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49章被陰死的殺道魔宗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四七章被陰死的殺道魔宗

    「要我們過來幹什麼?」殺道魔宗領頭的築基九層臉色陰冷。

    丁浩微笑道,「和你談一談合作殺死屍魔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屍魔?」領頭的築基九層臉色一驚,隨即從他身體上浮出一層血光。

    和他一樣,其他四個殺道魔宗的弟子身上也浮出一層血光。

    血光驗體,這是一種法術。用來檢查自己身體上有沒有被人偷偷打下禁制,又或者有食屍蟲這種監聽之物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剛才就已經收回了食屍蟲,他們用血光檢查,並沒有發現什麼。

    「什麼都沒有?」領頭的築基九層臉色不善。他相信自己小隊剛才被這小子陰過了,可是他們竟然絲毫沒有發現,看來這小子手段很高明。

    「你們怎麼知道屍魔?老實說?」他目光陰寒,森然問道。

    丁浩一副要死不死的樣子,抱著胳膊笑道,「我怎麼知道屍魔?這個不是關鍵,關鍵是我們合作殺死屍魔,怎麼樣,有沒有興趣?」

    「合作殺死屍魔?」幾個殺道魔宗的弟子對視一笑,心說這小子腦子進水了么,正道和魔道合作殺屍魔,正魔友好嘛,真是想當然。也罷,一起合作的時候,將你們偷襲殺死也不錯!

    想到這裡,領頭的築基九層冷笑道,「合作也不是不可能,關鍵怎麼個合作法?」

    「很簡單。」丁浩道,「你們五個衝進去殺屍魔,我們九個在外邊幫你們搖旗吶喊,大聲助威,你們覺得怎麼樣?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人一下都哈哈大笑起來,丁浩這個主意真的是有趣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耍我們。」魔道的一個弟子開口怒道。

    領頭的築基九層臉色陰寒,冷笑道,「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玩!為什麼不是你們衝進去殺屍魔,我們五個搖旗吶喊呢?」

    「因為你們夠蠢。」丁浩說完,嘴角露出彎彎的弧度。

    殺道魔宗之人見到他的笑容,隱約感覺到不好,領頭之人連忙喝道,「退!」

    不過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丁浩剛才不為人察覺地已經站在一個合適的位置,猛地一抬手,「老鴉,是你出場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隨後,一條潔白骨龍橫在場地中央,它的身體長達一百多米,雙目發紅,炯炯有神。殺道魔宗五人根本來不及逃,就被它龍尾一掃,全部被甩進了石頭林中央。

    「可惡!」殺道魔宗的五個人進入石頭林之後,又急又怒,本來他們想要在外邊偷襲地,現在反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小心屍魔!」領頭之人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只見整座石頭林里冒出黑綠色的霧氣,屍魔放出衝天屍氣,整個石頭林里彷彿變成一個獨立世界,五個人在其中,茫然亂轉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外邊,臉色暗驚,「石頭林有古怪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道,「原來這石林還是陣法。竟然還有著某種迷陣的功能,進去以後,陣法配合屍氣,就會形成幻陣,陣內應該看不見陣外,很容易被人偷襲,怪不得江流劍宗的弟子都死在這裡。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在陣外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過殺道魔宗的五個人在陣中,景象就完全不同,到處都是怪石嶙峋,到處都是屍氣血光,面前根本沒有路,地上不時有築基期的小屍魔爬出。

    殺道魔宗之人背對背,圍成一團。

    領頭的築基九層經過最初的慌張,此刻鎮定了下來。開口道,「大家別慌,這石林陣法經過那麼多年,已經有很多破損之處,我們緩緩轉動,就會發現陣法之中有外邊光線透進來,只要找到一絲光線,跟著走過去,就能出陣。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,突然一隻築基期的小屍魔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七殺劍!殺殺殺!」一個築基五層的弟子張口吐出一把七殺劍。

    領頭者吼道,「不要用法寶!」

    不過他喊得有些遲了,那道法寶白光飛出,一劍斬破屍魔,不過當那法寶飛回來,這名弟子卻怎麼也吞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「屍氣太濃了,臭死了,法寶都被腐蝕了。」築基五層弟子大罵。

    領頭弟子道,「屍魔最厲害的就是屍氣,腐蝕人的身體和寶物,最好要用雷電系或者火焰系的寶物,你這法寶先別用,回頭重新祭煉一下才能使用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領頭弟子又道,「大家別急著殺屍魔,找到出去的路更重要,還有,大家小心一點,那些望海道宗的正道狗隨時可能偷襲我們。」

    說到望海道宗,幾個魔道弟子紛紛罵道,「這些正道狗賊,想不到這麼卑鄙!」

    「就是,以往正道都是很蠢的,今天這正道賊子這麼無恥。」

    他們圍成一圈,緩緩轉動方位,沒一會,其中一個就看到一絲白色的光線照進陣法。

    「停!我看見白光了!」

    五人停下,領頭弟子道,「你帶路。」

    那魔道弟子走在最前面,其他四人緊跟在後邊,沖著白光走去。那道白光就好像是黑屋子裡的一道門縫,隱約可以看見外邊的光影,不過眼看他們就要來到門縫前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黑影閃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個弟子根本來不及出手,就被黑影抱住。旁邊幾個魔道弟子嚇得臉色蒼白,「金丹期屍魔!」

    領頭的魔道弟子怒吼道,「殺!」

    各人不再用法寶,而是用各種符咒和法術斬殺過去。

    不過金丹期屍魔實力非同一般,對於這些攻擊,它根本看都不看,法術什麼打在它身上,頓時就被屍氣覆蓋。

    它對著抱住的魔宗弟子張口噴出一口屍氣。

    「千萬別吸入屍氣!」其他魔道弟子喊道。

    金丹期屍魔血紅的眼睛里陰冷一笑,只見綠黑色的屍氣包住那魔宗弟子的腦袋,然後化成無數的氣流漏斗,從他的眼耳口鼻之中硬鑽了進去!

    那弟子在其中厲聲吼道,「不要!滾!救我!」

    其他四名魔道弟子臉色蒼白,領頭的連忙喊道,「別管他,他已經變成屍魔了!逃!」

    在放棄一名隊友,又斬殺了數只築基期屍魔以後,四名魔道弟子終於衝到白光面前。白光是陣法的漏洞,從這裡走出,就走出了石林,就得到了安全。

    不過等這四人好不容易衝出石林,面前出現的卻是一片潔白如玉的骨龍,耳邊傳來的是丁浩淡淡的聲音,「老鴉,把他們再送進去!」

    「不要!!」

    「我擦!正道狗,你們敢不敢再卑鄙一點!」

    龍尾又是一甩,把這四人全部再次掃進石林深處。

    「這次完了,可惡的正道狗,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惡毒的正道狗賊!」四人罵罵咧咧,他們這次還分散了開來,更加難以走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站在石林外,就好像看戲一般,陳守道把那隻尋寶鼠撿了過來,他一直想要買都沒捨得,這次白白得到一隻。

    老鴉出來以後,對梅士兵灑出的粉末也很有興趣,不過並沒有象尋寶鼠那麼痴迷。

    殺道魔宗四人知道逃出來還要被丁浩扔進來,因此他們在陣中索性全力攻擊屍魔,尤其是那兩名築基後期的弟子,實力果然不俗,全力攻擊之下,血劍斬出,竟然將金丹期屍魔的腦袋給砍了!

    不過這沒有什麼用處,金丹期屍魔對著自己的腦袋招招手,它又滾了回來,然後屍魔拿起腦袋,又按回頭上。

    殺道魔宗的弟子臉色一片苦澀,越想越怒,開口罵道,「正道賊子,若有來日,吾必殺你!必殺你!」

    「來日再說吧。」丁浩冷哼一聲,抱著胳膊,對身邊人道,「這隻屍魔不太好對付啊。」

    陳守道點頭道,「金丹期的屍魔,在身體之中形成了屍丹!所以必須殺滅屍丹,屍魔才死!如果只是殺掉他的腦袋或者其他身體部件,都是沒用的!」

    梅士兵又道,「還有那石林陣法,陣法藉助屍氣,把屍氣限制在一定範圍內,修士在裡邊戰鬥,非常吃虧。」

    有人建議道,「不如就讓他們引著屍魔戰鬥,我們從另一邊繞過去,進入傳送大殿就是。」

    丁浩皺眉,思索了一下,「我卻是想要斗一下屍魔。」

    他如果現在走掉,剩下的殺道魔宗的弟子說不定過一會也能逃脫,這不是他想看見的。

    還有,這隻屍魔擁有屍丹,屍丹可以容納強大的魂魄,是用來煉製十萬魂幡的必備材料!丁浩需要屍丹!

    「斗一下屍魔,也好。」梅士兵道,「只是我們首先要破掉石林陣法!」

    「這有何難。」丁浩一擺手,「老鴉!」

    老鴉的骨龍尾巴頓時掃了過去,潔白如玉的長鞭一般,一下將一塊巨石抽成兩段。然後,它又是一鞭!

    骨龍的尾巴一鞭接著一鞭,一塊塊的巨石被掀翻,這個陣法的破裂之處越來越多!

    此刻和金丹屍魔嗜殺的魔道弟子,還剩下兩名築基後期。看見陣法破裂,他們立即跳出來想逃。

    丁浩大吼一聲,「先殺人,再殺屍魔!」

    隨後,九個人全部衝出去,兩名殺道魔宗的弟子腹背受敵。本來他們就是這樣擊殺江流劍宗的弟子,冥冥之中報應不爽,這次輪到了他們。

    下午還有!求點月票!

    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