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09章來到礦田(3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零八章來到礦田

    「血鴉的心頭精血,夠了!」

    「現在是起獲血鴉王的妖獸真血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丁浩大步踏上,走上好像小山一樣的血鴉王的屍體。

    霸王槍黑色的槍身,大半扎入血鴉王的身體中。丁浩握住槍桿,猛地一下,將其拔出。

    腥臭的鮮血,泉水一樣湧出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丁浩提起長槍觀看,霸王槍上已經鏽蝕斑斑。

    血鴉的血氣,帶著強烈的腐蝕作用。霸王槍畢竟只是三品武器,經過此役,霸王槍幾乎毀於一旦,槍體上遍布腐蝕下去的斑斑孔孔。

    甚至,黑色的槍頭上,都有了細微的裂縫。

    「完了,這虧大了。」丁浩嘆道。

    「不能說虧。」九奴道,「霸王槍畢竟只是三品武器,已經跟不上你的修為。這還只是對付血鴉,如果是對付築基真修的法寶,霸王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!」

    「也是。」雖然如此,丁浩還是挺感慨。

    這把槍伴隨著他從下界走來,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把槍的器靈還是不錯的,關鍵是槍體和槍尖的材質都太差了。回頭你可以重煉一下,不過需要的材料,恐怕價值也是非凡的,日後有機會再說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和九奴說話之中,他的手也沒閑著,收起霸王槍,取出破禁神刀。破禁神刀非常的鋒利,把血鴉王的胸口割開一個窟窿,就找到了它的心臟。

    血鴉王的心臟也相當巨大。丁浩割破心臟,找到3顆乒乓球大小的妖獸真血。

    說起來,血鴉的妖獸真血並沒有很強大的靈力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妖獸真血非常的特殊,它上邊含有著強大的血腥氣息!這種血腥氣息非常強烈,幾乎就是一種腥臭,丁浩拿在手中,刺鼻的味道,讓他都不由得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「這味道太難聞了。」丁浩罵道,「老子聞一口就要吐,你確定要拿來熬湯?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當然。等這個湯熬出來,我保證你更加的想吐!哈哈哈。」九奴說完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把三顆真血收進吸星石空間。其實他的心裡也好奇,這五臟煉血湯到底是給誰喝的?是誰願意喝這種噁心的湯?

    不過九奴這小子賣關子,死活不說,「說了也沒用,你又不認識。再說了,這麼多年了,說不定老小子已經死了,你還是收穫你的血鴉王的魂魄吧。」

    血鴉王的魂魄,是一個意外的大收穫。

    本來血鴉王的魂魄就已經是很強,而且還是成形的魂魄,用獸魂幡收取以後,連煉製都省掉了。

    丁浩也沒有其他獸魂幡,就把六翅蜈蚣蟒的魂幡給拿出來。他手握幡旗,迎風一展,巨大的幡旗一下張開,旗面在血鴉王的屍身上掃過。

    不過讓丁浩沒想到,竟然沒把血鴉王的獸魂給吸出來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想要硬吸,那是吸不出來的!血鴉王的獸魂,等級要高於你的獸魂幡,所以必須它心甘情願,才能入駐你的獸魂幡。」

    丁浩只有開口勸道,「血鴉道友,你的魂魄繼續留下,就是魂飛魄散!雖然將來也可能是轉世輪迴,可是你能保證就是輪迴做人嘛?說不定是一個螞蟻,一條小魚,甚至以後百世輪迴,都是這些不起眼的東西,你真的甘心嘛?」

    血鴉的屍體動都不動,也不知道裡邊的魂魄聽見沒有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可是你跟著我就不一樣,你做我的獸魂,我也不敢給你許諾什麼。不過我可以保證,如果我有了出頭之日,我許你一場造化!」

    血鴉的屍體還是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丁浩手握獸魂幡在它屍體上最後一次掃過,口氣變得森冷。

    「血鴉王魂魄,你不要給臉不要臉!我這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你願意就跟我走。不願意,我也不會放過你,我定要讓你魂飛魄散!」丁浩威脅道,「我知道一些手段,可以讓你不入輪迴!讓你永遠都無**迴轉世!」

    血鴉王的魂魄心說這小子太可惡了,太無恥了,我想好好的死都不行,簡直是威逼利誘全套。到了這一步,雖然它很不願意,可是也沒辦法。想想丁浩也挺強大,於是也就認了,化成一道血色的煙雲,鑽進了獸魂幡之中。

    血鴉王的獸魂進入魂幡,頓時六翅蜈蚣蟒的魂倒霉了。

    六翅蜈蚣蟒頓時發出驚恐的尖叫聲,想要逃出魂幡。不過丁浩才不會管它死活,手腕一抖,將魂幡收起,相信血鴉王的魂魄在吞吃了六翅蜈蚣蟒的魂魄以後,會進化到非常強壯!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丁浩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,扔出祥雲尺,踏上祥雲,奔向晶石礦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晶石礦田位於水下,海面上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片海域附近,有一座很小的島礁,就是望海道宗的臨時駐地。

    嘩啦一聲,湛藍的海水分開,一個鍊氣期的弟子踏著飛叉飛出海面,然後落在島礁之上。在水中操勞良久,看他的身上,竟然連一滴水珠都沒有。

    鍊氣弟子走進島礁上的一個石頭小房子。

    可以看見,房子裡邊,堆滿了各種大小的石塊!這些黑色、褐色、青色的石塊,表面有著金屬色澤的反光,堅硬無比,堆佔了房中大部分的面積。

    在房子裡邊的一張大桌子後邊,坐著一個有著八字鬍須的男子,他正在觀看手中的一份典籍,口中不斷地點頭贊道,「原來是這樣的修鍊!哈哈,苦師兄你的修為看來要被我甩開了,只要我努力修鍊這一門奇功……」

    「李師祖,我回來了。」鍊氣弟子走進來,畢恭畢敬地說道。

    「等下!」八字鬍男子又盯著典籍看了好一會,才放下手中的書卷,開口道,「把東西都倒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鍊氣弟子取出腰間的一個儲物囊,倒出一大堆的黑色石塊。這些石塊和屋裡堆積的石塊一樣,非常的沉重和堅硬。

    「八百斤。」八字鬍須的李師祖隨便看了一眼,就確定了重量。然後他手掌一抬,在鍊氣弟子手中的玉符上一掃,開口道,「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,下邊採集的原石,就有獎勵了,好好乾吧。」

    晶石礦田,每個弟子每天採集八百斤的原石,這就算是完成任務了。下邊再採集到的原石,就會有獎勵。再採集一百斤原石,就有兩塊靈石的獎勵,因此每天賺個十塊八塊靈石,也是不錯的,所以這些鍊氣弟子幹得都挺帶勁。

    如果運氣好,能採到登仙石,那就大發一筆了!

    這個弟子興高采烈走向大海,剛好看見苦柔和袁飛飛出海面,他連忙行禮道,「見過二位師叔。」

    「恩,你忙著吧。」袁飛和苦柔一路走向石頭房子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丁浩失蹤以後第五天了,大家幾乎都已經忘記了有這個人。

    大魔亂時代,正道艱難,死幾個人根本不算事兒。

    丁浩死了,也就是死了,不會有人懷念你的。

    苦柔走進石頭屋子道,「李師叔,我要求暫停礦田的開採,這幾天附近經常都有血海魔宗的弟子在附近遊盪,相當囂張!他們甚至都不隱藏身形,就在我們採礦弟子不遠處轉悠,隨時可以發動攻擊,非常危險!」

    袁飛表示了不同看法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這樣恰恰說明他們的虛張聲勢!如果他們真的有實力,早就對我出手了!正是因為他們沒有實力,這才用這種方式干擾我們。如果我們退卻,剛好是上了他們的惡當!損失靈石原石事小,很可能讓他們譏笑我們道宗,讓我們道宗顏面盡失事大!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小心駛得萬年船,小心一點沒有錯。萬一他們發動突然襲擊,我們的鍊氣弟子,就很可能遭受重大損失!」

    李真人放下書卷,點頭道,「苦柔說的有些道理。畢竟這一次,只有你們兩個築基真修,那麼大一片礦田區域,兩個人真的管不過來,若是讓那些血海魔宗的人偷襲得逞,恐怕損失慘重!」

    袁飛嘆了一聲,埋怨道,「都是丁浩師弟這小子太莽撞!出師不捷身先死!還沒到晶石礦田就死了!他死了是小事兒,可是把我們都害苦了!要不這樣,我回去一趟,稟告宗門,讓他們多派幾個築基弟子過來。」

    這袁飛果然狡猾,他在半道弄死丁浩,現在就想要逃回宗門了。

    不過讓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這時候,石屋外邊,卻是傳來一個少年的爽朗聲音。

    「袁師兄,你剛才說誰死了?」話音之中,一個穿著淡藍色長衫,衣袖上有金色劍鷗標記的少年走近屋內。

    「丁浩師弟!」

    看見丁浩,在場三人臉色大有不同。苦柔是一臉驚喜,袁飛卻是一臉震驚,李真人根本不當回事兒。

    「丁浩師弟,你沒死啊!真的沒想到,你居然回來了,太好了,真是天可憐見!師兄和苦師姐真的擔心死了!」袁飛的胖臉上隨即浮出笑容,這傢伙也真是演技派,看上去比苦柔還要興奮,來回打量丁浩,又拍拍他道,「小子,可以啊!快給我們說說怎麼脫險的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,心說麻痹胖子,你演技比老子還要高呢!

    「幾隻血鴉算是什麼?」丁浩微微一笑,把一顆黑紅色的小丹藥拿了出來,問道,「袁師兄,這是你落下的吧?」

    下午還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