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47章鐵僵和屍狼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四五章鐵僵和屍狼

    丁浩他們運氣「不錯」,進入魔冢外圍,就落在了比較危險的死亡礦區。

    「此地不宜久留!」

    丁浩確定了一下方向,帶著大家快步行走,不過沒走幾步,張靜口中一聲驚呼,頓時停在那裡。

    「有東西抓住我的腳!」

    她低頭一看,頓時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只見滿地礦渣之中,伸出一隻鐵灰色的乾枯手臂,死死捉住她的腳踝。

    這隻手臂不但看上去像金屬鐵器,而且堅硬無比,就好像一根鐵環,死死勒住她的腳。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張靜大怒,想要掰開那隻手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瞬間,那隻手猛地一拉,嘩啦一聲,周圍礦渣竟然開始向下塌陷,張靜的腳一半被陷進礦渣之中!

    「他想把我拉下去!」張靜頓時驚得臉色蒼白,若是不及時處理,整個人都可能被拖下去。

    「別急,我來了!」梅士兵臉色一變,一拍靈寶囊,一道白光飛出。白光非常準確,直接就斬在那隻手臂上。

    鐺!

    金鐵之聲中,那隻手臂被法器一斬,竟然毫髮無傷!

    反而是那手臂拉著張靜的腳踝,再次猛地一拉,嘩啦一聲,把她的一隻腳都拉進礦渣下。

    「救我!」張靜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梅士兵手中出現一隻淡金色手套,他撲過去,一把捉住那隻乾枯手臂,用力一擰。

    頓時咔咔聲響起,那乾枯手臂竟然如同金屬一般,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    梅士兵的手套是件好寶,他這一捏,那手臂吃疼,鬆開張靜,然後一個反手,竟然把梅士兵的手抓住,將梅士兵的手臂拖進礦渣之中。

    「不好,他想搶走我的寶物!」梅士兵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雖然他救了張靜,可是現在那隻手臂看上他的手套,抓住他的手猛地向下拖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,梅士兵整個手掌陷入礦渣之中。

    陳守道驚呼,「要不把寶物先放棄?」

    梅士兵厲聲道,「此乃我祖先之物,比命重要!」

    張靜驚慌道,「這可怎麼辦?」

    丁浩道了一聲「鎮定!」又喝道,「你們將周圍礦渣刨開!」

    幾個隊員連忙過去,三下五除二,刨開周圍的礦渣。

    這時土坑之中,突然傳來嘩啦一聲,一個全身都是鐵灰色的人形坐了起來,正是他的一隻手,抓住梅士兵的手!

    「鐵殭屍!」

    礦山的工人死後,埋在鐵渣之中無數年,身體已經被金屬元素的力量同化,因此全身堅硬如鐵!

    不過好在這個鐵殭屍只有一隻手,另一隻手陷在礦渣中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丁浩暴喝道,「閃開!」

    說完,一張口,一道紫色的光霧斬出。

    法寶,曜光七星劍!

    丁浩的這個寶物可是三品寶髓煉製,鋒利無比,紫光一閃,把那鐵殭屍的整條手臂都斬下了。

    吼!鐵殭屍盛怒,他猛地一下就站起來,然後另一隻手用力一拖,嘩啦一聲巨響,後邊又站起一排鐵殭屍。

    原來這些鐵殭屍的一隻手,都連著一條鐵鏈,他這一拉,就把其他的鐵殭屍都拉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快走!」

    隨即,他扔出祥雲尺,踏上就走。

    其他八人也是扔出御空靈劍,趕緊逃離。

    飛行之中,梅士兵這才掰開那隻鐵手,用手敲敲,發出砰砰之聲,彷彿是鐵打銅鑄。

    「這次探寶得到的第一個寶物。」梅士兵微微一笑,將其收入靈寶囊之中。

    「大家小心點,不要飛太高,節約靈力。還有,靈力罩開到最大,特別是防著腳下!」丁浩作為隊長,臉色冷靜。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說的沒錯,在這裡雖然不禁空,可是御寶飛行非常消耗靈力。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引力,拖著人向下,飛不高,也飛不快!

    沒飛多遠,李元宵指著遠處驚呼,「那邊!」

    只見正前方,一片的通天的鐵灰色風幕,通天徹地,在那巨大風幕下,幾個人影正在瘋狂奔逃。

    「救命!」那邊隱隱有呼聲傳來。

    「是礦區的死亡風幕,死亡礦區最危險的事情!」丁浩口中苦澀,一進魔冢就進入最危險的死亡礦區,現在又遇到死亡風幕,運氣還真的「不錯!」

    「那邊的傳送大殿,放棄!逃!」

    根據宋赤子之前的情況介紹,死亡風幕相當危險,範圍極廣,遇到以後,只有遠遠逃開,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丁浩決定放棄原先準備去的那個傳送大殿,飛向另外一個較遠的傳送大殿。丁浩他們飛行了一會,後邊死亡風幕越來越近,那幾個人影也越來越清晰。

    「後邊的是清泉道宗的弟子!」陳守道回頭看了一眼,他在外邊做散修久了,認識很多人,清泉道宗是星雲群島上的一個中門。

    丁浩回頭一看,臉色更驚。

    他們逃的快,可是那死亡風幕更快!

    轉眼之間,那個逃在最後的清泉道宗的年輕男子,就被捲入死亡風幕。

    捲入以後,只是轉眼之間,那個年輕人的靈力罩就被撕破!

    「救我!」他驚恐的呼叫還沒說完,全身就被那飛速旋轉的礦渣給擊破。

    慘叫聲中,這個年輕修士衣衫和身體全部撕碎,消失在死亡風幕之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臉色驚恐,如果把那個年輕修士換成在場任何人,也是難逃一死!

    丁浩鄭重道,「這個風幕遠超我們想象,大家不要留手,全部力量,加速逃走!」

    梅士兵他們點點頭,不但全力催動御空靈劍,還又給自己貼上風影符。他們九人腳下的飛行寶物更快,極速逃離!

    後邊清泉道宗還有五個活人,都是築基真修,三男兩女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大呼小叫著救命,可是丁浩他們自保無暇,哪有本事救別人?

    一會以後,清泉道宗五個真修,全部消失在無邊風幕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等人,臉色更凝重,都拿出靈石,一邊不斷補充靈力,一邊全速飛行!

    逃!逃!逃……

    「脫力了,飛不動……」就在大家都吃不消的時候。

    終於,前邊出現了大片的斷瓦殘垣,倒塌的塑像,城市的遺迹。那些殘留的塑像,一條斷腿就有幾丈高,可以看出這裡當初也是相當繁華的城市。

    「快!前邊就逃出去了!」

    丁浩等人狂喜,最後衝刺,旋風一樣衝出礦渣區域。

    呼!當他們紛紛砸落在那巨大雕像下邊的斷瓦殘垣之中,眾人大口呼氣,背後都全部汗濕了。

    回頭看著那通天的風幕,止步於死亡礦區邊緣。那風幕之中,堅硬的礦渣用一種瘋狂的速度運動,陷入其中,就會被無數的礦渣打成碎片,死路一條!

    大家都鬆了一口氣,不過想到清泉道宗的道友死了個乾淨,大家都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梅士兵心有餘悸,此刻一陣陣的后怕,「如果我被鐵殭屍抓住的時候,那時候來一陣死亡風幕,那就真的完了!」

    張靜也點頭道,「別說那時候起一陣風幕,就說我們如果跑慢一步,此刻也是完了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看來我們還算運氣好。」說完,他又道,「大家都小心一點,這魔冢之中看來也是危險重重,想要得到寶物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。」

    他們奔逃了一陣,靈力浮動,本來想要短暫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不過停下沒多久,就聽見附近的磚瓦翻動,好像下邊有什麼東西醒來了。

    「大家小心。」丁浩臉色一緊,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倏地從他不遠處的磚瓦下,跳出一個兇猛敏捷的黑影。丁浩身影一翻,躲過黑影,那黑影穩穩地落在塑像的基座上,可以看見是一隻全身殘破的黑狼。

    黑狼的身體殘破不堪,皮毛腐爛,肋骨尾部的骨肉都露了出來,發黑的腸子都流了出來。不過它一雙眸子卻是血紅,全身自然地發出濃濃的屍臭,正兇狠地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「是屍狼。」陳守道一拍靈寶囊,頓時一把五品飛劍,帶著凜冽的水汽,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過屍狼身影矯健,一下就躲開飛劍,遠遠地跑開。

    本以為嚇走了它,誰知道這傢伙跑到一處坍塌的屋頂上,對著天空就是一聲嗷叫,「嗷!」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快走!」丁浩連忙扔出祥雲尺,當他們飛起來以後,腳下的斷瓦殘垣全部都動了起來,一個又一個的殭屍爬了出來,有人的殭屍,也有動物的殭屍。

    「這些殭屍實力不是很強。」張靜扔下去一張爆炎符,火焰轟地一下燒起來,三個噁心的殭屍被火焰熊熊燃燒,就看見它們在火焰中掙扎,發出非人類的叫聲,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實力不強也不要戀戰,快走。」

    大家飛行了一段,發現下邊的殭屍越來越多。甚至有很多的殭屍,遠遠地就爬出來,在等著他們。當他們飛過的時候,這些殭屍或者屍狼屍狗,就會跳起來攻擊!

    「斬殺!」梅士兵放出飛劍,斬殺了一隻想要撲上來的屍狗,卻又有一隻殭屍跳起來,手臂勾在御空靈劍上。

    他的飛劍在半空一個迂迴,將那殭屍斬成兩段,就看見那殭屍的兩條手臂就吊在御空靈劍的一側,非常的噁心。

    他們繼續向前飛行,殭屍就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丁浩也斬殺了一些,眉頭一皺道,「到前邊的河邊,大家就別飛行了!我們飛得高,殭屍遠遠就看到我們,倒不如行走!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

    九個人在河邊落下,此刻的河裡沒有水,已經完全的乾涸,就剩下深深的河床。不過好在河裡沒有什麼瓦礫,殭屍也比較少,當他們落下以後,殭屍出現的速度就慢了,大家輕輕鬆鬆地沿著河床前進。

    「看來宋祖師說盡量不要飛行,還是對的。」

    大家都在感嘆,丁浩一邊走,一邊拿出拓印著地圖的玉柬,略微查看以後,道,「大家加油,前邊應該有座橋,過了橋就是一座傳送大殿了!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