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28章比武定勝負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二七章比武定勝負

    晶石礦田附近,無名礁石。

    石屋之中,三十多個望海道宗的鍊氣弟子,正巴巴地望著站在人群中央的幾個男女。

    「梅師弟,怎麼就你們幾個人來了?」苦柔秀眉大皺。

    原來就在丁浩離開幾天以後,礦田的局勢一下緊張起來,大量的血海魔宗的弟子在附近活動,苦柔已經讓所有的礦工都停止採礦。

    道宗方面也得到了消息,血海魔宗的人在提升了武器以後,都回到了晶石礦田。因此道宗也派出了七八名築基弟子前來增援。

    可是道宗方面還是低估了血海魔宗的力量,這次血海魔宗竟然是金丹真人帶隊,甚至還有殺道魔宗人參與。

    因此這樣一來,就顯得道宗方面的力量有些杯水車薪。

    梅士兵在聚靈大陣之中已經提升到築基二層巔峰,他說話鏗鏘有聲,「道宗那邊看來把情況想簡單了!根本沒有料到血海魔宗這次派出的力量這麼大,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殺道魔宗的弟子參與,現在情況非常危急,我建議立即撤退。」

    苦柔搖頭道,「我們之所以一直沒有撤退,就是因為回去的路途遙遠,如果魔宗在半路上堵截我們,後果不堪設想!」

    李真人終於開口道,「大家也不用太擔心,江少秋不是回去報信了嘛,我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拖延時間!」

    李真人畢竟是金丹真人,他一說話,大家心裡都安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現在,留在礦田這邊的,現在一共是一個金丹,十個築基!江少秋作為第一大弟子,本來也是來增援的,不過情況緊急,他帶了兩個人回去報信。

    梅士兵又問道,「對面目前大概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現在對面,我們統計了一下,好像也是一個金丹,十一個築基,他們築基比我們多一個,修為上也是差不多。」

    這種戰鬥,必須築基以上才有戰鬥力,那些鍊氣期的礦工弟子,基本沒有戰鬥力,可以忽略不計。

    梅士兵點頭道,「就少一個築基弟子,倒是旗鼓相當。」

    這時候胖胖的袁飛開口道,「本來是還有一個人,可是人家狡猾地很,早就逃走了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等人奇道,「誰逃走了?」

    袁飛罵道,「還不是那丁浩!這小子不知道在幹什麼,神出鬼沒!你們是不知道,來的時候,他消失了十幾天,現在又是十幾天不見人,三個月挖礦時間,他有一半的時間沒有蹤影,怎麼是這種人?」

    梅士兵等幾個散修對丁浩都印象不錯,當下有一個散修道,「不會吧,丁師弟不是這種人吧。」

    袁飛沒好氣道,「怎麼不是?現在人魂都沒有,不知道逃哪去了!」

    他本來想了一個毒計,陷害丁浩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安排好,才發現丁浩人沒了,因此他心裡懊惱地要死。

    苦柔開口道,「袁師弟,丁浩他是有情況的。來的路上,是因為他為了保護大家,獨自對抗血鴉群,還斬殺了血鴉王;現在他不見人,也是因為我答應他閉關穩固境界!」

    袁飛道,「苦師姐,你就是太好心,輕易相信人!他穩固境界,用得了這麼久嘛?我看他是故意躲開,找一個地方自己安心修鍊,哪管我們死活。」

    這時候李真人一擺手,面有厭惡之色,「他一個築基二層,在與不在也沒太大區別。輕浮之輩,孟浪小兒,難成大事!」

    袁飛一撇臉,「總之我就看不慣他一個人逃走。」

    「輕浮之輩,孟浪小兒?」梅士兵和張靜等人全部都是愕然,他們幾個散修對丁浩的印象都不錯,實在不明白,李真人怎麼會給丁浩下這種判斷。

    當下耿直的梅士兵開口道,「真人怕是對丁浩師弟有誤會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們不用幫他說了。」李真人擺手打斷道,「此子來了礦田就不老實,行事輕浮至極,說話無比尖刻,紅口白牙,甚是討厭,我聽說他還偷竊礦田礦石,偷懶盜竊,要不是穿著一件道宗的衣服,否則我真的以為他是一個魔宗惡徒!」

    在場幾個築基真修,互相對視一眼,沒想到李真人對丁浩的印象這麼壞。不過李真人是前輩,他們也不好太過爭辯。

    袁飛得意冷笑道,「哼,就是!還好他沒回來,等他回來,也饒不過他!」

    正在這時候,外邊有人大聲喝道,「我乃是血海魔宗的慶明真修,現在給你們送戰書來了!正道小兒,你們可敢接招?速速出來一個說話!」

    此刻,在海底水草森林的小屋裡。

    一群魔宗弟子也在商討。

    「真是沒想到,道宗也精明地很,竟然提前派出了一隊築基真修前來增援,我們的偷襲打算無法成功。」正在懊惱的是血海魔宗的金丹真人龕俁。

    這次他帶人過來,本來是想要來一場突襲,站了晶石礦田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對方也來了增援,大家雙方局勢旗鼓相當,如果是硬要強攻,恐怕自己也損失不小。畢竟大家都是為了搶奪資源,沒必要拚死!

    這時有一個築基真修建議道,「我倒是有一個好建議。」

    「說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建議是先派人去挑戰他們,讓他們派出修為相當的弟子出戰!誘騙他們來一對一的戰鬥,在戰鬥之中,擊傷他們,進而打掉他們的士氣!等到他們都人人帶傷,心中喪失信心的時候,我們再全力出擊!」

    龕俁真人聽完,擊掌叫好,「這個建議好!我魔宗弟子剛剛去煉器魔宗整修過武器,實力都提高了一層,在同級別之中,穩勝他們!好好好,現在就去給他們下戰書!」

    龕俁真人說完,又道,「慢著,我這裡還有一封專門挑戰李玉文真人的戰書,第一場,就讓我們兩個金丹真人對陣,看看他敢不敢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道宗這邊已經收到了戰書。

    「魔宗方面說,只要我們勝出的場次超過半數,就保證我們安全離開。」李真人接過玉柬,頗為意動,「如此說來,魔宗倒還是有些江湖道義,既然他們要比武,那就比吧,第一場,我來和龕俁一戰!」

    巨浪翻滾,海水滔天。

    一場暴雨正在海面上咆哮,天空之中不時有裂開天宇的電光閃過,轟隆巨響,海面上一片黑沉沉,風雨巨浪,這不是一個好天氣。

    一顆不顯眼的小石子,正在貼著海面飛行。

    時不時的巨浪會從它的身體上掃過,不過根本不能影響其前進。

    丁浩終於把子月魔子的靈寶囊和靈獸囊都煉化了。

    「築基七層的神識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煉化的,不過裡邊的東西不錯。」丁浩臉上又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外邊風大雨大,丁浩心情卻是晴空萬里。

    「沒想到子月魔子還修鍊鬼道的功法,包里竟然有不少的鬼道的符文,比如這張鬼遁符,可以極速逃走!」

    「不過更讓我開心的是,他這裡有不少的鬼道材料!陰魂木、百萬年裹屍布,這些東西對我大有用處!我的萬尊魂幡已經升到極點,無法變強!有了這些材料,我有空可以改製成十萬尊魂幡!」

    「萬尊魂王大約是築基五層的實力,十萬尊魂王就是金丹五層的實力!煉成以後,我實力大增!」

    「至於子月魔子的靈獸囊,其中的東西也不錯,雖然他的寵物都自殺殉主,可是靈獸囊之中還有一窩食屍蟲!」

    「這東西很是隱蔽,用來作為偵察兵就最好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除了這些東西,還挖出了子月魔子的本命真寶暴風扇。不過這東西暫時用不上,每個人只能有一件本命神兵,將來要改造成靈器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丁浩整理著戰利品,小石子已經來到礦田附近的無名礁石旁。

    雖然此刻風大雨大,可是礁石附近的一處上空,兩個人影正踏著御空靈劍,手中法訣連掐,各種寶物射出,半空之中劍光縱橫,寶光四射。

    而在下邊的礁石上,一邊是穿著藍色長衫的道宗弟子,一邊是穿著黑色勁裝的魔宗弟子,全部點著靈力罩,冒雨站著為自己的陣營叫好。

    「是李真人和魔道的一個金丹正在戰鬥。」丁浩看了一下外邊的局勢,「如此也好,我悄悄地回來,也不會有人注意。」

    丁浩隨即換上一身望海道宗的藍色長衫,從吸星石出來,走上礁石。他剛站在礁石上,就有人注意到他,驚道,「是丁浩回來了!」

    苦柔回頭一看,臉色震驚道,「丁浩竟然到達築基三層了!」

    「築基三層了!」梅士兵等人也都回過頭,臉色巨震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幾位散修全部發出驚呼。

    他們都比丁浩築基要早,而且他們又進入了聚靈大陣修鍊,可是就算這樣,他們最厲害的也不過就是築基二層巔峰,而現在丁浩已經是築基三層了!

    當然了,他們看不出更詳細的情況,如果看出丁浩是築基三層的巔峰,恐怕他們都要瘋了。

    袁飛的小眼睛一下瞪大,「怎麼可能?他竟然跟我一個等級了!」大家一起過來的時候,丁浩比他低兩層,可是這才幾天,丁浩就和他一個級別了!

    「太恐怖了,照這樣下去,我們豈不是被他吃定了,一定要早點弄死他!」想到這裡,袁飛立即道,「既然丁浩來了,那麼下一場,讓他上!」

    苦柔連忙道,「不行,下一場是築基五層的殺道魔宗弟子,很強!」

    丁浩遠遠走過來,問道,「你們在說什麼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