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42章臨水漓舟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四零章臨水漓舟

    「請隊員歸隊!」

    隨著苦真人的一句話,不少的築基弟子,走向江少秋的身邊。

    雖然上次大家分過隊,可是畢竟這是最後一次真正的分隊,相信還有人會改變。

    江少秋身邊的築基弟子越來越多,而丁浩身邊卻是一個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真的是搞笑,難道他是獨立大隊么?」江少秋的鐵杆房斌開口譏笑道。

    「沒人是傻子。」另一個弟子笑道,「江首席是築基九層,那個小子才築基六層。還有別忘了,這小子還不知死活和江首席打賭,說誰輸了就交出所有的探寶所得!哈哈,跟著他一隊,那豈不是白乾么?」

    「就是就是,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,不知所謂!我看他活該!」

    丁浩也是有點尷尬,雖然他心裡巴不得一個人都別走過來,可是此時此刻,又確實感覺到有些難堪。

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梅士兵等幾個人走了出來,他們走上台階的時候,就走在中央,不偏不倚。

    看著他們走過來,江少秋雙目一動,他之前已經讓老杭去一個個的找這八人做工作,如果這八人都站在他江少秋的隊伍里,那麼丁浩就真的是一個人沒有。

    這樣就讓丁浩顏面丟盡!

    梅士兵他們八個人走上台階,老杭迫不及待地走上去,拉著梅士兵道,「梅師弟,我不是跟你說過了,我們江首席是最好的選擇!來來來,快過來!」

    看著他們在說話,江少秋已經忍不住笑出聲來了,「丁浩,你的浩字隊就是你一個人么?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時候,梅士兵卻是甩開老杭的手,說道,「老杭,我停了一步,是想跟你說一句抱歉!雖然你說的很有理,可是我們反覆思索,最後還是決定加入浩字隊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老杭臉色一震,又對張靜說道,「張師妹,你可要考慮清楚呀。」

    張靜微微一笑,「老杭,你永遠都不知道晶石礦田那個晚上是多麼的危急!在那種狀態下,能夠扭轉敗局,只有丁浩能做到!所以我們都絕對的相信他,丁浩,只要是從晶石礦田回來的師兄師弟、師姐師妹,他們都會選擇丁浩!」

    說完,這八個人毫不猶豫,全部都走向丁浩,看得江少秋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張靜說的沒錯,只要是那個晚上活著回來的,沒有人會不相信丁浩。因為丁浩創造了奇迹,如果那個晚上是江少秋在場,恐怕後果絕對不會那樣!

    和張靜他們一樣,苦柔也是那個晚上的親歷者,她點點頭,「丁浩,如果我能參加,我也一定會選擇你這一隊!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點頭,和梅士兵握握手,「選擇我,沒錯的,我會讓你們大有收穫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也笑道,「放心吧,我們也有一點實力,至少不會拖你後腿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們這一邊,江少秋臉色陰沉,再看看苦柔,心中氣得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苦真人見兩隊人馬都已經站定,才又開口道,「好了,現在兩隊都已經準備妥當,大家等著。」

    看著這兩隊人馬,下邊的弟子全部都心中暗自羨慕,進入魔冢就意味著得到寶物和仙緣,在前進的道路上,就能更進一步!

    等待了一會以後,突然光影一閃,一個穿著藍色道袍的中年儒生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這次帶隊的二長老宋赤子,元嬰大士。

    「見過師叔(師叔祖)。」

    眾人行禮之中,宋赤子開口道,「隨我來。」

    跟著宋赤子的,不但有兩隊築基,還有四個金丹真人,這就是這次前去魔冢的道宗全部人馬。

    一眾人等駕著御空靈劍飛出道宗,來到外邊有一個船碼頭,宋赤子這才對著水面上,放出一葉木質小舟。

    小舟放出以後,海面上頓時浮起大片的水霧,然後這小舟也開始變大,成為一座浮空之舟。

    這舟說浮空也不是很高,但是也不直接接觸水面,就浮在水面上一米左右。它所到之處,水面上就會浮出一層水霧,然後此舟就借著水霧的力量,飛速滑行。

    「這是宋師祖的臨水漓舟,是一件水屬性的飛行宮殿寶物,飛行速度不亞於很多強大的寶物,唯一的遺憾就是只能在水面上飛行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有人議論,他跟著大家走上臨水漓舟。

    「再會,奪寶返回!」

    岸上,苦真人帶著苦柔,後邊站著的是宗門各代弟子,宗門的旌旗翻動,上邊的劍鷗彷彿要衝天而起,丁浩站在漓舟上,舉手搖動。

    「苦宗主,你放心吧。」丁浩默默說道。

    宋赤子經過他的身邊,拍拍他道,「阿苦這次對你報了很大期望呀。」

    「師祖,我知道。」丁浩連忙行禮。

    宋赤子點頭道,「其實剛開始我們三個都沒有同意,是阿苦幫你說,我們才把那株深海靈芝給你。不要讓他失望啊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竭盡所能!」

    「好,找一間船艙休息,路程一個月時間,好好修鍊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說完,自己進入一間船艙,路程一個月時間,大家還可以最後的修鍊一下,養精蓄銳,將自己的狀態調節到最好。

    雖然這臨水漓舟有些弊端,不過不得不說,這確實是一件不錯的寶物,上邊有上百個船艙,每個船艙就和一個小小洞府一樣,裡邊布置著陣法,有著各種功能的修鍊室。

    而且船上還有不少的男女童子,就好像服務員一樣,幫助整理物品,做些小事,隨叫隨到。

    丁浩進入一間,閉關修鍊。

    其實他也沒什麼可修鍊的,就是煉化李玉文的金丹。

    築基真火煉化金丹,這還真的挺費勁,整整煉化了兩個月,李玉文的金丹才徹底清洗了記憶,此刻變成一個猙獰的厲鬼一般。

    「死!死啊!」李玉文雙目血紅,臉色猙獰無比,從蒼焰煉魂燈里拿出來,就撲向丁浩。

    「你找死!」丁浩臉色一冷,一把抓住李玉文的金丹,然後另一隻手拿來六丹奪魄環,再接著,直接就把金丹給扎在環上某一根鐵刺上。

    「啊!」撕心裂肺的吼叫,李玉文的金丹被扎破以後,他痛苦地尖叫,同時有金色的液體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不能讓金色靈力液流出!」丁浩臉色一動,全力催動六丹奪魄環,頓時這件寶物發出大片的血光,那六根尖刺全部都燒紅了一般,上邊浮出一排排的金色的符文。

    符文就好像是一道道的繩索,將李玉文的金丹給死死地勒在鐵刺上,慢慢地,金丹之中沒有金液流出,已經融合在鐵刺上。

    曾經使用此寶的李玉文,自己也變成環上的一個金丹。

    「準確的說,此寶才能稱作四丹奪魄環,不知道何時才能達到六丹,靈寶級別的寶物!」

    丁浩對靈寶級別的寶物,還是很期待的。

    讓他一直耿耿於懷的,就是血海魔宗的龕俁的金丹逃走了,要不然現在就有五顆金丹了!

    準備好這些,他又去摸摸骨龍的腦袋,現在老鴉已經完全成為骨龍的意志,兩者合二為一,成為一體。

    「這次進入以後,就有勞你了。」

    老鴉笑道,「主人,你就放心吧!」

    丁浩又看看血雲翻滾之中的九奴,眉頭一皺,按道理九奴應該醒來了,可是還沒有醒來!丁浩想要幫助九奴,目前卻沒有可以吸的東西。

    「再等等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已經站在船艙之中,然後將浮在半空之中的吸星石變成戒指,戴在手上。

    大約又是一天以後,外邊傳來了敲門聲,「是丁浩前輩嗎?宋元嬰讓你去他的船艙一趟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馬上。」丁浩掐指一算,時間已經有月余了,應該快要到封魔島了。

    他也沒有什麼行裝,直接打開陣法,走出船艙。

    出來以後,看見不少人都走出了船艙,眾人互相點頭,趕往宋赤子的船艙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兩隊築基人馬都來到了宋赤子的房間。

    在大桌上,已經放上了一張尺寸不小的圖。

    宋赤子道,「就快要到封魔島了,我在這裡,先把魔冢的一些基本情況給大家講一下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築基弟子,一個都沒有進過魔冢,全部都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宋赤子道,「魔冢分為兩大部分,一部分是外圍,你們看,這周圍的一圈,就是魔冢的外圍。傳送進去以後,大家要小心,盡量少探寶,少接觸魔道,遇到魔道,盡量不要發生衝突。這裡最危險的是以往探寶者屍體變成的屍僵,大家不要纏鬥,儘快趕往最近的傳送大殿。」

    丁浩注意看地圖,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建築,有著一圈圈的廢墟,在其中有24座傳送大殿,他們第一個目的地,就是最近的傳送大殿。

    宋赤子又道,「進入傳送大殿,經過傳送陣,大家就來到了魔冢內部主殿,到時候大家在主殿匯合,在那裡可以兌換一些物品,然後我們再分別探索魔冢九大區域!」

    丁浩看看這個圖,開口問道,「我們傳送進去,所有人都各自為戰嘛?」

    宋赤子拿出兩套玉符道,「這是兩套引靈符,會把你們每個小隊的人傳送到一起,否則以你們的修為,單個人恐怕很難到達傳送大殿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