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26章殺魔子(5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二五章殺魔子

    大海的最深處,泥沙翻滾。

    巨型章魚一樣的探海獸,正在大量吞下泥土,同時它放出數十根巨大透明的觸鬚,探測海底深處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是在海底深處挖坑隱藏,哪怕潛入地下再深,也會被探海獸發現。

    「師兄,我們已經在這裡很久了。」黃鉸魔女開口催促道,「幾位長老和白鷹前輩都等著呢。」

    「我敢保證這小子就躲在這片海域,我需要時間!」子月魔子英眉一挑,擺手道,「你們先去忙你們的,這裡我一個人在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師兄,九島區域不是我們的地盤……」

    黃鉸魔女還沒有說完,子月魔子就哈哈大笑,「師妹,你太小心了。難道我一個堂堂築基後期的魔子,會害怕一個下門出來的築基二層?那姓丁的,要麼就是找不到他;只要找到他,一個指頭就可以捏死他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是築基七層,後期真修,比丁浩整整高出五層。

    黃鉸魔女想想也是,不過她還是很謹慎,又道,「那小子畢竟有三品寶髓煉成的法寶,要不,師兄你把你的本命獸帶著。」

    養獸魔宗的弟子,每個人都可以養若干靈獸為寵。

    不過一個人只能養一隻本命獸!

    本命獸非常強大,也非常忠誠,和主人在一起,可以組合出非同尋常的技能。

    子月魔子的本命獸是一隻風影母虎,速度飛快,攻擊強大,可以最快時間將對手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不過這隻本命獸最近正在孕育新技能。

    子月魔子思索一下,搖頭道,「還是不要讓它胡亂奔波,它即將孕育的新技能對我作用很大,所以就讓它呆在白鷹前輩的背上,安心孕育新技能。」

    黃鉸魔女擔心道,「師兄,你一個人在這兒,又不帶本命獸,若是遇到危險,這可怎麼辦?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傲然笑道,「這有什麼好擔心的?五層的巨大差距,足夠我碾壓他!難道師妹覺得有意外會發生?」

    「倒也是。」黃鉸魔女笑道,「他不過就是一件法寶,這寶物溫養時間又短,威力不容易發出。而且雖然材質很好,可是畢竟是未成形的法寶,和師兄你的本命真寶暴風扇比起來,也不算什麼。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放聲大笑,「我若是弄不死這個小畜牲,那我這魔子不要當了!」

    當下,黃鉸魔女飛出水面,和養獸魔宗其他人,駕著白鷹,先行離開。

    「探海獸,你給我好好找,找到那個小畜牲,必有重賞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志得意滿,趾高氣昂,在他看來,丁浩一定是鑽入了海底泥土深處。

    他哪裡知道,丁浩已經來到了探海獸的腹中。

    「這隻巨型章魚果然是食量很大,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海底泥沙!」

    此刻吸星石被困在泥沙之中,四周到處,全都是泥沙。

    「若是呆在這裡,吸星石遲早要變成巨獸的糞便,被排出體外。不過這是吸星石,也是魔尊舍利,若是九奴醒來,知道被巨獸拉出身體,恐怕要有所不爽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自思量,他此刻並不知道是養獸魔宗的人乾的,只想要離開這裡。

    此刻,妖藤小碧困著骨玉妖龍,分不開身。

    「看來,要我親自出馬。」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動,已經出現在吸星石外,四周都是淤泥,丁浩撐起靈力罩阻擋。

    他又一拍靈寶囊,取出兩把小刀,一手一把,開始向著上方開始挖土。

    這探海獸真的是很能吃,不知道吃了多少泥土,丁浩就好像是土壤深處的蚯蚓,挖了三天,挖了一條長長的洞,終於看來探海獸的胃壁。

    胃壁之上,覆蓋著厚厚的黏膜,膜上滿是液體,滑膩噁心。

    「好了,是給你做手術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丁浩一抬手,就把手中小刀扎在探海獸的胃壁上,然後猛地一拉,就拉開一條大口子,鮮血嘩嘩地就流了出來,就跟船艙漏水一般,血水翻湧。

    探海獸正在忙著幹活,感覺到胃中劇痛,它猛地張開口,收縮胃壁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從它口中,大量的泥沙狂泄。

    子月魔子臉色一變,奇道,「這探海獸怎麼開始吐了?事情不尋常!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自己身體四周的泥沙擠壓更緊,他手中另一把小刀也扎了下去,又是猛地一拉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這次割開了一條大血管,鮮血更多!

    探海獸吃不消了,它痛苦地在海底瘋狂扭動起來,無數觸鬚好像鞭子一樣亂甩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!」子月魔子正在疑惑,就看見探海獸猛地一張口,又吐出一片鮮血。

    鮮血染紅海水,子月魔子臉色大怒,「混賬,有人鑽進了探海獸的身體,讓探海獸受傷了!」

    「肯定是姓丁的小畜牲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用腳後跟想,都能猜到是誰。

    「怎麼辦,現在殺進探海獸體內,還是在外邊等待?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目光森冷,「探海獸死了就死了,我最好的辦法,還是隱藏在暗處,只要那小子一出來,我就偷襲他!以我高出他五層的修為偷襲他,他必死!」

    這傢伙也是相當狡猾,他寧可看著探海獸死,也不出手,就躲在附近的暗處。

    就在探海獸瘋狂掙扎之中,可以看見它體型龐大的肚皮上,被開了一個一人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丁浩這一路走出來,在探海獸身體中之中挖了一個長長的通道。

    探海獸也並沒有死,只是痛苦不堪,使勁地扭動。

    丁浩鑽出它的表皮,來到了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這裡泥沙翻滾,全部都是被探海獸掀起的海底淤泥。

    「這隻傢伙,為什麼會把我吞下,簡直是找死!」丁浩並不清楚這隻探海獸就是就是來找他的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下一秒,丁浩心中一凜,「不好,有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!」

    「這絕對不是正常的!」

    「逃!」

    丁浩想要逃已經來不及了,子月魔子突然現身,面目陰森,帶著冷笑,「姓丁的,咱們又見面了,還認識我嗎?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變,「養獸魔宗魔子?你們怎麼……」

    「啥也別說了,遇到我,是你的劫難!」子月魔子猛地一張口,「暴風扇,出來!」

    他是風系仙根,本命真寶一下吐出口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把青色摺扇,可以看見,這把摺扇打開,上邊遍布了無數的無上真訣。

    「給我殺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口中暴喝一聲,從這青色的摺扇上,就湧出一陣狂風,狂風絲毫不受海水的影響,橫掃向丁浩。來到近前,丁浩頓時感覺到這狂風之中,布滿各種鋒利的刀刃,這根本不是一陣狂風,而是一把布滿利刃的陷阱。

    「這是想要殺我啊!」丁浩心中大怒。

    他和這個子月魔子,無冤無仇,只見過一次面,可今天一見面,對方就痛下殺手。

    「可是你這樣就想殺我?不夠!」丁浩也是一張口,「曜光七星劍,給我破!」

    只見那一道紫色的光霧斬了出來,轟地一下,就撞在面前的風刃牆上。

    「未成型的法寶而已!」子月魔子眼中含有輕蔑。

    和他放出宏偉的風刃牆相比,丁浩的法寶,彷彿飛蛾撲火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結果卻是讓他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海底一聲巨震,丁浩的法寶,竟然將風刃牆擊破一大塊,丁浩毫髮無損。

    「什麼?」子月魔子暗驚,自己的必殺一擊,竟然就這樣被丁浩擊破。

    「三品寶髓,果然厲害!」

    不過他再一看,「哈哈,你法寶上的光霧都消失了,三品寶髓雖然厲害,可是畢竟此寶溫養不足!你還是無法戰勝我,死!」

    他驕傲的雙目,對丁浩下達無情的判決。

    這一回,暴風扇放出的不再是風刃牆,而是一道飛速旋轉的颶風!

    颶風之中,滿是風影刀片!

    颶風所到,根本逃不走,直接被卷進其中,跟著飛速旋轉,然後被切割成無數的小塊!

    這就是颶風的恐怖之處!

    丁浩看著颶風過來,並沒有躲閃,開口問道,「子月魔子,我們無冤無仇,你下手就這麼狠!」

    魔子森然笑道,「那你要怎樣?請客吃飯么?我今天來,就是要弄死你,搶走你的寶物,得到你的一切!你給我死吧!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好好好,你果然直接,不過你忘了,我也可能殺死你!」

    說完,他抬手一指,口中吐出一字真言,「破!」

    就看那七點碎片猛地亮起來,然後依然是一頭扎進颶風之中……

    「溫養不足,上邊的殺氣光霧都消失了,也想破我……」子月魔子這句話還沒說完,就驚得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丁浩的曜光七星劍所到之處,光芒閃爍,就在光芒之中,颶風瞬間成為碎片!

    「暴風扇!再扇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雙目含驚,口中暴喝,同時又連拍靈寶囊,放出三把靈器鳥叉,全部都是六品以上靈器!

    不過這些攻擊根本不頂用,曜光所到,全部震碎。

    丁浩看的目中驚喜,「曜光一照,玉碎珠零,果然如此!」

    子月魔子心中的震驚已經沒法說了,沒想到丁浩竟然如此強大,一個未成型的法寶就破了自己所有攻擊!如果此寶成型,那還了得?

    他頓時又浮起貪婪之心,「好好好,看來我不施展一些手段是無法殺掉你了!」說完,他聲音變的低沉,嘴裡嘰里咕嚕吐出一段文字,這段文字隨著海水四處飄散。

    然後他又暴喝一聲,「所有方圓三百里內的海獸聽令,都過來助我!」

    隨即,地動山搖,海底崩塌,不知道有什麼樣的海獸要出世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丁浩耳中傳來血鴉王的聲音,「主人,我已成功奪舍,你那需要我幫忙嘛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