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30章這個正道很俗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二九章這個正道很粗俗

    「丁浩,你不要處處針對我,我警告你,進入望海道宗我可比你早!」袁飛怒氣沖沖。

    本來他還以為自己是一號人物,在場所有人都要給他一個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這次回來,根本一點臉都不給他,甚至還當眾懷疑他,這讓他臉面喪盡,他心中大怒。

    「進入望海道宗比我早,也不過築基三層,什麼東西。」丁浩毫不客氣地譏笑,這個袁飛居心叵測,數次想要害他,他是絕對不會罷休的!

    之前他修為不足,說話沒有底氣,現在有修為有實力,何須再受這肥豬的鳥氣?

    袁飛再次被丁浩譏笑,心中怒火衝天,怒極攻心,開口喝道,「丁浩,有種咱們比試一場!」

    「好啊!生死相搏如何?」丁浩巴不得當眾幹掉這個傢伙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李玉文真人卻是一聲暴喝,「混賬,胡鬧!你們倆都是瘋了不成,現在大敵當前,怎麼能自己先亂起來?」

    眾人又紛紛上前勸說,袁胖子平日喜歡裝憨,不少人都以為他是好人,紛紛出來當和事佬。

    李玉文看見袁飛不受丁浩歡迎,開口又道,「袁飛,你跟我出來,我有話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見到李玉文和袁飛離開,丁浩這才開口,「各位,呆會兒你們就按照我的辦法,如此如此……好了,現在大家短暫的休息一會,自行療傷,最後還要叮囑一句,大家注意站位!」

    聽了丁浩的計策,在場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要說事在人為,有腦永遠勝過蠻力,丁浩一個小小的主意,就能扭轉戰局,所有人都眼睛都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苦柔道,「丁浩的計策確實不錯,呆會兒就依計行事!至於大家的站位,這就我來安排,我學過一些陣法,今天適合鶴翼陣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安排好以後,就坐在一旁,盤腿打坐。

    其實他打坐是假,已經悄悄地把一隻食屍蟲給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食屍蟲是一種有著長腿大顎的怪蟲,喜歡吃屍體,非常小,只有芝麻大,沒有翅膀,可是卻會飛。因此它飛行起來沒有聲音,剛好可以用來偵查。

    這一窩食屍蟲,是從子月魔子身上繳獲。

    雖然養獸魔宗有規矩,人死寵亡,可是食屍蟲卻並不算是寵物,只是一種靈蟲,並不會死掉,被丁浩所煉化。

    食屍蟲無聲無息地飛了出去。它飛行很奇特,也沒有翅膀,它並不是利用空氣流動的規則飛行,而是利用靈氣規則飛行,所以在空中就跟爬一樣,無聲無息,甚至能進入低級的靈力罩,很多厲害的高手不小心也會中招。

    沒一會,丁浩的耳中就聽到了外邊的風雨聲。

    他閉上雙目,將心念沉浸到意靜心明的狀態,眼前浮現了一副圖片。風雨之中的海邊,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子和一個胖胖的年輕人,都頂著靈力罩站在那裡談話。

    食屍蟲在風雨之中更是隱秘,落在了袁飛的肩膀上,兩人都沒有發覺。

    「李師叔,你是看見了。那丁浩太囂張了!簡直是可惡至極,他口口聲聲,一字一句,全部都在針對我!」袁飛訴苦道,「這小子也不知道修鍊什麼邪異的功法,竟然一下進入到築基三層,唉,他現在能這麼囂張,將來只會更加囂張,恐怕連師叔你都不會放在眼裡!」

    李玉文道,「袁飛,你這些挑撥離間的話,不要跟我說。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如果他死了,江少秋是不是能保證給我弄到假嬰果?我可告訴你,這件事你們如果糊弄我,我不會跟你們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。」袁飛想想,咬牙道,「李師叔,你知道的,魔冢中的一部分,只有我們築基真修才能進去,而假嬰果也在那裡!我不敢保證得到,不過只要丁浩死,我可以保證我和少秋,進去以後一定全力搜索假嬰果!我們可以發誓,若是得不到假嬰果,其他的寶物,我們看見都不取!」

    「這個承諾,可以。」李玉文點點頭。

    這次和龕俁對戰的失敗,讓他更加明白提升修為的重要性,假嬰果在他心中的重要性,再次提升。

    袁飛又道,「可是現在關鍵是我們能不能離開這裡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淡淡笑道,「你放心吧,就算是這裡其他人都死在這裡,我和你,不會死!」

    袁飛得到安全的保證,頓時肥臉狂喜,「李師叔,我就知道你有本事!」

    李玉文點頭道,「雖然龕俁比我強,可是我從他手裡逃走還是可以的,順便帶上你,也足夠。本來我想帶走苦柔的,不過既然她那麼相信丁浩,就讓她陪著丁浩好了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他的臉上露出森冷的陰笑。

    袁飛震驚道,「師叔,原來你開始就沒相信丁浩有本事帶大家走!這個小子根本就是胡吹大氣,他這是要害死大家!」

    李玉文嘆道,「那麼多人,我也管不了啦。這小子的辦法,無非就是拚命,以卵擊石而已。因此等會只要混戰一開始,你就跟著我走!」

    「這樣!好好好!」袁飛聽說能逃出去,心中鬆了一口氣,笑道,「師叔你真是好手段,大家都以為你相信了丁浩的話,可其實原來自有打算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苦笑道,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我作為長輩,放棄責任,拋下大家逃走,是為失責!不過他們那麼相信丁浩,就讓他們跟著丁浩去沖,倒是減輕了我的罪過。」

    袁飛嘿嘿笑道,「這樣不正好?他們死沖爛打,吸引火力,剛好讓我們逃走!蠢貨,成為我們的炮灰,還洋洋得意。」他說完又道,「可是如果苦柔死在這裡,我無法對江少秋和苦宗主交代呀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道,「要你交代作甚?到時候,都推在丁浩頭上。」

    袁飛點頭道,「也好,死無對證。」

    李玉文又叮囑道,「這事兒你千萬不要告訴苦柔,她如果知道,我們的計策就行不通了!她是婦人之仁,壞事兒的主!到時候我們都要死在這裡!」

    「放心吧,我有數。」袁飛點點頭,又道,「李師叔,你說他們會不會成功?萬一丁浩那小子回去……」

    「一般不會成功……回去也沒關係,等回到道宗,我們就揭發他修鍊妖魔鬼道功法!」李玉文冷哼道,「沒有修鍊妖魔鬼道的功法,怎麼可能這樣提升修為,我倒是不信了!哼,修鍊妖魔鬼道的功法!這是他咎由自取,自取滅亡!」

    袁飛連忙道,「對對對!到時候讓宗里將他拿下,好好查他!不管他有沒有救人,也絕不能任他這個妖魔鬼道橫行!」

    李玉文道,「好了,差不多了,我們回去吧,跟姓丁的客氣點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石屋之中的丁浩睜開眼,嘴角浮起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「老子能救你們,也能殺你們,想要害我,做夢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石屋外響起血海魔宗的叫陣之聲。

    「來了!」梅士兵等人都緊張地站起來。

    「大家依計行事,不要太緊張,聽我一聲招呼,大家都放出自己最強的攻擊!勝負在此一舉,不要留手!」丁浩吩咐完,大馬金刀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道宗弟子,不管築基期還是鍊氣期,眼中都是寒光一閃,有了信心,跟著丁浩後邊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在最後的是李玉文和袁飛,兩人對視一眼,袁飛眼裡寫了一句話,「讓這些蠢貨都去死吧。」

    「正道小兒,你們還不出來受死?」

    「正道的孫子,你們縮在龜殼裡出不來了是不是?」

    十來個築基期的魔道弟子站在礁石旁邊大聲嚷嚷,剛才他們也盤算過了,賭鬥繼續意義不大,只要發現正道弟子們喪失信心,就全力出擊,發動攻擊!

    他們本來以為正道的弟子此刻都是灰心喪氣,如同無力等死的羔羊。

    可是讓他們沒想到,正道弟子一個比一個精神,特別是當先一個,大搖大擺,走出來就罵道,「爺爺來了!你們這些魔道的za種,是誰尿尿以後沒穿褲子,把你們一個個的露出來了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魔道弟子全部愕然。

    「太粗俗了吧,這還是正道弟子嘛?」

    本來正道弟子罵人,都是比較文雅,什麼「魔道賊子」,什麼「小小魔頭」,什麼「大膽妖孽」……這些東西,對敵人根本沒太大殺傷力,陣前罵人也是一項技術。

    就看見領頭的這個少年走到陣前,一個個的指點著對方罵道,「你看你,三寸丁也學人家出來打仗,你發育成這樣,對得起你父母嘛?還有你,飯都沒吃飽的樣子,你死也要做個餓死鬼啊!還有你啊!別看了,說的就是你,一臉晦氣,我看你今晚,在劫難逃啊!魔道孫子們,趕緊給爺爺跪舔,要不然爺爺一怒,放出成千上萬子孫,淹也要淹死你們!」

    魔道弟子們一聽,全部都勃然大怒,「我擦,你這正道小子,也忒囂張了吧!你罵人,也罵的太缺德了,這都什麼詞兒啊?」

    正道弟子們此刻一個個興奮起來,都跟打了雞血一樣,「媽蛋!老子活了一輩子,幾百年,都沒象今天罵人罵得這麼爽快過!丁浩,給力!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