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73章觀心養劍訣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七一章觀心養劍訣

    「當然可以。」丁浩點點頭,如果血鯊不說出這一句,丁浩真的可能會廢了他的修為。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。「留著修為找我報仇嘛?」

    雖然血鯊心裡是這樣想,不過還是低下頭說道,「不敢,只是想在試煉場保命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報仇也可以,我隨時等著你!」丁浩才不擔心血鯊。血鯊這一場失敗,將來只會越來越弱;而將來的丁浩只會更強,血鯊將被越甩越遠。

    血鯊低頭看著自己黑色的手套,多麼的帥氣,可惜即將變成別人的!這對真魔套裝的手套還沒有戴很久,就被人硬生生的剝下來!搶走!這是莫大的恥辱!

    他恨不得就自殺了,不過他最後還是妥協了。

    心念一動,這對手套就從他手上脫離了,然後化成一個黑色的光球,光球的四周,有著淡藍色的電光遊走,而在電光之中又隱約有一個「鯊」字,那就是他打上去的神識。

    「希望你信守諾言。」血鯊戀戀不捨地又看了看這個光球,伸手在上邊抹去自己的神識。

    隨即,碧玉金絲毫不客氣地將其捲起,生長而出,用兩個嫩綠的葉片將黑色光球,送到丁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丁浩伸出左手,黑色的光球,落在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真魔套裝的手套,竟然是這個樣子。」他用右手在光球上一抹,那光球的電光之中,立即浮現出一個隱隱約約的「丁」。

    打上自己的神識以後,丁浩心念只是一動,就看見那個黑色光球分成兩個,落在他的兩手上。隨後,黑色的光球如同液體,包裹住他的手掌,變成黑色手套,自然地套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黑色的手套,很有質感,表面間歇有著暗光掃過。手套戴在手上好像沒有戴任何東西,很輕鬆,看上去手指很有金屬感,有菱角,看上去很酷!

    「真魔套裝的手套,這就到手了!」丁浩雙目中,終於射出興奮之芒!

    這東西可是真正的好東西,對雙手來說有著強大的防禦力,關鍵還有很大的法術強度加成,同時使用手握型的武器,威力也會更強!這是域外真魔留下的真正的好東西!

    這雙手套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打造,介於實體和虛幻之間,非常的好用,只要心念一動,手套會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,不過在丁浩的識海之中,卻多出了一個黑色的印記。

    這讓丁浩想到,他從骨龍身體之中得到的白色珠子。那個珠子,難道也是和真魔套裝差不多的東西?丁浩心裡這樣想,不過此刻並不是他研究白色珠子的時候。

    血鯊陰森森地看著丁浩,看丁浩穿上本屬於自己的手套,他心裡那個恨……他注意到丁浩頭上的血池追殺令,他心裡暗道:正道賊子,怎麼不早點有人把你殺了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走了么?」血鯊臉色陰森。雖然他發誓將來一定要殺死丁浩,不過……真的會有那麼一天么?

    他自己也不確定。經過這一場失敗,他不但丟失了寶物,也丟失了意志。

    丁浩對他揮揮手,示意他滾蛋。丁浩知道血鯊的恨,不過丁浩還是沒有食言。丁浩並不是狂妄自大,而是有著強者之心,才不怕一個手下敗將,血鯊認輸哀求,道心中已經有缺口,下次面對丁浩,還是一個字。

    輸!

    血鯊走了,剩下的就是他手下的九個隊員,讓他們放下所有的靈寶囊,讓他們也滾蛋。這些人都是築基中期,丁浩吸他們又提升不到多少,因此也讓他們走了。

    血海魔宗的小隊全部被洗劫一空,他們還要在試練場之中再存活11個月。他們想要活下來,唯一的辦法,就是找一個不顯眼的地方挖一個坑,把自己深深的埋下去,等著試煉結束。

    隨即,丁浩大袖一揮,把十五個靈寶囊全部都收入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這一仗,他凈賺15袋黃金靈土,最重要的,還得到了早就期待的真魔套裝的手套!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就說不要買真魔套裝,這個東西是可以搶到的!可是戰龍護衛這種東西,可不是能搶到的!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自己手中的一對黑色手套,滿意地點點頭,自言自語道,「現在才有一個手套而已,那就讓我們搶來一整套的真魔套裝吧!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霸氣,主人你越來越有魔尊的氣質了。」

    隨即,丁浩把戰龍護衛和碧玉金絲都收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躲進吸星石好好研究這隻手套之時,就看見遠處白色的地平線上,一個穿著白衣的動人身影,站在紅色晶體狀的飛行靈器上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這個女人真是陰魂不散。」

    過來的是冷小魚。她當然是跟著血池追殺令來的,她給丁浩使用血池追殺令,目的倒並不是想要人追殺他,而是用這種方式跟蹤他。

    丁浩有些懊惱,「如果剛才快一步進入吸星石,就可以把她甩了!」

    現在冷小魚已經看見了他,他不可能再躲進吸星石里去了,否則冷小魚很可能會發現吸星石!

    九奴倒是沒有太多的反感,嘿嘿笑道,「我倒是覺得由她在也不錯,男女搭配,幹活不累嘛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看見丁浩,美眸一亮,很快就飛了過來。丁浩知道逃不掉,索性也沒有刻意逃,不急不緩地飛行,等著冷小魚。

    「可以啊,真魔套裝手套都到手了。」冷小魚一驚。心中卻是恨得咬牙切齒,小y賊!害得我沒有得到真魔套裝的衣甲,他倒是奪了一對手套。

    丁浩當然知道她的心思,故意得瑟,問道,「怎麼樣,帥不帥,是不是很羨慕?哎呀,不要裝作無所謂,我知道你心裡很羨慕。」

    「我羨慕你,的,頭!」冷小魚的眼角瞥了一下,傲氣地一樣下巴,「本聖女若是想要這種東西,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你這樣說,我倒是想起一個故事。」

    「你還會講故事?」冷小魚哧了一聲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若是不想聽,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說說看。」

    「故事是這樣的。說有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一起玩,小男孩指著自己的小弟弟對小女孩道,我有這個東西,你沒有!小女孩就哭著回家了,把事情講給媽媽聽,誰知道媽媽指著她的小妹妹說道,你有這個東西,他那個東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!」丁浩說完,無恥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冷小魚沒有笑,就說了兩個字,「下流!」說完又問道,「丁耗子,你到底是不是正道之人,你這麼無恥下流,講個故事都這麼猥瑣卑鄙,魔道之人都為之不恥!」

    「我看是你們沒有幽默細胞!」丁浩白了一眼她,又問道,「耳道魔宗的人殺光沒?」

    「一個不剩。」冷小魚說到殺人就很開心。

    丁浩又看看她,問道,「殺人就那麼開心嘛?你少殺幾個人,以後大家交一個朋友,談談天說說地,交流交流靈魂,溝通溝通**,這是多麼有意思的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臉。」冷小魚毫不客氣地送上三個字。

    丁浩無奈,又問道,「那你準備什麼時候把我頭上的這個紅字給去除呢?」

    「你還想去除么?」冷小魚恨不得把血池追殺令一輩子掛在這小子頭上,不過思索一番,她決定還是最後給丁浩一個機會,「小y賊,如果你發誓幫我搶到一件真魔套裝的女衣甲,我們之間的仇恨就自然化解,我也不會跟著你,怎麼樣?」

    丁浩瞪眼道,「大魔女,你曾經說,殺了黃鉸魔女,我們的仇恨就化解了!現在黃鉸魔女已經死了,所以我們之間沒有仇恨了,還談什麼化解?」

    「怎麼沒有仇恨?」冷小魚道,「你給我聽清楚。我當時說的是活捉黃鉸魔女,是活捉,而不是殺了黃鉸魔女!所以我們之間還有仇恨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可是她是自殺的!」

    明明就是戰龍護衛殺死的?你當我傻的嘛?你說謊也要認真一點好嘛?冷小魚氣得嘴巴鼓得很高,恨不得一腳把這廝踢下祥雲尺。

    「好吧,小y賊,你不幫我,我就跟著你!」這是冷小魚唯一的一條報復方法。

    「好吧,那你就跟著吧。」丁浩無可奈何,駕著祥雲尺,飛在了前邊。

    冷小魚見到這廝不爽的樣子,心情大好,「小y賊!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再理她,盤膝坐在祥雲尺上,把血鯊的靈寶囊給拿了出來。在靈寶囊之中一查找,果然找到一份典籍,「觀心養劍訣!」

    血鯊能把他的化血劍養的那麼厲害,丁浩當時就猜測他一定有一門獨特的養劍訣。

    九奴傳音道,「這養劍訣應該是一門不錯的養劍功法,這不應該是血海魔宗的傳承,而是血鯊從其他地方得到的好東西,你可以修鍊。」

    丁浩用心念沉入典籍之中,這一翻閱,點頭大讚。

    「這養劍訣是好東西,竟然是使用觀想之法養劍!照他典籍之中記載,這種觀想並不是外觀,而是內觀!並不是觀物,而是觀心!觀自己身體之中的本命神兵,達到養劍的效果。」