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34章雪豹吞金丹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三二章雪豹吞金丹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深黑的天幕,耀眼的雷電撕裂長空。黑暗的大海,倏地被照亮,密密麻麻的雨絲出現,一顆金色的光影,貼著起伏的海面,輕巧地飛行。

    這是一名金丹強者的金丹。

    金丹出竅。

    金丹真人就是有這個好處,就算失去了肉身,還可以尋找合適的身體,奪舍重生!

    這顆金丹,正是逃出來的龕俁真人。

    「可惡,可惡!可惡!」

    想到不久前發生的事情,金丹上小人的眼睛之中,射出的全部都是恨。

    「真的是沒想到,那隻小子竟然帶著一隻骨龍妖!可惡!真的是恨死了!早知如此,我早早的逃走了!現在完蛋了,肉身沒了,本命真寶也沒了!一切全沒了!」

    龕俁真人心中大恨,怨毒道,「正道賊子,若有來日,我必定殺你!此生此世,我對心魔發誓,活著的第一目標,就是將你殺死!死啊!」

    這是金丹真人的心魔誓言,誓出必行!

    龕俁真人之所以如此,就是自己給自己壓力,讓自己重新努力,殺死丁浩!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意外情況很多。

    就在這枚金丹衝出暴雨區域,來到相對平靜的海面上之時。

    月影在海面上晃動,白波粼粼。

    突然,嘩啦一聲巨響,海面下倏地穿出一道白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影如雪,雪白的猛獸,躍出海面,一口就咬住經過的龕俁真人的金丹,然後輕輕巧巧地,落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這時才看清楚,明月在海面上憑空站立的,傲然是一隻雪豹。

    「小雪,過來。」不遠處,一個穿著獸皮,打扮相當清涼的女子飛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雪豹踏浪而行,來到女子的面前,把手中的金丹吐到女子的手上。

    龕俁此刻已經幾乎被嚇死了,看見這女子,這才興奮起來,喊道,「黃鉸道友,你可是養獸魔宗的黃鉸道友?」

    女子正是黃鉸魔女。

    養獸魔宗的人全部散開,到處尋找那殺死子月魔子的血海魔宗丁浩,剛巧遇到了龕俁真人的金丹。

    黃鉸並不認識龕俁真人,疑道,「你是何人?」

    龕俁真人連忙道,「道友,手下留情,我是血海魔宗的金丹真人龕俁。之前在火焰舟上,有過一面之緣!」

    黃鉸魔女聽到血海魔宗四個字,頓時勃然大怒,厲聲吼道,「好一個血海魔宗,你宗門的丁浩狗賊,為何要殺死我養獸魔宗的魔子?我跟你說,這梁子已經結下了!你們血海魔宗,完了!」

    龕俁在魔宗之中,剛巧就是管理人員名單,立即開口道,「魔女你搞錯了吧,我們魔宗根本沒有叫做丁浩之人!」

    「怎麼沒有,築基二層!」黃鉸魔女雙目一下森冷起來,「你到現在還騙我,你想死不成?」

    魔女殺人,根本毫無人性,龕俁嚇得臉色蒼白,連忙道,「且慢,你聽我說!真的沒有叫丁浩的築基真修,魔女如果不信,大可以搜我的魂魄,我讓你搜,你看看我可是騙你!」

    按道理來說,黃鉸的修為才是築基七層,根本沒有搜魂龕俁的能力。不過龕俁如果自願的話,黃鉸還是可以搜魂的,是不是撒謊,一搜魂就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願意讓我搜魂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龕俁心說不答應也不行了,養獸魔宗魔子被殺,這件事不是小事。他心說,真是倒霉啊,莫名其妙,又牽扯到魔子被殺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「那我搜魂!」

    黃鉸將右手捉住龕俁的金丹,將精神力沉浸其中,閉上美眸,很快一幅幅的畫面,就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搜魂以後,修士這一生所有的經歷,全部都展現在眼前,根本無法隱瞞。

    眼前出現的是一副畫面,山洞之中,一對男女的屍體躺在地上,一個孩童抱著屍體痛哭,這個孩童就是龕俁的幼年。

    「父親、母親,你們都是正道弟子!懲惡揚善,做盡好事,可是結果卻是如此,最後還是被人殺死!你的師兄師弟,無一前來幫忙!什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,都是扯淡!從今天開始,我也要修鍊魔道!」

    「雖然殺死你們的都是魔道,可是我還是要修鍊魔道!我要以魔制魔!以身飼魔,為你們報仇!」

    小小少年,走上修鍊之路。

    黃鉸本想看這少年如何報仇的,不過卻發現,龕俁得知殺死他父母的是血海魔宗之人,於是就拜入血海魔宗,到如今,也並沒有報仇,因為殺他父母的仇人,正是血海魔宗的創始長老之一。

    龕俁基本上已經斷絕了報仇的念頭。

    「父母之仇都不報,還認賊作父,妄自為人!」黃鉸魔女輕蔑一哂,開始跳動觀看,很快就看到了龕俁記憶之中的某一處。

    「血海魔宗最近一期人員名單表!」黃鉸魔女的精神力仔細的掃過,還真的沒有一個叫丁浩的。

    「沒有丁浩?他明明就叫丁浩,而且我們還打聽到,他曾經和血海魔宗的首席大弟子血鯊有過對話!」黃鉸魔女感覺到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龕俁求饒道,「魔女,我真的沒有說謊!我說的都是實話,我的魂魄都讓你搜了!唉,我真是倒霉,被正道擊破了肉身,又丟了本命神兵,現在就剩一個金丹,你就看在大家都是魔道中人的份上,饒我一命吧!」

    「被正道之人擊破肉身?」黃鉸魔女並不是輕信的人,繼續向下搜魂,看看龕俁到底是怎麼死的。

    她再一看,頓時一雙美眸猛地就亮了起來,厲聲道,「那穿著藍色衫子的正道弟子,他叫何名?」

    龕俁苦笑道,「此子相當狡猾,我被他壞了肉身,至今也不知道他姓名!唉,真是陰溝里翻了船!」

    黃鉸咬牙切齒道,「他就是丁浩!」

    龕俁奇道,「魔女,你不是說丁浩是我血海魔宗的嘛?」想到這裡,他猛地一驚,連忙道,「一定是這小子,故意冒充我魔宗弟子,陷害我血海魔宗,真的是冤枉啊,他明明是正道弟子!」

    黃鉸魔女臉色森冷,微微一笑,「對我們養獸魔宗來說,再狡猾的羔羊,也逃不出獵鷹的眼睛!」

    龕俁鬆了一口氣,連忙道,「既然事情已經清楚,大家都是一個仇人,那麼理應結成聯盟,商量一下共同誅殺此子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黃鉸魔女就冷哼一聲,「放心,我會給你報仇的!」

    說完,一抬手,就把金丹扔了出去,口中喚道,「小雪!」

    「嚎!」雪豹呼吼一聲,猛地撲上來,張開血盆大口,一口咬住龕俁的金丹。

    「不要!我不能死!不要殺我!」

    龕俁厲聲尖叫之中,金丹被雪豹咬破,金液流出,一口吞下,成為雪豹的補品。

    黃鉸魔女臉色森冷,看向翻滾的海水,「望海道宗丁浩,你逃不掉了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底深處,兩個人影踏著分水叉,正在一前一後的飛行。

    這兩人就是逃出來的李玉文和袁飛,他們並不知道血海魔宗有傳送陣,因此還擔心會在半路上遇到血海魔宗的援軍,所以他們選擇了一條比較偏僻的海底路線。

    「前邊就是海底峽谷,過了峽谷,就安全了,我們就浮出水面。」李玉文叮囑一句,走在前邊。

    「李師叔,你說他們都死光沒?」袁飛跟上去問道。

    「唉,為了弄死丁浩,這可是下了血本了。」李玉文並沒有什麼開心,隨即扭頭道,「你們這次一定要給我找到假嬰果,否則我饒不了你們!」說著,他目中露出森然之光。

    「是是是。」袁飛被李玉文的眼神嚇到了,連忙點頭。

    兩人繼續一前一後地飛行,不過後邊的水中,一串水泡升起,一塊小石子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行走的路線隱秘,可是丁浩的食屍蟲始終粘在袁飛身上,丁浩只要感知食屍蟲的方向,就能追上他們。

    「你們還想逃么?」丁浩眼神里,一下射出貪婪之芒。

    之前魔道那麼多人,一個都沒吸到,丁浩心裡不知道有多鬱悶,現在終於看見了獵物,他如何不興奮。

    「距離築基四層還有一步之遙,吸了他們,又該成長到什麼地步呢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一笑,他並沒有急著出手。

    那日,李玉文放出本命真寶嚇唬他,生生壓碎血鴉王的鳥頭,丁浩心裡就有一個念頭,要用自己的本命法寶,跟李玉文的寶物來一個相逢,看看到底是誰更厲害!

    「如果這樣,那就先吸了袁飛這個胖子。」

    邪惡的小石子無聲無息,很快就飛到了他們的前邊,前方峽谷之中,有一小片海草森林,是必經之路。

    「就在這裡。」丁浩身影一動,站在了水中,避水玉牌排開他附近的海水,他一把將吸星石抓過來,戴在手指上,然後取出一面黑色大旗,將其插在水底泥沙中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又選擇了海草森林中的一個小小空地,將碧玉金絲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李玉文和袁飛兩人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小心點,過了這片海草森林,就要出峽谷了,到時候就進入安全區域了。」李玉文還是相當謹慎,叮囑一句,這才飛行海草森林。

    袁飛跟隨了進去。

    這片海草森林並不是很茂密,袁飛並沒有太緊張,不過他還是很小心的,左顧右盼,隨時準備放出自己的本命法寶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他飛過地上一根短短的水草上時,這根水草突然好像毒蛇一樣鑽了出來,一下勒住他的兩腳!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袁飛頓時面無人色,口中發出「啊」地一聲驚呼,就被直接拖走!

    今天第一更,抱歉,有點遲。

    昨天那一章牢騷本來是應該免費的,誰知道忘點發布狀態了,當成收費章節發了。哎喲,我也是糊塗了,現在都不好改了,讓大家多花五分錢訂閱了,嘿嘿,不好意思,饅頭會多發章節補償大家的!

    加油!

    最後謝謝所有鼓勵我的人,謝謝!

    非常感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