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298章善妒之人(三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二九七章善妒之人

    望海道宗,一片蒼翠。

    從高空看,不過是遼闊海面上的一個小點。

    五域九島四大陸,這裡屬於九島範圍。

    所謂九島,是7個中型島嶼,加上星雲群島,再加上一個超大型島嶼封魔島,合而稱之為九島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所在的島嶼,只是星雲群島最最邊沿,最最外圍的一個無名小島!

    此刻無名小島上,一道衝天之光浮現,在光柱周圍,一圈盤旋的光龍,此龍龍形清晰,五爪分明,從天而降,直接落在島嶼之中的某一處,隨後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「有人築基成功!」

    「光龍天降的異像,此人乃是異秉,應該具有特殊的資質!」

    「快看看,是何人築基!」

    一般對於有見識的修士來說,從築基的異像,就能看出築基之人的仙根和資質。

    比如眼下此人的光龍天降的異像,那就是獸仙根,而且獸仙根之中出現龍的異像,絕對是非同一般的獸仙根。而且關於龍的異像也有很多種,有人是巨龍騰空,有人是黑龍布雨,有的金龍衝天。

    不過此人卻是光龍天降!

    這就是異秉,因為這不是龍走,而是龍來!

    天降神龍,說明這個人可能本來資質並不是很好,因為這一次築基,修為得到巨大的提升!

    望海道宗大殿之中,傳來一個低沉之音,「光龍天降,是幾代弟子築基成功呀?」

    正在大殿之中的宗主苦真人,聽見這個聲音立即跪下,開口道:「見過大長老!剛才有人來報,說是新加入本宗的四代弟子,梅士兵。此人本來是一個散修,可是沒想到資質不錯,竟然在三十多人之中第一個築基,還引來光龍駐體,將來大有培養價值。」

    這時另外又有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,「如今大魔亂時代剛剛開啟,很多隱匿之人都走了出來,我們這種小宗小派想要頂過這個大魔亂時代,相當艱難,因此一定要注意吸收各方面的人才!」

    「唉,世事艱難吶,自從九天砸落,已經經過八次大魔亂時代,每一次都是魔道橫生,肆虐天下,正道損失,慘不忍睹!」一個老嫗的聲音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苦真人臉色大驚,「三大創始長老,你們怎麼都醒了?」

    這望海道宗是三位元嬰大士開創的宗門,就是眼下這三人。很多年來,他們都不問世事,一心修鍊,沒想到今天,竟然全部都出關了。

    低沉的聲音道,「大魔亂時代開啟,正魔兩道的矛盾會越來越嚴重,我們想要繼續閉關,也不行了。」

    沙啞聲音的二長老問道,「現在我們面前的威脅,就是血海魔宗。他們也是三位元嬰開宗,不過所幸,我們的三長老已經成功嬰變,進入一個嶄新的狀態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裡,苦真人驚喜,「三長老進入了嬰變期,那真是宗門大幸!大幸!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!」

    三長老老嫗卻是開口道,「這個事情你知道就好,幫我保密。只有隱藏的力量,才是最強大的!也正是因此,突破時我選擇了前去星雲群島腹地,現在本尊還沒有回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這樣。」苦真人心中暗驚,原來三長老的本尊竟然在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這時大長老又道,「阿苦,我最近也要出門一趟,現在就辛苦你了,要多選良才!你要做的,第一是控制那一塊海下的晶石礦田,第二就是選好一批人才,到時候我要帶進魔冢之中!」說到這裡,他又道,「還有,有空多收購一些魔血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苦真人謹記。

    二長老嘆道,「大魔亂時代,又有魔冢開啟,這可真夠亂的,亂世將要來了!」

    隨著他這一聲嘆息,大殿之中一下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三大創始長老,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,來去洒脫,無人能擋。

    這邊剛安靜下來,外邊就走進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這兩人都是穿著望海道宗的藍色長衫,男子高大,女子小巧,看上去倒是一對璧人。只是那男子嘴唇有些過於單薄,兩側眉宇也過於接近,顯得有些剛愎自用!

    「師尊。」

    「爹。」

    男女進來都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苦真人點點頭,這進來的男子是他的親傳弟子江少秋,資質不錯,修鍊刻苦,深得他的喜愛。女子則是他的女兒,苦柔,和江少秋青梅竹馬,兩人有些朦朧的愛意。

    「這次去晶石礦田,都有什麼發現?」苦真人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江少秋英眉一挑,道,「師尊,我們這次去,遇到了黑鯊。」

    黑鯊是血海魔宗的首席大弟子,和江少秋兩人一正一魔,總是互相較勁,棋逢對手,爭鬥地很是激烈。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,晶石礦田一定會被血海魔宗覬覦!」苦真人一拍桌子,猛然坐下,心中開始思量。

    江少秋道,「師尊,晶石礦田一直沒有開採,就是為了怕和血海魔宗產生爭端。可是現在大魔亂時代已經開啟,正魔勢不兩立,我們不如先下手為強!」

    苦真人臉色陰晴不定,道,「你說的我也懂,可是你說的先下手去開採,很可能被血海魔宗偷襲,到時候,我們反而成為被動的一方!我倒是寧可他們先去開採,然後我們發動偷襲!」

    江少秋道,「他們不會先開採的,他們最近又搶到了另外一塊礦田,而且魔亂時代對魔道有利,他們不缺靈石,倒是我們很缺靈石!」

    「是啊,讓我考慮考慮。」苦真人一時間也難以決斷。

    江少秋臉上卻是浮出一些陰冷,「師尊,我剛才看見有散修築基,這些人他們來到我們道宗,拿我們的俸祿,吃我們的丹藥,我看不如讓他們去打頭陣挖晶石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苦真人就呵斥道,「胡說八道!這些人雖然以前是散修,可是從他們穿上一身望海宗道袍開始,就是我宗弟子,當一視同仁!就算是去晶石礦田挖礦,也是一視同仁,這種混帳話以後不要再說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江少秋哧了一聲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苦柔則是抱著苦真人的胳膊,笑道,「爹,聽說最近收了很多人,剛才我們進山門,還看見有築基異像,也不知道是何等的天才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心情這才好了許多,笑道,「那是一位叫做梅士兵的男修士,真的是沒看出,看上去資質一般,可是築基異像卻是異秉。很可能是此人隱藏了一些實力,這種亂世,很多隱藏的天才都出世了。」

    苦柔喜道,「那回頭一定要認識一下這位梅師弟。」

    「散修而已。」江少秋哧了一聲,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苦真人又笑道,「女兒啊,你可是不知道,這次新進入宗門的弟子,其中有一位,修鍊的功法那是相當的驚人,我生平第一次見!」

    苦柔問道,「可是那位梅師弟?」

    「不是。」苦真人笑道,「那位弟子叫做丁浩,他竟然修鍊的是上古失傳的基本功法,實在是讓人震驚,我第一眼見到,感覺真是驚艷!加上他是超一品的仙根,此子未來不可限量!本來我想要開口說收他為弟子,可是想想他既然有這種功法,我也教不了他,因此沒好意思說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苦柔震驚。

    自己老爹是金丹後期的大真人,不知道多少弟子想要拜他為師。而這樣的一個弟子,竟然老爹都不好意思說收他為徒,這資質該有多麼的逆天?

    苦柔美眸中浮出驚喜,道,「那我一定要見見這位丁浩師弟,看看他是如何的驚艷絕倫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道,「我已經收他為核心弟子,現在也在築基之中,和梅士兵他們是一批入宗的。」

    聽苦真人這樣誇獎一個人,江少秋臉色頓時不愉。

    他是苦真人的弟子,而現在有一個人,苦真人都不好意思收之為徒。那麼換句話說,他江少秋和這個丁浩的差距,簡直十萬八千里呀。

    「師尊。」江少秋走出來道,「超一品仙根而已,我也是超一品仙根,哪有那麼尊貴,就算是仙體也不至於如此,難道他是至高仙體?」

    苦真人搖頭道,「他不是仙體,道體都不是。」

    江少秋聽見這話,恨不得大笑三聲。他是超一品仙根,還是九十九種道體之一,很顯然,這個丁浩跟他不能比!

    「師尊,他連道體都不是,那你還那樣誇讚他?」江少秋低聲又道,「師尊你這樣,漲了那些散修的志氣,滅了我們宗門弟子的威風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眉頭一皺,「少秋,我剛才就跟你說過,雖然他們以前是散修,可是進入我宗門,就是我宗門弟子!希望你在這種時候,要多說有利團結的話!還有你啊,你心胸狹窄的性子,說了你多少次,你這樣下去會墮入魔道的!」

    苦柔看見兩人鬧了不愉快,連忙勸道,「師兄,還不給我爹賠不是?」

    江少秋不敬師尊,倒是對師妹言聽計從,連忙低頭道,「師尊我錯了,我也是一時嫉妒,以後不會的,若是見到那丁浩,也會好好相處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這才點頭,「那就好,你們出去吧。」

    江少秋和苦柔走出大殿,他這才開口又道,「柔妹,你爹是不是老糊塗了,這樣誇一個散修?連道體都不是,還那麼牛逼!我倒要看看,這批築基之人,他是第幾個築基,築基異像又是什麼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