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10章本命真寶(4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零九章本命真寶

    看著丁浩拿出那顆丹藥,袁飛就是心中猛地一驚。

    之前他為了吸引更多血鴉攻擊丁浩,就從後邊扔出三顆人血丹!

    他親眼看見兩顆爆開,第三顆就沒注意,沒想到被丁浩得到了!

    「這小子是來興師問罪來了?」袁飛心中一緊,不過他臉不改色,奇道,「這是何物?好像是人血丹!丁浩師弟,你這是從哪裡得到的?難道我們這次遭遇血鴉攻擊,竟然是有人刻意為之?」

    苦柔吃驚地看看人血丹,俏臉生霜,怒道,「到底是誰,狼子野心,竟然用這種東西來吸引血鴉,當真是可惡,我們這批弟子中有內奸!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袁飛,冷笑道,「當然有內奸,要不然輕易不會攻擊人的血鴉怎麼會那麼興奮呢?我想袁師兄最為清楚。」

    袁飛震驚道,「師弟你這是懷疑我嘛?」

    他左右看看眾人,然後拉著李師叔道,「如果是我的人血丹,那麼其中一定是我的血!那麼丹藥和我的血一定會有反應!也罷,既然丁師弟懷疑我,那就請李師叔作證,我當場驗血給你們看!看看這人血丹是不是我的!」

    聽袁飛這一說,丁浩已經知道,從這個方面是無法指證袁飛的!

    袁飛這個人精明狡猾,他早有準備,想必是用的別人的血煉製的人血丹,又或者是直接跟其他人購買的人血丹。就算是驗血,也壓根兒和他沒有關係!

    果不其然,袁飛割開自己的指尖,放出一滴鮮血,和人血丹毫不相容。

    李師叔證明道,「這枚人血丹不是袁飛的!」說完又指責道,「丁浩,雖然我和你只是第一次見面,不過我這個人喜歡實事求是,不喜歡無中生有,更不喜歡沒事找事!以後你在我這裡,給我老實一點兒!不要無端懷疑自己的師兄弟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沉,心說這個胖子果然狡猾,做事滴水不漏,還真的無法揭穿他!這個李師叔和他們又是穿一條褲子的,自己想要找回公平,已經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「李師叔,我知道了。」丁浩抱拳說道。

    「就憑你,想要抓到我的把柄?」袁飛陰冷一笑,口中卻是幫著丁浩說道,「師叔息怒,想必丁浩師弟逃出來,也是九死一生!他心中有怨氣,這是難免的,換誰都有怨氣,我能理解他!」

    李師叔道,「丁浩,你看看,這才是氣量!你以後要多多跟袁飛學習!不要無事生非!」

    苦柔也道,「總之丁浩這次帶回來的人血丹是個線索,我們不能就此罷休,我看讓那三十多個鍊氣弟子,一一驗血,看看到底是誰的!」

    「既然這樣,那就不用了。」丁浩從苦柔手上拿過人血丹,張開吐出一口火焰,直接將其燒掉了。

    苦柔急道,「丁師弟,你這是幹什麼,這是證據,是線索!」

    袁飛憨憨地傻笑,心裡卻在冷笑,丁浩,你就啞巴吃黃蓮吧!你知道是我害你,可是你拿我有辦法嘛?你的話,有人信嘛?

    不過丁浩燒掉證據,卻是看著他,微微笑道,「有時候,其實有沒有證據,也沒有什麼太大關係。」

    袁飛心裡咯噔一下,不過隨即心中冷笑,難道你要對我出手?剛築基的小子,你斗得過我嗎?你如果主動對我出手,就是找死,到時別怪我將你直接斬殺!

    李師叔開口怒道,「小子,你到了我的地盤,你給我老實點!你這是什麼意思,威脅師兄是不是?你們這些散修,一個個都是無組織無紀律,沒有規矩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更沉,卻是開口說道,「李師叔,你搞錯了,我說的意思不是為難袁師兄,而是我曾經和他打了一個賭。」

    袁飛這才想起,當初是說,比誰殺的血鴉多,輸了的是小狗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是這個帳,他也不想認。當下笑道,「丁師弟,可是後來大家都逃走了。誰也不知道哪個勝了。你說你殺的血鴉多,我還說我殺的比你多呢,這個事兒,說不清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會說不清呢?」丁浩淡淡一笑,一拍靈寶囊,頓時一個巨大的鳥頭出現在石屋裡。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這麼大血鴉頭!」

    在場幾個人全部都是震驚了。

    他們說話之中,又有好幾個鍊氣弟子回來,他們看見這個巨大的血鴉腦袋,都是震驚,「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血鴉腦袋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是血鴉王的腦袋!」

    「什麼,你把血鴉王的腦袋都斬了!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金丹真人李師叔此刻也有些震驚,沒想到丁浩竟然這麼霸道。血鴉島上的血鴉王,實力強橫,就算是他這個金丹真人,也不敢獨自赴險,衝上血鴉島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卻好,直接將血鴉王的腦子屍體給搬來了。

    袁飛也是心中暗震,就算是他已經有了不成形的法寶,想要衝上血鴉島殺了血鴉王也是天方夜譚,不知道這個小子怎麼有那麼大本事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袁飛師兄,現在勝負可以分了吧?」

    袁飛被逼得無話可回,只有憨笑道,「師弟竟然連血鴉王都屠了,那是為兄輸了,我心服口服。」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想放過他,開口笑道,「當時說好了,誰輸誰小狗,那師兄你學兩聲狗叫來聽聽。」

    「你!」聽到這句話,就連泥人一般的袁飛也怒了。

    學狗叫,這也太侮辱人了!

    「袁師兄,難道你要耍無賴不成?」丁浩冷笑。

    「好好好,那我輸了,我就該學狗叫。」袁飛此刻,肥肉包圍的小眼睛之中,已經是一片森然。

    隨即,袁飛學了兩聲狗叫,然後在眾人的笑聲之中,氣沖沖走了。

    看著他的背影,丁浩心中冷笑,你想要害我的命,這件事並沒有完!

    苦柔見他們鬧的不愉快,也只有尷尬,開口又道,「丁浩師弟,你既然來了,我就帶你去水下晶石礦田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說完,又道,「李師叔,把丁師弟的避水牌給他吧。」

    李師叔得到江少秋的信,對丁浩刻意刁難,臉色也不好看,抬手扔出一塊牌子,冷道,「小子,我再次警告你,在我這裡給我老實一點!是龍你給我趴著,是虎你給我卧著,否則有你好看!」

    丁浩拿著牌子走出去,走了幾步,回頭道,「李師叔,這隻血鴉王的腦袋就放在這裡,給你做一個紀念!別以為自己的腦袋大,就可以隨便幫人頂!」

    李師叔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桌子,金丹真人的氣勢一下放了出來,屋裡的血鴉頭被震飛出去,直接向著丁浩砸過來。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動,猛然躲過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跟在後邊,還有一個黑色的石磨樣寶物。

    那寶物帶著恐怖的氣息,威力驚人,丁浩心中猛地就是一緊,這寶物已經鎖定了他。

    苦柔震驚喊道,「李師叔,不要!」

    這寶物這才從丁浩身邊擦過,然後變成一個巨大的磨盤,猛地砸下,把血鴉王的腦袋砸的稀爛。

    李師叔的聲音從石屋中傳來,他惡狠狠道,「念在你初次,若有下次,砸的就是你!最恨你們這些不懂規矩的散修!滾!」

    看著那磨盤又飛回石屋,丁浩雙目中都是怒氣。

    這個李師叔讓他動了真怒,他本來和這李師叔第一次見面,就算是李師叔得到江少秋的信息,刻意刁難自己,可也沒必要這麼狠,直接用法寶威脅!

    這哪裡有宗門長輩的樣子?

    這簡直是對待敵人的態度!哪裡是對待宗門弟子的態度?

    九奴淡淡開口道,「他這是本命真寶,你不是他對手,先忍忍吧。」

    「本命真寶!」丁浩雙目一動,暗暗有了貪婪之意。

    「李師叔,今日你如此對我,他日我有了實力,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到時候吸干你的靈力,奪了你的真寶!可別怪我丁浩不顧一個宗門的情份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自想道。

    苦柔哪知道丁浩之心,連忙拉上丁浩,低聲道,「李師叔當年吃過散修的虧,據說他的道侶……總之就是那些事,他這個人性格就變得很古怪,而且仇恨散修……你不要跟他計較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冷哼,原來是老婆跟散修跑了。不過老子沒有勾你老婆,你對我這樣,我可不會放過你!本命真寶,那可是超過本命法寶的好東西!

    苦柔又道,「丁師弟,我帶你去晶石礦田看看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,有勞師姐,我還沒見過晶石礦田呢。」

    「那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跟著苦柔走近海水之中,他們帶著避水腰牌,因此入水以後,身體一周,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道力量,分開海水,就算是全身都站在海水之中,也不會沾上一點點的潮濕。

    「這避水令牌,果然神奇!」丁浩這輩子還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事情,不由得踏著分水叉,在水中飛來飛去。

    分水叉下,是快速後退的水面,而丁浩的身體四周和頭頂,都全部形成一個隔水的空間。

    苦柔笑道,「丁浩師弟,我第一次來的時候,也覺得挺好玩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是有點意思,那我們去看看晶石是怎麼產生的吧。」

    今天就四更了,希望大家滿意,有月票的支持下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