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48章屍魔和江流劍宗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四六章屍魔和江流劍宗

    「過了橋,就是一座傳送大殿!」

    八名成員全部心中暗喜,算算時間,他們已經進入魔冢兩天了。

    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魔冢世界里,天空灰濛濛的,分不出白天黑衣。不過修士只要掐指一算,經過了幾天,非常精確。

    又向前行走了一段,廢墟開始變少,面前是大片的荒涼土地。

    梅士兵開口道,「這魔冢世界原先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在這裡生活,剛才我們經過的,明顯是廢棄的城池,而這裡,已經是城外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據說魔冢是域外真魔最後的埋骨之地,那這裡也是當初域外真魔生活的地方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剛才那些殭屍,都是好像和人類很像,不應該是域外真魔。」

    陳守道思索一下道,「我猜測,魔冢的內部區域,才是域外真魔生活的地方,這外部區域,很可能是人類奴隸生活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倒是很有可能。」

    大家一路前行,猜測著歷史上可能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域外真魔的事情實在是太遙遠了,在九重天落下之前很久很久,域外真魔就已經消失了,真相早就難以查詢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會,丁浩眼睛一亮,「橋!」

    大家抬頭望去,果然看見前方乾涸的河床上,有一座石頭拱橋。經過那麼多年,石頭拱橋雖然坍塌了一半,可是仍然有半拉架在那裡,可以正常經過。

    「過去!」

    一眾人等加快速度,走向石頭拱橋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快要到達的時候,從橋對岸走過來五個穿著黑色緊身勁裝的男女,他們有兩個築基後期,三個築基中期,實力很是不錯,只是人數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「殺道魔宗!」丁浩他們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之前在晶石礦田,丁浩就曾經幹掉一個殺道魔宗的弟子,沒想到今天一下看到這麼多。

    「望海道宗。」五個殺道魔宗的弟子看見丁浩他們也是一愣,不過他們並沒有說什麼,而是經過石橋,若無其事地從丁浩他們不遠處經過。

    大家擦身而過的時候,五個殺道魔宗的弟子都低著頭,看都沒看丁浩他們。丁浩他們臉上也沒有表情,不過心中都緊張起來,隨時準備動手。

    交錯而過的時候,丁浩不為人察覺地拍了一下靈獸囊。

    看著殺道魔宗的弟子走過,丁浩他們才走過石橋。石橋另一側是一條沿河小徑,小徑的旁邊是一個不高的丘陵,丁浩他們直接走到丘陵上,果然看見一座黑色的大殿橫陳在一片石頭林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肅穆,外觀漆黑,看上去應該是通體金屬打造,要不然也不會屹立這麼多年不倒。而在大殿外圍,則是有著很多嶙峋的怪石,高的數米高,矮的也有半人高,高高低低,立在那裡,好像很多白色的怪人。

    「傳送大殿!」有人驚喜地叫出聲來。

    進入傳送大殿,就可以直接傳送到魔冢的大廳,在那裡和宋赤子元嬰大士他們集合。

    不過經驗老道的陳守道卻是猶豫了一下,開口緩緩道,「剛才那五個殺道魔宗的魔人,他們為何從這大殿過來而不入?此中,恐怕並不簡單!」

    著急衝進傳送大殿里的人也是一驚,這一點,他們確實沒有想到。

    梅士兵道,「不錯!這些人理應也是來探寶的,他們的心情和我們一樣,迫切去到魔冢大廳。為何他們反其道而行之呢?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那不動,嘴角露出一些笑意。

    「江流劍宗的那幾個小子死的可真冤枉啊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從四大陸趕來送死!嘿嘿,我得了一把涵江秋影劍,拿回去賣可以值點錢!」

    「哎呀只是可惜,其他幾個都爆劍而亡,虧大了。」

    此刻,那五個殺道魔宗的對話,全部傳入了丁浩的耳朵中。原來就在剛才大家交錯的時候,丁浩不知不覺,就把食屍蟲給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江流劍宗是正道還是魔道?」丁浩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陳守道回道,「是絕對的正道!四大陸里南山大陸的著名上門之一。據說江流劍宗,人人愛劍如命,每名弟子視劍為終生伴侶,一生只帶一劍,一生只鑄一劍,劍在人在,劍亡人亡。因此江流劍宗每把劍都灌注著心血,都是好劍,每把劍都以江冠名。極少的****寶劍流傳於世,被愛劍之人收藏,供不應求,就算是築基真修的劍,往往也能賣一個好價錢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點頭,開口道,「這石頭林之中,有一隻相當於金丹中期的屍魔。剛才有六個江流劍宗的弟子進入其中,就在他們遭遇屍魔,群起而攻之的時候,剛才那五個殺道魔宗的弟子發動偷襲,殺掉了六個江流劍宗的弟子,搶到其中一把劍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眼前的石林有問題!」陳守道咬牙切齒,罵道,「怪不得這些殺道魔宗之人不進入傳送大殿,果然是有原因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他一邊和這邊人等說話,一邊通過食屍蟲偷聽這些人對話。

    在魔冢之中,精神力放不遠。好在食屍蟲是監視偵查第一利器,只要通過一對公母食屍蟲之間建立聯繫,這些人的對話,就清清楚楚傳進丁浩的耳中。

    「這次望海道宗的人有點多啊。」殺道魔宗的弟子剛才嘗到了甜頭,又開始打丁浩他們的主意。

    「望海道宗雖然人多,可是實力很弱!」一個築基後期的弟子冷笑道,「九個人,哼,我一個就可以干翻他三個!」

    「可是望海道宗是一個下門,又沒有什麼物產,應該很窮的樣子。」一個築基中期的弟子開口道。

    「是很窮。」築基後期的領頭弟子道,「可是你們別忘了,之前王吹浪死在望海道宗的手裡!如果我們殺死望海道宗的人,就算是拜仇雪恨,回去可以拿到宗門的貢獻點。」

    殺道魔宗有一個內部規定,那就是如果本宗弟子死在其他宗派的手中。那麼其他弟子殺死對方宗派的同等級弟子,就有貢獻點獎勵!本宗死一個,就可以殺死對方七個,超過就沒有獎勵了,先到先得。

    「那就殺了他們!」殺道魔宗殺人本就是尋常事兒,轉眼就確定下來,準備對望海道宗的人下手。

    另一個弟子又道,「把尋寶鼠放出去看看情況,這九個人務必不留活口!這樣屍魔的消息就不會放出去,那麼我們可以繼續等肉吃!」

    幾個殺道魔宗的人,全部都是陰惻惻地笑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只有五個人,可是別忘了金丹期的屍魔,還帶著幾隻築基的小屍魔,一般人如果被屍魔牽制住,後邊又有殺道魔宗之人偷襲,很難活命。

    丁浩聽見這些,臉色一驚,「他們有尋寶鼠!」

    這些人進來探寶,顯然更加地有準備,尋寶鼠不但可以探寶,而且可以觀看敵人的情況,回去彙報,非常的有用。

    陳守道道,「尋寶鼠,這東西價格可不便宜!我聽說這次來探寶,本想搞一隻,可是價格實在太咬人了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皺眉道,「現在不是尋寶鼠的問題,關鍵是我們進入石林,就會遇到金丹期的屍魔,到時候這些人就要從背後偷襲!可是如果我們不進入石林,這些人就會發現我們有所察覺!怎麼樣,才能兩面兼顧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冷笑道,「讓我們進去對戰屍魔,然後他們出手偷襲,果然是打得好主意!我要他們對付屍魔,然後我們出手偷襲!」

    聽他這一說,張靜吃驚道,「怎麼可能?他們明知裡邊有屍魔,怎麼可能進去。」

    「他們不進去,就把他們打進去!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放出祥雲尺,「來,你們都進來,先隱藏一會。」大家躲進來以後,陳守道又道,「尋寶鼠鼻子非同凡響,恐怕這樣,不能掩去我們的氣息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笑道,「這沒關係,看我的。」他又跑出去,在大家走來的路上,灑下一些細碎的粉末,然後站上祥雲尺,丁浩心念一動,一朵祥雲將九人全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「剛才那是什麼粉?」陳守道問道。

    梅士兵微微一笑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,就看見一隻有著長長尾巴的松鼠一樣的傢伙從山頭上跑了過來,它行走的一路,正是丁浩他們走來的路線。

    它用小鼻子靈巧的分析著丁浩他們經過的地面,可是等它來到那些粉末的面前,一下就呆住了,然後痴痴傻傻的就站在那裡。

    「怎麼樣?那九個望海道宗的蠢貨有沒有衝進石林?」此刻四個殺道魔宗的弟子,都在全身貫注地盯著其中修為最弱的一個。

    修為最弱的弟子正是控制尋寶鼠之人,他臉色怪異道,「尋寶鼠沒有回應,怎麼回事兒,以前從來沒有過,它遇到什麼情況就會回來彙報。」

    「是不是因為在魔冢里,尋寶鼠也傻了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剛才好像還好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不管他,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五個殺道魔宗的弟子又走回石橋,悄悄爬上那片丘陵,就看見尋寶鼠還傻愣愣地蹲在下邊的山坡上呢。

    「這傢伙還真的傻了。」五個人從山坡上走下來,就看見石林旁邊的祥雲,他們冷笑著走過去,「我看望海道宗的這些小築基也傻了,躲在這裡,當我們瞎子嗎?」

    丁浩見他們走過來,才依次從祥雲尺里走出來,開口笑道,「諸位魔道的道友,如果不這樣,你們能過來嘛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