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43章宋師祖的老冤家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四一章宋師祖的老冤家

    引靈符,分為主符和分符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主符,其他八名隊員帶著分符,到時候丁浩先進入,然後其他人就會被傳送到他的身邊,避免分散。

    宋元嬰製作的引靈符一共是兩套,一套給丁浩這一隊,另一套給江少秋那一隊,江少秋那一隊的分符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兩名隊長接過引靈符,分發給自己的隊員。

    宋赤子又道,「探寶最重要的,就是九大區域,域外真魔崇拜世上九種自然奇迹,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星,築基探索區域,也在其中,等到了那裡,再做詳細的解釋,總之進入以後,你們大家都要小心!尤其是那些魔道弟子,絕對不會有任何好心,你們兩隊若是遇到危險,也要互相的幫助!」

    江少秋點頭道,「不錯,雖然我和丁師弟有賭約,可是畢竟大家都是同門,如果碰到他有危難,我一定會幫忙的!」

    丁浩也豪氣道,「丁某這一隊,也是一樣!」

    「如此甚好。」宋赤子大為欣慰。

    雖然江少秋和丁浩都許諾了,可是對視一眼,目中卻都是冷意。

    宋赤子又道,「這次探寶,得到的寶物,大家都自行分配,不用上繳宗門!不過宗門也有需要,希望你們一定要以宗門大局為重,提升自己很重要,幫宗門找到陣法,更重要!帶著陣法回來者,宗門將會破格錄用為少宗主!」

    「什麼?少宗主!」在場弟子都驚呆了,沒想到這次居然還有這麼大的噱頭。

    宋赤子微笑道,「如果得到強大的大陣,那麼我宗安全就不用擔心了。到時候苦真人就會閉關衝擊元嬰,就需要一名少宗主住持道宗事務,哈哈,這個少宗主可是很有實權,少秋、丁浩,就看見你們誰能帶著陣法返回了!」

    「我們一定努力。」

    江少秋目中射出貪婪,少宗主那就是苦真人的繼任者,可比他這個首席大弟子有實權多了!丁浩也是微微點頭,如果成為少宗主,他行動就更加的方便,也能得到更多的道宗資源。

    宋赤子見兩人都頗為期待,也是微笑點頭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他臉色為之一動,所有人也都感覺到,臨水漓舟為之一震,然後瞬間停下。

    隨即,外邊傳來一聲暴喝,「宋赤子你還用著這個烏龜船啊,老子的飛行宮殿都換了好幾個,看來你們望海道宗還真的是窮啊。」

    這臨水漓舟一圈都包裹著禁制,外邊的聲音無法傳入。可是這個聲音卻能穿透禁制,顯然是一個前輩高人。

    宋赤子臉色一變,開口道,「諸位,到封魔島了,大家出去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等人跟著宋赤子走了出來,發現面前百丈外,就是海岸。在臨水漓舟前方,有一隻金色的巨掌,擋住了漓舟。

    而在巨掌上方,有一座懸在半空的小樓,小樓通體碧綠,好像是玉石打造,飛在半空,頗為神奇。在小樓的二樓欄杆后,站著一對男女,男子相貌粗獷,女子是個*********並肩而立。

    說話的,正是那相貌粗獷的男子。

    宋赤子走出來皺眉道,「鐵崖子,我這漓舟本來是直接駛到岸邊,你用寶物擋住作甚?」

    粗獷男子哈哈大笑,「你這破船,老子看不慣!你們望海道宗可真的是窮啊,哈哈。」他說完,又對身邊********道,「老婆,還好你當年把這種窮酸甩了,要不然當年坐這破船,現在還是坐這破船,哈哈哈。」

    ********不好意思道,「鐵崖子,你老提當年作甚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臉色難看,「鐵崖子大家都是一把年紀了,徒子徒孫都在,你不要臉我還要臉。」

    鐵崖子譏笑完畢又道,「你當我想來迎接你啊,是宗內的命令,讓我帶領你們前往魔冢。」說完,他腳下小樓的一樓大門轟然打開,裡邊飛出十來名築基弟子。

    這些弟子每人衣袖上都是一朵潔白的白雲,看來這些人都是封魔島的上門白雲道宗的弟子了。上門大宗,弟子們全部都是面孔倨傲,看著望海道宗的弟子都是用眼球下半部,人人目中都是輕蔑之色。

    「免了,我們跟著飛行就可以。」宋赤子放出飛劍。

    臨水漓舟只能在水面上飛行,接下來是上岸了,宋赤子並沒有龐大的飛行宮殿,因此大家只能各自使用飛劍。

    丁浩有心把老鴉放出來,不過猶豫了一下,還是沒有,這個時候他不想暴露太多的實力。

    不過那鐵崖子欺人太甚,開口大笑道,「宋赤子,你還是那個臭脾氣,你也不想想,呆會兒過去魔冢的,都是名門大宗,正魔的名門都來了!就你們這一行人全部都踏著飛劍過去,簡直是丟了我正道的臉面!」

    宋赤子道,「這個不用鐵師兄你操心!我望海道宗之人就喜歡踏劍而行,更何況,你這座浮空玉樓,也不是什麼值錢的寶物。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剛說完,那********就開口激烈道,「姓宋的,我們家這玉樓不是值錢的寶物,可是你用得起嘛?窮鬼,還好當年把你甩了,跟當年一樣臭脾氣,沒錢就要認窮,沒錢還擺出窮酸的樣子,這是你最討厭的地方!」

    看得出,宋赤子和鐵崖子夫婦很多年前有過一些關係。不過這個女人當初甩了宋赤子,嫌貧愛富本來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,怎麼能這麼張揚?

    宋赤子氣得臉色鐵青,別人說他窮酸,他也能接受,可是被這個曾經是自己道侶的女人看不起,他相當的難受。

    後邊一眾望海道宗的弟子,全部都是臉上無光,本來好好的心情,此刻全部都壞了一地。

    那女子又道,「丹雲,還不去把你宋師叔,請進樓來?」

    丹雲是白雲道宗的女弟子,築基後期修為,長得貌美如花,資質相貌都是一流。她眉心點了個鳳目,如同白鳳飛來,傲然道,「宋師叔,我師尊請你進去呢。」

    說起來是請,可是她一點請的覺悟都沒有,面對一個元嬰大士,連鞠躬行禮都不會,望海道宗人人氣憤。

    宋赤子堅持道,「不用客氣,我們自行踏劍前去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鐵崖子一拍欄杆怒道,「誰跟你客氣?踏劍而行,你們這是給我正道丟臉!既然你們沒有飛行宮殿,也不願意進入我的小樓,那我回宗說說,把你們望海道宗從這次名單上剔除就是。」

    丹雲雪白的脖頸傲然挺得更直了,美眸之中彷彿寫幾個字,「給臉不要臉。」然後一扭頭,飛走了。

    宋赤子臉色都發黑了,沒想到這次來探寶,還沒進入封魔島,就遭遇如此的侮辱,實在是丟盡臉面。

    丁浩也算是明白了,為什麼望海道宗情況艱難,是因為望海道宗不但要面對魔道,而且還得不到白雲道宗的庇護!

    這時候,丁浩走出來,抱拳道,「始祖,難道你忘了,在道宗的時候你碰巧馴服了一條成靈的骨龍,然後賜給了弟子,要不要此刻將骨龍放出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也不知道丁浩說什麼,也就順著說道,「如此也好。」

    丁浩一抬手,就把老鴉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頓時,半空之中橫跨一條骨龍,通體潔白如玉,全身品相相當好,龍尾擺動,龍目一睜,一對血色雙目,兇猛有力。

    無論是尺寸還是氣勢,老鴉要比浮空玉樓氣派多了,宋赤子捻須大笑,「哈哈,我倒是差點忘記這件事!多虧了你提醒,來來來,諸位弟子乘坐這個前去,也不會丟了我正道的臉面。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之人,紛紛飛上老鴉的後背。

    宋赤子這才將臨水漓舟給收起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放出這條骨龍,望海道宗弟子們全部都心中震驚,都是暗道,丁浩怎麼會有這種寶物?梅士兵他們乘坐過一次,倒是無所謂。

    鐵崖子夫婦看見此寶,都是臉色一驚,從他們的見識,當然知道此寶是難得一見的好寶!一架巨大的龍骨凝練成玉,其中還誕生了意志,這龍骨妖價值非凡!

    「可惡!」這對夫婦本來想要羞辱一下宋赤子,卻沒想到人家的寶貝比他們的浮空玉樓還要厲害。

    宋赤子站在潔白如玉的龍頭上,儒衫輕擺,看那派頭不知道要比粗獷的鐵崖子更高數倍,他負手笑道,「賢伉儷浮空小樓不若也落在我弟子這骨龍背上,大家一道前往。」

    「免了。」鐵崖子臉上無光,駕著浮空玉樓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不過那********卻對丹雲使了一個眼色,丹雲沒有回去小樓,而是一隻白鳳一樣落在骨龍背上,走到丁浩身邊笑道,「這位師弟請了,師姐姓丹名雲,不知道師弟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丁浩拍拍龍角,讓老鴉跟著小樓後邊飛行,然後才笑道,「丹雲師姐請了,在下丁浩,浩浩蕩蕩浩然正氣的浩。」

    丹雲咯咯笑道,「師弟真是有趣呢,師弟你這骨龍妖很有趣啊,真的是宋師叔賜給你的啊?」

    丁浩知道她是來打聽消息的,打馬虎眼道,「不是我宋師叔,這是我師祖!」

    「你可真有意思,呵呵。」

    看著丹雲和丁浩兩人聊得開心,江少秋目中再次浮出妒忌,「可惡,師祖竟然賜給丁浩小畜牲這種好東西,我在宗里這麼多年,也沒賜給我!我一定要弄死你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