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35章鬥法李金丹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三三章鬥法李金丹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碧玉金絲妖藤捲住袁飛的腿,飛快地收縮,氣泡汩汩地翻滾,袁飛肥胖的身軀被橫拖著飛行。

    海草森林之中的某空地。

    「不要!」袁飛摔倒在地,他驚魂未定地四處打量。

    碧玉金絲快速地在他身體上生長,把他綁了一個結實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個全身裹著黑**氣的人影,正抱著胳膊等待。

    「魔道!」袁飛胖臉上露出驚恐,遠沒有了面對同門時的趾高氣昂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著走過來,「是啊。正道的肥豬,你幹嘛從我的地盤過呢,你想死嘛?」

    袁飛看面前此人全身魔氣森森,修為驚人,他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,立即掙扎著跪下,磕頭道,「魔道前輩,我和師叔也是偶然經過,前輩饒命!是我師叔帶我路過這裡,並不是我想打擾前輩清修,饒命啊,前輩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好啊,你發個傳訊符,把你師叔叫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好好好。」袁飛想都沒想,就給李玉文扔出一張傳訊符,一道金光在水中穿透而出。

    發完以後,他還獻媚笑道,「前輩,我沒說您在這裡,要不然他不敢來。」

    「正道敗類。」丁浩用回自己正常的聲音,罵道,「袁肥豬,你這種正道弟子,我真是見識了!想出賣誰就出賣誰,你們算什麼正道?簡直連魔道都不如!」

    袁飛聽出丁浩的聲音,胖臉震驚,「你是誰?」

    「我是誰?」丁浩猛地一拉,撕開擋住臉的魔氣,陰沉道,「你看看老子是誰?」

    「丁浩!你沒死!」袁飛看見丁浩的臉以後,頓時就跳了起來,厲聲指責道,「混賬!丁浩你身為正道弟子,竟然修鍊魔功,魔氣滔天!你完了,回到道宗以後,我一定會報告宗主!你這個魔道奸賊!你死啊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袁肥豬,你剛才什麼嘴臉,現在什麼嘴臉?只知道欺負本宗弟子,對敵人卻是跪地求饒、賣友求榮!你才是奸賊,你以為你還能回去道宗嘛?」

    「你想殺我!」袁飛臉色一變,隨即又陰笑道,「做夢!馬上李真人就會過來,丁浩你可真是蠢,居然讓我給李真人發傳訊符。」

    「我既然讓他過來,自然就有對付他的方法。」丁浩淡淡道。

    「你連李真人都想殺!」袁飛驚恐吼道,「丁浩,你瘋了!你趕緊放開我!你放開我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!你這樣下去,必死無疑!」

    「這不用你操心!」丁浩早就等待不及,猛地撲上去,雙手按在他的胸口!

    吸星魔訣,吸!

    靈力瘋狂地吸入!丁浩目中終於露出舒爽!

    「我的靈力!」袁飛嚇得臉色慘白,他哪裡見過這種魔功,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他的靈力,狂泄不止,氣海急劇下降!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想要動用他的法寶,卻都根本無力發出!

    「不要!」袁飛終於知道怕了,哀求道,「丁浩,饒命啊,我錯了,都是江少秋的主意!你饒我一命吧!」

    「遲了!」丁浩毫不客氣,身上一圈靈力盪開。

    突破,進入築基四層,中期真修!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李玉文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先飛出海草森林,沒見到袁飛,就等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開始感覺不對的時候,一道金光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袁飛讓我回去一下。」接到傳訊符,李玉文更加感覺到不對。

    不過藝高人膽大,他還是小心翼翼地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來到海草森林裡的空地,一眼就看見丁浩突破升層。

    「丁浩!」李玉文雙目一凝,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因為在他看來,丁浩應該此刻和其他的道宗弟子,都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丁浩吸干袁飛最後一滴靈力,扭回頭來,冷笑道,「李師叔,看見我是不是非常意外呢?」

    李玉文是有點意外,不過很快就定下神來。

    「我就說你修鍊魔功!怪不得修為提升這麼快!」李玉文厲聲道,「你殘害同門,修鍊魔功;十惡不赦,罪無可恕!丁浩,你今天別想活著離開!」

    「你好意思說我?」丁浩道,「李玉文,你身為金丹師叔,在關鍵時刻,放棄本宗弟子!最可惡的是,那一戰明明可以戰勝,你卻因為私人恩怨,故意放棄!甘心讓本宗弟子去送死,你才是罪在不赦!今天你必死!」

    李玉文哈哈大笑道,「是啊!我就是要你們死,那又怎麼樣?你們都死了才幹凈,可惡的散修!」

    先下手為強,他張口吐出本命真寶,「石敢當!」

    「大!」

    李玉文根本不懼丁浩,丁浩才是築基四層,又是未成型法寶。因此他一出手就是重手,直接放出本命神兵!

    石敢當轉眼變得巨大如山,它的四周汩汩翻著水泡,猛地砸向丁浩!

    「小畜牲,膽大包天,居然還敢來追殺我,找死!」李玉文陰冷一指丁浩,口吐一字真言,「壓!」

    也就在同時,丁浩也是猛地一張口,吐出一道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和李玉文對決,就是這本命真寶在他印象之中留下太深的烙印,他必須將其擊破,避免自己產生恐懼的心魔。

    「斬破它!」丁浩一聲爆喝。

    「你做夢吧?」李玉文心說真的是好笑,你一個未成型的法寶,想要斬破我的本命真寶?當真是夢話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海底水流猛地一盪,四周的巨大海草全部扭動起來。

    當丁浩的那幾點星光撞在偌大如山的石敢當上,竟然死死頂住了石敢當!

    「你這法寶好厲害!」李玉文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「更厲害的還在後邊!」丁浩目中帶著笑,隨著他自己變得強大,對手的武器,顯得那麼弱小。

    「曜光照射,玉碎珠零!」

    丁浩立即放出了第二階段的攻擊,曜光七星劍頓時亮起來,七點光星,射出奪目的紫光。

    當光線所到之處,李玉文的石敢當上,頓時出現一道道裂紋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!」李玉文驚得臉色發白,他活了這麼大,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法寶,光線一照,別人的寶物就裂開!

    更讓他驚恐的是,這道道裂痕正在迅速擴散。石敢當上延伸蔓延,生出很多新的裂紋,裂紋越來越多。石磨一樣的表面,就好像是灑下了一層密密麻麻的蛛網,無數的裂痕遍布它的表面,深入內部。

    「不行!這小畜牲的法寶詭異!」

    李玉文連忙開口召喚道,「石敢當,回來!」

    「想收回去?遲了。」丁浩冷冷一笑,抬手又是一指,「給我撞!」

    七點紫芒一下就撞在逃走的石敢當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巨大的石敢當一聲巨震,然後從上邊掉下大堆的碎石!

    「再撞!」

    曜光七星劍又一次撞上去,又是轟地一聲,石敢當再次撞碎一大半。

    「三撞!」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當丁浩的寶物第三次撞在石敢當上時,這個本命真寶,整個破碎!裂成一地的石塊,灑落在海底的淤泥之中。

    隨著丁浩的強大,之前對他構成威脅的恐怖武器,不過是一些碎石塊而已!

    噗!靈力反噬,李玉文張口吐出一口鮮血,他的眸子中,第一次露出了驚恐。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法寶,竟然這樣輕易,就把他的本命神兵整個毀了!

    丁浩臉色森然,開口笑道,「李師叔,想想那一天,你用這個石敢當嚇唬我。在我面前生生砸爛血鴉王的腦袋,你是多麼的威武,多麼的霸氣,現在你再來啊!來啊!」

    李玉文臉色猙獰,罵道,「魔道小畜牲,你以為有這一把詭異的本命法寶,就能弄死我么?我告訴你,金丹真人不是這麼容易死的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又一拍靈寶囊,「這裡有一個東西,我本來不想用,不過既然你這麼囂張,那我不介意用一下!小畜牲,殺了你,我一定要剖開你的屍體,把你本命法寶挖出來,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!」

    他臉色陰惻惻的笑著,嘴角帶血,顯得相當猙獰。

    然後他拿出來的是一件,相當血腥和陰森的東西。

    「六丹奪魄環!」

    「此物雖然還沒煉成,才三丹,不過弄死你,足夠了!」

    出現在李玉文手中的,是一個好像搖鈴一樣的圓環。在圓環外邊,伸出六根利刺,每一根利刺上,戳著一個金丹。現在六個利刺上,只有三個金丹。

    三個金丹上都有小人,臉孔清晰,全部都是扭曲嘶吼。

    這些金丹已經被煉化得沒有人性,就好像是魂幡里的鬼魂一樣,此刻被痛苦折磨得只有殺戮的意志,被李玉文放出來以後,頓時鬼哭狼嚎起來,一股濃重的血腥氣息就在水底盪開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冷凝,「李師叔,你可真不要臉。你口口聲聲說我丁浩是魔道小畜牲,你這老畜生,你自己不是照樣有著魔道邪惡的寶物?」

    李玉文罵道,「我管他邪惡不邪惡,此物煉成以後就是靈寶級的武器,哼哼,雖然現在才三丹,可是一樣弄死你!」

    說著,李玉文抬手就扔出了六丹奪魄環。

    丁浩依然是一張口,放出曜光七星劍。不過那六丹奪魄環果然非同小可,三個金丹強者全部發力,一股血腥氣息襲來,紅色血霧竟然把七點紫芒罩在其中,讓其找不到方向,在紅霧之中團團亂轉。

    李玉文猙獰笑道,「丁浩,你的法寶無用了,哈哈,你還不死?」

    面對這種景象,丁浩嘆了一聲,「看來我的修為,殺死金丹還是不夠,也罷,還是要用老辦法!」

    哈哈,老辦法是什麼,大家都知道吧。

    第二更實在太遲了,明天早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