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11章海底礦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一零章海底礦田

    丁浩踏著分水叉,跟在苦柔後邊。

    在水中,基本是貼著海底在飛行。海水分外清澈,越走越深,半個時辰后,終於看見前方一片水域,有著很多海底石頭山,石頭山上多孔竅,不斷有大大小小的氣泡,從石頭山的孔洞里汩汩而出。

    苦柔道,「丁師弟,見過沒有,這裡就是晶石礦田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就是晶石礦田?」丁浩飛過去。

    耳邊傳來九奴之聲,「這裡是一片祖脈露出地面的地方,那些氣泡都是靈氣在泄漏,靈氣長期進入石鞘之中,形成晶石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。雖然有了九奴的解釋,可眼前的晶石礦田跟他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樣,這裡完全就是大片的假山石,其中的孔洞都很大,一個人可以在裡邊自由的飛來飛去。

    苦柔笑道,「沒錯了,這就是晶石礦田,你跟我進來。」

    他們飛進一個比較大的洞窟之中,裡邊比較黑暗,不過大家都是仙師,可以把神識放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跟著苦柔轉了一個彎,苦柔拿出一把礦鋤,對著洞窟角落的一塊黑色大石頭,就開始刨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一會,這塊小孩腦袋大的石頭被刨下來,苦柔拿起遞給丁浩,「這就是靈石礦的原石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來,奇道,「那麼靈石在哪裡呢?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這個拿回宗門之中,就有人切割打磨,其中就能找到潮汐靈石。海中的靈石不易得,每一塊靈石要得到,也都要經過很多的辛苦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拿過這塊石頭,感覺到非常的堅硬。

    他笑道,「怪不得大家挖礦都沒有人偷走呢,原來這原石太堅硬,若是一般人,拿回去,想要取出其中的靈石,那得費一番力氣。」

    苦柔笑道,「確實。就算是把原石偷走,挖出靈石也是很麻煩,因此大家都不願意做這種事。當然,就算這樣也有人偷,不過畢竟是少數,宗門有時候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只要每天把八百斤的任務挖到份量,就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八百斤任務?」丁浩皺眉道,「可是我剛才下來,沒有人給我礦鋤,這可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你要礦鋤做什麼?」苦柔掩嘴笑道,「我們這些築基期的弟子,並沒有挖礦的任務,我們主要是巡邏。最近一段時間,礦田這邊不平安,血海魔宗上次偷襲了我們一批弟子以後,現在又開始不安分,所以我們的任務主要是保護我們的鍊氣弟子,發現危險,及時帶著他們逃離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苦柔這一說,大概明白了自己的任務。

    因為鍊氣期神識放不遠,又在海水之中,如果有敵襲,弟子們根本來不及逃走。他們就好像是牧羊犬一樣,做好警戒,發現異動,帶著弟子們趕緊逃走。

    「就是警戒四周,師姐你放心吧,我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前邊洞中有人飛來,正是負責這一片的袁飛。

    袁飛剛才當眾學了狗叫,此刻臉色依然很難看。

    他既然已經跟丁浩撕破了臉,乾脆卸下偽裝,冷道,「丁浩,你來了那就最好,你前幾天偷懶,可把我和苦師姐受累了。」

    明明是他陷害丁浩,害的丁浩差點回不來,卻說丁浩偷懶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袁飛師兄,下次也讓你偷偷懶好了!我保證你會好好休息的!」

    苦柔也道,「丁師弟是遇到危險了,怎麼能說是偷懶呢?」

    「是我記錯了。」袁飛只好應了一聲,又指手畫腳道,「現在我來劃分巡邏範圍。眼下這片區域,礦石不多,就我帶著十名鍊氣弟子開採。苦柔師姐在右邊那一片,至於丁浩師弟,你就帶十個人去左邊那邊,那邊礦石多,讓你立個功。」

    袁飛說完,陰惻惻的笑笑。

    丁浩用腳後跟想,都知道那邊不是什麼好地方。

    苦柔連忙道,「要不我跟丁浩師弟換一下吧。左邊礦田雖然礦石多,可靠近水草森林,血海魔宗的人就喜歡躲在裡邊,趁人不備,就衝出來抓一個人進去。動作快還能逃離,動作慢說不定就要死在裡邊,非常的討厭。」

    袁飛道,「師姐,難道你沒看見嘛?丁浩師弟多有能耐,連血鴉王都能斬殺,這種危險地方,當然是他去!」說完,袁飛又冷笑道,「他不敢去也可以,也學兩聲狗叫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苦柔不悅道,「袁師弟,你怎麼這樣,自己師弟還要記仇呀?」

    袁飛道,「我就是開個玩笑,他愛去不去。」說完,他自己飛走了。

    苦柔道,「丁師弟,那邊很危險,要不我跟你換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沒關係的,袁師兄說的沒錯,我還就喜歡危險的地方,讓我去吧。」

    苦柔見到丁浩如此託大,也只能叮囑道,「小心點,發現危險趕緊帶著人逃。咱們的人現在都在修鍊提升,別急著跟他們拚命。」

    「師姐,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丁浩淡淡一笑,帶著自己手下的十個鍊氣弟子,飛到那一片礦田開採。

    十個鍊氣弟子心說,別人的老大都是築基中期,要不就是築基三層。咱們跟著的丁浩,就是一個剛築基的半大小子。看年齡也不大,經驗也不足,咱們跟著他不是死定了嘛?

    不過宗內是這樣安排,他們只好跟著丁浩過來,只有盡量自己小心吧。

    丁浩當然知道他們的想法,也不說破,於是就整天在礦田邊沿晃悠。說起來海草森林,還真是森林一樣,那些海草就根根參天大樹一樣,高達幾丈!

    這些海草並沒有很硬的樹榦,不過卻是非常的堅韌,在海里晃來晃去,很難隔斷,隱蔽性很強,在裡邊躲幾十個人,外邊很難發現。

    九奴開口道,「這些海草是不錯的煉製藤甲的原料。」

    「是嘛?」丁浩問道,「要不要割一點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倒不用,這東西不值錢,你現在要做的,只有一個事。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一厲,「知道,那就是吸人!」

    他這次來,就是想要提升自己,就是來吸人的!他巴不得在最危險的地方!

    在海底深處,沒日沒夜,不知道多久以後,終於見到血海魔宗的人。

    「小子,剛築基就來晶石礦田了,你想找死是不是?」

    血海魔宗的人穿著黑色的勁裝,胸口有著紅色的標記,出現的是一個鍊氣五層的高個子,站在水草森林邊沿對丁浩挑釁。

    「我是剛築基,你也不看看自己,你是什麼東西?」丁浩冷笑。

    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水草森林一定有埋伏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,這種拙劣的誘敵之計。」丁浩微微一笑,又道,「不過這也顯示了他們,實力並不是很強!」

    丁浩分析地沒錯,血海魔宗的人應該也不是實力很強,否則直接殺出來就是,何必用這種拙劣的誘敵之計?

    鍊氣五層的高個子開口大笑道,「我鍊氣五層,我還就瞧不起你,你敢隨我進來么?」

    其實他們也知道自己的計策很拙劣,也沒指望丁浩上當,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,丁浩竟然踏著分水叉,冷哼道,「你一個鍊氣五層也敢在我面前呲牙,你找死!你以為老子怕你,老子來了!」

    高個子沒想到這小子這麼好騙,哈哈大笑道,「那你進來呀!膽小鬼!」

    丁浩當下就準備殺進水草森林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後邊苦柔突然飛出來,喊道,「等一下!」

    丁浩愕然回頭,「師姐,你怎麼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遲一點,你命都沒了!」苦柔擔心地罵道,「真是少年心性,被人一激就衝動了!你可知道,他們裡邊至少有一個築基三和幾個鍊氣,你進去以後,立即就會被他們包圍!說不定還有陣法,多危險!」

    「一個築基三,幾個鍊氣?」丁浩差點暈倒,他本來以為裡邊至少兩個築基。心說尼瑪,就這種水平,也想要給我設埋伏?

    苦柔美眸一瞪道,「怎麼著?還嫌少啊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還真嫌少,不夠我殺。」

    「狂妄!」苦柔才不信,啐道,「你要知道,你才是剛築基,又沒有法寶!最近血海魔宗留下的是血勇,有未成形的法寶!非常厲害!你怎麼跟人家打,還不知道能不能撐過一招!」

    「師姐,你也太看不起人了。」此刻,血海魔宗的人已經逃走了,丁浩懊惱一句,「好吧,多謝師姐的救命之恩,不過你來的可真及時。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我就知道你忍不住,所以一直在附近巡邏!剛才聽你手下的礦工一說……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來自己手下的礦工都不相信他,發現他和血海魔宗的人鬥嘴,就連忙去報告苦柔。剛好苦柔一直在附近巡邏,所以及時趕來。

    「這些膽小鬼,不知道老子實力!」丁浩罵了一句,心說眼睜睜的一塊肉,沒吃著。

    苦柔又道,「好啦,我算是知道你了,從現在開始,我和你換!以後我負責這一邊!你負責我那邊,我那邊更安全!去吧去吧!」

    丁浩幾乎要吐血,他就是要在危險的地方吸人,去安全的地方,「難道真的當老子是來當巡邏兵的嘛?」

    不過他也不能明說,只好笑笑,去了另一邊的礦田。

    那邊礦田果然安全的很,轉了三天也沒遇到一個敵人。

    丁浩暗想:這樣不行,我不能在這瞎耽誤時間。

    某一處黑暗的洞窟之中,一個穿著藍色長衫的少年,身影一動,頓時憑空消失。

    他消失以後,避水牌形成的避水空間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隨後,一顆戒指大小的石頭,穿過冒著氣泡的洞窟,繞了一圈,進入了水草森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