」

    「這一世,我每一步,都要達到完美的境界!」

    黃衣少女對自己唯一的不滿意,就是資質不是仙體,也不是魔體!所以她在血池之中煉化魔體,到了現在,就是最後一步,月泉洗魔體!

    用純潔的月泉,洗去她身體上的血腥氣息,成就真正的魔體!

    密林中的空地上,小草都在黑暗之中悄悄的呼吸,一個完美的身影走了過來。雖然她穿著黑色的長衫,不過依然可以感覺到她長衫之中身體的曼妙。

    月影推移,掃除黑暗,皎白的月色開始移動了過來,那非常巨大的白色的臉龐,終於看向了這一邊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片空地即將開始被月亮女神照亮的時候,兩顆面對月亮的巨樹上,有幾隻蜘蛛開始了歌唱。

    對,歌唱。

    蜘蛛發出微弱的叫聲,叫聲婉轉,這是它們求愛的時刻。這些奇特的冰蛛,他們求愛的時候,不但用聲音也用行動來表示,他們會傾巢觸動,幫男主角編製一張冰絲大網,這就好像是新郎和新娘的洞房……

    三百裡外,黑暗之中,兩個人影在對話。

    「周楓師兄,剛才好像這裡的警報陣法動了一下。」一個女人的聲音開口道。

    「哪裡?有什麼情況?今晚是祖師很重要的日子……」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,很謹慎地走向密林深處,左右查探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後邊的女人突然驚呼一聲,「師兄!」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驚,連忙奔回去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他剛走了兩步,身後突然伸出一條透明的細絲,一下勒住他的脖子!

    中年男子瞬間明白什麼,雙目猛地瞪大,一層靈力光罩從他身體之中迸發出來!不過已經遲了,勒住他脖子的細絲雖然被光罩所斷,可是細絲在咽喉處啪地一聲爆開!

    那細絲也不知道是什麼,爆炸力驚人,一下就把中年男子的咽喉炸了一個洞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還沒有死,不過他口中發不出聲音,只有咯咯的聲響傳來,鮮血從他喉嚨里汩汩滾出。他猛地一拍靈寶囊,想要臨死放出信號。

    不過另外一隻手,卻提前擋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猛地回頭,看到的是一個中年醜男的臉……

    「你!」中年男子雙目更驚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那個高高的女子一步走到他面前,手中鋒利的小劍,一下刺進他的心臟部位!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中年男子雙目滿含疑惑,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高高的女子冷笑,「因為祖師她太自私!整天就把我們這些弟子當她的奴隸!她上一世就奴役我們,想不到這一世還要奴役我們!」

    「因為祖師她殺人如麻!動不動殺光幾百里之內的人畜!她就是一個殺人大魔頭,她的弟子,除了我和你,都被殺光多少茬了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高高的女子雙目之中露出媚色,對著那中年醜男笑道,「還因為色道魔宗的少主人他太會伺候女人了,我跟他以後,才知道做女人原來是如此的快活,這一輩子以前都是白活了。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的色御之術,果然是非常厲害。男可以控制女,女可以控制男,這色之一道,雖然是小道,卻就可以控制對方的所有思想和行為,端的是驚人手段!

    這中年醜男醜陋無比,可是這高高的女子卻是甘心情願,為其生為其死,為其背叛祖師。

    中年醜男嘎嘎怪笑道,「劉佩師妹,別急,等我把你祖師給拿下,到時候你是大,她是小,讓你管教她,看她還能翻了天。」

    高高的女子頓時嘻笑道,「那是最好,我跟著祖師那麼多年,還沒有見過她倒在男人身下的姿態!哈哈,我可真的想要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給我守著,我會讓你看見的。」中年醜男怪笑著,身影隨即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而那個高高的女子,卻是剝下師兄周楓的靈寶囊,「師兄修鍊的血池要遠勝於我,如果不是少主人出手偷襲,殺他也不是那麼容易!只要我把師兄的血池煉化到我的血池中,那我的實力,陡增一倍!」

    山崖上,站在這裡可以鳥瞰整個的空間裂縫之中。

    月光下,一個少年的身影坐在山崖上,他手中拿著吸星石,目的就是讓九奴看的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「多虧了今天晚上有月光,這樣我做下的標記,就更加的清楚!」丁浩在45個魔血出現的地點,都已經放下了標誌,現在站在山崖上看,一目了然,這些標記形成一個明顯的線條!

    「這線條就是魔血經過的線路!」九奴開口道,「每隔一段時間,域外真魔就會把自己的魔血放出一次,吸引人類。也正是時間日久,幾百上千萬年過去,域外真魔已經把這條線路變成了他的習慣,只要我們掌握他的習慣路線,那麼我就可以在某一段勒住他的脈搏,好好的讓他出一次血!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可是從我看來,這線條並沒有明確的指向性,好像沒有什麼規律。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如果輕易一眼看出來,那麼早就有人做這種事,哪裡輪得到我們?你別打斷我,讓我仔細觀察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就在九奴觀察和計算的時候,丁浩雙目在下方的密林之中游弋,很快就看到了一片奇景。

    「那裡是一片湖水嗎?」丁浩的視線被吸引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密林之中有一處空地,竟然好像是一片池塘,反射出白色的月光。可是丁浩記得,那個位置根本不是池塘!

    丁浩再仔細看,那湖水似真似幻,竟然是從一側的樹中間淌下。

    「冰蛛結網,月光化泉!」丁浩臉色震驚,沒想到竟然真的看到這種奇景。

    他再仔細一看,一個女人曼妙的剪影出現,然後就看見她的手臂舒展,寬衣解帶,羅衫褪去,然後她邁開動人的長腿,走進那白色的月光泉水之中。

    當她走進白色的月光泉水之中,丁浩在上邊看的清楚,纖毫畢現,那些曼妙的部位,那些弧度,每一寸都讓人想入非非,丁浩看得猛地吞下了一口唾沫,「你大爺的,誘死人不償命嘛?」

    下午還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