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29章丁浩之謀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二八章丁浩之謀

    「丁浩你回來就好,現在情況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看見丁浩走來,苦柔連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的修為並不是很高,年紀也不是很大,不過苦柔總是感覺這個少年很有主見,潛意識裡就有點找他拿主意的念頭。

    「他們提出賭鬥十場,若是我們能勝超過一半的場數,就發誓讓我們安全撤離……」

    「魔道中人的話也相信,幼稚。」丁浩冷笑一聲。現在局勢很清楚:魔道中人想要剿滅道宗,可是又不想付出代價。因此想要用這種方法,讓正道之人先受傷,同時打擊正道的氣勢!

    苦柔臉色一個尷尬,她也知道魔道之人不可信,可是正道也有目的,那就是拖延時間,等待援軍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走過來,李玉文真人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丁浩短短十幾天,竟然再次突破,進入築基三層。從他的感覺來看,丁浩修為進展這麼快,無非就是兩個原因,第一是有了仙緣,吃了什麼珍貴的丹藥、天材地寶,又或者是得到了什麼傳承;第二個可能,就是修鍊了魔功!

    「絕對是第二個可能!」

    不過李玉文並沒有揭穿,此刻正道對陣魔道,正是用人之際。

    「魔道小畜牲,以後回到道宗,我非要戳穿你!」李玉文臉上橫肉一閃。

    袁飛就沒有這麼好的涵養了,上前指責道,「丁浩!你還知道回來啊?這麼久的時間,你老實說,你幹什麼去了?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冷,毫不客氣用食指指著他的鼻子道,「袁肥豬,你弄清楚,現在我和你修為一樣!我不是你的師弟,也不受你節制!之前的事情還沒完,你給我小心點!」

    「你!」袁飛大怒,肥臉一下漲紅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感受到丁浩強大的氣勢。之前他仗著修為比丁浩高,作威作福,可是現在,丁浩的修為絲毫不遜色於他。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竟然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丁浩見他不說話,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,來到梅士兵道侶張靜的身邊,問道,「現在情況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情況不理想,連輸四場,這是第五場……」張靜擔憂道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背影傲然站在那裡,袁飛臉色很難看。他臃腫的身體走到李玉文身邊,開口道,「李真人,你看這小子太囂張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李玉文猛地一擺手,喝道,「危難之時,更要精誠團結,不要說不利於團結的話!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袁飛只好硬生生地咽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之中,正是築基二層的梅士兵,對戰血海魔宗的列海。此戰是雙方的第五場,之前正道方面全輸了!

    這一場,也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雖然兩個人都是築基二層,可是顯然列海更強。

    因為梅士兵沒有法寶,而那列海張口卻是吐出一道灰濛濛的光霧。

    「未成型法寶!」

    築基期的戰鬥,法寶很關鍵,梅士兵手中是一把五品的靈劍。靈劍根本不是法寶的對手,且戰且退,不過好在梅士兵手段很多,各種法術,又有大量的符籙扔出,勉強打一個平手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突然閃過一道炸雷。

    電光縱橫,咔嚓!

    也就在同時,列海目中射出一道森冷寒光,暴喝一聲道,「飛電劍!」隨後吐出一字真言,「破!」

    隨著這一聲,他灰濛濛的光霧之中,突然射出一道藍色電蛇!電蛇一下擊中五品靈劍,梅士兵的小劍根本沒有防備,一下就和主人斷了聯繫,鐺啷落地。

    魔道眾人頓時全部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「正道,不過都是一群貪生怕死之輩,無用之徒!」

    「五戰五敗,後邊的根本不用打了!」

    「正道之人,你們輸定了,死定了!」

    列海臉色陰森,擊敗梅士兵是他第一個目的,第二個目的就是盡量斬殺對方!

    「給我去!」

    他的未成型法寶繼續前進,這把未成型的法寶被命名為飛電劍,就是含有了電系的力量!此刻風雨雷電之中,他大佔便宜!

    「擊破他的靈力罩,給我殺了他!」

    列海臉色陰沉,雙目帶著笑容,彷彿下一秒就看見梅士兵死在眼前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梅士兵的靈力罩一下被擊破,下邊觀戰的正道之人全部都心中擔憂,張靜更是幾乎衝上半空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梅士兵卻是毫無徵兆地抬手,閃電一般地,將那個未成型法寶捉在手中!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他的手是寶物么?」魔道中人全部瞪眼觀看。

    「混賬,我的法寶!」列海大怒,口中暴喝道,「給我破!破破破!震破他的手套!」

    他看得清楚,梅士兵右手中正是戴著一隻透明的淡金色手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此物是何材質,任憑列海的法寶如何的震動,竟然始終無法逃脫!

    「可惡!」列海又一拍靈寶囊,放出一把五品長刀,握著長刀猛地劈來。

    暴雨如注,長刀如電。

    梅士兵臉色淡淡一笑,轉身就跑。一邊跑,一邊吐出一口築基真火,將那法寶竟然就當場開始煉化!

    「混賬,我的法寶!」列海怒極,追又追不上,感覺到自己的法寶和自己的聯繫正在變得越來越遙遠。

    「可惡!死也不要讓你得到!」

    列海站立半空,目中決絕,再次吐出一字真言,「爆!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他竟然讓自己的法寶自爆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法寶自爆,列海頓時受傷,吐出一口鮮血,身形踉蹌從半空飛了下來。

    梅士兵雖然勝了這一場,不過看上去情況也不太好,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保持著風度,飛身下來。

    李玉文真人臉上這才終於露出笑容,走上前問道,「龕俁,這一場你怎麼說?」

    血海魔宗的龕俁真人陰沉著臉道,「我魔道之人直來直去,輸了就是輸了,這一場我們魔道輸了!」

    李玉文哈哈大笑,「我還以為你們不會輸。」

    魔道之人全部都大聲笑罵,「輸四場贏一場,你們正道也好意思說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不理那些人,只對龕俁問道,「下一場你們誰出場?」

    龕俁左右看看道,「比賽過半,我們考慮一下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也道,「那大家休息一會,半個時辰后見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魔道之人暫時退去。

    這邊正道之人,也都走回石屋之中。

    走進石屋之中,梅士兵突然張口,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原來剛才法寶爆炸,給他也造成了不小的傷害,他一直都在堅持著。

    「快服用丹藥療傷。」丁浩抬手拿出一瓶藥粉,這是他的精華藥粉,對外傷有奇效。

    不過梅士兵並沒有接,而是自己取出一瓶丹藥,吃了一顆。看得出,梅士兵有些來頭,就好象他手裡的神秘手套,用完以後就收了起來,並不讓其他人看見。

    修士之間,一般都不會打聽別人的寶物,大家都裝作沒看見。

    雖然梅士兵險勝一場,可是現在局勢並不理想,四輸一勝,接下來的賭鬥並不輕鬆。如果輸了,大家連最後一點士氣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眼下,大伙兒的士氣也都喪失了。

    李玉文自己都開口道,「現在情況很不好!他們的弟子和我們這邊修為差不多,可是一個個的戰鬥力都很強!唉,我也沒打得過龕俁……」

    這句話把絕望的氣氛推到了最濃。

    如果對方真的發動突襲,只要殺死李玉文,龕俁就沒有敵手了,完全可以屠殺這裡所有的人!

    苦柔走出來道,「那接下來的賭鬥也沒有必要了,現在大家實力不濟,氣勢又低,全部如同板上之肉,待宰羔羊,我看不如分頭突圍!」

    「那樣死的更快!」

    風雨之中的小屋,殘燈暗影,丁浩卻走了出來。意氣風發道,「抱在一起都打不過人家,分開來,更是讓人家毫無損失地各個殲滅!他們現在,就等著我們分頭行動呢!」

    袁飛又跳出來,指責道,「丁浩,你有什麼立場站在這裡說話,你這個逃兵,你還有臉回來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我要逃我早就逃了,就算我現在逃,他們也拿我沒辦法!我之所以還站在這裡,是為了大家!你這個肥豬,沒有本事就給我滾開!」

    「你罵誰肥豬?」袁飛還要說話,李玉文卻是對他招招手,「袁飛你過來,丁浩有主意就聽他的。」

    袁飛沒辦法,只好悻悻走了回來。

    丁浩繼續對眾人道,「現在唯一的辦法,不是垂頭喪氣,不是唉聲嘆氣,不是想著辦法逃走!你們要聽我的,我保證你們都能活命!不但活命,還能立功,所以你們都給老子打起精神!」

    「都能活命,還能立功?」在場人等全部都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苦柔道,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相信,現在局勢這麼難看,外無援兵可來,內無潛力可挖,丁浩在說夢話嘛?

    李玉文走出來道,「丁浩,此時此刻,雖然我修為最高,可是我也沒有了辦法。現在你有主意就說出來吧,不過事情緊急,我希望你不要兒戲!」

    「我怎麼可能兒戲?」丁浩冷笑,罵道,「你們都太蠢,不懂得變通,到了生命關頭,還遵守什麼江湖道義,還講什麼賭鬥規矩?我的辦法只有一個,那就是到時候聽我的話,服從我的命令!至於詳細情況,對不起,我要保密!這裡有些人我不信任!」

    袁飛怒道,「你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丁浩一點不客氣地道,「我說的還就是你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