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95章望海道宗(3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九四章望海道宗

    天海一色,碧浪接天。

    嘩!

    溫柔的浪花拍擊海岸,打出大片白色的泡沫。當泡沫破碎,海潮又降落了下去,露出潮濕的海沙,幾隻奇形怪狀的紅蟹,從岩石一般的大殼中鑽出腦袋。

    不過這時,天空之中有幾道劍光掠過,嚇得這些紅蟹又縮回了腦袋。

    經過的是三名仙師,兩男一女。

    這三人其中一男一女大約二十來歲,男子清瘦俊逸,女子溫柔可人,看上去是道侶的樣子。另外一名男子則是一個少年,十七八歲,相貌堂堂。

    雖然比不上大帥哥,卻勝在有幾分少年的陽光之氣。

    「梅兄,不知那望海道宗還有多遠?」少年站在御空靈劍上,眯眼遙視天海之間。

    這個少年,正是從月蛛島裂縫之中逃出來的丁浩。

    他逃出來以後,在海面上飛行了數日,見到了好幾批人,不過都是一些魔宗弟子!

    終於在今日,遇到這一對正道道侶。

    正道道侶男子叫做梅士兵,女子叫做張靜,和丁浩一樣,兩人竟然也都是鍊氣大圓滿的修為。

    根據梅士兵所說,這片海域比較混亂,鍊氣期的修士甚多,正魔都有!不過到了鍊氣大圓滿,那就可以選擇加入宗派,魔道一般加入血海魔宗,正道一般加入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兩個宗門名稱聽上去很霸道,可其實是兩個下門,互相對立。

    「應該就在前邊。」梅士兵看看遠方,開口又道,「小兄弟,我聽你口音,不像我們這片海域的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不瞞梅兄說,我也是被人追殺流落至此。目前我都弄不清這裡到底是哪裡?」

    梅士兵夫婦非常的爽快,「五域九島四大陸,我們這裡正是九島範圍,我們這裡所處的海域便是冰晶祖海,這邊修士雖然正魔都有,不過大家還是和平共存的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,其實他已經知道這裡是九島範圍,不過他還是不知道距離九州道宗有多遠。

    剛好女修張靜問道,「小兄弟,你仙鄉在哪裡,可還有朋友親人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家人都已經故去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和張靜都是一陣唏噓,梅士兵道,「一萬年一次小魔亂,十萬年一次中魔亂,百萬年一次大魔亂。我等正道修士身在這百萬年一次的大魔亂時代,能明哲保身,留下一條性命,已經是相當幸運了!」

    張靜又問道,「那小兄弟你對老家有什麼記憶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只是知道那是九州道宗,其他就不太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「九州道宗?」梅士兵和張靜面面相覷,顯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丁浩隱隱感覺到,這次傳送陣恐怕把自己送遠了,人家連九州道宗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前方出現一片海岸,同時也看見不少的飛劍之光穿梭,竟然有不少人在往望海道宗趕。

    「這麼多人!」丁浩遠遠一看,好像這些人都是鍊氣後期或者大圓滿的修為,「難道他們都是想要投靠加入望海道宗?」

    梅士兵眉頭大皺,「魔亂開始,看來我們冰晶祖海也受到影響,正魔翻臉在即,大家都趕緊投靠一方,所以不少隱居之人,都出現投靠望海道宗了!」

    張靜道,「那望海道宗理應大開山門,廣收門徒,擴大實力才對!」

    梅士兵擔憂道,「可是望海道宗只是一個小小的下門,資源相當有限!一下湧進這麼多人,恐怕對於新弟子,恐怕必須有所刁難。」

    張靜道,「這倒也是,望海道宗一下湧進這麼多弟子,良莠不齊,我猜測可能要進行入門考核!」

    「入門考核,這倒不算什麼。」丁浩並不擔心。就說他的個人實力,在同等級修為之中,絕對可以穩操勝券。

    來到島上,這裡白雲縹緲,道觀重重,頗有一些飄飄欲仙的感覺。

    落在島上,丁浩明顯感覺到一股清新的靈力,撲面而來,這是在海面上飛行所不具有的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股靈力就是祖脈的力量!一個宗派是不是有前途,就看他能不能佔據祖脈,這個望海道宗也算是有些前途,不過遺憾的是實力太弱,佔據的這是一條祖脈的最尾巴部位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的修鍊方法和其他人不一樣,祖脈好壞,與我無關,我關心的是,他能給我幾顆築基丹。」

    他之所以投靠宗門,無非因為兩點。

    第一就是找到一處安穩築基的地點;第二就是得到宗門提供的築基丹。

    當他們落腳下來,三人走向望海道宗的接待大堂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都是鍊氣大圓滿的修為,和其他飛來的弟子相比,實力略強,因此不少人為之側目。

    「又來三個大圓滿的!」

    「不好了,來這麼多鍊氣大圓滿的弟子,恐怕道宗要驅趕我等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大家都是正道弟子,望海道宗怎麼能看著我等被魔道屠殺?」

    「大家還是坐下觀望,稍安勿躁。」

    身處大魔亂時代,生活艱難,尤其是修為較低的正道修士,此刻更是惶惶不安。如果望海道宗這個正道宗門不接納他們,他們就只有流落荒島,遇到大批的魔道弟子,最後就只有一死!

    丁浩他們三人找到蒲墊坐下,整整等了一天,這接待大堂里已經人滿為患。

    雖然在場都是正道修士,可是大家都是散修,頗有些草莽氣息,說話之中也有些罵罵咧咧。

    「望海道宗怎麼回事!到底行不行?此處不留爺,自有留爺處!」

    「行不行給個話,能不能別墨跡?」

    不少人就開始唧唧歪歪起來,就在這時候,接待大堂後門一開,一行望海道宗弟子簇擁著一名禿頂老者走出來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弟子全部都穿著淡藍色的長衫,袖口有金色的劍鷗標誌。

    看上去非常整齊,行動劃一,是外邊的散修所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「是宗主苦真人。」

    築基真修,金丹真人,能稱得上真人的就是金丹修士無誤了。對於在場散修來說,金丹真人已經是非常強大了,因此一下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苦真人走出以後,開口道,「諸位冰晶祖海的正道道友,在此危難時刻,你們能想到來到我望海道宗尋求幫助,這是我們望海道宗的榮幸!大家放心,我們望海道宗絕對不會放棄一個正道的修鍊者!如果我正道之人都不講團結和道義,那天下不如人人都去修鍊魔道!」

    苦真人一番話,說得義正辭嚴,下邊人人叫好。

    丁浩也頗為贊同,正道二字,並不代表的是一個陣營,而是一個信仰!如果正道之人都不講道義了,那天下全部都是魔道了。

    苦真人又道,「不過我望海道宗畢竟是小宗小派,一下接納了這麼多的新弟子,每月俸祿,恐怕開銷巨大!」

    下邊有散修開口道,「苦真人,現在正是正道艱難時刻,大家可以理解。不如這樣,我等新加入者,俸祿就不用了,道宗只要提供我等修鍊丹藥,那我等就死心塌地了!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點頭稱是,現在大家安全第一,修鍊第一,拿不到俸祿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苦真人苦笑道,「現在每天大量的散修前來投靠,我宗會煉製丹藥者只有寥寥幾人,各種藥材又難以湊齊,恐怕就連丹藥……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大家都不吭聲了。

    一個宗派,若是連丹藥都不能提供,這也忒沒勁了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大家沮喪時,苦真人又道,「大家也不要失望,經我道宗長老同意,已經決定開採一片保留海域的晶石礦脈,到時候大家不但丹藥足夠,俸祿也會有的!」

    這苦真人說話一波三折,吊足了大家的胃口。

    大家隨即又興奮起來,紛紛大讚望海道宗高風亮節,大仁大義。

    苦真人微微一笑,最後才又道,「不過那一片海域和血海魔宗有些爭議,如果我們去開採,難免會有所衝突,到時候,還請各位道友一起出手,拿回屬於我們的利益!大家放心,對於有功者,道宗絕對不會虧待!這是挑戰,也是個機遇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低聲罵道,「老滑頭,說了半天,就是要別人為了他們打仗!正道之人,果然道貌岸然!」

    苦真人說完,道,「如果願意的,就可以報名登記,領取我望海道宗的服裝和腰牌。如果不願意,那就不送了!」

    在場人等,不少人都有些猶豫。畢竟就要幫道宗打仗了,萬一被道宗當作炮灰怎麼辦?

    這時有道宗弟子道,「大家放心吧,每批都有正式道宗弟子巡邏,我們不會放棄任何弟子,加入了道宗,就是一家人!」

    當下,就有不少人上前報名入宗。

    這時苦真人又道,「鍊氣大圓滿,想要衝擊築基丹的道友,你們請隨我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和梅士兵夫婦對視一眼,然後站起身來,跟著來到大堂後院。

    後院之中,沒一會就站下了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苦真人目光掃過眾人道,「三十幾顆築基丹,我望海道宗還是拿得出來!只是以往很多人拿了我道宗的築基丹,築基以後就跑了。雖然大家都是正道中人,可是我道宗也沒有必要向天下人免費供應築基丹!」

    這時下邊有人開口道,「苦真人,你說的有道理,你給個章程吧。」

    今天四更結束,明天五更爆發!說實在的,饅頭這個星期更新數量大家都看得見,有些吃不消,可是饅頭還是要努力,不能對大家食言呀!所以大家有月票的,記得都給饅頭!推薦票打賞什麼,都要!

    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