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06章血鴉島(盟主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零五章血鴉島

    若是遇到好處,丁浩當然不會落於人后。

    可是關鍵,聚靈大陣根本對他無用,就算是苦真人安排他進去修鍊,他也要推脫呢。現在江少秋公報私仇,反倒是幫了他的大忙。

    「我之修鍊,不在於打坐,而是在於殺人!」

    丁浩現在成功進入築基期,要想提升修為,就要繼續吸人。在道宗之中,不方便做這種事,最好還是去正魔戰鬥的最前方,找機會吸人升級!

    「丁浩師弟,我們是這一批前去晶石礦田挖礦巡邏之人,聽說你這次也要去晶石礦田,那就一起出發吧。」前來尋找丁浩的,是苦真人的女兒苦柔。

    苦柔倒不像江少秋,她並不討厭丁浩,只是有些不服!

    因為她的資質也不錯,可是她爹卻是從來沒有誇讚過她,倒是把丁浩誇地好像一朵花,作為她心中難免有些不服氣。

    「苦柔師姐,剛好我也不認識晶石礦田,那就一起去。」丁浩點頭道。

    「那現在出發吧。」苦柔倒是性情爽快,一邊走一邊開口又道,「丁浩師弟,我爹爹說你氣海修鍊得如何的了得,我有些不信,人的氣海怎麼可能修鍊得那麼複雜?你閉關的時候,我就經常想這件事兒,剛好你現在也出關了,就讓我看看你的氣海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苦柔師姐,氣海修鍊,乃是一個修鍊者的根本!這裡有著修鍊者最大的秘密,就好像苦師姐的閨房一樣,讓別人闖進去,總是不太好的。」

    苦柔笑道,「你是男子漢,又不是大姑娘,給我進去看看,要什麼緊?」

    丁浩表情誇張道,「男子漢的閨房也有秘密,就好像師姐闖進去,萬一發現我在裡邊光著身體,那多不好意思。」

    苦柔見他說的誇張,臉色一紅,啐道,「不給人看,是不是吹牛怕被揭穿呀?」

    丁浩才不理她的激將法,笑道,「苦柔師姐你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你在閨房之中沒穿衣服被我看見,你是什麼感覺?」

    苦柔臉色發紅,白了他一眼道,「不看了!不答應就不答應吧,這種比方,怪羞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話糙理不糙,師姐能想通就好。」

    看著丁浩和苦柔一起走向山門,不遠處的山峰上,白雲繞周,江少秋站在玉石欄杆后,雙目中如同噴火一般,「可惡這丁浩,竟然又想要勾誘苦柔師妹,當真是想氣死我!小子,這望海道宗以後有你無我,有我無你!」

    站在他身後的是一個胖胖壯壯的男子,森然笑道,「少秋師兄,不如此次讓我跟他們一批去礦田挖礦巡邏,尋找機會,到時候……」說到這裡,他胖胖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如此甚好,這就多虧你了,袁師弟!」江少秋大喜,回頭道,「等這次閉關出來,我就是築基後期的修士了,事成之後,在道宗之中,你就是我江少秋的兄弟,我會盡所有力量幫助你!」

    胖胖的袁師弟嘿嘿笑道,「我聽說宗內要挑選一批去魔冢的弟子……」

    江少秋連忙道,「這個小事,我保證你可以進入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最好!袁某去也!」

    這個袁師弟有著築基三層的修為,對付丁浩這個築基一層,綽綽有餘!同時更重要的是,袁師弟長得胖胖壯壯,外表憨實,一般人很容易被他的外貌蒙蔽,還以為他是好人,其實此子心計狡猾,非同小可!

    「有了袁師弟幫忙,丁浩,你這次必死無疑的!」想到這裡,江少秋的雙目之中終於露出了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「苦師姐,丁師弟,等我一下,我跟你們一起去晶石礦田。」袁飛笑眯眯來到山門外。

    苦柔奇道,「袁飛,你不是第一批進陣之人嘛?怎麼跟我們去礦田?」

    袁飛笑道,「第一批人太多了,讓他們先修鍊提升,我們這些宗門的老弟子,就發揚一下風格,讓新進門的弟子去吧。」

    苦柔不疑有他,點頭道,「我爹也是這樣說的,所以我就沒去。」

    袁飛又對丁浩嘿嘿一笑,「丁浩師弟,那我們就準備出發吧。」

    「袁師兄,多多關照。」丁浩微微點頭。他之前見過江少秋在那邊山頭上,而這袁飛又是從山頭上下來,以丁浩的精明,不可能不懷疑袁飛的目的。

    築基三層!丁浩心中冷哼一聲,若是你敢對我下手,別怪我把你這一身肥豬肉都給吸了!

    一起去礦田的有三十多人,除了丁浩、苦柔和袁飛,其他都是鍊氣期的弟子。礦田路途不近,這些人駕駛御空靈劍,長途飛行,恐怕靈力不足。

    正在丁浩好奇之時,苦柔卻是對著綿綿青山之中吹了一聲口哨,隨即,兩隻白鶴從青山之中飛出,這兩支白鶴通體雪白,羽毛光亮,紅頂黑嘴,身形尺寸要遠超一般的白鶴。

    等兩隻白鶴落在山門外,丁浩這才感覺到果然很大。

    「鶴爺爺鶴奶奶,這次有勞你們走一趟。」苦柔對兩隻白鶴,頗為有禮貌。

    兩隻白鶴雖然不能人言,不過可以聽懂,當即張開翅羽,讓眾位弟子走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也要走上去之時,袁飛開口笑道,「丁浩師弟,我們倆就別上去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疑惑道,「這是為何?」

    袁飛笑道,「鶴爺爺鶴奶奶雖然善於飛行,可是戰鬥力不強,飛行之中,萬一遇到敵人攻擊,因此我和你一前一後,我帶路你壓陣,你看如何?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壓陣危險,丁浩師弟剛剛進入築基,還是我來吧。」

    袁飛苦笑道,「可是他和鶴爺爺鶴奶奶又不熟,難道讓他負責溝通?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沒事兒,鶴爺爺鶴奶奶又不是第一次去礦田,不溝通也可以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有意思,他主動開口道,「那我就殿後吧,我倒要看看後邊有什麼魑魅魍魎!不管是誰,如果惹上我,我都讓他有來無回!」

    丁浩話裡有話,雙目注視袁飛。

    袁飛心裡咯噔一跳,心說這小子難道就看出我的意圖?不過他隨即心裡又鎮定了下來,暗道:剛築基的小傢伙,我就是擺明了陰你,那又如何?師兄我已經是鍊氣三層,明著暗著,我都不怕你!

    想到這裡,袁飛微微一笑,「師弟你別怕,在後邊若是遇到危險,你招呼一聲,我自然會去幫你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既然如此,那就出發吧。」

    嚦!

    一聲鶴鳴,兩隻巨型白鶴,帶著三十多人,飛上天空。

    袁飛駕著飛劍,飛在最前邊;苦柔飛在兩隻白鶴身邊,居中策應;丁浩跟隨在最後,他腳下踏著的是一塊白色的尺狀飛行靈器,正是苦真人的祥雲尺。

    站在尺上,丁浩心念一動,尺子周邊放出白色的祥雲,包住丁浩,外人若是不仔細看,還以為是一朵雲在飛行。

    「不錯,好東西。」丁浩相當滿意。

    遠處山峰上,江少秋雙目冷厲地看著天空中的祥雲,咬牙切齒道,「可惡!師尊竟然如此的偏心!我早就想要得到這把祥雲尺,誰知道最後竟然便宜了這個混賬東西!你駕著祥雲尺去死吧!」

    碧海藍天,兩隻白鶴在天海之間飛行。

    兩隻白鶴身材很大,一對巨翅閃動,身形優美,在天空中自由翱翔。

    幾個時辰以後,四周全部都是海面,遼闊無際,飛在這樣的天空之中,感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讓丁浩開心的是,這祥雲尺不但可以放出祥雲,而且還可以坐在尺上!不像御空靈劍,非要站立其上。祥雲尺可坐可卧,丁浩躺在上邊,枕著手臂,看看天空;又或者是長袖大袍,盤膝而坐,輕鬆而愜意,非常地舒服。

    苦柔也曾不放心,回頭來詢問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沒事,好的很,這祥雲尺上寬敞的很,不如師姐也坐上來,我們並肩而坐,賞海潮觀日落,倒別有一番意境。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哪有你那麼輕鬆寫意,萬一遇到危險,都來不及反應。」

    袁飛也到後邊看過丁浩,見他如此,心中冷笑,小子你自己還不知道,危險就快到了!等死吧!

    一隊人馬,飛到傍晚。

    遠處的天空盡頭,紅色的雲霞漫天,就好像是滿天流火,金霞盡染,深沉幽暗的天空,配上深沉的海水,這份神秘和壯美,難得一見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在前方的天邊,出現了一座血紅色的島嶼。

    苦柔開口喚道,「前方就要到血鴉島了!鶴爺爺鶴奶奶,可以轉彎了!」

    海面上飛行,沒有參照物,血鴉島正是一個用來定位的參照物。兩隻大鶴,調整方向,向著晶石礦田,做最後一段飛行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血鴉島上空,突然升起一片紅雲,紅雲翻滾,竟然向著這邊滾滾而來。

    苦柔愣了一下,「這些血鴉怎麼都飛起來,它們這是要幹什麼?」

    白鶴對危險更加敏感,突然昂首一聲報警似的鳴叫,「嚦嚦!」

    苦柔震驚道,「不好!這批血鴉飛起來,竟然是想要進攻我們!血鴉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呀,這到底是怎麼了?」苦柔看著血鴉湧來,嚇得喊道,「大家小心!鶴爺爺加快速度,逃啊!」

    這時飛在最前邊的袁飛減慢速度,來到祥雲尺旁邊,開口道,「丁浩師弟,我們比一比看誰殺的多,如何?」

    丁浩懶散地從祥雲尺上站起來,冷笑道,「好呀,只是搞點彩頭才有意思。」

    袁飛裝憨笑道,「大家都是一宗的兄弟,賭博就沒意思了,有傷和氣。」

    「也對。」丁浩也笑道,「那就不賭博,誰輸誰就是小狗吧。」

    這一張是為了盟主自由的魚加更,非常感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!謝了!

    今天就四更了!血鴉為什麼會突襲,血鴉島又有什麼好東西,咱們明天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